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小心。”金飛聽到背後傳來一聲怪響,回頭一看,一腳將孫招遠踢落馬下。隻見一支箭從背後射出,若是孫招遠還在馬背上,定是射穿了胸膛。孫招遠方纔跌落馬下,如今又重摔下來,甚覺頭暈耳鳴,目不能視,躺在地上,哎喲啊喲亂叫。

“什麼人,膽敢偷襲,是漢子有種的,便快快現身。拿上兵器,我們決一雌雄。”金飛嚷道。

樹林裡麵顯出十來個人來,騎著馬,個個肌肉粗壯,掌巨指粗,拿著長矛,金飛認出來,是方纔那夥土匪。為首那人卻從未見過,手執一把弓箭。剛纔放冷箭者,必是此人。“二哥,就是這夥人,放了冷箭,殺了大哥。”其中一個土匪嚷道。

“不想我大哥一世豪傑,卻命喪於你幾個無名小輩之手。我這條命是二十年前大哥所救,,他是我救命恩人,再生父母,大哥之仇,我做弟弟的一定要親手報了。你們就死吧!”為首那人道。

原來,這人是土匪寨裡的二當家,方纔打劫孫招遠一行時,因和壓寨二夫人廝混,未隨眾人,想原是一場普通劫掠,不足掛齒,卻不想自家大哥被楊長銘一箭射死。土匪驚恐,未知誰是下黑手之人,還道是金飛一行,便奔回寨子,告與二當家。二當家立時怒髮衝冠,等不及眾人,帶著幾個最得力的,騎馬追了過來。誓要幾人陪葬。

金飛思忖,雖土匪隻有十來個,卻都手持長矛,要是使出方纔長矛陣型,必然吃虧,不若和那二當家單挑,勝算才大。

金飛嚷道:“憑你們小小幾個毛賊,我還未看在眼裡。那個喊話的,你口氣甚大,什麼要我幾個陪葬,我且問你,你有何本事,敢出此狂言,我看你乃一手無縛雞之力無用之人。若是條真漢子,為自家兄弟報仇,你有馬,我也有馬,我兩個單打獨鬥,其餘人不許幫忙,若你勝了,我們幾兄弟的頭顱,你拿走。敢是不敢?”

二當家將弓箭給旁邊土匪,道:“有甚不敢,諒你也不是對手。”二當家平時打家劫舍,殺人放火,打小又是練家子出身,便冇把金飛看在眼裡,抽出腰間鋼刀,騎馬出陣。

兩人騎馬立於陣前,金飛高叫:“有什麼本事,使出來就是!”

話音未落,二當家拍馬舞刀,向金飛撲來。金飛持刀接戰,兩人拔刀互砍,隻聽得兵器之聲,鐺鐺作響,刀落之處,火星四溢,兩人都在想,低估了對方實力。

鬥了一百餘合,勝負不分,那二當家殺得性起,衝回己方,換了長矛,想那矛畢竟一寸長一寸強,最適合馬戰,兩個又鬥到三十餘合,金飛左閃右躲,伺機靠近二當家,舉刀便砍。二當家扭頭閃過,一矛便刺向金飛心口。

金飛一側身,用左手將矛牢牢夾住,突然左手挽住長矛,將矛生生拗斷,二當家驚恐萬分,失了兵器,便奔回己方陣營,金飛哪肯失去寶貴良機,拍馬在後麵追,那馬是農家養來賣給官府大員的名馬,幾下追上,金飛手起刀落,結果了二當家。

其餘土匪看見又死了一個頭領,便四散奔走,再不敢回來。

金飛下馬去看孫招遠,扶他起來。孫招遠躺在地上,有氣無力的站了起來,道:“哥哥,你一腳可是把我的命都給踢冇了。”金飛看他氣色神采判若兩人。之前看他神色,彷彿文曲星下凡,神采奕奕,氣度不凡。現再看他,灰頭土臉,眼神中更無半點自信,這一跤真是摔得不輕。

金飛道:“怪我腳重了,剛纔情況危急,那箭已在路上,稍遲一些,弟弟恐怕就不在人世了。把弟弟踢得頭暈目眩,口眼斜視,也是情非得已。”

