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如山繼續道:“此事乃是我那軍士無意中撞破的。我那軍士,之前在路陽府駐紮之時,正巧見過楊長銘來找過龍津,所以認得楊長銘,那日,龍都府關押這夥人犯的監獄正巧失火,我那軍士駐地就在附近,立即帶了兵員前去救火,待得火被撲滅,多問了一句,誰是楊長銘,守衛的捕快指著一人說道此人便是,卻和我那軍士認識的楊長銘長得不太一樣,待得軍士回報於我,我便悄悄聯絡金飛,讓他派個認識楊長銘的華庭府捕快,前去假裝公乾,果然也是回報此人不是楊長銘。所以我便可認定,真的楊長銘已然被調包了。”

孫招遠又佯裝驚訝道:“還有這種事情?”

馬如山繼續說道:“我便安排了幾個探子悄悄打探了情況,原是姚雲貴等人,安排了這個調包事項,而且比這調包還要嚴重的,是他們還要計劃殺掉朝廷公差,放走楊長銘。”

孫招遠這就真的有些驚奇了,不知姚雲貴他們到底意欲何為,趕緊問道:“這又是為何?”

馬如山道:“我那密探抓住一個送密信之人,嚴刑拷打,說是龍津寫了一封信,他在路上偷偷看了,信上未提名字,隻是說道若是最近朝廷發旨要將楊長銘等一乾人等押上京城,就將路線時辰發出,你等先行準備好人馬,在半路將楊長銘劫走便可事成。那個送密信之人,將信交到城外五十裡地的一個路口,一個漢子接了便走了,餘下便一概不知了。”

孫招遠道:“原是這樣,姚雲貴那夥便是計劃上報朝廷,做了兩手準備,若是朝廷下旨讓雲溪州將人犯押到京城再行審問,便路過其他州之時,劫了楊長銘,這丟失人犯的鍋,便甩給了路過那些州,與姚雲貴他們就無關係了。若是朝廷下旨就近在雲溪州審問人犯,他們也樂得其所,便判處楊長銘監禁,再找個假的楊長銘代替,真的楊長銘便可遁去了。”

馬如山聞言,方纔如夢初醒,道:“如此這般,要不要趕緊將假楊長銘抓起來審問,務必供出幕後真凶,將姚雲貴等人繩之於法。”

孫招遠趕緊攔住馬如山道:“馬大人,此事切不可如此草率行事,一來若是楊長銘被調包,則朝廷那些言官定要將我罵得體無完膚,一州司法已然**如此,這個巡撫是如何當差的,二來,姚雲貴等人既然敢要出手,則必是不肯留下證據痕跡的,若是將臉麵撕破,以後你我在雲溪州必定是一番惡鬥,所謂攻城為下,攻心為上,此時我們勢單力薄,還需要隱忍時日,方能有取勝把握。”

馬如山聽聞此言,拱手道:“還是孫大人心思周全,但要是有人告發楊長銘被掉包,那該如何處置?”

孫招遠笑道:“馬大人,此事不必擔心。”

馬如山不解,問道:“為何不必擔心?”

孫招遠又笑了一聲,道:“我且問你,這雲溪州之中,有哪個不想要楊長銘出來?姚雲貴等人必定是要保他的,而我,你也知道,楊長銘救過我的命,我也不再多說,剩下就是你和譚家興,你們兩個肯定和我站在一邊。州府大員,各個都想楊長銘平安無事,那誰也不會捅破這個關節,大家都是裝裝混混,此事便過去了。再說,楊長銘此人什麼模樣,也隻有畫像存在公衙,姚雲貴心思細膩,必定也調包了楊長銘畫像,若是真的有下麪人不識相,捅破此事,我們幾個一起咬死這個就是真的楊長銘,朝廷怎麼能夠追查清楚。”

馬如山道:“雖話是如此,但還是有些疑慮,萬一此事真的被朝廷查清,又該如何?”

孫招遠道:“一來不是我等判罰,二來不是我等調包,三來我等就推說楊長銘就見過一兩次,哪能認得這麼真切,此事便是真要找人打了板子,也不是找我等,也是那姚雲貴等人事情,我等分毫不傷。”

馬如山才如夢初醒,道:“正是正是,孫大人神機妙算,自愧不如。”

說完,馬如山便拱手去了,孫招遠回屋睡覺,直到天明。

過了幾日,下人突然來報,說是有人拿了一封書信,叫轉交孫招遠,下人剛想攔住詳實詢問,卻不想,那人轉頭便走了。

孫招遠屏退下人,看了那信,已然蠟封。孫招遠將信拆開,隻見信上寫道:“孫大人萬福。之前求見孫大人,相托之事,正如孫大人所言,那人一根毫毛都冇有少就出來了。家主十分高興,家主囑咐我,若是有了時間,還望好生和孫大人交流,家主也會擇機從遠方前來拜訪孫大人,共商大計。”

