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招遠走了一個時辰,遇見一條大河,想要淌過,卻見水流湍急,無奈之下,隻得到處找橋過河,往上遊走了五裡地,終於看見有橋可渡。

幾人便牽了馬匹,走到橋上。隻見幾個小吏,在橋上將他們攔住,道:“想要過河,留下過路錢財。”

孫招遠道:“這位大人,我等是外州過路人士,其餘州府,從未見過路還要收錢的,是否弄錯了?”

其中一個小吏道:“你們幾個,不管是本地人士,還是外來客人,都要交錢。此橋是本地富戶見民眾來往不便,斥資修建,但修建花費,隻能是從往來百姓中收取,方能填補這造橋所費。”

孫招遠道:“這也算合理,若是有人不想交錢,不過這橋便是了。”

說完,指使下人交了過橋銀兩,幾人繼續前行。

過不多時,便進入山路,那山路艱難,幾人牽馬,艱難前行。左拐右拐,看見一處路巨石垮塌,將路埋了,旁邊有條新挖的小路,可以過去。隻是這路邊,又有幾個小吏,將他們攔住,道:“幾位,若要走這新路,還請留下過路錢財。”

孫招遠奇怪道:“方纔路過一座橋,向我等要這過路錢財,怎地到了這兒,又要交錢。”

小吏道:“一看幾位就是外地人士,這路威府,地勢險要,山石經常滾落,將路沖斷,本地富戶便新挖道路,方便民眾往來,但挖路花費,隻能從往來百姓中收取,方能填補這挖路所費。”

孫招遠聽了,道:“若是這山路是你們開辟,倒是為鄉民做了不少好事,雖收些錢財,倒也合乎情理。”說完,下人又過來,交了過路銀兩,幾人繼續前行。

七拐八拐,走了一裡地,回頭再看那些小吏,卻被山野擋住,看不到蹤影了。這時,一個鄉野老者從旁邊陡峭山上滑下,正在落在孫招遠前麵,站起身,拍了拍塵土,準備往前走。

孫招遠覺得稀奇,道:“這位長者,為何前麵有路你不好好走,卻要爬山繞道而走。”

那老者冷笑道:“幾位應該是外地來客吧,想是冇聽說這路威府乃是這雲溪州天下第一路霸土匪橫行之地。”

孫招遠道:“老人家,此話怎講?一路走來,並未看見什麼土匪路霸。”

那老者道:“幾位一路來時,難道冇有遇河過橋?難道冇有遇斷路過新路?過了這橋這路難道冇有掏出買路買橋錢財?”

孫招遠道:“老人家說的這些橋路我們都過了,也掏出了錢財銀兩,可是人家修橋開路總是有些花費,收點銀兩也是合情合理。”

老者哼道:“這路威府官府便是這路匪惡霸,那些橋,是這官府小吏將沿岸河工儘數趕走,兩岸百姓若要到對岸走親訪友,隻有走他所修之橋,那些路,是這官府小吏選了最陡峭處山崖小路,推下山上巨石,堵了道路,重新開辟新路,百姓無法,也隻有走他的路。過了他的橋他的路,隻有留下買路錢財。我老人家孤寡一個,但要過路,隻有冒了風險,過河遊泳,過山爬山,方纔能逃得他的魔爪。”

孫招遠道:“天下還有這種不知廉恥的斂財手段。”

老者道:“如今正逢亂世,百姓怎有餘錢,這些惡毒之人,連些許體麵都不給百姓相留,最後錢財都要搜刮乾淨。百姓便是做牛做馬,也比做人來得輕鬆。牛馬還有休息時候,這人,卻要每日奔波,才能勉強度日。”說完拔腳便走了。

孫招遠不知該如何回答,一路回想今日遇到的這件奇事惡事。

過了這座山,來到一片開闊平坦之地,這便到了路威府城。

孫招遠幾人到了路威府公衙,這衙門卻緊閉,想來官員都去迎官亭候著他孫招遠去了。下人前去敲門,出來了一個小吏,看到孫招遠一行,道:“何人來此辦事?今日有大官來府衙,所有官員都去迎接,冇人當差,若是有事,改日再來。”

下人道:“你可看仔細了,這便是你口中大官,當今雲溪州巡撫孫招遠孫大人,快去報了你們知府,就說孫招遠大人已到了公衙,讓他們速速過來拜見。”

孫招遠便在公衙內等這路威府官員。看這公衙之上,貼了一副對聯,上聯道不食民一飯,不愛民一錢,乃吳隱之為太守,下聯道先天下而憂,後天下而樂,是範文正作秀才。

孫招遠冷笑道:“這些惡人,總是當麵一套,背地一套,明麵上做的是光明正事,內地裡搜颳起民脂民膏,恨不得挖地三尺。如此惡人卻冇有天收,想來這世間,也冇有什麼天理可言,我雖是一府大員,明麵上大權掌握,卻也受底下這些官員牽製,若是他們一起合力害我,我也是個覆水之船。所以即使和這些惡人鬥上一鬥,還這雲溪州一片青天,卻也是個難事,此事隻能智取,卻不能用強。”

過了大概兩個時辰,路威府官員風塵碌碌,急急湧進公衙,見了孫招遠,儘皆跪倒在地,道:“孫大人恕罪,下官等有失遠迎,還望孫大人海涵,隻是孫大人從何處來了這公衙,我等在大路上候著,卻未見著。”

孫招遠放眼望去,下麵幾十個官員,因此地是馬如山軍部大營駐地,那馬如山也在官員隊列。孫招遠道:“此事說來湊巧,正好本官的馬到了岔路受驚,踏上小路,本官將錯就錯,想著尋了小路前來府衙,看看沿途秀麗風景。”

孫招遠又對馬如山道:“馬大人來了這路威府軍部大營幾日,這軍部大營事務可好理清?”

馬如山道:“軍部大營之事,甚是繁瑣,若要理清,還是需要些時日。不過下官到那軍部大營,紮在群山之中,四處關隘,易守難攻。看這雄關氣象,思忖道,即使永安州被三王攻克,憑藉路威府雄關,想來也可拒敵千裡之外。”

孫招遠道:“軍部大營事務,務必好生理清,關係國家安危,不可馬虎。”

馬如山道:“下官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