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重要派係首領發表強烈不滿和反對,底下官員自然也個個跳出來表達不滿。這次圖錄臘黨羽想將所有好處抹乾吃儘,他們更是不能同意。朝堂之上,瞬間吵成了一鍋亂粥。

炎帝在堂上露出一絲笑容,知道錢真所奏,現在可以直接駁回了。又聽那朝上吵了好半天,方纔揚了揚手,做了下壓手勢。所有官員便停止爭吵,聽炎帝說話。

炎帝道:“此次努大人去世,確實讓朕好生心痛,國家失此棟梁,是社稷一大損失。可是眾位大臣,不是在此危急時刻,積極為朕分憂,卻為誰能加官進爵而吵個不休,朕實感心痛。你們也不必再吵,此事朕已知道,最近朕思考如何空缺補位,再召集各位大臣進行商議。”

眾大臣皆口呼萬歲,便跪安了。

散會後,不停有官員想套孫招遠的話,知道皇上選人心意。連那金德哈,也在散會後,單獨悄悄來辦事處所見孫招遠,道:“孫大人,最近在忙何事?”

孫招遠見金德哈來了,趕緊拱手道:“老師,什麼樣的好風把你吹過來了?你有事,讓我去找老師便好,何煩老師親自前來。”

金德哈道:“我也是順路過來,想想我們許久冇有單獨說話,便來看看你,看你在忙什麼?”

孫招遠立時聽出金德哈假借問孫招遠忙什麼來打探皇上動向訊息的。孫招遠在皇上跟前行走,他忙的,不就是天子忙的?

孫招遠道:“讓老師掛心了。最近也冇有忙什麼,不過是替皇上做些小事,遞交官員名冊,或是寫些詔書。”孫招遠不動聲色間,便把天子正在檢視百官名冊這個重要資訊遞話給了金德哈,若是其餘人等,可能都不明白他兩談話有何玄機。

金德哈道:“這些差事,雖是小事,卻也馬虎不得,那些官員名冊,更是重要資料,可要好生保管。”

孫招遠道:“那是自然,隻是不知何故,禮部尚書和工部尚書那頁書紙,塗得多了,有些破損,可能要重新更換。”

金德哈馬上明白天子可能要動禮部尚書和工部尚書,便道:“皇上經常翻閱的名冊,自當小心,不要破損了。”

金德哈又和孫招遠聊了其他瑣碎事情,便走了。

回家後,金德哈思忖一晚:“那禮部尚書是我的人,工部尚書是努克紮勢力,這兩個會要如何動呢?”想了一晚,終是無甚頭緒。

等了幾日,也不見炎帝再提此事。

那努依德又邀孫招遠來府上一坐。閒話了會兒,努依德突然正色道:“想來孫招遠也與我努府相識許久了,不知對努府上下如何看待?”

孫招遠拱手道:“努府乃是大富大貴之家,府中上下,皆是難得的才子佳人,良夫慧婦,我能認識此等人家,真是三生有幸。”

努依德眯了眼睛,笑道:“既然你對我府也有好感,我便不妨直說了。長女努明姝,自從見了你後,甚是喜歡,私底央求我要經常帶你到府上來玩,好認識你這才高八鬥學富五車的當世人傑。越和你相交,越覺得你是個值得托付之人。她也私下和我說過,知你是已有家室之人,但即使這樣,她也願意做個妾室,隻要能和你在一起共度餘生。所以,雖自古以來,皆是男方求娶,怎奈,小女對你甚是傾心,我便自作主張,違背常理,向你提及此事,若是能與你家結個良緣,小女也有個良人可托,而我努家積攢的朝廷權勢,也可助你未來前程,一路亨通。”

孫招遠心道:“對於一般官宦之家,有個三妻四妾甚是正常之事。而這努府嫡出長女,甚至願意做個妾室,真真是對我的極大抬舉。隻是我已答應了餘音喬,今生好生對她,不再有二心。可是現今情形,這努府已經自降身價,委屈如此,若是不答應,傳了出去,這努府上下如何做人?這努依德還不當此事為奇恥大辱以後要除我才能後快?可答應了,喬喬那邊定然要吵鬨休她,到時,我也難自處。當下之計,先拖著看看,也不拂了努家臉麵。”

孫招遠拱手道:“我乃青丘州人士,當地有個習俗,娶妾之前,正室必須要有子嗣,不然會不利子孫後代。所以此事,能否讓我回去修書與家父商議,再回覆努大人?”

努依德聽聞,皺了皺眉頭,道:“既然如此,那就等你訊息。”

孫招遠回了家,因這件事,堵在心中,冇有半點解法,便心不在焉。餘音喬看他悶悶不樂,也不說話,便小心問他:“何事如此心焦?難不成天子嫌你當差當得不好,要格你的職。”

孫招遠默默不作聲。餘音喬道:“為何不告訴我?有什麼是我不能知道的嗎?你可還當我是你的妻子?”

孫招遠看這個情形,心知此事確實無法破解,隻能道:“我遇到個實在不知如何處理之事,在我與你說之前,你得應允我,必不能生氣。”

餘音喬道:“何事會惹我生氣?”

孫招遠道:“你先應允我,我再說與你聽。”

餘音喬道:“那好,我便應允你。”

孫招遠便將事情前因後果,並那厲害關係一一告與餘音喬。

餘音喬聽完,臉色鐵青。孫招遠一看不好,便趕緊上前哄她。

餘音喬一把推開孫招遠,道:“既然如此,你便趕緊與那努家結成親家,一來你又不得罪他,二來你正好可以借他家能力,助你升官發財,豈不美哉?”

孫招遠慌忙道:“我並冇有這個意思。你剛纔已經說好不生氣的。”

餘音喬冷笑道:“我就不能反悔嗎?”

孫招遠道:“姑奶奶,我真的是半點要與那努明姝相好的心都冇有,她是個大家閨秀,平時繁文縟節特彆的多,你又知道,我平生隻好有趣之人,若是和此人在一起,不是好冇意思。我這生,可是隻願和你一起的,若是你不願我娶她,我定然不娶的,你要是不相信,我現在就修書給努家,推了這個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