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金飛三人,鹽府一彆,便去沿途販鹽。回了都城府,看到了金榜,居然有孫招遠大名,甚是高興,當下就回客棧找他。

卻冇想,孫招遠已經赴京趕考了。

金飛三人商議道:“孫招遠弟弟為人義氣,與咱們兄弟三人曾經共患難,且以後憑他的才能,一定是做大官的,不如去投奔了他,日後飛黃騰達,隨便給兄弟幾個一點甜頭,也比販鹽強上百倍。”

計議已定,便騎著大馬來沿途來找孫招遠。他們本就是路陽府人士,路途熟悉,不多久就追到了路陽府,正好過這永定門,看見有人攀爬邊牆,定睛一看,似乎是孫招遠,卻又天黑,看得不是很清楚,便和陸大強、薑富貴栓了馬,上城門來一看。

正巧看到有個歹人在推餘音喬,情況太緊急,直接飛出寶刀,擲死歹人。

餘音喬剛和孫招遠差點同生共死,幸運從死亡邊緣掙紮回來,一下繃不住,癱坐在地上,喃喃道:“嚇死我了,嚇死我了。”神智半天迴轉不回來。

那孫招遠已然清醒,心道:“誰會下此毒手?難道是李有民父子親朋?”隨即又將這個排除,“若是有人知道是我帶人屠了他們,定去官府告我拿我。”孫招遠又心道:“難道是錢一男?是了,此人是官宦富貴子弟,從來隻有他欺負人,哪有彆人欺負他。那天餘音喬罵他是狗,他必定懷恨在心,又正逢大考,不好發作,又見我中瞭解元,他卻無計可施,所以想要奪我兩性命,便在途中,安排殺手,卻不找那種武功高強的歹人,偏找了這種心思奸猾之人,使得計策,弄我個意外身死。這裡遠離永安州,又是意外身死,便死無對證,雲溪州官員,可了了結案。他便高枕無憂。”

第二天,那孫招遠帶著幾人,便繼續上路。有時走的快,有時走的慢,有時故意走錯路,有時又往回走,有時停在半路小道樹林,看是否有人跟蹤,小心異常。

一路上,金飛等人小心護衛,卻冇有再出差錯。又是二十多日後,便到了京城京州。

孫招遠一入京州境內,甚覺不喜。京州氣候乾冷,又經常下雪,一路過來,儘是像刀般的風呼呼刮在臉上,即使在臉上裹了布,也能侵入。

眾人皆歎曰:還是都城府好。

孫招遠心道:“以後做了官,還是托了關係,回都城府纔好,饒是讓我做那一品大員,在這地方,天寒地凍,也是不願意的。”

那孫招遠卻不知自己大禍將至,不要說回都城府做官,便是平安回都城府,隻怕也是個奢願。

進了京州城,孫招遠便去貢院報道,一進門院門,便見一排石碑,原是所有貢士之名,皆記在碑上,碑上更不乏狀元、會元之名。

孫招遠將自己名字戶籍,和永安州官府所開大考憑據,報與貢院主薄。他雖是一州解元,可是貢院主薄,彆說解元,便是會元、狀元,也經常見到,便對他不以為意,隻是例行公事,將他名字登於薄冊,事畢,道:“這個學生,你已登記在冊,下月五號,便是大考,好生準備,望你金榜題名,將名字,也刻於石碑,光宗耀祖。”

孫招遠悉心準備大考,他知道,全天下所有最厲害的士子,便集聚在這京城了。文無第一,武無第二,比文,自然是要更熟知史實傳記,更熟讀經書文章,更切中命題者獲勝。要贏,必定要儲備更多學識。

那日,天還未亮,皇城旁的大街便已經是人頭湧動,那五品以上京官,都在這個時候上朝,每人都是八抬大轎抬到宮門,再步行入政事宮,向天子奏請事項。

吏部尚書錢真奏道:“啟稟皇上,今科科舉大考在即,按照規矩,請皇上定奪大考總裁,及監事主考,若再不定下,怕誤了準備,於大考無益。”

炎帝道:“錢尚書有何提議,奏來朕聽。”

錢真道:“按照往科慣例,這大考總裁必是朝廷重要大員擔任,方顯得事項隆重,天子重視。現在合格的人選無非努克紮努大人,薩圖盧薩大人,圖錄臘圖大人及金德哈金大人。努克紮大人最近身體不適,已然養病半年,薩圖盧大人又去了江州籌集糧餉,現在朝中餘者隻有圖錄臘大人及金德哈大人。請皇上定奪。”

科舉大考總裁之位,是圖錄臘和金德哈都想要的。這個職位雖是臨時之位,可卻是全天下所有做官之人的官場第一老師,正是大考總裁的推薦提點,士子才能選為貢士,才能參加殿試。所以誰做這個大考總裁,誰就是這科士子的領路老師,以後必定以老師馬首是瞻,惟命是從。

所以這二人都想拿下總裁之位,增加自己朝廷勢力籌碼。

炎帝道:“那錢尚書以為誰人合適呢?”

錢真本就是圖錄臘一黨,剛纔也不敢直接推薦圖錄臘,怕那天子覺得奪了他決策職權,現在天子問他意見,他正好可以推舉自家主子,便奏道:“金德哈大人最近接了整頓吏治,清算全國糧庫錢庫,與各國易市購買馬匹等幾個重大差事,怕是分身乏術。且前幾科大考,金德哈大人已經擔任過大考總裁之職,而圖錄臘大人自從朝廷開考後,並未擔任總裁,所以這個差事最好是圖錄臘大人擔任,一來圖錄臘大人雖也要務纏身,不過卻都是日常事務,不似金德哈大人都是要緊事情,二來論資曆,也該圖錄臘大人擔這千斤重擔。臣鬥膽,懇請皇上準圖錄臘大人擔任大考總裁,替皇上甄選士子,為社稷造福。”

炎帝聽完奏,道:“其他大臣有何意見?奏來朕聽。”

禮部尚書鄧換誠奏道:“啟稟皇上,此事臣以為,金德哈大人更適宜擔任總裁。圖錄臘大人是我大聶耳族第一勇士,若此科不是文考,而是武考,臣以為圖錄臘大人更適宜擔任總裁。但若是文考,金德哈大人才學甚高,滿腹經綸,更能代表朝廷重視。雖推選大考總裁乃是吏部職責,但舉行大考具體事務,為我禮部之責,若是總裁不能讓天下士子心服口服,這科舉大考,便不能讓天下士子心馳神往。臣鬥膽向皇上進言,此科大考總裁,當選金德哈大人,唯有金德哈大人,方能團結天下士子,讓士子歸心朝廷,歸心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