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日上朝,炎帝聽完奏摺,處理完政務,道:“諸位大人,還有事要奏嗎?若是無事,便退朝吧。”

孫招遠道:“臣孫招遠有事要奏。”

炎帝道:“奏來。”

孫招遠道:“臣聽聞本月中旬,乃是皇太後生辰。想我先帝,英年早逝,幸虧皇太後生性剛毅,最有女子氣概,保得皇上長大,執掌朝政,若是換了其他皇太後,隻怕這江山也不十分太平。現今這世間大治,永王隻能偏居懸島,三王州郡已奪回建州,百姓生活逐漸太平,日子美滿,就憑這點,皇太後也是功澤萬世,留芳千古。臣想,皇太後這許多年,都深居宮中,這世間繁華,卻不得親眼所見,親耳所聞。臣奏請聖上,在皇太後生辰之時,讓百官入宮拜見皇太後,恭賀皇太後生辰,也讓皇太後聽聞一些宮外趣事,豈不是好。”

炎帝聽了奏報,心道:“這孫招遠,不僅忠於朝廷,也心繫皇太後,此番心意,可圈可點。”

新任禮部尚書張成狀卻立即反對道:“此事萬萬不可,後宮乃是禁忌之地,自古以來,便隻能由皇帝一人獨享,其餘人等若是要入後宮,也必是奉皇帝旨意。此舉也是杜絕宮廷出一些難堪之事,防微杜漸。現今要後宮宮門大開,幾百個男子前去後宮,無異於不合禮製,不合章法,此例斷不能開。”

孫招遠道:“雖然自古以來,後宮宮門把守嚴謹,斷絕了後宮辱亂之根,可是宮內宮女、貴妃、皇後、皇太後、皇太妃等皆深居宮中,甚至不如普通人家,平時有些佳節,或者有些熱鬨,還可出門隨意走動,排解心中煩悶。長久以往,後宮便充溢一股陰氣煞氣,人人臉上都上悲愴神色,不得伸展,皇上日日在後宮居住,也會被此陰氣煞氣所傷,妨礙國體。故懇請聖上恩準百官進宮祝壽,以解後宮陰鬱。況且宮中侍衛眾多,料來不會出什麼岔子。”

孫招遠此番話有理有據,誠懇中聽,張成狀便不好再開口反對了。

炎帝道:“孫大人所言,甚合朕之心意。自從先帝仙駕,皇太後便孤苦無依,孤身一人。朕看著皇太後每日眉頭緊皺,卻不知該如何讓皇太後高興,想來若是宮中熱鬨,皇太後也可解解乏悶,正好皇太後生辰,普天同慶,朕便開這個先例,允許眾官前去賀壽,聊表孝心。孫大人之奏,朕便準了。隻是張大人所言也是對極,後宮乃是禁忌之地,任何人不得擅自入內,朕想,若是後宮不能進,便將賀壽地點放在天養殿,那裡地方開闊,能好生熱鬨一下。”

眾官皆跪拜道:“皇上孝行天下,臣等欽佩不已。”

於是那幾日,百官都在搜尋奇珍玩物,寶玉文玩,也在搜尋各地有趣風俗奇事,以博皇太後開心。

隻有那努依德在家,拿出二十多年前,金玉明姝送他的玉佩,不禁看得淚眼婆娑,回顧起當年兩人在一起玩耍時的天真無邪,又想起已二十多年不見,此番進宮,必能見上一見,即使是遠遠觀望,也是解了心中夙願。

努依德唸到:“幾十載彆離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咫尺卻天涯,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麵,鬢如霜。”一夜整整無眠,枯坐到天明。

那金貴妃也是同樣景象,聽聞百官將要入宮,努依德必然也在眾官之列,幾十載朝思暮想的人,馬上就要見麵了,金貴妃又是高興又是難過。金貴妃對身邊的伺候宮女道:“你看我這麼多年,可有變老了?”

那宮女不知金貴妃怎突然問這話,忙道:“貴妃多慮了,貴妃天生麗質,便是再過幾十年,也一樣是那天上的明月,怎麼會老呢?伺候貴妃這麼多年,可是一點模樣都冇變呢,還是和十五六歲一般模樣。”

金貴妃聽了心裡高興,忙叫伺候的宮女都進來,給她洗頭梳妝,把自己打扮成少女模樣,眾宮女都誇讚道:“貴妃真是明豔動人,這個妝容真又變成了一個二八佳人,讓人看著好生豔羨。”

金貴妃聽了也十分高興,期盼那個努依德也是當年模樣。

不覺到了皇太後生辰之日。那日天養殿鑼鼓喧天,彩旗飄展。宮女和太監來來往往將果盤佳肴端上桌,戲台上從全國選來的戲子唱著“太平盛世”。

百官在座前款款而坐,互道家常。待坐了幾炷香的時間,炎帝、皇太後、皇太妃、皇後、嬪妃等人進入殿內。百官起拜,恭祝道:“恭祝皇太後,生辰安康,龍體呈祥。”便一起將禮物呈上,王太監下來把所有賀禮收了,擺放在皇太後跟前。

皇太後是箇中年婦人,生的端莊大氣,舉止得體。皇太後看了一眼,都是些珍寶珠玉,無什稀奇,隻是今日,這宮中看著熱鬨興旺,不似平時各個太監、宮女都是輕言細語,這皇宮之中,甚是冷言冷清,便道:“眾官請起,難得諸位大臣還想著哀家,前來給我賀壽,自從進了宮,做了這皇後,皇太後,便和外麵隔絕了,平時也見不到什麼人,遇不到什麼事,隻是一些心腹太監、宮女出了宮,把所見所聞告訴哀家,哀家平日裡也很乏悶。我看在座的也還有一些先帝在時就上朝當差的,想想上次見麵都是好幾年前,也有些大臣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走了,連個照麵都還冇有最後打上一打。我兒為我想得周到,看我一個孤寡婦人,平時清閒久坐,特意邀了你們前來,哀家心裡高興,今天諸位大臣務必要吃儘興,喝儘興,耍的開心方纔回家。”

聽到皇太後如此招呼,眾官便一起舉杯,殿內推杯換盞,好不熱鬨,那些官員輪番將天下發生的奇趣故事講給皇太後、皇太妃、皇後、皇妃等人聽,大殿上歡聲笑語、嘖嘖稱奇之聲一片。平時清冷的皇宮,也就今日有些熱鬨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