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知府名叫武敬,聽了孫招遠之前說從岔路進城的話,汗流浹背,生怕他收買路錢財之事,被孫招遠發現端倪,轉念又想,收過路銀子之事做的巧妙,若是一般過客,必然覺得合情合理,便將擔心之情收了,丟下此事,道:“那就請孫大人在堂上就坐,下官這就像大人稟報這州府情況。”說著便遞上文書,也自己拿了一份,將文書上所寫唸了一遍。

孫招遠聽了,和龍都府知府杜強所陳述業績,大差不差,皆是說在他們治下,人口如何增長,百姓如何安居,稅負如何難收卻應收儘收。

孫招遠聽完,笑道:“武大人在這路威府任知府,想來也有三年時間,做瞭如此政績,也算不俗了。”

武敬聽了,還道孫招遠真心誇讚,興高采烈道:“謝孫大人誇獎,本來這為官一方,便是要造福百姓,若是冇有功績,不如辭官回家,教書育人。”

孫招遠道:“武大人真是有心之人,心中有民,未來飛黃騰達,尚未可知。”

武敬一聽這話,更是高興,心中思忖道莫不是這次得了巡撫欣賞,往後更要加官進爵,便更是向孫招遠媚笑回答道:“下官心中隻知為民,不知其他,若是得了賞識,加官進爵,則更要為民請命,行聖人之道。”

孫招遠道:“武大人......唔......本官本次便記住你了。”

武敬一臉媚笑。

當夜便夜宿路威府。次日天剛亮,不待這府官員到這公衙,孫招遠便帶了下人離開此地,趕往資元府。

行了兩日,方纔到了資元府。

龍都府和資元府迎接孫招遠之事,早已報到了資元府知府譚家興耳中,譚家興便知,孫招遠是不想其餘人等跟在左右,想實地瞭解當地民風情況,又想自己本就冇有做過什麼歹事,便下令不用前往地界迎接,任由他孫招遠自來府衙。

孫招遠到了資元府地界,果然如姚雲貴所說,資元府女子,皆生的眉清目秀,膚若凝脂。所到鎮街,皆有煙花之地,各州各府人士,皆聚在此,尋花問柳,那些客棧酒家,生意極好,民眾臉上,都笑意盈盈,想來所賺銀兩,不在少數。

孫招遠看得此地繁華,到了資元府,已是晚上,便想那資元府公衙,定是關門,不如在此找個客棧歇息,明日再到公衙處置公事,也可瞭解當地民情。

幾人便在這資元府,找了最熱鬨地方住下。

孫招遠雖然人前穩重,但心中還是貪耍貪玩,便撇開左右,換了身商賈衣服,出門去玩去耍。這資元府,民眾有錢,所以雖是夜間,卻還十分熱鬨。孫招遠走走逛逛,來了河邊一處亭子歇息。

剛一坐下,來了個年輕男子,看那裝束,不過二十左右。男子打量幾眼孫招遠,問道:“小哥晚上深夜,一人在此,難不成是睡不著覺,出來玩耍。”

孫招遠想來此地無人認識,若是有個人一起玩耍,出去尋些本地美食,也是一件好事。便道:“你還真是慧眼如炬,我就是睡不著覺,出來看看,有冇有耍處。若是有耍玩的,或是吃的,還請小哥帶路。”

男子道:“巧了,資元府好玩的好耍的好吃的,我都知道,你跟了我,我都帶你去玩去耍去吃。”

孫招遠道:“那就請小哥帶路。”

這男子便七拐八拐,帶孫招遠到了河邊一處大宅子,道:“這便是本地最大戶人家江源雲開的好耍之地了。這江源雲家族,在此地已有三、四百年,自從江家先祖到了這資元府,發覺此地甚是好耍,便買下許多宅子,開了許多好耍之地,積累三、四百年,已是這資元府首富。他們開的店子,自然好吃好耍好玩。”

孫招遠看這宅子,門頭寫了“怡紅院”,一股煙柳氣息,原是個妓院,心道:“他口中所說好耍之地,看來就是煙花柳地,這個男子想來就是佃客,將那些閒散客人,帶到店裡,好取得店家回扣。”

孫招遠道:“這可是煙花柳地,我已然有了家室,再去這種地方,想來夫人不喜。”孫招遠想拔腳就走。

那男子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大頭,怎肯就此放過,拉著孫招遠衣襟,道:“你人都來了,進去坐坐也無妨。”

孫招遠道:“我家夫人還在家中等我,我出來已有些時候,定要回家。”

那男子換了副凶橫臉麵,喚出在店外的幾個壯漢,幾人將孫招遠團團圍住,道:“你可是答應我要吃好玩好耍好的,怎能就此回去。我便在此告訴你,你今日進去也得進去,不進去也得進去。”

孫招遠道:“若是我不從呢?”

那男子冷笑一聲,道:“那可就不要怪我得罪了。”

孫招遠看這情形,其實心中早就想好對策,對方無非想要錢財,掏出銀兩,給他就是。突然轉念一想,這些歹人如此行為,豈不是強買強賣。說不定在這個煙花柳地,也能發現這資元府門道,也未可知,便道:“小哥莫急,我便依了你去玩去耍,休要動怒。”

那男子立時又換了一副嘴臉,滿臉堆笑道:“小哥既然人都來了,進去稍坐也是無妨。”說完便把孫招遠擁入宅子。

果然是首富開的煙花柳地,這宅子,占地五畝有餘,裡麵清一色的妖豔女子,陪著各色客人喝酒吃菜,那些客人皆是喜笑顏開,好不快活。

那男子道:“小哥,這大廳之中,但凡有看得上的女子,便將桌上禮物贈與她,她若是接受,便會下來陪你喝酒。”

孫招遠道:“這些都是什麼禮物?”

那男子道:“這些禮物,其實本身冇甚稀罕,不過背後,卻代表銀兩多少,比如這個花環,你送與她,便代表你送她陪酒錢五錢銀子,比如這個花籃,你送與她,便代表你送她陪酒錢一兩銀子,如是這般,所有禮物都有價錢,那個女子看你送的禮物價值幾何,若是讓她稱心如意,她便過來陪你喝酒猜拳,樓上還有雅間,你們做些快活之事,也是極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