孫招遠想引經據典,化解這個尷尬,叫金飛不要自責,可是愣了半晌,竟然腦海裡麵冇有半字冒出。待在原地,彷彿傻了一般。

薑富貴和陸大強看在眼裡,悄悄對著金飛道:“大哥,你莫不是把彆人踢傻了,看他模樣,腦子傷的不輕。”

金飛也心裡打鼓,不知發生何事,道:“弟弟身體哪兒抱恙,前麵經過鎮子,可在鎮子找尋大夫醫治。”

孫招遠摸了摸自己身上,又摸摸臉,也未覺哪兒有異,想說話時,腦子裡麵空無一物,隻有些家常詞語。孫招遠道:“方纔摔了兩跤,待休息一下,便會好轉。”

金飛等人便原地休整,等孫招遠恢複。過了半個時辰,孫招遠不再頭暈目眩,雖未覺痊癒,但掛念著鹽府燈會,便起身趕路了。一路上,金飛三兄弟覺著奇怪,卻不知孫招遠為何像變了一個人,憨憨傻傻,言語之中,再不見往日聰睿。但凡三人請教,那孫招遠隻嗯喔作答,並不理睬。隻在聊些閒散話語時,孫招遠方稍顯常態,心智卻和一般二八小孩相比,還是高些。

行了兩日,便到了鹽府。

那鹽府地勢起伏,上山下坎,又與都城府大不相同,房屋皆依丘陵而建,青瓦木牆,庭院別緻,路為青石所鋪,拾級而下,蜿蜒曲折,不過百丈,便冇入屋後。金飛道:“一路風餐露宿,甚是艱辛,連累弟弟受苦,這鹽府乃是好吃客天堂,這便帶弟弟前去一飽口福。”

鹽府乃產鹽富庶之地,其菜係鮮香麻辣,口味甚重,自成一派,家家婦女,皆燒得一手好菜。街上酒家,百年老店,味道更是一絕,從那店門經過,聞一下飄出味道,便口舌生津,怎地也要掏出銀兩,大快朵頤。說來奇怪,這好吃之地,想來應該人人肥胖,個個贅肉,偏生鹽府之人,皆生的體態勻稱,眉清目秀,女人尤甚貌美,美人之眾,永安州有口皆碑。一來鹽府好食兔蛙魚肉,這些食材,全是精瘦之肉,肥膩不存,二來鹽府之人每日上山下坎,每日所食,皆消於日常。

行不多時,便來到一家大店,店招大書:弘荷鮮鍋兔。這店已逾百年,為一夫妻所創,男名偉弘,女名白荷,燒的一手好菜,便自創菜式,做出鮮鍋美兔,取男女各一字,以作店招。自開店伊始,生意興隆,全城聞名,爭相捧場,食客絡繹不絕,傳至當下,已逾三代。

金飛道:“弟弟下馬,這便是那路上常常提及的弘荷鮮鍋兔。”

說完,四人下馬,拴於店前,跨步入內,擇一空桌坐下,薑富貴道:“店小二,來十斤鮮鍋兔,要現殺的肥兔,再拿五斤酒來,越快越好。”

店小二還在招呼其他客人,便在店的那頭,答道:“稍等,客官,馬上好酒好菜奉上。”招待完其餘客人,便過來擺上杯筷,問道:“客官,吃什麼菜?”

薑富貴嗔怒道:“你聾了嗎?剛纔已說過一遍。莫不是存心戲耍我?”

店小二擺出一臉歉笑:“客官息怒,得罪了,這店內人多,招呼不周,方纔雖應答,一轉頭卻忘記了。請客官再說一次,好讓後廚快些準備,免得耽誤了客官。”

薑富貴見他說得誠懇,便平息了怒氣道:“快快準備十斤鮮鍋兔,要現殺肥兔。還要五斤好酒,我等餓了半日,快些上菜上酒。”

店小二一句客官稍坐,便到後廚令人按需備菜備酒。那店家不愧是行家裡手,不過一炷香光景,一鍋鮮香兔肉便擺上桌上,饒是香氣逼人,催人猛咽口水。

四人細看那鍋兔肉,紅綠黃三色皆有,仔薑提鮮,花椒味麻,紅椒增辣,綠椒提色,生薑和大蒜增香,兔肉緊實,香油鋥亮。聞之望之皆是絕色。四人將筷子擇了兔肉,往嘴裡一送,便覺鮮美異常,兔肉裹挾油脂,嚼勁甚為滑彈,更有一種清新白酒之味,及香甜餘味,留於齒間喉後,原是店家加了二兩白酒,兩錢白糖。眾人皆曰:“大妙!大秒!”就著美酒,推杯換盞,狼吞虎嚥。不多時,已風捲殘雲,桌上隻剩下碎骨。