孫招遠看這口氣,就猜到是王玉林寫的書信,他口中所稱家主,自然便是那安邊國複帝公孫武了。

孫招遠心亂如麻,這往後日子,更加不能安生。

孫招遠轉念又想,如今複帝公孫武是遠火,並未來到,現今要做之事,還是要完成炎帝旨意,儘快將雲溪州賦稅收齊,也要將雲溪州庫存糧草運至永安州,幫他平叛三王之亂。

孫招遠心道:“這龍都府糧草如今已是應收儘收,剩餘之事,無非是將糧草先行調至永安州,待得糧草調度後,便好生謀劃金河玉河弊政之事。而其餘民生事項,比如路威府路政頑疾和資元府人口買賣頑疾,待得炎帝關心的大事解決了,再將這些事情解決。”

心頭將事務理清後,便叫來這州府糧庫主官督糧道員秦學時到州府公衙。

秦學時聽得小吏來報孫招遠要見他時甚是意外,隻因一般糧庫主官雖也是個州府內有頭臉的人物,但由於糧庫之事不是要事,所以一般巡撫隻會問事於佈政使,不會直接問詢督糧道員。秦學時轉念一想,莫不是因今年龍都府收來的糧草大增,孫招遠便順便記他秦學時一功,予以嘉獎。

秦學時如此想來,便覺新神氣爽,趕緊來了州府公衙。

孫招遠見了秦學時,笑容滿麵,道:“秦大人,快快請坐。”

秦學時看孫招遠如此熱情,當下既是驚,又是喜,趕緊向孫招遠問了安,在旁邊坐下。

秦學時拱手道:“不知孫大人此番召我入這公衙,有何要事要吩咐下官辦理,若是有事,下官定當全力以赴,將事情辦妥。”

孫招遠道:“本官召你來,就是要知這州糧庫情況。這次龍都府一起收納如此多的糧草,是否這州府糧倉就會滿了,若是滿了,如何處置?不會是將多餘糧食放在荒田野地,若是有雨,如何是好。”

秦學時來時,已經思索清楚,孫招遠所問所做必是和龍都府糧草有關,早就將糧庫賬薄一併拿在手中,覈對了數據。聞到孫招遠果真說問起此事,便胸有成竹拱手道:“啟稟孫大人,雲溪州的糧庫總計有六處,其中龍都府兩處,其餘路陽府、華庭府、資元府、路威府各一處,每處糧庫,可收糧食約五百萬斤,六處糧庫,總計可收糧食約三千萬斤。去年,糧庫存糧總計約五百萬斤,今年全年收糧約一千八百萬斤,總計庫存糧草約兩千三百萬斤,州府內的糧庫,可將糧草儘收糧庫,並不會有多餘糧食暴露露天。請孫大人放心。”

孫招遠一聽皺眉道:“這偌大雲溪州,去年怎會隻有五百萬斤糧食存庫?”

秦學時道:“大人有所不知,這州府前幾年每年隻收約一千萬斤糧草,其中兩百萬斤要上繳朝廷,由戶部發往長留州、撫州等土地貧瘠的州府以做資助,供養百姓,其中兩百斤要發往永安州、江州及東州,以助這三州平叛,故隻剩六百萬斤留在這雲溪州使用,這雲溪州大小官員糧俸,道路、堤壩、水利等工程修繕的工匠口糧,軍部大營七萬大軍的口糧,都是要從這剩餘糧食中勻出,這幾年,省出了五百萬斤,已是下官並雲溪州糧道處所有同僚儘心調度精細使用的功勞。若是其他州府,隻有這六百萬斤糧食,怕是還要向朝廷伸手要糧。”

這些情況,孫招遠之前並未知曉,聽秦學時如此言語,心中頓時有些吃驚,道:“前些年,隻有這幾百萬斤糧食,若是遇有天災,又或是戰事逼近雲溪州,如何夠用。”

秦學時道:“那便隻有稟報戶部,由戶部從其餘州府調糧。”

孫招遠道:“從其餘州府調糧必須要戶部首肯,方能成行嗎?”

秦學時道:“全國糧庫,儘歸戶部管轄,若是糧庫存糧,想要調動其餘州府,自然需要戶部首肯,不然糧庫守衛見不到戶部調令,是萬萬不能調糧的。”

孫招遠心道:“此前和王有銘商議調糧之事,我說州府之間寫個借條,便可將糧草調到永安州,他王有銘也冇說必須要經過戶部首肯,若是冇有戶部調令,我這雲溪州的糧食如何能運到永安州?新任戶部尚書童吉田乃是薩圖盧的親信,在朝廷攻擊我短處的官員中,童吉田乃是個出挑的,他如何能同意我的奏摺。此事如何辦理方纔是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