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騎馬並行,金飛道:“識得弟弟這麼幾天,不知弟弟還知些史實。”

孫招遠道:“弟弟以前也讀過幾本書,知些典故,像楊雲將軍這樣的大英雄,豈有不知之理,想當年,楊將軍英雄年少時,隻率二百人,孤軍深入敵後,殺聶耳族人千餘人,斬首聶耳族外戚,這等威風,縱觀曆史,隻有寥寥幾人可以媲美。”

金飛道:“這個事情,我可從未聽說,我隻知,當年若不是奸臣張自美用尚方寶劍將楊將軍斬首,聶耳族狼軍絕不敢進犯中原。”

孫招遠道:“哥哥稍安勿躁,等弟弟慢慢道來。楊雲將軍原是江州人,父親早逝。舅舅是前朝進士,官至佈政使,家境優渥。楊將軍卻偏不好四書五經,成天喜好鑽研兵法。楊將軍伯父、海州百戶去世,膝下無子,楊將軍便世襲其百戶之爵。不久,鹿速國遭聶耳族襲擊,烏山州巡撫王化貞,派楊將軍前去援助鹿速國,帶了二百人,乘四艘船自烏山州出發。”

薑富貴道:“這二百人,有何能耐,竟然能立大功?”

孫招遠道:“其實王化貞此舉,是接到聖旨,做做樣子,並不打算真心馳援鹿速國,偏生領兵之人是楊雲,楊雲帶領這二百好漢在海上航行兩月有餘,行程兩千海裡,在鹿速國悄悄登陸上岸,聯絡鎮江堡內應,知那裡兵力大概一千餘人,五倍於己,不可強攻,要使調虎離山之計,便派二十人去鎮江周邊放火,造謠言有人叛亂,誘使聶耳族外戚佟養真派出鎮江堡主力前去平叛,鎮江立時城防空虛,破綻大開,隨即派五十人持火把弓箭埋伏於樹林,以防敵軍回援,親率剩餘好漢乘夜攻打鎮江堡。鎮江內應裡應外合,兵不血刃,殺敵三百,斬首佟養真及其家丁,剩餘聶耳族之兵,回程後皆被殺死。”

薑富貴道:“好生厲害。”

孫招遠繼續道:“楊雲悉心經營數十年,在聶耳族後方到處安插內應,提供情報,皆用此計,連戰連捷,斬首共計五千餘人,擁兵也近五千人。要知彼時聶耳族大軍不過十萬。聶耳族貴帝見這個眼中釘,便親率大軍來戰,楊雲將軍知不能力爭,也知聶耳族人不善海戰,便據守黃島,由烏山州用船運送糧草物資,騷擾聶耳族後方,使其不敢強攻中原,黃島漸成貴帝心病。”

薑富貴道:“這楊將軍,可真能相機行事。”

孫招遠道:“自古名將,皆善用地形地勢,待天時地利一舉擊敵。楊將軍牽掣聶耳族,居功至偉,前朝仁帝天子授其尚方寶劍,節製一方,若有不聽號令者,可先斬後奏。前朝尊文貶武,加之楊雲是個不懂官場之人,從不巴結朝中高官,也不去管什麼冰敬碳敬,隻知一心為民,卻不知,官場險惡,你不孝敬我,便是異己,朝廷群臣對其猜忌防範,群起攻擊。皆被仁帝天子一一化解。此時張自美升任烏山州巡撫,張自美乃是進士出身,文官造化,此人誌大才疏,無半點軍事才能,倒是拍馬屁拿手,給仁帝修了無數生祠。張自美在朝野時,便聽聞楊將軍名聲,深為嫉恨,文官將領,隻會躲在城牆後麵放炮,卻看不上楊將軍深入敵後的謀略。張自美聯絡朝中文官攻擊楊將軍浪費糧餉,而烏山州的錢糧逐漸不能按時運到,楊將軍逐漸掣肘於人,貪汙糧餉和猜忌武將是文官士大夫們拿手好戲,卻硬是對武將顛倒黑白,調轉乾坤,楊將軍深入敵後、孤懸海外,糧餉不足,隻能龜縮黃島,以待時機。”

薑富貴道:“那天子呢?天子不知楊將軍情況,不給他糧食嗎?”

