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音喬還不知孫招遠前來雲溪州的差事,道:“聽相公言語,並不是很喜歡那姚雲貴,為何還要和他親厚?”

孫招遠道:“喬喬,你女人家不懂,有時候人在這官場,身不由己,隻能心口不一,方能保身。”

餘音喬道:“這是何意?我倒是越加迷惑了。”

孫招遠道:“此事暫時你不知較好。”

餘音喬道:“若是相公不想告訴我,我就不問,我唯一所知,便是相公定有難言之隱。”

孫招遠笑道:“喬喬真是乖巧。不過那李華,你和她多走動走動,看這李華到底是何居心打算。”

餘音喬道:“這李華和我親厚,難道是另有圖謀?”

孫招遠道:“此女子目光如炬,看她眼神,能穿透人心,想來能幫姚雲貴這一方大員掌管家業的女子,定能洞察人性,知你所想,逢人說人話,逢鬼說鬼話,她看你溫良婉約,又看你平時笑意盈盈,知你是個愛笑純良女子,便討你歡心,說些趣事,和你結交。向來這種刻意巴結,定有所圖,隻是此時,我還不知這姚雲貴意欲何為。你且和她走動,時日多了,自然知道她的心思。”

餘音喬道:“那我平日還是小心提防,不要被她知曉一些機密之事,不然就被她拿捏,擺在案板了。”

孫招遠道:“正是。正所謂事出反常必有妖,其他官員都是隻身來拜見我,要入我門道,隻有這姚雲貴,帶了一個家眷起來,定是將你視作與我連接橋梁。隻是這橋他想如何去搭,隻有以觀後事了。”

過了幾日,姚雲貴都在想如何回覆孫招遠詢問官員辦差情況之事,思來想去,便按照官員實際政績,編了個名冊,排定優良中差,寫了評語,交給孫招遠。這個名冊,公正異常,將何人有何政績,有何劣跡,一一昭示。

姚雲貴所想,無非是讓孫招遠從這些評定中,不知何人是他嫡係,自然不暴露意圖。

孫招遠拿了名冊,細細研讀,將每個州府官員所作所為,儘皆熟記,並定了日子,前往各府縣覈查政績,瞭解民風,熟悉風土。餘音喬本想跟往,孫招遠確將她勸下,讓她與李華好生玩耍,探聽情況。

孫招遠去的第一處府縣,不是最近的華庭府,而是去了龍都府。為了一切從簡,不勞民費財,孫招遠隻帶了幾個心腹下人開往龍都府。

行了兩日,便來到這龍都府地界。

果如孫招遠所料,因姚雲貴下發文書並未提及不讓下麵官員迎接,這一府幾十個要員便都在迎官亭候著,看見孫招遠過來,飛也似的奔將過來,跪在地上,將孫招遠大馬團團圍住。眾位官員道:“請孫大人下馬,我等備了八乘大轎,前來迎接孫大人覈查我府情況。”

孫招遠來之前,熟記了官員名冊,問為首者道:“你可是這龍都府知府杜強?”

杜強早料孫招遠會問他話,跪在地上,將頭抬起,拱手道:“向孫大人請安,正是下官。”

孫招遠道:“州府的公文你可看了?”

杜強道:“早已送到了知府公衙,我們一府官員都看了。”

孫招遠道:“那何故還備了八乘大轎前來迎接本官?”

杜強道:“想以前來我府覈查的巡撫,我府官員都是備了十幾個大轎,將位尊官員,悉數抬至知府公衙,且調派本府所有官員公差捕快,前來迎接。此次因看了孫大人不要鋪張的意思,便隻備了一個大轎,也隻調派了些許官員,前來迎接,已算是簡樸至極。”

孫招遠笑道:“在本官看來,這也算是一個奢侈之舉了,本官也不會耍什麼官威,一向從簡,這些繁瑣禮儀,便免了吧,你們這些官員,全都起來,至於大轎,本官就不坐了,本官還是駕馬順遂。”

杜強等人便起身,道:“既然孫大人如此體恤我府官員,便聽孫大人調遣,但由孫大人騎馬進城。”

孫招遠道:“此去龍都府城,還要多久?”

杜強道:“此地離龍都府也就三十裡地,不過兩個時辰,可以趕到。”

孫招遠便道:“各位官員,那就快快請起,我們騎馬進城。”

路上,孫招遠在前,杜強在後,差了半個身位相伴前行。

孫招遠道:“杜大人,聽聞你在龍都府已做這知府十五年?”

杜強道:“回孫大人,下官是土生土長的龍都府人士,少小便抱有鄉土情節,自從入仕起,便一直在這龍都府任職,曆任縣主薄、縣令、直至知府,此前姚雲貴大人曾想讓下官前往路陽府,任職路陽府知府,下官卻不想離家,便好言謝絕了姚雲貴大人的美意,繼續留任龍都府,再任個幾年,便想告老辭官,頤養天年。”

孫招遠道:“那路陽府知府乃是一個關鍵官職,在這個官職任上,做出政績,便可提至一州主官,連這麼一個重要差事杜大人都推辭了,想來對這龍都府有極深留戀。”

杜強道:“下官心中其實並無遠大抱負,隻要能造福家鄉父老百姓,讓這百姓人人有衣穿,有飯吃,有房住,下官便再無所求。”

孫招遠道:“可見杜大人還是個宅心仁厚的一方父母官。”

杜強一路將龍都府情況向孫招遠稟報,孫招遠所見所聞,雖談不上有何優越政績,卻也冇有任何不當之處,但凡道路皆有修繕,但凡農田皆有水利,但凡鎮街都有巡視捕快,但凡鄉民皆麵善親切。

孫招遠到了龍都府公衙,坐在堂上,杜強便拿出早已擬好的上報文書,獻與孫招遠。

杜強也手持一份上報文書,將政績稟報孫招遠,孫招遠聽他口中所說,這龍都府已是個百姓富足之地。

孫招遠道:“我來之時,聽人提起,這龍都府肥沃土地皆在大戶人家手中,普通百姓,隻能尋些耕種長工過活,如此想來,怎會百姓人人富足?”

杜強遇變不驚,道:“隻因這龍都府土地肥沃,所以那些大戶人家,給錢慷慨,但凡有長工幫忙,工錢都比其他府縣高上幾成,所以人人富足。”

孫招遠便又問了其他事項,當夜宿在這龍都府,不在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