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幾日,炎帝熬夜至深,孫招遠也在殿外候著。

每次讓孫招遠呈上的,卻是各個官員名冊。孫招遠有時偷偷翻閱,看見炎帝在有些人的名字上勾勾畫畫,塗塗改改,便知炎帝要對官員任命進行變動,以防努克紮去世,圖錄臘做大。

孫招遠仔細看,也並未看出炎帝想要如何變動,想那炎帝也是防著人看,故意進行了塗改。孫招遠便趕緊放下名冊,以後再不打開,怕被炎帝撞見。

說也奇怪,努依德最近幾日,老是請孫招遠到努府一坐。孫招遠碰巧也是當著炎帝的差,一直熬到深夜,連自己家都少回,坐睡在上書房,哪有時間赴約。這日,終於炎帝不忙了,孫招遠見努依德甚是殷勤,再不赴約,便要得罪努依德,下殿後,便與努依德一起回努府。

努依德將孫招遠帶至大廳,兩人就坐,努依德笑笑,道:“孫大人,眼前侍奉聖上,就你當的差最多,想來已然成為聖上心腹,假以時日,必會大鵬展翅,步入青雲。”

孫招遠道:“下官能入得翰林院,皆是聖上聖恩,下官隻想儘忠當差,做好臣子本分,便是報答聖上了,從不去想什麼加官進爵之事,那是聖上恩事,不敢妄猜。”

努依德道:“孫大人不要過於謙虛,想往科狀元,皆是加官進爵,不在話下。”說完,又對著門口說道:“明姝,奉茶。”

那明姝早已等候多時,奉上茶遞與孫招遠,仍是笑臉盈盈。孫招遠剛接茶,努依德便道:“真是不巧,本官突然有點要事,忘記辦了,明姝,你陪孫大人去院內走走,我去處理公務,一會便回。”

明姝答道:“是,爹,我一定好生款待孫大人,以儘地主之誼。”

說完,努依德便向孫招遠告辭去了。明姝看努依德走了,便不再叫孫招遠大人,便笑道:“我瞧你樣子,年紀應和我相仿,我便不叫你大人,便叫你招遠吧,這樣顯得親近些,不然好生拘束。”

孫招遠道:“你要叫什麼便叫什麼,反正我不當差之時,也是個普通少年。”

明姝問道:“招遠,你貴為狀元,那你看這內院,能否看出有何深意?”

孫招遠仔細將院子看了半天,隻見庭院深深,水波盪蕩,雖是甚美,卻看得毫無頭緒,道:“這院子修得堪稱大家之作,可是招遠眼拙,實在看不出有何深意。”

明姝道:“連狀元都看不出來,我這天乾地支,太極兩儀之作,真真是無人能解了。”

孫招遠驚道:“這院子是你作的?”

明姝道:“雖不是我修的,但是構思設計,卻是出自我之手。四年前,我十四歲,甚是喜歡陰陽易經之學,便央求家爺將自家宅子,重新翻新。我將想法畫在紙上,家爺派了能工巧匠,按圖製作,便有了今天這個宅子。”

孫招遠又看了內院,果然有些陰陽吐納之氣,隻是自己從未看過陰陽學說,認為此乃旁門外道,不過是誤人子弟之言。這次聽明姝如此講,便來了興趣,問道:“這宅子有何深意?”

明姝道:“你看這兩個大池塘,像什麼?”

孫招遠道:“像兩個眼睛。”

明姝道:“那左右池塘上的兩個亭子呢?”

孫招遠道:“像兩隻眼珠。”

明姝道:“這個院子呢?”

孫招遠道:“像個大圓。”

明姝道:“那這些廊橋呢?”

孫招遠:“不像什麼,想來隻是為了方便往來之意。”

明姝道:“你果然是個不懂陰陽易經之人。這院子,哪是什麼眼睛眼珠,此乃太極八卦,陰陽兩儀,四柱八相之格局。”

孫招遠再細細看這院子,池塘似乎是太極兩元,亭子似乎是兩儀,廊橋似乎是四柱八相聯通,院子這個大圓,便是太極圓。冇有人道破,是絕對看不出這其中深意的。

孫招遠甚是不解,問道:“為何要將這院子做成這個樣子,莫不是有什麼講究?”

明珠笑道:“那是當然。你來之時,可發現我家大門大路有何不妥?”

孫招遠想了半天,道:“隻覺得大門甚寬,大路甚闊,其餘冇有什麼特彆之處。”

明姝道:“冇有陰陽學問之人,皆不知我家宅子,是個好壞皆是極端的在處。門口那條大路,到我家門口便戛然而止,是為斷頭路。路為水,水路斷頭,必將所斷之處,衝出缺口。我家格局也是如此,路之煞氣,會沖毀家業。可是這個宅子,又生在皇城正東,是為紫氣東來,後門臨河,被河灣環繞,為風水極佳之地,極福極貴。所以我努家,雖家大業大,但所成之業,每步走來,皆是艱辛,就是因為門口大路所致。”

孫招遠道:“以努家權勢,將門口之路改了,也不是什麼難事。”

明姝道:“那也不看看住在這附近的都是何人?這邊離皇城甚近,住的都是達官貴人。王爺駙馬,皆住在附近,若是改路,不是損了其他人的風水,我努家雖然位高權重,可又不是天子,說一不二,那些王爺駙馬,也是不能得罪的。”

孫招遠道:“所以你便改了庭院風水?”

明姝道:“不錯,我便取了太極兩儀,吞吐斷頭路之煞氣,通過天圓地方,吐故納新,再由兩儀循環,四柱八相承納,散儘煞氣,所以此路煞方能得解。自此之後,我努家乃得以不再艱辛,家道穩定,無以往經常命懸一線之事。”

孫招遠道:“那怎麼不能將努克紮大人之病化解?”

明姝道:“壽命乃是天定,我實在不知,有何法可改。”

孫招遠道:“想不到你一介女流,小小年紀,居然有此大才,果然是功勳之後。”

明姝道:“所以一般之人,皆不得入我之眼。好多後起之秀,我看他們隻是熟讀詩書而已,卻冇有什麼大才。不像招遠,乃是有機變之人,我已聽聞招遠之事,甚是奇思之人,見到本人,原是個眉清目秀的公子,想是人人喜愛。難怪年歲還小,便已成家,想是夫人怕你跑了,強行逼婚也是有的。”

孫招遠道:“這倒不是,我遇見我夫人也是上天眷顧,方有緣分。”

明姝道:“能成為招遠正室真是好生羨慕。若是能遇見像招遠這樣的才子,我便是做個妾室,也是心甘的。”

明姝說完,看孫招遠額頭走出了汗,便拿了手絹,給孫招遠擦拭。孫招遠雖是覺得有點奇怪,但是也未拒絕。

過了一個時辰,努依德見差不多了,便回來找孫招遠,天南地北的吹些散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