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有一日,他會震驚天下!”

老者語聲沉重,幽幽瞧向遠處璧人般一對男子,夜風將他歎息送走。這兩個皆不是平凡之輩將來的路怕是……不好走吧!

“吃完了麼?”遠處的林止不知兩人已入畫。

他半眯著眼眸,盯著東方天幕上漸漸生出的魚肚白。周身氣息陡然冰冷:“好戲該落幕了!”

林楚將唇角一勾。離府半個時辰,時間剛剛好,正是雲收雨歇的時候。

“走。”她唇齒中笑容璀璨:“咱們一起去看戲!”

“六少爺出去了半晌,怎的還冇有回來?”

林楚離開時,百裡雲笙的茶盞中才換了新茶,待的茶冷的透了,始終不見那人回來。

他的聲音悠揚溫柔,卻一下子蓋過了絲竹,讓所有人都聽的清清楚楚。

“說的可是呢。”馮城主麵色一凝,瞧向空了半晌的椅子,笑容裡添了幾分凝重:“怎麼隻你們兩個回來了?”

“這個……恩。”陸安支吾了半晌,娃娃臉漸漸漲的通紅,始終不曾說出句完整的話:“好像……也許……大概……我們走兩岔了。”

他拿一雙大眼睛瞧著素問,你倒是說句話呢,別隻將我一個架在火上烤!

素問麵色冷然,鼻觀口,口問心。彆問我,問我就是不知道。

“你們兩個也太不小心。”百裡雲笙歎口氣,眼底生出幾分責備:“六少爺是貴客,又是初來乍到,萬一出了什麼差池,誰也擔待不起。”

“找!”馮城主想到林楚的行事風格,滿桌子的佳肴再也不香了:“都彆吃了,趕緊找到六少爺要緊!”

那個人,就因為手下奴婢受了傷,都能讓他堂堂城主府的親弟弟掉層皮。若她在城主府真出了什麼意外……馮城主打了個哆嗦,完全不敢想!

“城主大人,小人方纔好像……瞧見了六小姐去了何處。”

馮城主正六神無主時,廊簷下伺候酒水的一個小廝弓著身子,輕輕說了一句。

“在哪?”馮城主大喜過望:“快說。”

“方纔六小姐讓小人領路前去恭房,因前院忙碌,小人便先行迴轉。等到騰出手便急急趕去尋找六小姐,正瞧見這兩位……。”

他目光飛快朝素問陸安瞟去,語速如走珠不停歇:“瞧見這兩位大人從二爺院子裡出來,那時……不曾瞧見六少爺。”

馮二?!

馮城主狠狠吸了口氣。

林楚對馮二的厭惡他清楚的很,這是趁著酒酣耳熱時,她偷偷摸去後院找人秋後算賬去了?

馮城主眸色一凝,眼底盪出薄薄一層怒火。

人也打了,錢也收了,還要在背地裡做這種事?不地道!

“我那弟弟是個混人,萬不能叫六少爺吃了虧。咱們趕緊瞧瞧去吧。”馮城主猛然起身,語聲裡也添了幾分冷意。

“彆……我們公子不在……後院。”陸安急赤白臉辯白,聲音卻虛浮無力。

這番作為,無疑欲蓋彌彰。

“走!”馮城主步伐越發堅定,行走間帶出呼嘯風聲。完全忽略了素問冷幽幽的那句話:“不怕後悔,便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