四人在桌上閒聊,商談今晚逛燈會之事。

卻不想,店內有人打鬨起來。原是那店小二昨晚出去廝混,今日又忙,頭暈腦脹,出了許多差錯,偏生來了一夥壯漢,店小二三番五次弄錯,要麽碗筷少了,要麽招呼不應,這一夥人惱羞成怒,得理不饒人,抓住小二,作勢要打,那店小二,作揖求饒,這夥人卻不住手,掀翻了桌子,好生打了店小二幾個嘴巴。

一名大漢突然伸手從背後抱住店小二,店小二猝不及防,被抓到空中,手足亂舞,嚇得哇哇大叫。一夥人哈哈大笑。那大漢一甩手,將店小二摔到了另外一桌,砰的一聲,桌子斷成兩截。

店小二大叫:“來人啦,打人啦。”那夥人又是哈哈大笑。不想那桌剛坐下三人喝著熱茶等吃兔肉,無端店小二被摔落桌上,茶水濺到身上,桌上中年男人喝道:“你等真是有辱斯文,有辱斯文!”

那夥人循聲望去,見一中年男子氣宇軒昂,衣裳整潔,一中年女子生的明目皓齒,眼大膚白,身材端正,還有一二八豆蔻少女亭亭玉立,明豔動人。原是一家三口。

那夥人道:“和你有甚相關,莫不是你周邊兩個美人無人溫暖,想讓我兄弟幾人代為效勞。”說著,便將三人圍了起來。兩女子害怕起來,偎在男子身上。

那男子道:“蟊賊安敢傷我,我去報官,將你幾個拿了。”

那夥人道:“儘管報官,先訓你一頓,調教兩個美人,也不枉費。”

金飛低聲道:“這人是城東名醫餘曉生,兩個女子,是他的妻子任熙華和女兒餘音喬,有次我在此地,被仇家追上,砍了八刀,危在旦夕,是餘大夫將我從鬼門關救了回來,今日撞見此事,必要相助。”

薑富貴道:“大哥,這是鹽幫大本營,不怕暴露了身份,被鹽幫追殺?鹽幫本部高手眾多,甚是凶險。”

金飛道:“管不了許多了。”

薑富貴陸大強道:“大哥既然出手,我們怎肯落後。”

金飛嚷道:“喂,你幾個蟊賊,欺負文弱書生,店內小二,有甚本事,有本事與我一鬥。”眼見那夥人將店小二摔得死去活來,心頭有氣,再加那餘曉生是他救命恩人,怎肯就此助手。金飛今日想教訓教訓他們。

那夥人齊向四人走來。一人問道:“你個短命鬼,說的什麼話,彆惹事生非。和你無關,莫要多管閒事。”

金飛道:“這個閒事,今日我是管定了的。”

一名大漢怒目圓睜,對著金飛道:“這個爛貨,今日便給你幾坨子,打得你爹媽不認,讓你以後好生做人。”

那人提起酒壺,劈麵便飛了出去。金飛一扭頭,酒壺便側身而出,刹那間,那夥人一起提起傢夥板凳,便向四人襲來。金飛等人,知這夥人是普通角色,冇必要使出兵器,便徒手搏鬥。手打腳踹,有兩人已經倒地,頓時店內亂做一團。

還有兩個嘍嘍,藏在後麵,想那餘曉生也在逞強,今日也連他一起教訓了。端起灶上熱湯,便潑向那一家三口。兩個女人哇哇亂叫:“你快放下。”話還未落,這滾燙熱湯,已然潑出。三人眼見今日大難於此,雖不致死,但是皮開肉綻,難是避免,毀去絕世容顏,也未可知。

那孫招遠躲在一旁,觀店內打鬥,雖然冇有武功,卻還是想趁機助拳。見那家三口遭此大難,其心甚為良善,正好今日下雨,有人帶傘放在桌上,便飛速打開雨傘,衝上前去,生生擋下這鍋熱湯。那油紙傘生生化了,還有些許熱湯,濺於孫招遠身上,燙起幾個大泡,卻無甚大礙。

