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帝道:“圖錄臘大人,人要曆練,方成大器,不曆練怎會得擔重任,假以時日,鄧換誠定能成為朝廷軍事棟梁。而吳必起,為人一向忠義,在京城有口皆碑。想那年,朕去狩獵,馬奔得太快,朕也隻顧追鹿,不想後邊侍衛冇有追上,這時遇到大熊,馬被驚了,朕不下心墜了馬,是吳必起追身護駕,與大熊搏鬥,救了朕一命。所以朕從不懷疑吳必起保朕周全忠心。這兩個官員定奪,不必再說。朕心意已決。”

圖錄臘無法,還未做好逼宮準備,也不敢立馬逼宮,便隻得默默不再做聲。

其餘被點名官員,卻都心滿意足。

炎帝天子,巧借棋勢,掌弄人心,成功化解圖錄臘手中兵權,行事卻不刻意,讓圖錄臘警覺,真謂神來之筆。

最後炎帝提到孫招遠,道:“孫招遠孫編撰,已在朕身邊行走數月,當得好差,辦得好事,朕也藉此機會,提拔一下,宣朕旨意,孫招遠提為五品翰林院侍讀,兼九門步軍校,主責還是在朕身邊行走,也順道跟著九門提督吳必起曆練一下。其餘榜眼、探花、庶吉士,朕對你們也大有期望,朕親點了三十個庶吉士,可謂我聶耳族建朝來,人數最多一科。選為庶吉士,便可位列朝會,待到有了功績,有了空缺,便可提拔。你們也好生為朕當差,以孫招遠為榜樣,若是當差當得好,朕一樣提拔,天朝有天朝氣象,有天朝朝風,汝等皆要儘力,朕自當委以重任。”

其餘榜眼、探花、庶吉士皆下跪,口呼萬歲。各個摩拳擦掌,準備乾一番功績。

孫招遠心道:“天子此來也是有一番深意,一來獎我昨日冒死將秘密告訴於他,他提拔我以示恩寵,這是我和他之間秘密,他也不會明說,二來他是想讓我滲入京州城內城防,安插一個眼線,怕有人再生異心,三來把我立做榜樣,激勵那些士子好生表現,告訴他們天子要任用青年才俊,用他們來掌控朝局,讓他們大膽辦差,事情辦好,自會有賞,這些士子,都是白紙,冇有任何派係淵源,天子用起來,纔會放心。”

今日,朝臣皆開心散了朝會,唯有圖錄臘心事重重,想必是炎帝已然破壞了他心中逼宮打算。

由於炎帝行事過於巧妙,圖錄臘還未覺密謀之事已然敗露。圖錄臘一黨散朝後前往圖錄臘家中,恭賀他榮登第一機要大臣之位,卻不知,炎帝已秘密將所有道賀之人,派密探記下姓名。

孫招遠今日也早早回家,一進門,餘音喬便衝了過來,一把將他抱住,原是已有人將他升官之事報給了她。

餘音喬放開孫招遠,又在原地轉了兩個圈,道:“相公,你莫不是天上神仙托世,不然怎會如此厲害,莫說見,就是聽都冇聽過。想那些科舉再厲害的士子,哪個能幾月時間就升官。”

孫招遠道:“喬喬,先莫高興,朝廷行走,福禍相依,此次升官,不知是福是禍,你又不是不知,那些被砍頭一品二品大員,哪個死前不是風光無兩,可最終,隻見他高樓起,隻見他樓塌了。”

餘音喬聽孫招遠口氣,並不高興,便將欣喜之情壓了一壓。她哪知,孫招遠如今在朝堂,危機四伏,稍有不慎,便會粉身碎骨。

餘音喬道:“是不是辦差之時遇到了什麼棘手之事?”

孫招遠想來這些凶險之事,告訴餘音喬也於事無補,隻說了其他事情岔開。

到晚上時分,孫招遠出了趟門。回家之時,在外聽家中人聲鼎沸,推門一看,原是朝中一些官員,走完大官宴席,便到他家給他賀喜,每人手中都提了禮盒。

餘音喬正端茶招待來客,看他進來,趕緊問他如何處置。那些官員見他回家,紛紛湧上前來,口中賀喜,奉上禮盒。

這孫招遠被架在火上,收禮也不是,不收禮也不是。若是收禮,不是又給其他人把柄,回頭奏他一個貪汙受賄,他如何自處?炎帝才把奏他爹收受財物之事壓下,又被人奏,他孫招遠在炎帝眼中將成何體統?定把他當個見錢眼開的宵小之徒,再出事情,如何自保?但若是不收,這二三十個官員,雖不是什麼大官,卻在朝中也是股勢力,彆個前來道喜,你孫招遠連禮都不收,那這些人等還不在背後說你是個孤傲之徒,整個朝廷道你是個異類之徒,還如何當差辦事?

孫招遠突然有了主意,拱手道:“勞煩各位,這麼晚還親自到我府上,恭賀我升官之事,為記各位厚恩,我這就準備紙筆,將各位所送禮物做個名冊,登記在上,各位也簽個名,日後若是能幫助各位,自然就記著各位情誼了。”

孫招遠心道:“既然不收,定會被人記恨,從而暗中中傷,斷我朝廷之路,那還不如收。既然要收,就把你們和我綁在一起,你們送了什麼,我一一記著,再讓你們簽名畫押,若是有人告發,我就把名冊拿出,大家一起下水,看你們誰敢捨得一生剮,與人密謀害我。”

那些官員麵麵相覷,又看那孫招遠說的誠懇,無甚不妥,皆道:“既然孫大人要記住我等情誼,那也是我等榮幸,自當將名字簽於冊上。”

一個個將名字簽了。孫招遠又陪著說了會兒閒話,方纔散去,各自打道回府。

人走後,孫招遠對餘音喬道:“喬喬,以後但凡有人趁我不在家時,送上禮物,務必回答,這是男人事情,女人做不了主,婉言謝絕。我現在身在朝廷,一定不能讓人拿的把柄,不然隻怕飛來橫禍。”

餘音喬道:“這我早知道,之前在永安州,你是不收賀禮的,我都記著。所以剛纔那些官員,有些等不到你,想先把賀禮放下,我都冇有答應。”

孫招遠道:“喬喬,你真是聰慧。”說完便將餘音喬摟在懷裡,兩個人耍鬨了一番,方纔洗漱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