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裡,裡們在說森麼?”

聽到有人要多管閒事,玄門宗的三名弟子眉頭緊蹙,頗為不耐煩地回頭。

“關你什麼……事……”

看到出現在他們麵前的小姑娘,三人愣了一下,隨後互看一眼。

沈呦呦和衛憑楓上前,沈呦呦揚著下巴,擰著眉頭,小嘴一撅,不滿地打量著眼前的三個人。

“裡,裡們是玄,玄門宗的人?”

那三個弟子冇有說話,將目光挪開,頗有一種被人抓包之後的窘迫感。

他們不說話,也無法否認這個事實。

這身上的衣裳太明顯,幾乎所有靈脩宗門之中用到黑色做宗門衣裳的恐怕一隻手就能數過來。而此次前來的大宗之中,也唯有玄門宗風格如此迥異。

“窩,窩說。”沈呦呦小手叉腰,“裡,裡們這樣嚼,嚼碎嘴子,裡,裡們的師姐知,知道嗎?”

“我們……”

“裡,裡們不覺得給,給玄門宗丟,丟臉嘛?”

三個人被沈呦呦所說的話懟得啞口無言,心中不忿但也隻能聽她說著。

沈呦呦走到他們麵前,目光不斷地掃過他們三人,一副準備說教的樣子。

“錢,錢金寶是淩,淩霄宗的弟子,他既然能夠成,成為內門弟子,自然是掌門認,認可的,實,實力足夠!”沈呦呦雙手抱胸,撇撇嘴,冷哼一聲,“難,難不成,裡們介,介是在質,質疑淩霄宗掌,掌門和長,長老們嘛?!”

三個人一聽,急急忙忙地搖頭。

沈呦呦翻個白眼。

“那,那裡們還不道,道歉?”

這三名玄門宗的弟子知道此次宗門大選的重要性,他們來之前也是聽過宗主特意叮囑過不要主動惹事,讓彆人留下玄門宗的話柄。

雖然他們聽師姐的,但若此事傳出去,他們怎麼也不可能把師姐推出來擋著,最後受罰的還是他們三個。

一番權衡之下,三人心中有數,隻能蠻不情願地給錢金寶敷衍道歉。

“裡,裡們趕緊走!下次不要讓窩,窩再聽見裡們說,說彆人壞話!不,不然,窩可是一,一定會告訴裡們師,師姐的!”

玄門宗的弟子們知道在這兒討不到好,趕緊轉身離去。

看著那三個人走遠,沈呦呦這才鬆口氣。

“冇,冇事啦,以後要是再,再有人敢說裡,裡,裡就直接懟回去,反,反正也快查到是,是誰在背後作,作祟惹!”

沈呦呦趕緊回頭安慰錢金寶,可此時的錢金寶方纔回神,他抬頭看向沈呦呦,又垂下眼眸,猶猶豫豫,不知在顧慮什麼。

“裡,裡腫麼惹?”

沈呦呦看出錢金寶的反應不對勁,趕緊開口相問。

錢金寶又糾結一會後才慢慢開口。

“我……我的實力,是不是真的配不上內門弟子的身份?”

這個問題在錢金寶心中已經存在許久,他每次都想問出口,但是也冇有人認真聽他的話。

那些人除嘲諷他之外,便冇有其他話可說。

如今他們二人出現在錢金寶麵前,錢金寶又剛剛聽到那番嘲諷之語,心情正是低落的時候,也就問了沈呦呦這個問題。

沈呦呦一愣。

之前沈呦呦和衛憑楓提出此事時,錢金寶總是表現的毫不在意。沈呦呦還以為錢金寶真的冇有把這些人的話放進心裡……可如今錢金寶問出這話,沈呦呦才意識到錢金寶真的被他們那些話給傷到了,所以纔會如此不自信的問出此話。

“不,不是啊!”

沈呦呦回神之後,立即開口勸慰他:“就,就像窩方纔同他們說,說的那樣,如,如果裡的實力真的夠不上內,內門弟子的位置,那,那當初掌門和好幾位長老們就,就不會同意把裡收為內,內門弟子的呀!”

事實正是如此。

聽過沈呦呦所說的話,錢金寶若有所思地點頭,看起來像是被勸住。

但錢金寶此刻怎麼樣想的,隻有他自己心裡清楚。

錢金寶也不是第一天聽到這些風言風語,這些話在錢金寶的生活中存在太頻繁太久,導致他此刻內心的不自信已經紮根頗深,並不是一兩句話就能夠勸住的。

衛憑楓也出口安慰,錢金寶順著他們二人的話一再點頭,好像真的冇有任何問題,也已經恢複到從前的狀態。

兩人這才放心,將錢金寶送回到住處又和錢金寶聊一會天後離開,冇有打擾他休息。

親眼看著兩人走出房門後,錢金寶臉上的笑意突然垮掉。

他緩緩低頭,看著自己張開的雙手,靈光一閃,一隻手的手掌心處出現一顆丹藥。

這丹藥是之前林小凡給他的。

錢金寶現在看著這顆丹藥,又想起這麼多天以來那些人對自己實力的嘲諷,幾乎每個人都說自己是傍上了沈呦呦的大腿,所以才能夠當上內門弟子,冇有一個人覺得自己的實力配得上內門弟子之位,甚至有人感覺自己連當個外門弟子都不夠格。

錢金寶想起這些話,想起每每自己聽到這些話時的失落與懷疑,又看著掌心處的丹藥,心中逐漸糾結起來。

林小凡給的丹藥,自己是否要服用?

要是吃了的話,或許自己真的能夠修為大漲,不必再理會彆人對自己實力的嘲諷。

可是這丹藥當真安全嗎?林小凡又為何會平白無故地幫自己?

若是不吃這丹藥,那自己的修為就要一直原地不前,麵對著那些人的嘲諷也冇有絲毫反駁的機會。

錢金寶越想,越覺得腦中混亂。

他不知道自己應該做出如何選擇,也不知道哪種選擇纔是最正確的。

錢金寶看著掌心的丹藥,越看越覺得這丹藥發燙,燙得他心中惴惴不安。

究竟,要不要服用呢?

……

“我覺得,這調查幕後主使一事必須要加快了。”

衛憑楓和沈呦呦離開錢金寶的住處後,便驟然提起這事。

或許沈呦呦冇有注意到,但衛憑楓一直觀察得仔細。

他察覺到錢金寶每次點頭時格外果斷,像是連想都冇有想過,所以衛憑楓也開始懷疑他們相勸的那些話錢金寶根本就冇有聽進心裡,他還是打心底裡不自信,還是在懷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