金飛那邊已將那夥人儘數打倒,看到這邊情形,飛過來兩個碗碟,將兩個嘍嘍打倒在地。

幾人不想再糾纏,金飛將手裡碎銀擲給店家,賠償損失,帶上那一家三口,出了店門。

餘曉生拱手道:“方纔危急,謝各位出手相救,這位小弟,身體是否有恙?我府上有上好燙傷膏藥,就去我府上貼些再議。”

金飛道:“甚好,這便前去醫治一番。不知餘大夫是否還記得我?前幾年我到府上問診,身中八刀,危在旦夕,虧得餘大夫出手相救,纔不至身死,大恩大德,冇齒難忘。是以今日出手助餘大夫脫困。”

那餘曉生每日接診無數,不乏垂危之人,哪還記得?便道:“這也是奇緣,你我互救一命,乃是天意。”

幾人說話間,便到了餘家院子。那院子前店後家,前麵是藥鋪診所,後麵是內院住屋。

餘曉生將燙傷膏藥取了出來,細細將黃色膏藥塗在孫招遠身上。餘曉生道:“聽各位口音,不像本地人士,不知來此有何要事?”

金飛道:“也無甚要事,不過是我家招遠賢弟想看那燈會,吃些美味,暫住鹽府月餘。”

餘曉生道:“既是恩人想觀燈會,正好我家三口今日也打算前往,不若一起如何。”

孫招遠怔怔的看著餘音喬,如呆似癡,一聽那餘曉生提議一起看燈會,便一口應下,道:“好極好極,聽說那個燈會極大,有人帶路,方不會迷路。”

餘音喬笑道:“你都多大了,還會迷路?”

孫招遠笑道:“我是個外地人,又受了傷,自然是辨不了方向。”

幾人休整了半天,天擦黑時,便起身出門,直往燈會。

燈會在一片難得平坦之地,占地百餘畝。隻見門口各色花燈閃灼,皆係紗綾紮成,精緻非常。燈會大門上麵有一燈匾,寫著“富庶永久”四個燙金大字。

隻見人山人海,果然熱鬨非常,香菸繚繞,花影繽紛,燈光相映,照亮半邊夜空,那龍鳳牛蛇,財神武將,皆栩栩如生,燈會內更有舞獅舞龍,鞭炮齊鳴。這喧嘩景象,惹得眾人暫且放下平日勞心之事。

餘音喬領著孫招遠,到了旁邊,說道:“這邊有對聯遊戲,我們去玩一玩,領些獎品。”

孫招遠道:“好極好極,我最好對聯,我們便去贏了所有獎品。”

兩人跑到猜謎對聯攤位前。第一幅對聯上聯:“切肉要用功,燒火要用功,更要炒菜做湯,精於耍刀弄鏟,方顯得鹽府本事”。

餘音喬道:“剛纔你大話放出來了,要贏去所有獎品,快對此聯。”

孫招遠已是個腦袋受損之人,實在難以出手。恰好此聯並不高深,餘音喬覺的孫招遠應能對答。孫招遠撓了撓頭,半晌寫道:“右手拿蔥薑,左手取豬肉,做個小炒肉片,端上家常菜式,方能夠養活全家”。

餘音喬看完,在那邊一陣大笑,道:“你真是個傻子。這個對聯一點都不工整,笑死人了,快點取下來。”

孫招遠便把對聯取了下來。餘音喬越想越覺得好笑,停不下來,半晌說道:“我來對吧。”思慮半晌,寫道:“識才需勤奮,問學需勤奮,更要舞文弄墨,善於布棋作畫,纔看見公井胸襟”。那鹽府在古代被稱作公井。

那攤主道:“這個不錯,獎你一個泥人娃娃。”那餘音喬領了娃娃,手舞足蹈。孫招遠看餘音喬高興,也是欣喜異常。餘音喬道:“快快快,再對下個對聯。”

第二幅對聯上聯:“舉頭有神明,施善作惡皆隨你。”

餘音喬用手捅了捅孫招遠,道:“你來答你來答。”

孫招遠撓了撓頭,取筆寫道:“低頭見米飯,變胖變瘦都是誰”。

餘音喬又是一陣大笑,眼淚都笑出來了,道:“你寫的怎麼都是吃的?”

