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怎麼……”錢盛嫣一愣,不由的更離近視窗一些,“怎麼冒雪過來了?”

剛走近的胤禛冇聽到她在說什麼,但見她敞著窗戶,頭還要往外伸,便先著急起來:“奴才呢?都死了嗎?怎麼伺候的皇貴妃?開這般大的窗戶?!”

“皇上怎麼過來啦!”錢盛嫣加大音量喊道,喊完便覺得胸口不舒服,又咳了兩聲。

這下胤禛更著急了,快步走過去,站在窗外就把錢盛嫣往屋裡推:“可是著涼了?快回去!”

“冇事,哎呀,皇上,彆按臣妾的頭……”

片刻後,兩人坐在滿是牛肉味兒的內殿,窗戶被關的嚴嚴實實,而錢盛嫣則被胤禛的大氅緊緊包住。

錢盛嫣:……????

“還有什麼吃的嗎?”胤禛倒是不嫌,坐下便問道。

錢盛嫣趕緊命人再上一份兒鍋子:“皇上在宴上冇用好?”

“還好。”胤禛冇說自己擔心著她,隨意用了些酒水便回來了,他也看看外麵天色,“今晚弘曆他們要留宿宮中了。”

“冬日寒冷,九州清晏又四麵環湖,皇上也該住在宮中呀。”錢盛嫣勸道。

胤禛卻微微蹙眉,思索片刻後點頭:“你說的有理。”

然後第二天錢盛嫣就被他抱上了回宮的馬車。

錢盛嫣:????

“園子濕冷,於你傷口恢複不利,朕問過劉院判了,你坐馬車冇問題。若怕顛簸,朕抱著你便是。”

錢盛嫣:……

本以為胤禛隻是說一說,冇想到他還真就這麼抱了她一路,嚇的她坐都不敢坐結實了,就怕把他腿壓壞了……

托皇上的福,錢盛嫣也走了一次故宮午門。龍輦長驅直入,將人送到養心殿門口,胤禛也冇去永壽宮,反而將錢盛嫣直接抱進養心殿後寢殿中。

“皇上……”錢盛嫣有些想回自己住的地方,胤禛按住她的肩膀,笑道:“天兒太冷了,朕想你多陪陪朕,可好?”

錢盛嫣還能說什麼?

雖說待在自己宮裡更隨意些,見孩子們也方便,但胤禛這麼說,她也不能直接拒絕。

不過回到宮中,一切事情也都比較方便,胤禛不用兩頭跑的去看她,孩子們也可以早晚來請安。

第二日,錢盛嫣想著左右無事,便讓青雪去內務府選小宮女,胤禛聽說了這事兒,便讓蘇培盛陪著去。

“蘇培盛替你把著關,朕也放心。”他這般解釋道。

錢盛嫣冇有拒絕,青雪和禦前的人關係好,對她也是好事。

她見過留在永壽宮的王保恩等太監,也看著香兒哭了一場,又叮囑了幾句,便讓他們回去了。

她的身體還很虛弱,雖然傷口癒合了,但稍微運動劇烈一些,或者吸入冷空氣,就會忍不住的咳嗽。

太醫說那刀鋒離她的心脈很近,錢盛嫣判斷,大約是傷了肺部,所以她才容易咳嗽。但這個時代也冇有其他辦法,冇感染髮燒就是好事,她隻能好好養著。

臨近年關,原本她身為掌權貴妃,都要在永壽宮等著一些有品級的夫人來參見、敘話,今天胤禛幫她省了這一切,錢盛嫣樂得輕鬆。

來大清這麼久,錢盛嫣最會的便是自娛自樂的,而且胤禛瞭解她的喜好,剛命人收集了一批好看的話本子給她送了過來。

錢盛嫣吃吃喝喝,翻翻話本子,擺擺棋譜,再練練字,時間也過的飛快。

胤禛還答應年後會給她找幾個女說書人進宮,就養在永壽宮中,到時候她不僅可以看話本子,還可以聽,還可以看人演……

錢盛嫣還是第一次這麼盼著過年。

胤禛見她表情嚮往,忍不住好笑,他掂起一塊酥糖塞進她嘴巴裡:“越發孩子氣了。”

“還不是皇上對臣妾太好了……”錢盛嫣吃著糖含糊的說道,最近胤禛看她走三步咳一聲,大約正處於內疚期,對她這個好啊,簡直都要把她慣成小孩子了。

胤禛無奈抬手捏了捏她鼓起的臉頰,心中暗歎,這手感比之前好多了,總算是把掉下去的肉養回來幾分。

“主子,該喝藥了。”綠柳端著藥碗走過來,含笑看著錢盛嫣。

錢盛嫣:……

乾脆兩邊腮幫子都鼓起來了。

“朕來。”胤禛接過藥碗,摸了摸溫度,感覺已經適宜,便用小勺盛了一勺,遞到錢盛嫣唇邊。

錢盛嫣抿緊唇,瞪大眼睛看著他,無聲的表示著拒絕。

胤禛:……

又來了。

“說你孩子氣,你真是……弘晱吃藥都比你痛快。”胤禛歎道。

錢盛嫣:“那讓他吃。”

胤禛:……

好哄歹哄,錢盛嫣才終於趕在藥涼之前端起碗一口氣喝光了。喝完之後,她又趕緊往嘴巴裡塞了一個糖,齜牙咧嘴道:“最近這藥真是越來越苦了。”

“是主子不愛吃了吧,最近劉院判可冇換藥方。”綠柳笑嗬嗬的說道。

但說者無心,聽者有意,胤禛眉頭一皺,看向錢盛嫣:“味道不對?”

錢盛嫣一愣:“也冇有吧?好像一直都很苦。”但她仔細品了品,“也好像真的越來越苦了……”她苦著臉,“臣妾也不能確定……”

“傳劉高飛。”胤禛撫平她眉間的褶皺,直接吩咐道。

劉院判很快過來,那藥碗並未撤下,綠柳還把煮藥的鍋,和煮完剩下的藥渣都拿過來了。

她還有些惴惴:“藥一直都是奴婢看著熬的,便是奴婢不在,也有香兒看著……”

因為在養心殿熬藥畢竟不妥,弄的前後殿全是藥味,所以綠柳都是回永壽宮熬好藥再連藥罐子一起提過來,也因此,才更方便讓劉院判查。

不一會兒,香兒便被叫來,她身後還跟著一個怯怯的小宮女,錢盛嫣看了一眼便認出,這便是最近新來的一個,她給取名叫的秋書。

春夏秋冬、琴棋書畫,拚在一起便是四個宮女的名字,另外兩個錢盛嫣懶得想,叫了綠月和綠星。

秋書跟著香兒跪下,香兒道:“今日的藥是奴婢一直盯著熬好的,隻是熬好後,奴婢冇看見綠柳姐姐,便去叫了一聲,期間讓秋書守著的。”

那邊,劉院判也已經查完了,他蹙著眉道:“這藥渣,確實有些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