“說話要有禮貌,你娘冇有教過你麼?”林楚的聲音清冷中帶著料峭的冷。

“既然你冇家教,我就好好教教你,什麼叫做規矩!”

“天塹試煉場裡豢養了無數猛獸,它們的戰鬥力不亞於訓練有素的軍隊。”

“你人為引發獸潮,若不能好好控製,讓那些發狂的野獸衝過防線,你可知道,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

林楚聲音冷凝如冰,眼底暗沉如濤,掀起深不見底的波瀾。

“你……”

啪!

鄧久蘭纔開口,便被林楚又甩了一巴掌。

“閉嘴!冇許你開口,就給我好好聽著!”

林楚眼底冷厲如冰,緩緩打量著鄧久蘭。雖冇有忽略她眼中一閃而逝的戾氣,但林楚並不在意。

“你是天塹的管事?”

“當然。”

鄧久蘭眼睛一亮,周身再度生出倨傲:“在這裡,管事就是天。招惹管事以下犯上,你……。”

“一個管事居然能成了天塹的天?”

林楚半眯著眼眸,滿目皆是沉冷,斜眼瞧向丹青:“你定的規矩?”

林楚的挑釁讓鄧久蘭心中狂喜。這不知死活的賤人居然敢得罪大掌櫃?一定會被剁碎了扔去喂狼!

“並冇有。”

在鄧久蘭期待的目光裡,丹青施施然搖頭:“我是有腦子的人。”

鄧久蘭???

對天域大掌櫃,彈指間能叫人灰飛煙滅的惡魔如此狂放。不該碎屍萬段,要多慘有多慘麼?

結果,就這?

還有,他是有腦子的人是什麼意思?莫非,她就是冇腦子的人?

“嗯。”林楚蹙眉掃過鄧久蘭:“這話,的確隻有蠢貨才說得出。”

鄧久蘭挑眉:“你說誰是蠢貨?”

“哧。”

林長夕輕笑,桃花眼中充滿譏諷:“連自己是蠢貨都不知道,看來真是蠢的不可救藥。”

鄧久蘭氣的麵色陰沉,惡狠狠瞪著林長夕:“你這個……。”

啪!

這一巴掌後,鄧久蘭終於忍不住吐了血。

“剛跟你說過,做人要有禮貌。”

林楚瞧著鄧久蘭,恨鐵不成鋼的失望:“我四哥,也是你有資格喝罵的人?”

林長夕挺直了腰桿,鼻孔朝天。六弟維護我了,好開心!你們誰行?

黃字營的人則已經徹底傻了眼,他們深深陷入到對人生的懷疑中。

鄧久蘭呐!

那可是天塹的管事,是黃字營的天,他們麵前神一般的存在。竟被個新來的獵物打了?

還……打個冇完?

鄧久蘭恨的咬碎了一口銀牙,眼睛裡幾乎噴出了火:“我……。”

瞧見林楚高高揚起的巴掌,鄧久蘭心尖猛顫,忽然閉口。不是她慫,實在是……太疼了。

可是,好屈辱。好不甘!回頭一定要讓這些賤人好看!

“這才乖。”林楚施施然收回手臂:“冇有讓你開口,就給我閉嘴!”

“試煉場中的捕獵者,是天塹的功臣。它們是培養出優秀戰士的教官,本該得到良好的對待。你卻將他們折磨的生不如死,你連個畜生都不如麼?”

“還有。”

素白的手指朝著身後護**眾人點了點:“將我的人傷成這個樣子,你準備好付出代價了麼?”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