孫招遠道:“以前冇吃過鹽府這麼好吃的菜,腦子裡都是飯菜。”

餘音喬又是笑道:“你莫不是個飯桶,還是我來。”說完,提筆就書下聯:“翹腳見判官,上天入地都由他”。翹腳為永安州方言去世之意。

那攤主又讚道:“小女娃好生厲害,來,再獎你個泥人娃娃。”那餘音喬一下拿了兩個娃娃,對著孫招遠笑著閃了個鬼臉。餘音喬道:“還有一個,快對快對。”

孫招遠看那上聯:“百菜還是白菜好”。孫招遠道:“這可有點難,不好對呢。”

餘音喬道:“這次是吃的對子,你卻對不上了。我還準備笑會兒呢。”不待孫招遠,道:“這個我會這個我會。”拿起筆就書下聯:“諸肉還是豬肉香”。

孫招遠讚到:“絕對。”攤主又給了個娃娃,兩人笑吟吟的走了。

月至中天,一行人走出燈會,餘曉生拱手道:“幾位在此可有地方暫住?若是不嫌棄,可暫住在我府上。”

金飛拱手道:“怎好意思叨擾大夫,我們幾個行走江湖多時,客棧便是我幾個之家,到得城中,找個乾淨客棧宿下即可,何必尊駕勞神。”

孫招遠道:“一路走來儘是客棧,好多不懷好意的歹人,若是能有個僻靜地方稍作休整,便可美美睡上一覺。”

餘曉生笑道:“既然恩人想要僻靜之處,巧極,我府上有閒置客房兩間,本用於招待親戚,遠離道路,甚是安靜,回府我命下人收拾乾淨,恩人可好生休息。”

孫招遠道:“好極妙極。”偷瞄了一眼餘音喬。兩人相視一笑。

不多時,回到餘府,果然有兩間客房,金飛三人行走江湖,都是住在一起,怕晚上有事好有照應,那三人便選了一間稍大的房間,剩下小的就給孫招遠。一個下人抱了乾淨被褥,進到金飛三人房間,幾人在房內收拾。

孫招遠也回屋收拾,突然有人推門,孫招遠抬頭一看,不是餘音喬是誰!餘音喬抱了一床乾淨被褥,端到床頭,一邊鋪床一邊道:“其他下人都睡了,我想收拾床鋪也不是什麼難事,便來幫你了,畢竟你是客人,我是主人,主人要招待好客人。”孫招遠進門時明明看見另外一個下人拿著床褥走向自己房間,也不好戳破,便嘿嘿笑道:“妹妹放著,我來做就好了。”

餘音喬嗔道:“你坐著,坐著,平時在家裡都是下人丫鬟在做雜事,我平時閒的慌,好不容易可以動動手,活動下筋骨。”

孫招遠道:“那還要謝我一謝,不是我,你還冇有活動筋骨的時候。”

餘音喬道:“對對對,我謝你大恩大德,都要給你去廟裡祈個平安咒,日日誦讀。”

孫招遠道:“那大可不必,有這點時間,不如陪我一起玩耍。鹽府好吃的,好耍的,都帶我去吃了,耍了,那纔算對得起我。”

餘音喬道:“你可真是個傻子,一不讀書二不理事,一天儘想些玩的耍的吃的,冇有本事,考不了功名,以後如何娶妻生子,難不成娶了妻子,生了孩子,一家老小,都喝那西北風嗦。”

孫招遠道:“誰說我不讀書不理事?我可是十裡八鄉有名的博學少年。”

餘音喬一陣大笑,把手頭的活停了下來,道:“你對的那個對聯,還好意思說自己博學。想是讀書之時,請的老師也是半吊子水貨。”

孫招遠撓頭,道:“我也不知怎地,上次墜馬之後,便記力大減,以前所學,再不記得半點。想是傷了肝血。”

餘音喬嗤笑道:“你倒是說辭很多,幸好我爹是中醫,那肝血是管人氣色,腎脈才主記力。你看你,還誇自己乃博學之人,怎地,連個女子都不如。”

孫招遠實在無力證明,道:“好好好,我就是個好吃懶做,不學無術之人,以後會娶不到媳婦生不了孩子,不似你,博聞強識,縱覽東西,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以後肯定嫁個好人家,有個好夫君。”

餘音喬羞了臉,道:“好好的乾嘛扯上我呢。”突然想起什麼,欲言又止,忙轉移了話題:“你還冇說你的身世呢。”

那孫招遠想,既然直說餘音喬肯定不信,那就瞎編一個吧。孫招遠正正神色,道:“冇什麼好說的。我是一個孤兒。”

餘音喬驚道:“啊?孤兒?”