孫招遠道:“朝中眾人眾口鑠金,天子也不知因果,下書譴責楊將軍按兵不動。”

薑富貴道:“奶奶的,明明是朝廷不給糧食,冇有糧食怎麼打仗?卻被誣陷故意而為。”

孫招遠道:“顛倒前因後果不正是朝廷黨派之爭的暗器嗎?兵部甚至上書說道楊雲糧餉充裕,請朝廷減少糧餉。朝廷高官督促楊雲主動出戰聶耳族,聶耳族、楊雲兩敗俱傷,是朝廷文官想要結局,隻因那楊雲出身行伍,卻手持尚方寶劍,違背前朝祖帝定下“以文製武”的祖製。楊雲卻堅持不出戰。張自美一計不成、又生一計。派遣親信造謠天子下旨讓楊雲手下軍士移至烏山州。楊雲緊急帶兵攔截,隨即上書仁帝天子奏請嚴查,張自美親信被處斬。事已至此,楊雲在官場再無文官敢幫,否則便是與天下文官為敵。仁帝天子因為烏山州戰事緊要,倚重張自美,也授其尚方寶劍,可行先斬後奏之事。有了尚方寶劍在手,張自美決定殺掉楊雲。張自美以閱兵為由,前去黃島,楊雲設宴與張自美喝酒,張自美道:將軍已離家幾十載,不若我奏請聖上,讓將軍封爵列侯,榮歸故裡。楊雲,心繫百姓,回道:離家太久,心內甚是想念,但烏山州之事,隻有我能掣肘,待大破聶耳族之時,我再歸鄉。張自美見楊雲心意甚決,便讓埋伏帳外參將率兵入內,擒住楊雲,張自美列數楊雲罪名,這些罪名,或是莫須有,或是不得已而為之之事,楊雲與其爭辯,張自美厲聲斥責,拿出尚方寶劍,將楊雲斬殺。至此,一代名將隕落。正是少了楊將軍的牽掣,聶耳族貴帝後來長驅直入,入住天下,禍起於此。”

世人隻道楊雲與張自美意見不合,導致張自美忍痛殺之,卻不知朝廷爭鬥,爾虞我詐,你死我亡。那楊雲隻知道拯救小民於水火,但有小民活不下去,被逼逃難,楊雲便開島接納,一心為民,卻落個身首異處之慘狀。

悲哉哀哉!

薑富貴道:“後來張自美不是也被仁帝殺了嗎?真是天道好輪迴。”

孫招遠道:“是也是也!這天下之事,便是如此因果循環。那張自美殺了楊雲,聶耳族貴帝了卻一樁心內大事。過不多久,便親率騎兵,繞開張自美鎮守關隘,直逼京州城下,沿途燒殺搶掠,無惡不作,前朝之地,淪為焦土。”

陸大強道:“那張自美領兵十萬,鐵騎萬餘,聶耳族貴帝在他關隘經過,他竟然冇有膽量攔截。”

孫招遠道:“張自美言過其實,善於偽裝,自知斤兩,雖為巡撫總督,卻不過仗著關隘要地,守著城池,讓他出城破敵,他自是萬萬不敢,便眼看著前朝土地淪陷,毫無作為。百姓啼哭,也裝作不見。仁帝自知所托非人,更惱怒他殺了楊將軍,便下旨捉拿,問罪處斬。想那張自美死之前,是否在想,若是楊雲在生,自己必無今日之禍。”

果然天道輪迴,因果報應!

三人聽得受益匪淺,金飛心內想,此子真是博聞強識,學識過人,便拱手道:“今日受教,原來在家,隻聽聞一些粗淺傳聞,經常前後矛盾,不知所雲,今日孫賢弟悉心授教,如醍醐灌頂,終知前後因果,真想叫孫賢弟一聲先生老師,若是有什麼可貴知識,但求不吝賜教,我們兄弟三人,乃草莽浪人,雖都還讀過幾年學塾,平時隻好舞槍弄棒,孫先生若是平日裡,教授些有用之道,讓我幾個兄弟增長見識,日後我等行走江湖,更是如虎添翼,若是不嫌棄,我等三人找個地方,好生敬先生一杯,送些拜師禮物,正式拜在門下,以後先生日常瑣事,交給我等料理即可,先生意下如何?”

孫招遠心道,我之前做那些老師可是受夠了的。本來就隻是個二八少年,一些五六十歲的老翁也叫我先生老師,我雖然好和人探討交流,不過是因為有趣而已,真要做個老成樣子,那就好冇意思。

孫招遠隨即道:“你可知兄弟之間,不可違背了長幼,我們一見如故,我心內早當幾位為我哥哥,若是要當幾位為我學生,我可是坐立不安,如坐鍼氈。切不可為之,否則我隻好告辭,方得內心安寧。”

金飛道:“既如此,我便不必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