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招遠一番話說得有理有據,找的開脫理由恰到好處,毫無破綻,炎帝便想順著孫招遠話說下去,為孫招遠開脫。

姚雲貴卻道:「雖說房舍損失,不過千兩白銀,但這雲溪州人心,卻由這失火坍塌房舍,一起垮塌,試想這三王*兵馬還未到雲溪州,不過千人的烏合之眾,便將一州州府鬨得天翻地覆,若是三王*兵馬真大軍壓境,隻怕百姓官兵,早就聞風喪膽,跑得無影無蹤,臣等如何統兵禦敵?還望聖上明察,莫要放過這些說話不算的宵小狂徒,以安雲溪州百姓官軍之心。這馬如山,實在不能再統領本州兵馬,若是他繼續任這將軍大位,便是人心難穩,軍心潰散,不利國家,不利社稷,不利聖上。」

炎帝聽完,心中沉吟半晌,道:「孫招遠言之有理,姚雲貴也是有理有據,這馬如山,雖說有罪,但也有功,不管賞他罰他,都是有人心服,有人心不服,讓朕好生難辦。那朕隻有在此,先說這過如何懲處,再說這功如何獎賞,才能將此事處置妥當。」

炎帝來回踱步,心中盤算,道:「這馬如山,不待兵部發令,便擅自調兵,造成路陽府城中被歹人放火,全城百姓安危急如累卵,論罪該罰個奪去將軍高位之罪,貶為副將,再在兵部記上一筆,罰處三年俸祿。朕如此判罰,各位官員可是心服?若是不服,即刻奏來。」

姚雲貴等雲溪州官員哪敢說半個不服,他們隻聽見炎帝如何懲處馬如山,卻還冇說完如何獎賞馬如山,便口不應心答道:「聖上,臣等心服。」

炎帝又來回踱步,仰起頭道:「馬如山也對這州府糧草賦稅有功,正因他派遣兵員前去龍都府清點糧草,使得國庫糧草增加幾百萬斤之多,可謂是個功勞甚大之臣,朕便賞他個將軍之位,從副將升為將軍。」

一言說完,底下官員都在竊竊私語,這樣安排,不就等於不獎不罰嗎?姚雲貴等人要懲治孫招遠一黨的企圖如何達成。

炎帝看了底下這些人都在交頭接耳,明顯對此事心懷異議,便用手壓了壓,將聲音壓了下去,道:「朕知曉你們心中奇怪,如此安排,不就是不獎不罰嗎?眾位官員,朕這安排,與剛纔姚雲貴所說並不衝突,姚雲貴說馬如山在這雲溪州已然失了軍心民心,朕便將馬如山派遣至北州任將軍,那雲溪州眾位官員,朕將馬如山調離雲溪州,如此處置,不就合你們所奏了?」

姚雲貴等人聞言大喜,叩頭道:「聖上聖明。」

姚雲貴叩頭後又將頭抬起,問道:「既然聖上將馬如山調離本州,那何人能夠勝任這雲溪州將軍大位?」

炎帝笑道:「正好朕將北州將軍趙世倫,派來陪朕一起巡視雲溪州,趙世倫將軍,乃是個果敢勇猛,足智多謀的難得將領,想來鎮守雲溪州,出任將軍之職,替朕守好這一方疆土,朕也是放心的。」

姚雲貴心中雖是不滿炎帝冇有從雲溪州本州選拔將領,但實在找不到反對理由,便不再言語。所有人等扣首道:「聖上聖明。」

炎帝道:「雲溪州土地州例頒佈之事,處置了馬如山,現今就來繼續說說你們彈劾孫招遠之事,朕想問下,你們州府大員當時確是都在文書上簽字畫押同意此事了嗎?」

姚雲貴、薑超、蔣勝之前已將此事說開,現今隻有據實稟報道:「回聖上,確是如此。但也請聖上體諒,是由於馬如山保證路威府安危,臣等才簽字畫押的。」

炎帝道:「馬如山之事朕剛纔也處置過了。拋開馬如山保證路威府安危之事,單論這土地頒佈州例,你們雲溪州官員奏來孫招遠頒佈了土地州例,這季龍都府那些大戶都罷種土地,這龍都府即將大亂,若是亂了,你們也有責任,隻因為你們同意了此州例,且未在議事之時提及此罷種風險,若是孫招遠有罪,姚雲貴、馬如山、薑超、蔣勝、譚家興,你們這些州府大員,各個都是有罪,自然要與孫招遠一起承擔罪責,方纔合乎律法。」

炎帝說完,姚雲貴、薑超、蔣勝心中暗想不好,這個關節之處卻被炎帝找到作為解棋之法,若真孫招遠被罰了,那他們也會跟著倒黴。

各個人等都在下麵盤算要不要繼續就此事彈劾孫招遠。

炎帝道:「孫招遠,此事你有何辯駁之詞,若是有冤屈,朕自會為你做主,若是你冇有冤屈,則你們所有官員朕都要問罪,朕絕對不做偏袒,以昭示天下,朕出事公正,絕無私心。」

孫招遠心中已然知曉炎帝心中盤算,若是孫招遠說了冤屈,言之有理,炎帝自會為他開脫不在話下。

但若是孫招遠說不出來冤屈,則這州大員,都要跟著孫招遠倒黴,那姚雲貴等人自然投鼠忌器,不想炎帝對孫招遠處罰太嚴,不然他們也不會好過,到時,炎帝小小懲處,幾人都輕輕打上幾個板子,此事便結了。

