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七拐八拐,帶著兩人走進了一條小巷,又走了一炷香時間,帶著兩人走到了一個店子前停住,道:“就是這家,老榮家羊肉餅,堪稱全城一絕。”

在門口,已聞得香味。兩人一抬頭,果不其然,好大一個黑底燙金店招:“老榮家羊肉餅”。

老者道:“這老榮家羊肉餅便是這路陽府城內最有名的店子。老榮便是這店的老闆,此人生下來就替人放羊,由於放的羊多,有時也會偷殺了一隻,解解饞味,對羊主人講少了的羊子是被狼叼走了。這人放了三十年的羊,又偷吃過上百隻羊,所以,哪個羊子肉質鮮美哪個羊子肉質酸柴,他一眼便知。三十五歲那年,湊夠了白銀十兩,盤下一家店,又冇讀過什麼書,便用彆人對自己稱呼,起了這個店名。每日去那集市,挑選羊子回來宰殺,從未看走過眼,做出來的羊肉膻味清淡、肉質肥美,又請了個仰首族師傅幫他做出上好餅餅,這生意,便一日賽過一日,隻要吃過的食客,都要回頭。日久天長,便成了路陽府城最有名的小吃店子。”

餘音喬道:“那我可要快進去一吃。”進去便叫店內小二,來兩份羊肉餅。

不多時,那店內小二便端了兩個碗上來。每個碗裡麵卻隻有一個餅餅。

餘音喬和孫招遠驚道:“羊肉呢?莫不是廚師偷吃了?”

老者笑道:“二位莫慌。正宗的羊肉餅店子都是這樣,需要客人自己動手將餅餅掐成黃豆大小,若是你做得仔細,那廚師才知你是內行裡手,燒製時也會更加用心。”

孫招遠道:“還有這種奇怪習俗?到店子裡麵吃個菜式居然要食客自己動手。”

老者笑道:“雲溪州之人,喜好麪食。麪食吃得快,一炷香時間就可下桌。自己動手掰餅,親朋可在吃飯時候敘敘舊,拉些家常。”

孫招遠道:“原是這樣。真是讀萬卷書不如走萬裡路。有些事情,原是書本裡麵冇有記載的。有趣有趣!”

兩人便動手掰餅,老者便在旁說些路陽府有趣故事。兩人聽得入迷,不知不覺,掰完了手中餅餅,交給店小二。

不多時,兩碗羊肉餅便端了上來。聞得香味,兩人立時覺得口舌生津。看那湯色濃鬱,湯麪飄著一層亮色羊油,幾大片羊肉放在碎餅之上,一口下去,肥美異常,再吃那碎餅,吸了濃鬱底湯,加上自身口味勁道,甚是回味無窮,最後再喝口那湯,真是又鮮又滑又入味。

兩人咕嚕咕嚕,冇過多久,兩碗羊肉餅都見了底。吃完孫招遠問了價錢,付了銀子,並未覺得多貴。

出了店門,已是晚上。那老者道:“兩位客官可還去看看路陽府城牆?老夫可以領路。”

孫招遠道:“城牆,有甚好看,哪個城冇有城池。”

那老者道:“這路陽府城牆可不一般。其餘城牆,皆是高長寬窄,路陽府城牆,是高長,寬更長,再加上糯米熬製,黏上磚牆,所以固若金湯。若是有興趣,可隨老夫前去,老夫也可閒談些攻城學識。”

那孫招遠聽完,立馬來了興趣,對於未曾聽過讀過的事情,他總是會好奇心起,便道:“那請老人家帶路。”

那老者便帶著兩人到了路陽府城牆之上,果然城牆很寬,上可跑馬跑車,城牆又高,外麵一圈護城河,要是有人敢攻打,定是有去無回。

那老者就一邊走一邊講這城牆有趣傳說,路上遊人漸少。走到永定門,更是看不到一個人影。

老者道:“我看你兩個也是有緣之人,這永定門,有個傳說,若是將兩人名字寫到那城門屋簷之上,必會白頭偕老,永結同心。”

孫招遠如是一聽,來了興趣。看那城門屋簷,離所站之地,約有一丈,若爬上城牆邊牆,可以摸得。

孫招遠道:“還有這等傳說,準是不準?”

那老者道:“自然是準,永定永定,永遠天定,不瞞小公子,我家小兒,便是在這城門屋簷,寫下他兩個夫妻名字,到現在過去二十多年,夫妻感情日深,讓人好生羨慕。”

孫招遠道:“那我也要寫一寫。”

說完,便要爬上城牆邊牆,要寫餘音喬和他名字。

餘音喬拉住孫招遠,道:“城牆甚高,萬一不小心掉下去怎辦?我可不想後半輩子了無依靠。”

孫招遠聽了餘音喬內心想法,笑道:“我自會小心。”

說完便爬了上去。掏出隨身小刀,在屋簷下專心刻字。不曾想,腿被人狠狠往外一推,身子一跌,掉了出去。

孫招遠立時四處亂抓亂蹬,正好抓到邊牆,蹬住城牆縫隙。

那餘音喬趕緊來抓住他手,驚恐轉頭看那老者,道:“為何推他?”又回頭死命拉住孫招遠,不讓他掉下六七丈高的城牆,白白送命。

那老者道:“你也不用急,回頭送你兩一同上路,到了陰間地府,自然永結同心,白頭偕老。”

說著來推餘音喬,也要將她推落城牆。餘音喬一邊亂拍亂抓,一邊還是拉著孫招遠,不敢鬆手。

混亂間,那老者麵具被扯落,哪是個白髮老者,原是個三十歲左右的瘦弱男子。

那男子被扯了麵具,彷佛被扯了衣服全身**般惱羞成怒,道:“你看了我的相貌,更是必須得死。”說著就更加使勁去推餘音喬。

餘音喬道:“你到底是誰?我們和你無冤無仇,為何要害死我們。”

那男子已經紅了眼睛,又看餘音喬身子已經快要被推出城牆,已然覺得任務完成,便道:“自然是你們得罪了人,有人氣憤不過,找到我要做你們個意外身死。”

那餘音喬和孫招遠眼看就死在此地。

突然隻聽哇的一聲,那瘦小男子口吐鮮血,一把刀從後方飛出,直插男子後背。那男子後背傷口開到胸前,撲通一聲便倒地。

幾隻手,生生將餘音喬和孫招遠拉回城牆內。

兩人定睛一看,又驚又喜,原是金飛兄弟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