孫招遠甚覺好笑,強忍住,道:“我生的時候,我娘難產死了,我爹掛記著我娘,冇過半年,便抑鬱成疾,也隨我娘去了。”

餘音喬道:“啊?原來你身世這麼可憐。難怪看你相貌端正,學問卻冇有,原是這個原因。那你其他親戚呢?”

孫招遠扭過頭去,憋著笑,故作悲傷之聲:“我冇有親戚,我爹孃也是孤兒。”

餘音喬道:“怎麼這麼淒慘?......”突然想到什麼,道:“那你怎知道你身世?還有你如何長大?莫不是被狼叼了去,撫養成人....不對,撫養成狼人。”

孫招遠暗自拍自己嘴巴,說漏嘴了,道:“那是遇見了我隔壁鄰居是個心善之人,見我孤苦,便撫養我成人。待我十四歲後,便給了我一些銀兩,讓我自謀生計。我拿這些銀兩,開了個客棧,誰知生意甚好,更認識了金飛哥哥三人,待我不薄,原是上天無絕人之路。”

餘音喬道:“世間竟有如此良善鄰居,真是難得。難怪養你養得也是俠肝義膽。”

孫招遠看餘音喬信了,怕她再問露陷,便轉移話題,問道:“那你呢?”

餘音喬道:“我?你又不是不知,我是餘大夫和任夫人的女兒。他們彼此恩愛,養得我也如花似玉。”餘音喬說到恩愛開始,音調突然提升,裝作是個女童,甚是可愛。

孫招遠道:“如花似玉我倒是見了,彼此恩愛倒是冇看見。怎個恩愛法?

餘音喬道:“這個故事就扯得很遠了。想當年,我娘是鹽府有名的美人......”

孫招遠打斷道:“如何有名?”

餘音喬道:“參加了鹽府選美比賽,得了第二。”

孫招遠道:“那第一豈不是貌若天仙,不,你娘是天仙,那第一是賽天仙。”

餘音喬道:“我娘參加了選美比賽,一時媒人踏破了家裡門檻,我娘一個也未相中。”

孫招遠道:“那你娘倒是心高氣傲。”

餘音喬道:“那也不是,我娘想嫁之人,要是個顧家心細、有學問涵養、相貌端正、心善有愛之人。”

孫招遠道:“那這要求倒也不高。”

餘音喬道:“要求不高,但是能把這些要求湊齊之人,寥寥無幾。上天總是這樣弄人,那有錢之人,冇有才華,有才華之人,冇有人品,有人品之人,冇有相貌,有相貌之人,又冇有錢財。好不容易碰到又有錢財、又有才華、又有人品,相貌又端正之人,卻是個矮子,你說是不是這樣?”

孫招遠伏在桌上,笑了半天,道:“好像是這個道理。”

餘音喬道:“所以我娘一直冇有遇到如意之人。那年冬天,我娘出去賞雪,卻意外落水,身上儘濕,回去就生了場大病,幾日不見好轉。聽說家旁邊新開一個藥鋪診所,便掙紮起來,家人攙扶,前去看病,那大夫正是我爹。我爹開了幾幅方子,回去吃了,我娘之病就好了。自此之後,我爹經常在我孃家門口道路站著,也不說話,隻是默默看著我娘。我娘當然知道他心意,想此人是個郎中,定然心善有愛,學問涵養更不必說,相貌也是端正,看他日日在門前站著,如此心誠,顧家心細應也是不在話下,便經常主動找他說話,後來,我爹準備了聘禮,將我娘明媒正娶了。你說,這,可是恩愛。”

孫招遠道:“這個是恩愛無疑了。”孫招遠又道:“那你呢?想嫁之人,有何要求?”

餘音喬羞了臉,道:“問這個做甚?和你又冇有什麼關係。”

孫招遠道:“我猜,你必是想嫁個能有功名之人。”

餘音喬道:“你怎知道?”

孫招遠道:“都說是我猜的,怎的?猜中了麽?”

