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嶼王看了回覆硃批,一把將它扔到地上,道:“炎帝這是想讓本王和懸島先鬥,那孫招遠便是他派來的攪屎棍,待本王和懸島兩敗俱傷,炎帝才能漁翁得利。現在又讓孫招遠負責建州造船事務,插手建州軍務。此事如何是好?”

南嶼王手下有個幕僚,叫吳繼鬆,乃是南嶼王手下第一謀士,道:“此事說好辦,也好辦,說不好辦,也不好辦。”

南嶼王知他已有主意,道:“吳先生,有何妙計,快快報於本王。”

吳繼鬆道:“炎帝現在已經有意削弱王爺勢力,欲將船務製造捏在自己手中。既然炎帝已有此意,則隻能將突破之口放在孫招遠身上,王爺好生拉攏他,等到他上了我們的船,叫他明麵上鉗製建州,暗地裡卻放任王爺,如此纔可解了危局。不然若和孫招遠硬碰硬,想來此人能扳倒圖錄臘,偷襲懸島,不是個等閒之輩,我們未必有勝算。”

南嶼王道:“此意甚合本王之心,之前本王也思索是否將孫招遠招入麾下,先生此言,與本王之意甚和。隻是如何才能招攬孫招遠?聽傳聞想來,此人也冇有什麼和本王契合之處。”

吳繼鬆道:“此人家境優渥,必不好財,又深得炎帝器重,前途無量,也不能以權勢相交。想當年下官在來仙山遊曆時,機緣巧合,認識一個老神仙,那老神仙能煉製神丹,神丹中,有能延年益壽的丹藥,也有治病消災的丹藥,更有一種能讓人極致幻樂的丹藥,名曰昇仙散,若人吸食,則會飄飄欲仙,快樂至極,可若是吸了幾次,冇有吸食,便會頭疼欲裂,身上若螞蟻啃食。輕者痛不欲生,重者持刀自殘,一定要再得昇仙散吸食,方纔可解疼痛。沾上此物,必定一生皆可被南嶼王控製,讓他孫招遠如何做便如何做。”

南嶼王拍手笑道:“此計甚妙,這昇仙散居然有此神效,真乃天助我之物。先生速速派人去來仙山尋這昇仙散。”

吳繼鬆道:“王爺放心,定當將此事辦妥。”

孫招遠看了炎帝給他聖旨,趕緊回去找了餘音喬,道:“喬喬,快看天子聖旨,他派我兼任建州船廠廠務。那建州船廠在章城府府臨海鎮,雖是個小鎮,卻也可讓你有些耍玩之處。”

餘音喬道:“那就再好不過,我這就收拾一下,去那臨海鎮。隻是你要去了,這五千兵員,如何安置呢?”

孫招遠道:“這還不簡單,那船廠占地極廣,做的又是造船事務,我這五千海兵,正好有地方駐紮,因是我的地盤,那唐得祿也無話可說。平時想來那船廠人員皆是唐得祿之人,做工必定懈怠,我帶了這五千海兵,若是船廠不肯出力,我便讓這五千海兵自行造船,戰時為兵,閒時造船,況且兵士可按自己需求造船,他們勢必高興,這樣豈不多了許多人手,將士又滿意合心,一舉兩得。”

餘音喬道:“如此甚好。隻是你又不懂造船之術,這些將士,又隻會殺敵,哪會這些營生。”

孫招遠道:“這也是,我到了船廠,再想計策。”

孫招遠便帶著海字營兵士到了臨海鎮,在船廠旁邊找了個妥當地方安營紮寨。

船廠原廠務叫吳道友,生的黑瘦。原來這船廠歸他統領,暗中撈了不少好處。

船廠初建之時,吳道友也悉心鑽研,帶領船廠眾人日夜趕工,造出長二十丈,高五丈的钜艦。即使比起洋洲大型戰艦,也是寬廣過之。

之後數十年,聶耳族不惜血本,將大把銀子撒到船務廠,全力造船以防範懸島。到了炎帝年間,已擁有五十六艘钜艦,其中,建州分有二十艘,江州分有三十艘,撫州分有六艘。

隨著船廠受到官府支援越厚,吳道友手中之權也越加重要,吳道友也是個俗人,便和其他官員一起暗中撈取油水。

一艘戰艦,起碼花費三萬兩白銀,這便是手中滾過肥肉,隻要過手的,都從中撈取好處。

采購的木材原來隻需一兩銀子,報到官府,起碼要花十兩,工匠的工費,實際發了一兩,卻報給官府十兩。船廠報修十艘戰船,實際修了七八艘,那已算是個好官了。一些早已報廢不堪的破船,相關官員仍然厚著臉皮“報修”,將撥來銀子悉數截下。

如此數十年,吳道友及眾多官員、船廠小吏都積攢了钜額身家。

孫招遠來臨海鎮兼了船廠廠務,吳道友便降為副廠務,所有大小事項,須上報孫招遠,方能執行,這便斷了他的財路。

吳道友雖隻是總管船務的七品小吏,卻掌握了巨大財源,又有建州官場支援,在建州也是呼風喚雨。他雖得罪不起孫招遠,暗中卻和手下監工及各個重要工匠道:“孫招遠任了廠務,斷了我們財路,定要給他施加難處,不讓他順利造船,如此便可讓南嶼王參他不懂船務,恢複我等掌控之權,如此,下半生方能衣食無憂。”

其餘人等,平時也分到許多好處,自然應允,紛紛拱手道:“唯吳廠務馬首是瞻,讓那孫招遠,什麼政績也做不出來。”

孫招遠來了船廠幾日,向那些廠工虛心求教造船之事,但見那些廠工各個都支支吾吾,故意說些不著邊的話語,讓孫招遠聽得雲裡霧裡,平時上工也是出工不出力,各個人等在船上磨著洋工,卻不認真儘力。孫招遠看這情形,無計可施。他自小隻看四書五經,對工匠巧技卻從未涉及。他本來想,即使廠工不做工,他隻要懂如何造出钜艦,便讓自己兵士來親做,卻不想,吳道友早就防著這點,讓廠工將所有造船圖紙悉數燒燬,讓那孫招遠無計可施。

孫招遠來了些時日,熟悉了這船廠相關人等,自然知道事情原委。隻是明上也不好和那吳道友撕破臉皮,惹出亂子,隻有尋思其他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