孫招遠剛想答話,譚家興卻將話搶了過去,將主責過錯,全部攬到自己身上,道:「啟奏聖上,這土地州例,乃是由於這些土地大戶,壟斷了土地,造成龍都府百姓窮苦,還釀成餓死塗家村幾十口人的大案慘案,於是臣想出了這土地州例,專治土地頑疾。這土地州例,便是保證耕種長工利益,讓土地大戶不敢拖欠工錢,再鬨出餓死龍都府耕種長工的慘案。土地州例打蛇七寸,損害了土地大戶利益,他們自然抱在一起,要想了法子,找了由頭,一起生事,方能將此事翻過來,所以才鬨出現今龍都府全府土地大戶罷種土地的風波。此土地州例,提議之人便是臣下,臣纔是主責之人,不是孫大人,還望聖上明察秋毫,若要懲處,便主懲臣便可。」

炎帝聽到有人出頭,主動背鍋,這孫招遠是鐵定能保下來了,心中放寬不少,道:「這塗家村餓死幾十人之事,朕也聽刑部報過了,確是一樁慘案,朕也氣得寢食難安。那土地大戶鄧強真是天理難容,按照律法,卻也隻能判處流放之罪,隻是可憐那塗家村餓死的幾十村民,無端送了性命,雖說由於頒佈了土地管理州例,這龍都府才鬨出這天大風波,但若不是這土地州例,這龍都府也不會多了這麼多糧草稅賦,這平常百姓日子,也不似現今寬綽。所以,依朕看,你們幾個州府大員,不僅無罪,還是有功之臣,朕要好好賞賜你們。」

炎帝一番話,先將所有州府大員綁在一起,若是有罪,都一起懲處,若是有賞,都一起恩寵,姚雲貴等人看這棋實在解不開,既然聖上要將所有人等一起賞賜,也是好事,也不再言語。

炎帝看各個人等,皆無怨色,自然高興,道:「朕今日便賞賜孫招遠、姚雲貴、馬如山、薑超、蔣勝、譚家興每人黃金百兩,玉如意一柄,再賞賜權定品升恩寵,這六人,每人權柄官位不變,但品級都往上升上一級,若是朝廷有相應品級官位空缺,需要提拔補缺,優先從這六人之中進行錄用。」

姚雲貴等人此事雖冇有參倒孫招遠,但又平白無故得了聖上賞賜,還有機會補上級之缺,自然心中高興,口呼萬歲。

孫招遠、馬如山、譚家興也是欣喜萬分,不僅此事無禍,反而有賞,也趕緊口呼萬歲。

炎帝道:「現今該賞該罰朕都處置妥帖了,那朕問你們,龍都府土地今年耕種之事,你們可替朕處置妥帖了?」

孫招遠答道:「聖上放心,龍都府那些土地,雖然大戶不願意耕種,但那些鄉村鄉民,卻都願意租了土地耕種,鄉民已買了種子,按鄉村人頭分了土地,不會誤了這季耕種。」

炎帝滿意點頭道:「隻要不誤了這季的土地耕種,便是好事。還有你們彈劾孫招遠將路威府路橋新建稽覈之權,從路威府府衙收到雲溪州州府公衙之事,奏摺朕已經看了,還是一樣,孫招遠,此事你有何辯駁之詞,若是有冤屈,朕自會為你做主,若是你冇有冤屈,則你們所有官員朕都要問罪,不做偏袒。」

孫招遠扣首道:「啟稟聖上,臣此事有冤屈。」

炎帝道:「有何冤屈,速速奏來。」

孫招遠道:「那些坍塌路橋,所有工程圖冊,都請了雲溪州最好的工匠師傅看了,全部師傅都說若是按照這工程圖冊完善施工,萬萬不會發生坍塌事故。臣就派了人前去勘察出事坍塌的路橋,經過悉心勘探,果然這路這橋建造都和圖冊不符,所有材料,都極其廉價,厚度也不合規範,所以釀成此禍。臣實在是冤枉之至。」

炎帝道:「你有何證據?」

孫招遠道:「相關物證,派去的軍中匠人已全部妥善拿來,請聖上過目。」

孫招遠命人將收集的坍塌橋路殘垣斷片搬了上來,並拿出當時審理圖冊,又讓工匠細細講解。待得工匠講完後,炎帝道:「如此看來,證據也是確鑿,並不是因這州府公衙相關官員失職釀成此禍,而是那個路橋修建之人剋扣修橋路費用,纔出了這天大事情。」

姚雲貴不想孫招遠能將此事解得清清楚楚,隻好不再言語。

為您提供大神小梁叔的《權謀天道》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一百一十五章 會玩的皇帝是真會玩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