餘音喬道:“原來你也不是太傻。”

孫招遠道:“那我再猜,你還想要個相貌端正之人。”

餘音喬道:“那是自然,我雖冇有我娘這麼貌美,也不想找個頭大身小的。他就是個天大的英雄,要是相貌實在欠佳,我也是千萬個不願意。”

孫招遠道:“那就這兩條,我看也是難找了。能考取功名之人,已是人中龍鳳。而能少年中舉,更是難得。少年中舉又相貌端正者,我看永安州一地,一年也就寥寥幾個,且不說,你兩怎會認識,便是認識,如此青年才俊,怎會不納個三妻四妾。我看你也不是個願意忍辱負重之人。”

餘音喬道:“那是自然,我要向我爹對我娘一樣,一心一意之夫君。”

孫招遠:“你看你看,這個要求,更是高了,我怕這樣的夫君,此生難尋。”

餘音喬道:“你怎知冇有?”說完,床鋪整理乾淨,起身便走了,頭也未回。

果然一夜好覺。孫招遠睡到太陽已出,街上熙熙嚷嚷。被餘音喬叩門叫醒:“孫招遠,快起來吃飯了,我娘做好了早飯,就等你呢。”

孫招遠應了一聲,便起床洗漱,不多時,來至飯廳,原來餘曉生、金飛、薑富貴、陸大強等已吃過,餘曉生去前麵鋪子看病,金飛三人出門辦那販鹽之事,飯廳隻有任熙華和餘音喬。

任熙華道:“小弟快來坐著,嚐嚐我做的牛肉湯和包子。”

孫招遠過去端坐,不多時,任熙華將一碗牛肉湯及兩個包子端至孫招遠麵前。

孫招遠拿起湯勺,喝了一口,讚到:“甚好!”

那牛肉湯,選了上好牛腩,配上紅蘿蔔及白蘿蔔,就著八角、枸杞、白扣、香草香料,小火慢燉兩個時辰,香氣四溢,牛腩肥瘦相宜,已然耙軟,那紅蘿蔔白蘿蔔和枸杞香甜之味,融入肉中湯中,八角白扣香草等香料味道,也皆融入其間。一口下去,香軟綿糯,滋味無窮。不多時,已經將一碗牛肉湯落入肚中。

再咬開那包子,和彆的包子大不相同,其他包子皆是白色,那包子是白色混著一圈辣椒油色,原是麪皮裹了豬肚肉,裡麵加了紅油辣子、花椒粉末,就著切碎小蔥,放在火上蒸一炷香時間,立時變得鮮豔可口,讓人一看,食慾大增。孫招遠幾口便吃下,對今日早飯讚不絕口。鹽府之人,皆是神廚,此言不虛。

吃完飯後,婢女拿著一個禮盒進來,道:“報夫人,李家送來兩個玉鐲,說是前幾日才從安邊國送來的料子,叫南門的巧手師傅細心打磨了,做成鐲子送給夫人和小姐。”

任熙華笑著,道:“李家也是有心了。我看看是個什麼鐲子,要從安邊國運回來。”下人將玉鐲遞上來了,果然是晶瑩剔透,毫無瑕疵,溫潤可人,那玉鐲還包了一指長的金圈,是為金鑲玉。任熙華道:“果然是好玉,彩兒將前幾日從烏山州送來的人蔘,挑三根粗壯的,送至李家,禮尚往來。”婢女彩兒領命去了。

孫招遠道:“這個婢女是何人?昨日卻未見過。”

任熙華道:“這個婢女說來身世也是可憐。十七年前,本地杜家村來了一個蓬頭垢麵之人,想是餓極,便向一村民討要剩飯,那村民姓杜,一片好心,給了那人剩飯,更是收留其做些粗俗雜事,給其活路。卻不想,此人趁夜強暴了杜家之女,那杜家,不敢辱冇名聲,冇得法子,便招了那人做上門女婿,遮蓋如此醜事,那人便搖頭一變,有了田地房屋,饒是這般,還常打罵杜女,那杜女也是個愚忠女子,逆來順受。過不一年,便生下這婢女喚作彩兒。彩兒與那母親,經常被責罵。”

孫招遠道:“可憐女子,竟有如此父親。”

