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楚翻身而上,將甩棍彆再腰間,換了短哨在手。

“這些玩意我帶走了,你們原地休息調養。我冇回來前,不要亂走!”

“師父!”端木言瞳孔微縮:“你要去哪?”

“我告訴你林楚。”林長夕的桃花眼中翻滾出極致的憤怒:“你要是敢將自己置於險地,我不會原諒你。”

林楚回首,笑容如雲破月來,絕色傾城:“信我。”

嘟!

林中蕩起婉轉短促的哨聲,一人一獸向密林深處疾馳。狼群怒吼著緊隨其後。

林楚眯了眯眼,哨音陡然變得高亢急促。獸林深處傳出無數野獸的怒吼,震耳欲聾。

下一刻,無數體色不同,吼聲不同,形態不同的野獸,加入到狼群中。

皆成了追逐四不像的一員。

林楚略一回首,便瞧見數不清的攢動獸頭,眼底略閃過一抹釋然。

為了激發端木言他們的潛能,她用狼群下了一劑猛藥。

雖然有效,卻也要注意勞逸結合,他們需要時間。隻有將這場戰鬥的感悟好好消化,才能進一步蛻變。

所以,她以哨音將獸林中藏著的猛獸引走。不能讓任何潛在的危機,使她的安排毀於一旦。

而且……

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她總覺得獸林的深處有什麼東西在召喚她,讓她小腹中藏著的本命金蠶蠢蠢欲動,最後成了彙入全身,無法遏製的一股力量。

充沛的力量遊走全身並不讓人愉悅,反倒讓她的筋脈處在腫脹爆炸的邊緣。

她若是不能儘快將它們發泄出來,不知什麼時候,便會爆體而亡。

再往前去,是半麵高聳入雲的峭壁。林楚輕拍過四不像的頭顱,一人一獸卸了力道,靜靜站在懸崖之下。

身後,煙塵滾滾,獸群停在她身前一丈處靜止。一個個瞪著猩紅的眼眸,煩躁的噴著響鼻。

“吼!”四不像仰頭,沖天怒吼。

然而,獸群依舊亢奮,完全不似從前般對它臣服。

“四不像,交給我吧。”

林楚輕拍著它的頭顱:“被幻陣迷惑的不僅僅是人類,還有它們。現在,它們根本認不出你。倒是你,又一次讓我意外。”

修羅鬼域的大麵積幻陣連她都受到了影響,四不像竟絲毫冇有中招。這到底是個什麼玩意?

四不像喵嗚一聲頗委屈,水汪汪的大眼睛盯著林楚一瞬不瞬。

“你放心,我會讓它們清醒過來。”林楚勾唇。

不管四不像是什麼玩意,它一天把自己當主人,自己就一天不能讓它失望。

她緩緩抽出甩棍,在體內湧動的力量到達頂點的瞬間,衝入了獸群。

四不像靜靜臥在一邊,注視著獸群包裹中的纖細身軀。

她仿若煞神臨世,周身充斥著難以遏製的力量。速度快若閃電,在夜幕下成了數道虛幻的殘影。竟連老虎都無法與她的速度比擬。

而她的力量大的驚人,一甩棍能砸碎飛撲而至的蒼狼脊骨。

這就是它的主人,擁有絕對力量,又絕美無雙。

好驕傲!

林楚目光明亮,她的判斷是正確的。廝殺果然是消耗力量的最佳方法!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