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力喜已然做好打算,聽聞此言,答道:“提督放心,末將對這聶耳族兵營十分熟悉,誰人儘忠職守,末將瞭然於胸,今日便可將名冊列出,呈交提督,嘉獎重用。”

呼盧赤聽這二人言語,起了疑心,吳必起未讓他列名錄,那這幫破格提拔將領,定不是他自己人。按照常理,這軍營官職是個定數,有人提拔,定有人會被降職,那被降職軍士,定是呼盧赤部將。呼盧赤當即冷笑,哼了一聲,道:“提督此舉有些欠妥。提督初來乍到,情況完全不知,就貿然提拔,萬一所選非人,不是打了提督自己臉麵?還有,有人提拔,不就有人降職使用?提督一來就將這些軍士降職,怕會寒了這兵營軍士之心。”

吳必起道:“呼總兵休慌。若是提拔上來之人非儘忠軍士,也會留有後手,將其打回原職,這並不打我臉麵,我唯有一個忠心,無需留有什麼臉麵。其次,本提督也說了,本次是破格提拔,即在原有軍士編製之外,增添軍士之位,原來軍職不受影響,請各位軍士大可放心。”

呼盧赤手下那些軍士,聽到吳必起如此言語,便皆放下擔憂之心,不再對抗,這些害群之馬,本就是群貪錢之輩,隻要能保住軍俸,其他事情也就不管不顧,隨他去了。

吳必起這兩招,讓呼盧赤頓失警惕。呼盧赤心道:“隻要我手下得以保全,暫時隱忍讓努隆做大,待得吳必起被圖錄臘大人運作調走,我再討要回來,也是可以的,何必在此與其針鋒相對,想來必是我吃虧,不如放手讓他去鬨。”

想得倒好,隻怕這次,呼盧赤再難討要回來一點便宜。

待得過了晚飯時分,那多力喜已將擬提拔軍士名冊,儘皆寫好,交與吳必起。吳必起見四下無人,悄聲問道:“這些人是否可靠?”

多力喜道:“提督放心,這些人等與我出生入死,隻要我一聲號令,皆可衝鋒陷陣,無所畏懼。”

吳必起道:“好!好極!事不宜遲,明日本提督就奏請聖上,按計行事。”

吳必起於次日將提拔名冊在朝上奏於炎帝,炎帝本想不待其餘官員表態,當場就批,結果圖錄臘甚是警覺,心知此事會威脅他掌控步兵統領衙門大營,便在朝上,直接表態反對此事,道:“如此破格之事,我聶耳族建朝幾十載,從未出現,有悖常理。臣認為還是先聽取大臣意見,方纔是好。”

炎帝道:“有何意見?速速奏來。”

有了圖錄臘起頭,吏部尚書錢真奏道:“啟奏聖上,按照聶耳族律例,不論文官武將,編製都已固定。這步兵統領衙門,編製爲兵員兩萬,軍校四十人,總兵兩人,如此製度已傳幾十載,倘若更改,突然增加軍校人數,怕是不利於全國武官之心,這步兵統領衙門軍校人數增得,那各州武將人數能不能增得?若是各州都增了武將人數,朝廷哪有這麼多糧餉供給?此事乃是牽一髮動全身之事,請聖上三思。”

戶部尚書蘇哲勳也奏道:“倘若各州都增加武將人數,對於朝廷開銷而言,甚是有些吃不消。一個武將軍俸開銷能抵二十個兵員,全國若是增了一千個軍校人員,則不啻於增加兩萬人大軍花費。此時對戶部而言,已無多餘銀子增這軍校人數。”

孫招遠心道:“這是典型以一推十的小小伎倆。天子隻想增添步兵統領衙門軍校人數,你們就擴大說全**校人數也要增加,混淆視聽,抱在一起,予以阻礙。隻是要害部門都在反對,天子若是強製推舉此事,怕也會落人口舌,且看炎帝如何應對。”

炎帝認真聽了官員陳奏,沉思片刻,道:“你們言之有理,有理有據,當下朝廷到處都有用錢之地,銀子省著花,這是極好的,朕心甚慰。朕便依各位大臣之言,暫不增添步兵統領衙門正式軍校。為讚許九門提督吳必起所奏,獎賞忠勇之士,朕決定將所列之人,皆賞銀一百兩,給個不在編製的後備軍校之職,軍俸不變,若是有軍校空缺,首先由後備軍校接任,如此便可節省軍費,又不讓忠勇之士失望。”

圖錄臘等人認為炎帝此意對其雖有威脅,可是軍校空缺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替補。後期若有變動,再見招拆招,此時炎帝已退了一大步,再不依不饒,不占理的就是自己。

滿朝文武皆跪奏道:“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那吳必起看到這樣結局,頓時明白了炎帝之意,已然爭取到了一個有利棋勢,就看他吳必起如何運作。吳必起和孫招遠下了朝,便奔到了步兵統領衙門。

孫招遠將天子旨意宣讀後,吳必起道:“這是聖上旨意,一來,一百兩賞給各位,以前忠心,以後更要護主,二來,向各位後備軍校道賀,雖然軍俸不變,但是後備軍校,也有軍校頭銜,自該擔當重任。來呀,所有軍校聽令。”

在場所有人都道:“聽令。”呼盧赤及他手下軍校雖也不情願,但也隻能聽令。

吳必起道:“現在步兵統領衙門所有軍校加後備軍校,已達八十人,增了一倍,不管軍校還是後備軍校,在本提督眼裡,都是一樣重要軍官武將,所以本提督現在將兩萬兵員,分為八十小營,每一軍校,負責一營共計二百五十兵員。孫招遠軍校雖是兼任軍校,但也不影響帶兵,隻是平常訓練,交由多力喜總兵親自調教,有需要時,再由孫軍校親自指揮。”

說完,便將聶耳族兵員,一一分給八十軍校,呼盧赤及手下軍士,隻分到五千兵員,且多是老弱之兵,戰力極弱。其餘一萬五千精兵,皆分給了多力喜一派。呼盧赤現在低人一級,步兵統領衙門內所有事務,都是吳必起說了頂用,他又是粗人一個,不知如何應對,便出了衙門,來報圖錄臘,以求圖錄臘相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