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錄臘聞言,將手中茶杯摔碎在地,這還了得。立即帶了府中兵士,直奔步兵統領衙門。

見了吳必起,圖錄臘怒道:“好你個膽大的吳必起,聖上隻說這些是後備軍校,怎到了你這裡,變成了真正軍校,還將兵員給這些人管,你曲解聖意,還不快快恢複了原有編製,否則不要怪本官對你不起。”

吳必起道:“圖錄臘大人,怎會突然到本提督統領的步兵衙門?至於圖錄臘大人所說的兵員管理事務,按照聶耳族慣例,本就是本提督所轄職權,若是有不妥之處,就在朝堂上審議,由聖上定奪,不需親自到此地,操勞這些瑣碎小事。”

圖錄臘道:“這是國家用兵大事,本官作為第一機要大臣,不可不察,不可不管,今日本官就命你即刻恢複原有兵製,否則今日本官饒你不得。”

吳必起道:“圖錄臘大人,本提督與你同朝為官,卻不知圖錄臘大人手中有何職權可以饒一個二品大員不得,想是有前朝尚方寶劍,可以先斬後奏,隻是不知尚方寶劍,聖上認得不認得,也是個未知之數。”

圖錄臘被嗆,怎能咽得下這口氣。那圖錄臘本就是血裡去、火裡來的悍將,雖極度傲慢,卻也是粗中有細之人,否則也不能登上如此高位。

圖錄臘尋思道:“吳必起官至二品,手握九門城防要職,我今日自不能將其斬殺,否則於律例不符,再是個權傾朝野之人,隻怕也會落得天下人皆喊打喊殺之絕境。雖不可殺之,但可辱之,當著在場軍校之麵,掃了他的威風,滅了他的氣焰,這九門提督便冇有了威信,令不通,命不達,呼盧赤纔有挽回餘地。”

圖錄臘令道:“來人,速速將這以下犯上之人抓住,幾個大嘴巴子將他抽醒,看他還敢不敢頂撞本官。”

說完,圖錄臘府中貼身護衛就來抓那吳必起,吳必起喝道:“你們怎敢如此,來人,多力喜,速速將除圖錄臘外的所有人等繳械,在統領步兵衙門,輪不到他人發號施令。”

多力喜立時帶了所屬軍校站在吳必起前麵,拔出手中佩刀。多力喜橫眉怒對來犯兵士,道:“今日我看誰敢動提督一下,誰就躺著出這個衙門。”

看到多力喜出手,呼盧赤也立馬率領自己軍校出手,要和多力喜的軍校大打出手。

兩夥人皆拔刀對峙。

圖錄臘此時撥開兵士,走到多力喜麵前道:“大膽,要是本官親自動手教訓這漢人提督,你多力喜,作為聶耳族將領,也要讓本官躺著出衙門嗎?”

那圖錄臘是戰場出來的大員,這步兵統領衙門聶耳族軍士很多也是當年圖錄臘手下,這圖錄臘又拿聶耳族立場來壓多力喜,多力喜自然不知該如何應對。圖錄臘天生神力,一把推開了多力喜,直取吳必起。

孫招遠此時大喊一聲:“圖錄臘大人休得無理。”

圖錄臘回身,一看是孫招遠,便笑道:“孫大人現在是升了侍讀,成了聖上身邊的紅人,所以連本官也不放在眼裡了嗎?”

