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招遠道:“魯步雲大人甚為記恨此事,因他那是剛上任尚書,便有一州重要官員任命之大事,他卻不知曉,怎能不大動肝火。所以,前幾日我派人送了書信過去,詢問這雲溪州將軍空缺之時,他將此事提起,所以我思索一番,認為此時再由龍津補將軍之缺,甚為不妥,如此便是藐視吏部,以後雲溪州官員升遷,這吏部必定要從中作梗。”

王弘聽了孫招遠言語,生怕龍津之事不妥善處置,也影響吏部對他看法,讓他不能升任補缺,趕緊拱手道:“若是吏部對此已有意見,下官便也認為此事不應由龍津補缺,即使我們不聽孫大人好意勸阻,強行報了龍津之名,想來吏部也必是不允的,到時候鬨翻,豈不是全天下都在看龍津笑話,以後龍津在這州府,如何有臉麵行走?”

有了王弘起頭,其他人也不好反對,且各個官員都認為孫招遠說得在理,言辭有據,此時若要為龍津出頭,也是不能爭取,不僅一府巡撫不讚成,州府學政也認為不妥,姚雲貴便不好再爭了,便道:“那將軍之缺由何人來補?”。

孫招遠道:“本官之意,便是讓馬如山來補。”

姚雲貴道:“若是由馬如山來補,隻怕馬大人剛來雲溪州,事務不熟,且才升任了副將要職,到路威府時日不過兩月,便急忙提拔,是否有些太快了。”

薑超附和道:“一般官員連升幾級,也是個稀罕事,全國每年也就這麼幾例,上次將金飛、薑富貴直接提到知府、同知位置,都是冒了風險,想來知府、同知都是州府大員可以議定之事,不需報朝廷審議,若是馬上就將馬大人升為將軍,此事將由朝廷定奪,恐怕隻會落人口舌,說我們雲溪州提拔官員,甚是隨意。”

蔣勝也道:“下官在這雲溪州十年,確是無一例飛速提拔至周府大員之先例,恐怕若是如此行事,還是有些不太穩妥。”

隻有王弘未發一言。

孫招遠早就想好幾人會反駁之言,笑道:“各位大人莫急,雲溪州將軍之位,已然空缺半年,最近時日,定要報到朝廷候補之人,否則吏部也會查問此事。所以本官纔將本州武官名冊儘皆翻閱,唯有龍津與馬如山兩人可以補缺,本官本是想依各位前些日子稟報,讓這龍津補缺,卻不想,有此事故,所以此時再推龍津赴任實在欠妥,並不是本官不尊重各位同僚。此時,隻有這馬如山為合適人選,至於剛纔諸位大人所說,連升幾級,確是罕見,可這馬如山,跟隨本官,大破南嶼王之兵,收複建州,居功至偉,若是讓此人升任,料來朝廷之內,無人反對。諸位大人若還有擔心,便看本官將遞補文書發至朝廷,看朝廷意見,若是朝廷言辭激烈,予以駁回,那我等便再讓他人候補將軍。隻是本官也想來,本州官員冇有能夠候補之人,朝廷料來要派其他州府之人補缺赴任,若是那時,不知諸位大人作何感想?”

孫招遠幾句話,已然將所有困局化解:一來他孫招遠本想尊重你們這些大員,讓龍津補缺,卻是因你們自己得罪了吏部,所以他孫招遠隻能有心無力,怪不得他,二來馬如山軍功赫赫,連升幾級彆人也不會有什麼不滿言辭,三來如果這兩個人都選不上,朝廷派了其他官員赴任,既不是你們的嫡係,也不是我孫招遠的嫡係,這肥水流了外人田,也不是好事。

姚雲貴幾人聽了,覺得孫招遠說得在理,且生怕這將軍職務被不相乾的人任了,於自己於孫招遠都是無益,還不如順水推舟做個人情,讓孫招遠嫡繫馬如山任了,也算是件美事。

姚雲貴幾人便道:“但聽孫巡撫之言。”

孫招遠便生生將馬如山推到了將軍高位。

不過兩日,姚雲貴命人將推舉馬如山補缺將軍的文書發到了吏部,吏部辦理十分迅速,按照朝廷律法,寫了此舉甚合吏部之意的意見,在朝廷之上,將此事奏報,炎帝看了,當庭便同意按此辦理。

待得馬如山任了雲溪州將軍,金德哈纔將推舉王弘任禮部侍郎的文書發至吏部,奏請聖上審議。

吏部此事卻發了文書至雲溪州,詢問若是王弘任了禮部侍郎,則何人補王弘之缺。

由於隻是詢問文書,州府幾位大員商議之時,便擬定了幾個候選之名,呈交給孫招遠稽覈,孫招遠看了名冊,道:“這幾人想來也是政績突出、德才兼備的官員,如此上報,無什不妥,不過,本官想再添一人名字於上,不知各位大人有無意見。”

王弘道:“巡撫大人要添名字,自然是這官員辦差得力,下官怎能有意見。”

其餘幾人皆道:“孫大人,此人是誰?”

孫招遠道:“便是資元府知府譚家興。”

由於按照律法,吏部可在陳奏之前詢問各州事項意見,以做上朝會陳述意見之參考,此次吏部隻是詢問意見,並不是真的要定了官員,各個人等,便皆搖頭道:“無什意見,但聽孫大人安排。”

寫有提名譚家興及一眾官員的文書便擺在了吏部尚書魯步雲的案頭。吏部尚書便按照雲溪州官員提名,擬了朝會意見,將禮部侍郎補缺之事,議於朝堂。因禮部侍郎是金德哈背後支援提名王弘擔任,此事官員都已互通訊息,便無人反對。炎帝便同意按此辦理。

吏部尚書魯步雲道:“方纔所議,已定了這禮部侍郎人選,本來按照常理,這王弘赴任後的缺,可空時日,待得官員掙了政績,再做補缺,隻是吏部想來,再過幾月又到了大考之日,還是趕緊讓人補了聖學使之缺,方纔有人去辦一州大考差事。”

炎帝道:“魯大人之言,甚合朕意,有無人選可供朝廷審議?”

魯步雲遞上提名官員名單,道:“這份官員名單,便是雲溪州州府大員推舉的補缺名冊,以供恩選。”

炎帝看了一眼名冊,除了孫招遠提過的譚家興,有幾人還是有點印象,便道:“眾位大人,有何意見?速速奏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