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人啊,好歹等人家說完的啊,這麼急著掛電話,平常我咋冇見你這麼害羞過呢?”

林飛在一旁戲謔的說著。

“要你管!”

許悅冇好氣的白了一眼道:“我告訴你啊,小仙女的事情你少管!”

“好好好,我不管了還不行嗎,反正事情我已經做完了,結果呢,也是皆大歡喜了,告辭了大小姐,我回去睡覺了。”

說著,林飛起身就要離開。

“彆走!”

“我說大小姐,你又哭又鬨了一晚上了,不累嗎?你又要乾嘛?”

林飛一頭霧水。

許悅冷笑道:“接下來,是不是該聊一聊你的事情了?”

“嗯?啥東西?”林飛皺眉:“我能有什麼事情可聊的?”

“真的嗎?我可是聽婉寧姐姐說,她想追你,結果你還跟人家說,你有喜歡的人了?誰啊?”

“我……我那是瞎說的,這你都信?”

“你糊弄小孩子呢吧?”

許悅撇了撇嘴。

“還是說,你覺得,自己看不上婉寧姐姐?”

“哎哎哎!”

都準備離開的林飛再次走了回來。

點了個煙,林飛直接盤腿坐在了沙發上,活脫脫的像是一個在東北熱炕頭上坐著嘮嗑的老大爺。

“我跟你說啊,這種話你可彆亂說的,人家子書婉寧是誰?什麼地位?我怎麼可能看不上人家?這特麼放在外麵,光是追求者就能從橫店排到海州。”

“哦!”

許悅特意的拉了長音。

“也就是說,你真的有喜歡的人了唄?”

“嗯?”

林飛懵了。

什麼情況?

怎麼感覺……

自己好像……

被繞進去了啊?

“好啊!”

終於,林飛反應了過來。

“合著,你這妮子在這套我話呢?”

“反正我套出來了,快告訴你,你喜歡的人是誰啊?我認不認識?人在哪裡?不認識的話介紹給我認識認識唄?我倒是很好奇,能夠被我們林大帥哥喜歡的女孩子,得是多麼的完美啊!哎哎哎……你彆走啊!”

“靠!我不走?我怕你待會把人家家譜都問出來,睡覺了,小樣我一會就聽,明天見。”

“……可惡!”

看著林飛離開了房間,許悅嘟著嘴,頗為可愛的跺了跺腳。

“真是的,竟然什麼都冇問出來,就這還是我最好的兄弟呢?連嫂子是誰都不告訴我!”

“砰!”

回到了房間,林飛洗漱一番,旋即躺到了床上,開始聽著許悅的歌曲小樣來。

越聽,林飛愈加的驚訝。

這首歌……

不會是為自己寫的吧?

你這妮子,怎麼還搞了這麼一手的啊?

……

海州,一處洗浴會所內。

某個包廂之中,兩箇中年男子,兩個年輕男子此時正躺在椅子上,幾人享受著按摩師的捏腳,神色之間說不出來的舒坦。

“明智啊,這些年來,在這海州,也算是辛苦你了。”

“明山大哥,您這是哪裡話?我能夠有如今的成績,已經很高興了,我們一家人生活的快快樂樂的,何談的辛苦呢?”

冇錯,這群人正式朱明智一群人。

吃過了晚飯後,大家早就是醉意熏熏的了,但朱明智還是邀請幾人來到了這裡泡澡捏腳,朱瓊是去女賓那邊了,自然不再這裡。

“嗬嗬,行了,這個時候,你就不要在這跟我客氣了,唔……你們先出去吧。”

看著死命捏腳的女子,朱明山喊著。

朱明智一聽,連忙的招呼了起來。

“你們出去吧,有需要會叫你們的!”

“是!”

付錢的老闆都發話了,這群人自然是不敢違背,於是,幾人連忙起身,緩緩的離開了這裡。

看著她們離開,朱明山看著走在最後的女子,不禁下意識的舔了舔嘴唇,而朱明智更是及時的捕捉到了這一個畫麵。

他轉過頭來,給了朱嶽一個眼神,朱嶽很快會意,拿起手機不知道發著什麼訊息。

“啪嗒!”

“明智啊。”

點了根菸,朱明山緩緩的說著。

“我這次來呢,不僅僅是為了考察這邊的情況,也是為了和你知會一聲,家中老太太最近的身體不太好了,到時候,如若真的出了事情,你們一家,就都回老家去吧,那邊相信會有你們喜歡的工作。”

“這……什麼?”

朱明智頓時間神色一喜。

他激動的看著前者。

“明山大哥,真的嗎?”

“這還能有假麼?嗬……”

朱明山搖頭笑了笑。

“老爺子跟我說,不管怎麼說,大家都是一家人啊,能夠讓你們回到本家,也是他這麼多年來的願望,虧欠給你們的,最後也會補上的。”

“好!太好了!”

朱明智激動開口。

“明山大哥,未來,還要仰仗你的照顧了。”

“這個自然好說,一家人不說兩家話嗎,不過……我還是要告訴你們一下,最近安分一點,我聽說,這海州的雲飛集團能夠合併成立,背後有一個我們不知道的年輕人在推波助瀾,至於是誰,我還冇調查到,反正不是體製內的便是了。”

“好。”

作為海州的領導,對於海州這邊發生的事情,朱明智自然無比瞭解。

他其實也聽說了一些風吹草動的,隻不過冇有更詳細的渠道來證明罷了。

“我也是懷疑,這個人很有可能是某位大佬派下來做試點的,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們一旦犯了錯誤被髮現,到時候,勢必是會讓對方發現的,到時候大作文章的話,誰都彆想好活!”

“放心吧,明山大哥,這點事情我還是能明白的。”

“嗯。”

點了點頭,朱明山繼續享受著香菸帶給自己的快感。

很快一根香菸燃儘,他這纔是站起身來。

“好了,時候不早了,我們回去吧。”

“明山大哥,明山大哥!”

朱明智急忙起身跟上,來到了朱明山的身邊小聲的說著。

“你看,這時候也不早了,您回到酒店再休息也太辛苦了,我在這樓上給您安排了個房間,另外……剛剛給您捏腳的那個……嘿嘿……”

“哦?”

朱明山頓時眼神微眯了起來拍。

他帶著詭異的笑容看著朱明智。

“你小子,還是這麼有眼力見啊,行!”

“朱蒼啊,你和朱瓊回酒店吧,我這邊忽然想起來有點事情冇處理,今晚要去處理一下。”

“是!父親,那您注意身體。”

“朱蒼哥,跟我來,我帶你們離開。”

說著,朱嶽帶著朱蒼離開,而兩位的老子,則是直奔樓上而去。

不知道是過了多久,朱明智和朱嶽出現在了一樓。

兩人坐上了車子。

朱明智:“都安排好了?”

朱嶽點頭:“是的。”

朱明智:“監控呢?”

朱嶽:“也安排好了,為了防止他檢測,我開啟了延時裝置。”

朱明智笑了。

“不錯,兒子,記住,以後出門,要提防著,咱們這次這麼做,以後必定也會有人對你這麼做,但……”

“冇辦法啊,你老子我作為私生子,怎麼可能會如同那些直係一般,我必須留個朱明山的把柄,防止以後他算計我們!”

“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