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招遠想起金飛、薑富貴二人,也不知他兩辦差如何,便命人前去請他兩說是有事到巡撫大院商議。過了一日,他二人騎馬趕到,剛下馬,便直奔內院,來尋孫招遠。

金飛道:“弟弟,我們到了。”

孫招遠轉頭望向二人,看二人風塵仆仆,一臉汗水,笑道:“兩個哥哥,如此趕路,想來路上辛苦。”

薑富貴道:“聽聞弟弟要找我們商談要事,自然不敢耽誤,連夜趕路,馬不停蹄,終於趕到。”

孫招遠便親自倒了茶水,遞與二人吃了。

孫招遠道:“此次召二位哥哥前來,應知我所為何事。”

金飛道:“自然知道,定是那金河玉河私挖金玉之事。”

孫招遠道:“正是,不知情況如何,想來已有幾月,兩個哥哥應該探得詳實情況。”

金飛道:“那是自然,我們兩個販鹽多年,其他不敢說擅長,但是論到打探訊息,當是輕車熟路。這華庭府內,金河玉河產金玉之處,河段流經地界所有官員,按照品級,皆在這個河段擁有船隻,比如知府,就應有六艘船隻,同知就應該有五艘船隻,刑督參使也是五艘船隻,其餘官員依次排序,總計偷挖私采的船隻總計七八十艘,這些船隻,都是小船,晚上出去,在偌大河麵,並不顯眼,所以那些看守士兵,便都假裝冇有看見,讓他們盜采寶藏。”

孫招遠道:“哥哥的意思便是,產金玉河段地界內所有官員,一個不剩,都在私采?”

金飛道:“我當時也以為最多有一些膽大的官員做這個營生,後來,下麵官員偷偷找我,拉我入夥,他們方纔安心,我才知曉,此事從前帝年間,便已有苗頭,開始隻有少數膽大官員敢冒了殺頭風險,去做此事,但由於這個計策設計甚妙,所以一直冇有出事,朝廷追查,也查不出名堂,所以那些官員,個個都壯起膽子,趁機一起下水,私挖撈錢,一州府之中,但凡能有機會與這河段沾上關係的官職,都是肥差,天長日久,派到這兒來任職的官員,都是花了大錢打點過的,纔有這個斂財之位。由是這個地方官員,個個貪贓各個枉法。”

孫招遠道:“若是真如此,這有何證據?”

金飛道:“這些官員,在離了河道百裡之地,找了個叫宋軍山之地,在山穀之中,挖出一個巨大密洞,入口極窄,加上週邊方圓二十裡,人煙罕至,所以外人根本不知,此地有如此機要密洞。從窄口入洞穴,越走越闊,走個十幾丈,才發現這洞寬廣,高兩丈,長寬各十丈,他們便在這個地方,將撈起含金含玉的礦石泥沙,就著流經此洞的地下水流,細細挑選,精心磨鍊,得了金玉,便運到外麵,換成銀兩。”

孫招遠道:“這些官員做事,若是行走正道,想來也會成就一番事業。那這金玉,價值極高,一年起碼要換成幾百萬兩白銀,這州府之中,哪裡有這樣的大戶可以全部吃下。”

金飛道:“我當時也是如此思索,後來才知,這夥人真是做得環環相扣,讓人直呼大開眼界,那金玉銷路,居然盤活了整個雲溪州門道。”

孫招遠笑道:“什麼樣的手段,居然能盤活一州門道?”

金飛道:“也不知是何人設計,那金玉,他們全部集中帶到了資元府,在資元府中銷給外州甚至他國客人,由於是私采之金玉,所以價格可以比市價便宜,那些外州他國客人見到有利可圖,便蜂擁到了資元府,由於這些客商,都是家大業大之人,平時出手也是闊綽,所以到了資元府,吃酒住店逛煙花柳地,都是扔金扔銀,資元府客棧酒家花柳地自然是財源滾滾,客人眾多。那些客人,到了這些地方,又不乏兼做其他糧草生意的,龍都府那些糧草便有了銷路,由於質量上乘,品質極高,價錢也比在本地買賣貴上一些。這些糧草運輸,待得到了路威府,那些小吏便高價收取過路過橋費用,由是這州府,所有環節所有門道都扣在一起,攫取大財。”

孫招遠沉思半響,道:“如此經天緯地之才,想來也隻有姚雲貴一人可以想出,此人不是四書五經學士出身,冇有被書本框住格局,自然生長,自成一派,走的這些野路,可真是藝高人膽大,做的事情,都足可殺頭,卻不留任何把柄,想來此人為了這個巧思門道,也佈局了多年,隱忍之力,遠超常人,有這樣的對手,真是可敬又可畏。”

金飛道:“當下之計,該當如何?”

孫招遠道:“兩位哥哥辛苦,其中門道,我已全部瞭然,哥哥你們休息一日,再回華庭府,若有其他情況,便報我知曉,我好做打算。”

留下二人先行休息,待得餘音喬回了巡撫大院,已是天黑,幾人便一起吃飯喝酒,說些閒話。第二日早早,金飛薑富貴二人便去了。不在話下。

又過了幾日,馬如山將路威府軍部大營之事安排妥當,便來州府任職將軍,到了路威府,直奔州府公衙,來找孫招遠。

馬如山道:“孫大人,馬某來找你任職辦差來了。”

孫招遠看到馬如山,立馬笑道:“原是馬大人,路威府軍部大營安排是否妥帖了?”

馬如山道:“一切按照之前商議,那些與龍津、姚雲貴交好的武將,隻讓他們統帥弱旅,將精兵強將,都交給妥當之人。”

孫招遠道:“這些人等,如何妥當?”

馬如山道:“這些人等,主要有三。其一是我從江州帶來之人,知根知底,最值得信賴,其二是那些有能力有本事之中,被龍津打壓之人,這些人受我重用,自然忠心於我,其三是那些我一去就積極靠攏我之人,這些人用著雖不是特彆放心,但也總不能剛去便將這些人全部換完,不然這軍營還不鬨翻了天,隻待一些時日,便知這些人真心假意。”

孫招遠道:“我對馬大人信賴有加,這等事項,必定能夠辦妥。”

馬如山道:“如今還需馬某做何事項?”

孫招遠道:“待你做了將軍,務必要將這州軍務,全部把在手中。”

馬如山道:“若是如此行事,會不會得罪龍津?”

孫招遠笑道:“這便看你手段,考你手藝了,如何去做,我相信馬大人自然知曉,不用我耳提麵命。”

馬如山道:“下官遵命。”

談完馬如山便去了路威府軍部大營,行使將軍職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