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按照刑部辦案流程,這有得人證,有得當庭承認事實口供,有得眾人皆知之情,證據已然有了七八分,這便可以將一乾人等逮捕下獄,慢慢逼供,隻要拿的確實口供,便可定罪。即使是金德哈,權傾朝野,此時也無人敢幫說話,不然也難擺脫同黨嫌疑。

眾大臣皆將目光鎖在炎帝臉上,聽炎帝旨意。若是一般天子,這幾人肯定都要被定罪問斬了。隻是炎帝如何能是一般天子?

當蔣生興奏道此次大考解元、會元有重大內幕,炎帝便心知一二,隻是不敢確認。看那錢一男指認監考,都未看清臉龐,便確認是他,便知必有貓膩。又看永安州官員,說他們更改戶籍學案,便俯首認罪,卻不耍賴,便知幾人都是有罪能認之人,而說他們串通作弊,皆大呼冤枉,便知錢一男所稱非實,定在說謊。最後便知,雖然王有銘、金德哈之事可能都有實情,但這推斷,便是捕風捉影,但憑那蔣生興隨意推論了。炎帝已然識破這是蔣生興背後勢力想要打垮金德哈而抓到的一個棋勢。隻是棋勢已成,自己雖為天子,也不能亂了章法,不然以後如何治理天下。沉吟半晌,終於找到瞭解棋之法,心道:“那孫招遠若是真有才氣,那你們幾個便可逃出昇天,若是冇有才氣,那就休怪朕要拿你幾個人頭祭天,以安天下士子之心了。”

炎帝道:“此事事關重大,關係國本,定要好生查證清楚,切勿放過惡臣,也切勿冤枉忠臣。刑部雖是律法部門,掌管取證,但若是此事由刑部審訊,不免有刑訊逼供的可能,在未水落石出之際,對朝廷重臣用刑,難免有失體統。著此案暫交大理寺,由大理寺負責將此事查證清楚,切不可有所疏漏。至於孫招遠,因尚未定論,準許他參加殿試大考,若是查證屬實,再治他罪也不妨。”

炎帝不動聲色間,已然將此棋化解。那大理寺乃是四大機要大臣之一——努克紮的勢力,努克紮此人老奸巨猾,發現薩圖盧、圖錄臘、金德哈等互相攻擊,有亂政跡象,便不怎麼過問政事,最近半年,鬥爭越加嚴重,他索性稱病,不再上朝,以圖避禍。若是此事暫交大理寺,大理寺官員就不會急於刑訊逼供。讓那孫招遠參加殿試,若是那孫招遠確實厲害,天子親定他是今科狀元,便破了連中三元有陰謀的論斷——天子親定的,還能舞弊?若是孫招遠是個膿包草貨,便隻能拉出去斬了,讓天下士子知道舞弊的下場。

為公平起見,炎帝親自出題。由於炎帝親自下場,所以和以往殿試不一樣,考卷隻有一題,需在一個時辰內答完。殿試定於三日後正式舉行。

三日後,所有貢士齊聚保和殿。往日殿試都極為隆重,禮儀複雜,此次卻甚是簡略,與以往不同,隻是幾個太監匆匆出來宣讀考試禁忌,眾考生便匆匆入內。殿內,有考官五十人,若有人敢作弊,難如登天。

試捲髮下來時,眾人皆是目瞪口呆,試捲上隻寫了一個“二”字。

炎帝道:“往科都是考的策問,想要選拔經天緯地的士子。本科在座士子的試卷朕都已閱過,皆是不凡之輩,之前策問之題,皆答得甚是精彩。可今日,大家都知道出了舞弊疑案,不管出何種試題定了狀元,落選之人都會認為深受不公,畢竟文無第一,不管定誰是第一,其他人都會心懷不滿。那今日,朕便出了這題,若是你們能解得,便是當之無愧的博學機變之士,自該是國之期望,日後理應報效社稷。眾位學子,作答開始。”

炎帝說完,眾學士趕緊思索這究竟是何意?

不停的有人開始下筆,似乎是思索出考官心事。冇下筆的也甚是焦灼。

孫招遠心道:“難道考的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此乃道家學說,想來天子不是個通道之人,且正規科舉大考,一般都考的儒家學說,怎會考道家學說這種出世之言。難不成考的是算術?若是算術,倒也是有可能,想那前朝便將算術也納入科考算作一題,可是到前朝算術已然在科舉中被廢止,不再出現,也多半不是。難不成是考忠貞不‘二’,對朝廷對社稷對皇上不能有二心?這也是有可能的,畢竟皇上選進士,乃是要選日後可靠之人,可怎麼覺得冇有如此簡單。”

孫招遠思忖半晌,還是毫無頭緒,突然腦海裡麵突然閃出一個念頭:“難道這二字,是四書五經中某段的單獨一個句子,以此為題,這樣天子出題便是有四書五經做支撐,又不容易被人猜到。”

孫招遠趕緊在腦海中思索哪部經書有以“二”單獨成句的。果然想到了一句出自論語:哀公問於有若曰:“年饑,用不足,如之何?“有若對曰:“盍徹乎?“曰:“二,吾猶不足,如之何其徹也?“對曰:“百姓足,君孰於不足?百姓不足,君孰與足?“(魯哀公問有若:“饑荒之年,用度不足,怎麼辦?“有若回答說:“施行徹的稅法怎麼樣?“魯哀公說:“十分抽二的稅法,我還不夠用,怎麼能用十分抽一的稅法呢?“有若回答說:“百姓充足,您怎麼還會不充足?如果百姓不充足,您又怎麼會充足?“)。

這二,便是說賦稅過重之事。

孫招遠已經想到此題正解,趕緊將答案轉成文思,陳述賦稅過重對於國家社稷、黎民百姓的危害。不過一炷香的時間,孫招遠已將文章寫好。跪倒在地,奏道:“啟稟聖上,學生已寫完答案,奏請交卷。”

炎帝帝甚是吃驚,滿殿之人,也皆嘩然震驚,不肯相信。

炎帝道:“速速呈上。”

身邊主事太監將孫招遠的試卷交給了炎帝,炎帝臉由驚轉喜,連連點頭。

眾學子看在眼裡,也加緊作答,期望早點交卷,以博炎帝歡心。可這試卷,簡直就是天書,不少人直至考試時間終了,也未填一字。最終三百考生,完成考試者不足兩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