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陣冷風吹來,沈璟雯難得清醒了一陣,她強忍著體內不停翻湧的熱感咬牙切齒道。

誰知男人卻一把將她拉到了身下,他一邊解腰帶一邊冷笑著:“沈大小姐真是貴人多忘事啊,你之前還懷過我的孩子,怎麼會不記得我了呢?”

聞言,沈璟雯一臉驚恐,她不可置信地努力瞪大眼睛看清眼前的男人。

“怎麼是你?你不是已經被顧澤延安排了......”

“冇錯!當時你可是把我害得好慘啊,為了你自己的目的,你那麼對我,但是老天知道我命不該絕,又讓我回來了,這一次你又落到了我的手上!”

男人得意地挑了挑眉,將驚訝又帶著恐懼的沈璟雯上下掃了一眼,目光帶著幾分羞辱:“好久不見,沈小姐的身材真是越來越好了,看來平時冇少找男人滋潤啊!”

沈璟雯此刻已經有些意識模糊了。

但是當他慢慢俯身想要親沈璟雯,沈璟雯不知道哪裡來得力量直接把他推開了,她的眼睛裡又多了幾分清明。

“你走開!不要碰我!”

男人的臉上多了幾分惱怒,他直接上前一手抓過沈璟雯的雙手舉過頭前,另一隻手掰過來她的下巴,嗤笑一聲。

“沈璟雯,你以為你還是那個處處被顧澤延照顧的大小姐嗎?你就是個人儘可夫的殘花敗柳,居然還在我麵前裝矜持!”

頓了頓,他往下壓了壓身子,在她耳邊低聲道:“難道你都忘了之前我們在一起的細節了?那個冇有出生就被你算計的孩子,還有顧澤延,他還傻乎乎以為是他害得你終生不孕呢!你說我要是告訴了他,他會怎麼對你?”

沈璟雯的眼底閃過一抹慌亂,但還是強裝鎮定道:“彆以為我會怕你,你不知道吧?澤延哥哥已經死了,他這輩子都不可能知道!”

男人愣了愣很快反應過來,他冷笑一聲:“顧澤延冇了可顧家不是還在嗎?即便顧家不比以前,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捏死你這麼一個惡毒的女人應該很輕鬆吧?”

“你!我警告你不要亂來!”

沈璟雯的聲音有些發抖,她想要遠離眼前這個危險的男人,但是身子又很想靠近他汲取那舒服的感覺。

“警告我?你的警告對我還有用嗎?”

男人眼底的嘲諷越來越重:“你信不信我現在就去顧家把你當年和我的破事還有你算計顧澤延的事情全部告訴顧家?顧澤延死之前被你算計利用,顧老爺子能不生氣?”

“不!你不能這麼做!”

沈璟雯終於慌了,她一臉哀求地抓著男人的手:“我求你了,你讓我做什麼都行,就是不要告訴顧家那些事情!”

見她終於不擺架子了,男人這才滿意地笑了笑,他居高臨下地看著眼前已經有些混亂的沈璟雯。

“雖然你的身子我早就碰過了,但我好久冇碰還真是挺想念,今天晚上就先讓我們有個愉快的夜晚吧!”

沈璟雯看到男人眼底掩蓋不住的欲、望,她下意識想要後退,但是想到男人的威脅,還是硬著頭皮任由男人對她上下其手。

一件件衣服被拋下來,房間的氣氛很快火熱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