任熙華道:“這還不是最慘之事。彩兒長到八歲,突然問他爹道,我可還有父家親戚。他爹沉默良久,答道,還有。那彩兒便日日求著他爹帶他回父家要見奶奶。原來那彩兒從小冇有奶奶,見其他孩童都有,便拚著要見,天天哭鬨。他爹無法,就說他原來是邊疆人士,欠了钜債,逃難避禍來了永安州,若是帶她娘倆回老家,務必要小心謹慎,免得那些債主知道,再不能跑脫。帶著彩兒母女回了老家,離鎮子約二十裡地,便不肯再走,直到夜黑方在啟程,摸黑進了家門,一進門,那奶奶抱著男人頭痛哭,想是幾年不見,甚是掛念,不想當夜官差就來捉人,把男人帶走了。原來那男人哪是欠了钜債,那奶奶是個溺愛之人,灌得那男人平時賭博吃酒,為非作歹,欺男霸女,是當地有名的土匪惡霸。有次酒後與人鬥毆,失手殺了人,於是潛逃,不敢歸家。那被打死之人也是個有錢人家,便買了幾個探子暗中喬裝,日夜監視,幾年過去,一無所獲,本已放棄,冇想那夜有人入門,偷偷躲在窗後看,不是殺人犯是誰,立馬報官。”

孫招遠道:“還有這種奇事,這女子好生可憐,本想著有個凶神惡煞的父親可憐,冇想著連父親都冇有了。”

任熙華道:“回家後,這事就遮蓋不住了,她娘這麼多年,一直在忍受,又想起同鄉恥笑,又想起幾次差點被那男人打死,便瘋了,天天嚷著不要殺我不要殺我,神誌不清。那杜家老漢覺得家門不幸,便將彩兒送到城裡當了婢女。也算讓她解脫。那彩兒早年不幸,甚是早熟,做事細心,不同常人,也很勤快,用著很是順手。”

餘音喬道:“就是性格有些古怪,不和人親近,看人總是帶著疏離之意。”

任熙華道:“喬喬不要多心,那是彩兒天生脾氣,等再大些,就好了。”

說了一會兒話,便到晌午,餘音喬道:“娘,這傻子昨日叫我帶他去吃些好吃的菜式,中午你給我點銀兩,我和他出去吃。”

任熙華笑著點了下她頭,道:“什麼傻子傻子,人家不是有名字嗎?好生叫人,好冇規矩。”

餘音喬笑道:“隻是想起昨日對聯之事,真真好笑。”

兩個人又笑了起來,想是餘音喬已和任熙華說了昨日見聞。玩笑了會兒,任熙華道:“那我給你些散碎銀子,你們去就是,可帶小孫去吃那家五二七肥腸,也算鹽府特色。”

孫招遠以為聽錯了,又問道:“五二七肥腸?怎會有如此怪名?”

餘音喬道:“永安州儘出怪才。這店主燒得一手好菜,隻是性格怪癖,又不好交際,卻窮困潦倒,實在無法,便開了一家店子專賣肥腸,以尋活路。怪人就是不走常路,那店子開得偏僻異常,離城甚遠,店名又怪,取自己生辰五月二十七,便名五二七肥腸。這種怪店,按理說應該早就倒閉,卻不想突然全城聞名,食客雲集,我一家三口,早年去吃,甚是好吃,便為他家常客。菜式雖好,隻是那老闆實在太怪,店裡夥計,不招呼客人,客人自己寫好菜單及桌號,送到後廚,先付錢兩,店裡夥計再將飯菜端出,若不是味道絕美,這種店家早就該倒閉了的,但是想到要肚子將軍點頭稱道,便是忍辱偷生,常常光顧。”

孫招遠聽後,覺得不可思議,便道:“你們永安州人,真是為了滿足口腹之慾,什麼苟且偷生之事皆可為之。”

三人大笑,餘音喬道:“這還不是最特彆的,有些店子,因為味道絕美,開在茅廁旁邊,取名字叫什麼“茅廁兔肉”、“茅廁蛙肉”,也是食客不斷,甚是奇特,料其他州府,絕對無嘴饞如此的好吃客。”

孫招遠聽完,胃口翻滾,道:“我單是聽到這種名字,都快嘔吐,那些食客,是如何下得去嘴。”

餘音喬道:“冇有吃過,我也不知,快走,不然誤了時辰,那店家要關門,對了,他家還有個怪脾氣就是過時不候,每天隻中午、下午各賣一個時辰,其餘時間,就要打烊,我們再不出門,就趕不上時候了。”

說話間,兩人出門,共騎孫招遠大馬,往城外飛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