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城府內尚有許多兵士駐紮,孫招遠將衣服扯爛,用泥土塗了臉,弄得狼狽不堪,單槍匹馬騎到章城府城門,大叫道:“我軍敗了,我軍敗了,速速開門,速速開門。”

守城士兵在城門上用火把照了,看是孫招遠,便打開城門,趕緊稟報唐得祿,唐得祿夢中被喊聲驚醒,趕來見孫招遠,孫招遠道:“我軍此去攻打紫藤府,不想在路上被江州將軍馬明率了十萬大軍伏擊,南嶼王現在被困於紫藤府外五十裡地之藤鎮,命將休矣。形勢危及,此南嶼王貼身玉佩,乃南嶼王落難時親手交與下官,讓下官衝出重圍,前來報與唐大人,率章城府剩餘兵士前去救援,若是遲了,南嶼王性命不保。”將玉佩遞給唐得祿。

唐得祿也隻是模糊記得玉佩形狀,那還認得真切。且唐得祿幾日來麵上雖如往常,內裡卻早已忐忑不安,日日做夢驚醒,企盼南嶼王此去旗開得勝,自己方纔不會死於非命。

唐得祿剛從睡夢驚喜,聽得此訊息,麵如死灰,如晴天霹靂,也不辨真偽,點上城內所有軍士,趕往紫藤府。

孫招遠假裝自己力竭,並未跟隨出城,等了約摸一個時辰,待得唐得祿大軍走遠,便悄悄去城外,帶回自己所率海字營,不費吹灰之力,便奪得了這建州重鎮章城府。連夜將建州大小官員府邸抄了一遍家,所有家眷全部關押到府衙內。

唐得祿走到天明,神智已清,忽而想到那孫招遠乃是海中將領,走的是海路,哪能與南嶼王一同被困,且那孫招遠,身體稟弱,南嶼王怎能把突圍重任交與他。

唐得祿突然想起所有關節,明白中計,緊急調轉馬頭,急奔回章城府。那章城府早已換主,孫招遠將士已把守所有城門。

唐得祿氣急敗壞,一口血噴到嘴裡,被他生生嚥下。唐得祿在城門下大喊:“孫招遠你個狗賊,好大膽子,敢背叛南嶼王,你就不怕再得不到五方散了嗎?你忘了之前冇有這散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生不如死了嗎?”

餘音喬在城門上,拿出散,道:“唐大人說的,是不是這個害人的破散?”

餘音喬用力一擲,將所有散扔到城下,道:“這便還給你。我家相公為聖上儘忠,假意被你們這破散所害,讓你們放鬆警惕,乘機給你們致命一擊,現今南嶼王老巢已被我家相公奪得,大小官員並南嶼王及你唐大人家眷都被抓住,請問唐大人,這仗往後該如何再打。還不速速投降,讓我家相公上書聖上,免你九族之罪,也是你對得起宗族了。”

唐得祿急火攻心,聽聞家眷已然被擒,自己已是喪家之犬,即使逃回南嶼王處,出瞭如此大變故,必定被斬殺,一頓急火攻心,栽倒在地。手下人見了,趕緊扶起來,緩了半天,怒道:“速速攻城,擒了這對狗男女,千刀萬剮,以泄我心頭之恨。”

手下士兵已然軍心動搖,哪有戰力,勉強攻了幾次,卻被守城軍士一一擊退。

唐得祿眼看大勢已去,不免覺得對不起南嶼王一番重用,無臉再見自家之主,便取了寶劍,自刎而死。手下兵士退走,尋南嶼王去了。

孫招遠道:“這唐得祿,雖冇有才乾,但確是一忠心為主之人,若是走了正道,也是個可用之才,可惜可惜。”

餘音喬哼道:“所謂正人用邪法,則邪法也正,邪人用正法,則正法也邪,這唐得祿,已然是個邪人,即使有些護主,也不過是個愚忠之徒。”餘音喬看向孫招遠,滿臉憐惜之情,道:“全是因南嶼王這夥宵小之徒,害得我相公淪入不人不鬼的絕境,差點命喪黃泉,我餘音喬,此生與這夥歹人不共戴天。”

孫招遠道:“喬喬切莫再生氣,我已好了,此時再生氣,於你身子也無益。”

南嶼王正要與紫藤鎮守軍決一死戰,卻不想後方湧來許多軍士。眾人大驚道:“難不成中了埋伏,被馬明抄了後路。”眾軍士皆慌。待得來軍走近了,才見是自家軍士。

南嶼王問道:“你等不在章城府守城,來到此處做什?”

章城府兵士將事情一一道與南嶼王。南嶼王不想章城府老巢已然丟失,手中寶劍不自覺掉落地上。

南嶼王心道:“章城府落入孫招遠之手,自己被斷了後路,所有糧草不能運至,隻能勉強維持十日。前有江州幾萬大軍,自己若然回頭攻打章城府,江州之軍定然出兵攻打,到時腹背受敵,難逃大敗。若是不打章城府,孫招遠那五千人馬,因是水師,也不敢出城攻打我腹背。為今之計,便是速速攻下紫藤府,以此為據,方能支撐。”

南嶼王召集所有軍士道:“想來眾位將士也得知,章城府落入那反覆不定的賊人孫招遠之手。我等所有糧草供給,皆被切斷,命懸一線。在此生死存亡之秋,唯有速速攻下紫藤府,打通海上糧草通道,方可獲得一線生機。”南嶼王指著地上金銀道:“眾位都是我南嶼王愛將,本該有福同享,有難同當。這些金銀,便是我對各位獎賞,每個敵軍人頭價值二十兩,盼你等好生殺敵,奪得生機。”便下令速攻紫藤府。

那些南嶼王軍士思索自己退路已被斷絕,若不拿下紫藤府,便是案上魚肉,任人宰割,又看南嶼王下了血本,將多年搜刮的金銀財寶拿出來獎賞眾人,便發了狠心,個個衝鋒。

那江州所有钜艦都在孫招遠手中,無水師可用,南嶼王钜艦在海邊齊射巨炮,紫藤府架在城牆的火炮自然不是敵手,一個靈活移動來去自如,一個定在城牆無法移動,高下立判。

待得钜艦打了一個時辰,城牆終於打出一個巨大缺口,南嶼王軍士個個衝鋒,衝到城中與守軍肉搏。看到南嶼王軍隊不要命的打法,紫藤府守衛將領李龍趕緊帶領大部軍士棄城走了。若是留在城中,已無城牆可守,對麵又有巨炮支援,必將全軍覆冇。

南嶼王入得城內,好生整頓,趕緊派人前往西州、洋洲及日島等地緊急獲取糧草物資。孫招遠聽得訊息,心道:“若是待得南嶼王好生整頓,得到糧草,以紫藤府為據點,回頭來攻章城府,這仗就不好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