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招遠大軍又在海上駛了一天,黑夜十分,到了南島外十海裡之地。南島不比珍珠列島,此處為懸島重要據點,戒備森嚴。

孫招遠看這南島,城牆甚高,防衛森嚴,雖已是午夜,城牆還有列兵手持火把列隊巡邏,岸邊也有士兵燃起大片火堆以照明,防止有人偷黑上岸。若是強攻,必然無法攻克。

孫招遠心道:“我已攻下珍珠島,算給天子有了交代。這次隻帶了五千兵員,這南島駐軍,少說也有萬餘,且守備良好,怕是攻不下來。不若將守軍引出,趁著黑,殺他個措手不及,回報天子,也有臉麵。”

孫招遠便將二十艘船分成左右中三隊,左右各六艦,埋伏在離中隊船艦十海裡處。中隊八艦對著岸上齊射,射了幾十發大炮。

南島守將台海總兵汪家棟見狀,趕緊下令火炮還擊,可是黑燈瞎火,連孫招遠艦隊方位都分辨不清,如何能打得到。

汪家棟便命手下將士,率了三十隻船艦出了港口,組成陣勢,前來驅趕海字營中隊。離得三、四海裡,汪家棟看得真切,來犯船艦隻有區區八艦。

孫招遠下令中隊撤退,汪家棟哪裡肯放過,率著三十船艦緊追其後。

孫招遠有時駛得快,有時駛得慢,若即若離,兩隻隊伍眼看就差一、二海裡。

汪家棟正準備短兵相接,隻聽左右巨炮轟鳴,慌忙一看,原是旁邊不知何時埋伏了兩隊船艦,橫斜船隻,正對自己艦隊齊射,自己不少船艦中彈,孫招遠前麵的艦船也停下,將船艦橫斜,露出巨炮,對著汪家棟戰艦轟射。

汪家棟趕緊命兵員調頭,駛回南島港口。待到了港口清點,船艦被擊沉十艘,擊傷十艘。

孫招遠也不強攻,占了便宜,立即就往藤島回駛了。

孫招遠待回了藤島,趕緊上書炎帝將此役如實告知炎帝。

不幾日,唐得祿氣急敗壞上了島,急尋孫招遠。碰巧孫招遠正和餘音喬一起吃飯。

唐得祿一臉怒氣,道:“孫大人,聽說你派了兵士前去攻打珍珠島及南島,打亂了我軍部署,打草驚蛇,可有此事?”

孫招遠正要回答,餘音喬搶道:“唐大人你聽誰說的?有冇有證據?”

唐得祿道:“這還需要證據?你便答一個是還是不是。”

餘音喬道:“唐大人,凡是要講事實,擺證據,即使你要狀告我家相公,隻要拿出證據,你便告到聖上麵前,也是使得的。這段時間,我們一直都在藤島,未出遠門。當然,唐大人要說我們出了,還去打了什麼島的,請問有無人證?請問有無物證?”

唐得祿被嗆得冇有話講,憋了半天道:“本官也隻是前來問問,並未說要狀告誰什麼事情,若是有,報與本官,讓本官知悉,否則置南嶼王於何地?”

餘音喬道:“我這便告訴唐大人,此事必有些誤會,想來懸島與日島、安邊、洋洲互通船貿,說不定就遇到哪個地方一夥悍匪,看他懸島物產豐饒,偷偷去搶了錢財,卻不想讓唐大人誤會了我家相公前去攻打懸島。此去懸島,離了幾百海裡,往來起碼好幾日,怎能躲得過唐大人的眼睛”

唐得祿道:“冇有就最好,五千兵員,要是葬身大海,想來聖上必定會震怒,請孫大人小心為上。”

唐得祿說完,便去了。

孫招遠和餘音喬看他唐得祿氣走了,兩人扭在一起,哈哈大笑。孫招遠道:“你個喬喬,怎能如此對朝廷命官說話,當心他記恨於你。”

餘音喬道:“管他是誰,要是欺負我相公,我絕不答應。”

孫招遠道:“他也冇有欺負我,各為其主罷了。隻是聽他最後一句口氣,似在威脅我不能再出兵,否則海上遇到什麼事情,比如他派人埋伏我,真掉到陷阱裡了,也是不好事情,下次還是好生小心。”

餘音喬道:“這是自然,我婦人不知用兵之事,但是小心謹慎,總是錯不了的。”

孫招遠道:“我已完成炎帝差事,不知他何時召我回京,在這蠻荒之地,小小島嶼住著,也甚是不便。我還好,但是對你而言,似乎過於清苦,在這島上,也隻能保證三餐,其他玩的耍的用的,要什麼都冇有。若是炎帝再不召我回京,我便上書要求調離。”

餘音喬道:“男人要以國事為重,萬不可以我為念。此地雖是荒蠻小島,卻也不算清苦,閒時我可在島上尋些有趣瓜果,奇異蔬菜,這輩子住慣了州府,來這種清新之地,也可緩解勞累。若是炎帝不發旨,調你回京,便好好在這邊辦著差事,你如此能乾,必定能有一番作為的。不能因小失大,讓那炎帝對你失望,毀了前程。”

孫招遠道:“其餘我皆不怕,隻是擔心你覺得平日無聊。”

餘音喬道:“有你在我身邊,怎會無聊。”

孫招遠道:“可是我平日還要去操練兵士,訓練方陣,陪你時間也不是太多。”

餘音喬道:“隻要知道你晚上會回來陪我,便是等得再久,我也是心滿意足的。相公,不要多慮,放心去做你的大業。”

孫招遠又和餘音喬說了好多衷腸之言,兩人至晚方纔睡了。

炎帝已接到孫招遠奏摺,那邊南嶼王參孫招遠的奏摺也幾乎同時抵達。南嶼王的意思便是,孫招遠不聽建州將令,將海字營駐守在他管轄地外,且疑他擅自帶兵,攻擊懸島,造成南嶼王部將無法突襲取勝,請求炎帝製裁孫招遠。

炎帝將幾份奏摺都默默放下,心道:“這孫招遠真是辦得好差,不動聲色,便將朕的差事辦得如此妥帖。現今,懸島與建州關係破裂,德親王也被李永定扣下作為人質,雖然還未斬殺,但是對朕而言,威脅已然解除。孫招遠奇襲懸島,置之死地而後生,大獲成功,證明那懸島也不像以前建州奏報那樣,兵馬雄壯,鐵桶一塊,也證明孫招遠確實有些將才,朕也果然冇有看錯人,如此文官武職都能當差的天賜之臣,朕當好生將他曆練,未來成為朕的肱骨之臣。”

炎帝便回了孫招遠奏摺,讓他熟悉懸島、建州情況,以備後期重任,同時任命他兼任建州船廠廠務,總領建州造船事務。也回了南嶼王奏摺,讓他放下對孫招遠成見,一起好生整備,待得時機成熟便攻懸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