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部尚書圖爾勳奏道:“啟稟皇上,臣以為圖錄臘大人雖是武將出身,但是論才乾,論學識,圖錄臘大人那也是我大聶耳族才子榜樣,士子楷模,將所管事務管理得井井有條,有規有矩。圖錄臘大人戰場之上,統帥千軍萬馬,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區區考試事務,必難不倒圖錄臘大人。且有這等大聶耳族棟梁之臣坐鎮大考,天下士子必定服氣。依臣之見,圖錄臘大人能堪當此重任。”

戶部尚書蘇哲勳奏道:“啟稟皇上,臣也以為金德哈大人任務繁重,這清算糧庫錢庫一事,甚是繁瑣,戶部有關官員,已經通宵達旦,夜以繼日整理憑據賬簿,並委派戶部乾事快馬加鞭前往各州親自覈對,單是江州撫州兩州,便已耗費接近兩月,若是全國統算完畢,照我等如此耗費心力,也要年底纔可完成。如此繁重工作,想必金德哈大人也已身心俱疲。所以,如此看來,總裁之位,非圖錄臘大人不能勝任。”

那炎帝雖是少年,卻也甚是聰慧。四部尚書,皆是從本部衙門角度出發,闡明支援觀點,毫無不妥,毫不越界。

朝廷講究非己之責,不能插手,否則便是朝廷大忌。

那吏部尚書,以選擇官員為責,從官員挑選切入,指出金德哈事情繁重,且已擔過總裁,按照權力平衡,論資排輩,該為圖錄臘擔任。

禮部侍郎,以國家之儀出發,指出圖錄臘乃是武將出身,不適合文考總裁,推舉金德哈。

那兵部為圖錄臘嫡係,有許多沙場舊將,認為圖錄臘是他們昔日上級,管理事務能力出眾,做個大考總裁,不在話下。

那戶部更是指出金德哈接的戶部清點錢庫糧庫的差事任務繁重,不能抽出分身負責大考,這也是實話。

四人不動聲色,看似站在本部衙門立場闡述事實,但也已經將支援派係暴露無餘。

而最為狡猾的是戶部尚書,在支援圖錄臘,向圖錄臘表忠心同時,夾帶私貨,向炎帝天子訴說自己儘心儘力完成朝廷交代差事,嘔心瀝血,鞠躬儘瘁。

隻有刑部、工部,在此事上,插不上話,保持緘默。

底下大臣聽完,都開始你一言我一語支援自己一黨。從聲音上看,圖錄臘的支援力度更大。那炎帝都看在眼裡,舉了舉手,做了下壓的姿勢,所有大臣都住了口。

炎帝道:“圖錄臘,金德哈,你二人有何意見?”

圖錄臘跪倒奏道:“啟稟皇上,臣自先帝委托,授命輔佐聖上以來,一直鞠躬儘瘁死而後已,做事從不惜身。若是能為皇上分憂,我必按照皇上所托,儘心辦差。”

圖錄臘奏完,金德哈奏道:“啟稟皇上,此次大考,關係重大,若是選出來的士子冇有學識,則對社稷無用。臣金德哈,願以性命擔保,為社稷為聖上錄用天縱之才,以供皇上驅使。”

炎帝沉吟半晌,道:“這科舉大考,乃是國本,人才入仕,事關重大,倘若一時疏忽,漏了些庸人進來,以後為官於朝廷無益,反而占了一個寶貴名額。庸人還好,若是漏了心思邪魅者進來,以後為官更是危害一方。國之本,務必嚴格把關,不能差之毫厘。圖錄臘乃是武將出身,上陣殺敵固然勇猛,可論這心細如絲,朕以為金德哈更勝一籌。金德哈聽旨,朕命你為本科大考總裁,總領大考所有事務,務必要選出德才兼備的士子,為朝廷所用。”

金德哈跪倒在地,道:“臣領旨,必定擇優選出優秀士子,不負聖望。”

炎帝頓了頓,又道:“朕對大考還有一個要求,就是務必嚴查串通作弊。若是士子有膽敢作弊者,務必嚴查,切不可放過。朕要向天下士子立個規矩,朕要的是真才實學的能乾之才,若是有人敢以假亂真,欺騙了朕,朕定當不饒。”

金德哈道:“是!聖上。”

錢真奏道:“啟稟皇上,還有一事要奏。”

炎帝道:“奏!”

錢真道:“按照慣例,這會試監事主考應由各州鄉試監考主考擔任,吏部已將名冊擬定,請皇上裁決。”

炎帝拿來名冊,都是委派的京官鄉試主考,炎帝看了有錢真名字,便道:“眾位大臣有何意見?”

金德哈道:“既然臣已為這主考總裁,便提些意見,永安州一省主考,本定的是錢尚書,錢尚書路上卻生了急病,回京養病,那永安州主考,因事情緊急,便定了永安州巡撫王有銘替之。王有銘做事悉心,儘心儘力,若是不讓他做這個監事主考,王有銘還會認為皇上對他不滿。臣請皇上恩許王有銘進京擔任監事主考,以為嘉獎。”

炎帝道:“準奏。”

錢真無法,不止未幫主子圖錄臘掙到大考總裁,連自己的監事主考的差事也丟了。隻得道:“是!聖上。”

那金德哈領了大考總裁之職,高興的去了。

圖錄臘及剛纔支援圖錄臘的官員,聚在宮門外,邊走邊說。

那錢真憤憤道:“不想準備如此充分,還是冇搶到這個總裁之職,被金德哈那夥給搶走了。”

圖錄臘一拳揮向八抬大轎,那轎子兩個拳頭粗的木頭立時斷為兩截。圖錄臘道:“這一局算他贏了,下一局,我們可要扳回來。”

鬥轉星移,轉眼就到了會試大考之日。那餘音喬等人陪著孫招遠,到了貢院。

餘音喬道:“我已知你是個才子,隻是在這貢院,皆是經過各州比拚纔到了這裡,才高八鬥學富五車的天下大儒,那些半吊子,連問題都審不準,不知出自哪個史實哪部經書的水貨,早已出局。你進去後,切不可輕敵草率,要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且文無第一,武無第二,最終也都是看那閱卷考官的喜好,確定排名。若是最終入不了圍,也冇甚要緊,我們都還年輕,有的是機會,你看那些考生,還有年過半百的呢。留得青山在,終會有柴燒。”

金飛道:“不管怎地,賢弟還是好生作答,切不可掉以輕心,若是此關過了,後麵定是榮華富貴,我三個兄弟,也有個指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