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招遠道:“臨來之時,聖上拉著我手,將一件差事好生交代與我,並特意囑咐,這件差事務必要讓你前來助我,才能辦好,可見在建州之時,馬大人出生入死,已被聖上掛記,所以纔不遠千裡,將你調到我麾下,助我辦差。除此之外,還將馬大人升為雲溪州副將,統領千軍萬馬,以彰鼓勵。”

馬如山聽聞孫招遠言語,禁不住感動得忍淚盈眶,對著北麵拱手道:“聖上如此恩寵,我馬如山真是無以為報,我乃是個孤兒,自小孤苦伶仃,入了兵營,仗得一身蠻力武藝,升為參將,因我冇有宗族支撐,還想著此生也就此到頭,冇成想,遇到孫大人,立了蓋世奇功,連著我這個粗人,也被聖上掛念,還連提了幾級,成了這雲溪州副將,鎮守一州。聖上之恩,孫大人之恩,馬如山此生難忘,從此甘心為聖上儘忠,助孫大人辦差。”

孫招遠聽言,笑道:“若是差事難辦該當如何?”

馬如山道:“馬某人是血裡來血裡走的粗人,連死也不懼,還怕什麼樣的差事,孫大人莫說什麼樣難辦的差事,便是讓馬某單槍匹馬前去刺殺三王,馬某也是千個願意。”

孫招遠道:“馬兄,這個差事還不至於這樣提頭去辦,但是確實有些難處。”便將來雲溪州此行目的細細道與馬如山。

馬如山道:“孫大人,這個差事,還是要在公衙之內進行纏鬥,拿得證據,才能將金河玉河所產金玉歸於朝廷,想來都是文官之責,我乃是個武將,如何才能在此事上助孫大人辦差,恕我愚鈍,還請孫大人明示。”

孫招遠道:“雖然一州將軍,乃是武將,可卻也是重要至極。十五年前,先帝派了大臣前去撫州任巡撫,治理此州稅賦弊端。這個巡撫,來了此地三月,終於理清事情原委,原是那些公衙之人,收稅之時,將平民所納之糧,以瑕疵較多的理由,降了品級,讓那些平民多繳納公糧前來抵數,多收的公糧,便入了當地官員的腰包。新任巡撫為民做主,嚴令所有人等不能隨意調降公糧品級,違者格去公職。一時間,百姓拍手稱快,而一州官員皆有怨言,一些官員便聚在一起,密謀兵士嘩變,由手下軍士率領士兵,衝擊州府公衙,殺了巡撫,此州官員上奏先帝道:由於巡撫到此後,施行新政收糧,造成入庫公糧大減,州府無力負擔兵士軍餉,由是兵士嘩變,殺了巡撫。先帝也是無法,一州官員,眾口鑠金,嘩變兵士,又多達萬數,先帝也隻有放過此事,重新計議,巡撫之命,白白喪失。”

馬如山道:“馬某明白孫大人之意,是擔心這雲溪州兵士不在自己手中,要是這些官員,使了計策,激起嘩變,便控製不住,所以務必需要自己武將,控製兵營,方纔穩妥。”

孫招遠道:“此是其一。”

馬如山道:“還有其二?”

孫招遠道:“這其二,是州府公衙,按照規矩,遇有州府大事,便是巡撫、佈政使、將軍、糾察使、刑督使、聖學使六人共同商議,各自按所屬職權對州府大事陳述意見,巡撫按照六人意見彙總議定後將處理意見發往各府各縣照公文辦理,或再上報朝廷各部,由朝廷定奪。若是這州府公衙內,隻有我一人,其餘五人抱成一團,我說東他們說西,我說北他們說南,則我令不行,命不達,指示出不了這州府公衙,則局勢無法掌控,現今正好將軍之位空缺,待得你熟悉了這雲溪州軍隊事務,我便奏請聖上將你提拔為將軍,在公衙之中助我幫我,我便不會束手束腳,可以放開手腳,與這雲溪州地頭蛇大戰一場。”

馬如山一聽,心內更是欣喜,剛纔說他可以做個副將,已是幾世都修不來的福氣,方纔孫招遠說道他可以做這一州將軍,更是喜不自勝,道:“馬某今日便去這雲溪州軍部大營走馬上任,務必讓這雲溪州軍士兵員唯孫大人馬首是瞻。”

孫招遠道:“馬將軍務必要小心謹慎,這雲溪州不比其他州府,乃是一個鄉土人情極為濃厚之地,這些軍士兵員都是鄉裡鄉親,盤根交錯,先要將其分化,分而治之。”

馬如山道:“這也不是難事,我慢慢將江州舊識武將調到雲溪州,入我軍營,重要武官職位,都便成我自家兄弟,就再是鐵桶,不信這幾萬兵士都是他的兄弟,全部都會為他賣命。隻要冇有帶頭之人,這幾萬兵士便握在孫大人手中,再不怕其他官員唆使兵變。”

孫招遠笑道:“還是馬將軍足智多謀,那事不宜遲,你趕緊去軍營熟悉情況,我就等你好訊息。”

馬如山便告辭孫招遠,去那軍部大營,一路上,已在心中擬好要調來雲溪州以供驅使的武將名單。

孫招遠心內道:“即使我控製了這雲溪州軍權,也隻是讓自己立於不敗之地,要如何才能挫敗姚雲貴,這還需要好生謀劃。即使我能強推馬如山坐那將軍位置,姚雲貴還握有總管政事、司法、刑獄、聖學使之大權,皆是可在州府掀起大風大浪的至高權利,單說這聖學使,若是這全州府的學塾老師都罵我咒我,讓我深陷輿論漩渦,那些科考士子還不在科考文章中損我扁我,若如此,便和傲焰王在青丘州的處境無甚區彆,雖不至死,但也讓我在這州府陷於被動,更不要說司法刑獄,若是用了這些大權,除了公衙位尊至極的六人,其他各個人等,不是想打就打,想殺就殺。比如將金飛、薑富貴陷害革職,我便斷了臂膀,以後在這州府失去幫用。所以此時情景,務必隻能智取,不能強攻,若是強攻,我必會陷入被動之境。”

計策已定,孫招遠便處處與姚雲貴示好,與周邊官員逢場作戲,但求融入雲溪州錯綜關係,獲悉有用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