孫招遠道:“下官怎敢對圖錄臘大人無禮,隻是聖上給了一道密旨,要下官在步兵統領衙門出現混亂之時,宣與吳提督。”

原來孫招遠已將步兵統領衙門呼盧赤不悅吳必起任提督之事報與炎帝,也婉轉提醒炎帝是否要出個變招以防局勢失控。炎帝便秘密讓孫招遠擬了個聖旨,囑咐孫招遠在關鍵時刻將聖旨請出。

孫招遠說完,便從貼身衣袋中取出聖旨,道:“接聖旨。”

所有人皆下跪,連圖錄臘也不情不願跪在地上。孫招遠宣道:“奉天承運,天子詔曰:朕知步兵統領衙門軍士皆是有血性的聶耳族勇士,吳提督乃是漢將,聶耳族勇士未必會服你敬你,若是彆有用心之人煽動,對吳提督不敬或者釀成兵變,也是有的。朕現下聖旨一道與吳提督,若是有人膽敢冒犯步兵衙門,擾亂秩序,甚至圖謀不軌,朕不管他是何官何職,朕命你即刻率忠心兵士捉拿,查實後一律問斬。欽此。”

吳必起大聲道:“臣吳必起領旨,謝主隆恩。”

吳必起笑吟吟的站起,對圖錄臘道:“原是聖上已料得有人會不服本提督,藉機鬨事,隻是不想是圖錄臘大人親至。圖錄臘大人,聖旨在此,若是你再敢亂闖本提督這步兵衙門,本提督隻好依聖上旨意,將圖錄臘大人親自綁了,交由聖上處理。”

圖錄臘冇料到還有這麼一道密旨,哼了一聲,道:“吳必起,你這樣擾亂軍紀,目無王法,你就不怕全天下的官員一起參你奏你嗎?”

吳必起道:“本提督既然要忠心為主,早就將個人榮辱拋之腦後,若是有人要參我,且看聖上如何裁決就是。若聖上認為不妥,本提督自會聽命聖上。”

圖錄臘惡狠狠的道:“好你個吳必起,今天我算是認識你了。”

說完帶著府中兵士揚長去了。

圖錄臘縱橫官場幾十載,為官霸道,隻有他欺負人,怎能有人欺負他。今日雖冇有吃虧,可這吳必起頂撞他圖錄臘也足以讓他火冒三丈。圖錄臘回府召集圖爾勳、錢真、蘇哲勳、阿勳靈、隆必喜等心腹大臣在一起商議如何懲處吳必起以及如何重新奪回步兵統領衙門的主動權。

圖爾勳罵道:“真是豈有此理,這吳必起誰給他的膽子,竟敢對圖錄臘大人如此無禮,這個場子,勢必要找回來。”

錢真道:“如今炎帝對吳必起可謂信任有加,此時在朝堂之上直接攻擊他,炎帝必不肯怪罪於他,此事隻要看給事中石夢輝攻擊孫招遠一事,炎帝並不理睬便可見一般。炎帝年歲雖小,還是也算是個看得清的天子。走正路必是不行的。”

圖爾勳道:“那我們就走個野路。”

錢真道:“何謂野路?”

圖爾勳道:“之前我掌管步兵統領衙門七八年,底下那些軍士哪個不是我提拔上來的,就連那多力喜,也是我保他做的總兵。若是找個由頭,激起兵員嘩變,乘亂之中,打死那吳必起,便和我等冇有關係,到時,炎帝即使知道其中緣由,由於肇事者皆為聶耳族官兵,所謂法不責眾,尤其對聶耳族子弟天子更不能隨意處置,也隻能忍氣吞聲,不敢發作。圖錄臘大人和我到時再保一個心腹大臣,做這九門提督,則京城防務,又在我等掌握之中。”

圖爾勳說完,所有大臣都沉默,眾位大臣都在心中盤算此事風險。沉默良久,圖錄臘道:“此計可行,一來可讓天下群臣知我等厲害,二來也可趁此奪回城內防務,即使以後炎帝做了準備,隻要防務在我等手中,他必不敢過分處置。”

錢真道:“那要不要乘機也處置了那孫招遠?”

圖錄臘道:“這個孫侍讀,雖然現在人微言輕,在朝堂內並無根基,又得罪了努依德家族,被努依德出招彈劾其父,卻被炎帝偏袒,說明此人在炎帝心中有些地位,假以時日,便是我等心腹大患,再要除他,便不是易事了,這次,就連他一起剷除。”

幾人計議已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