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誌遠聞言,知曉孫招遠會公正評判,立馬道:“下官定會將所知曉之事,合盤托出,全部不敢隱瞞。到時,還望孫大人與我做主。”

說畢,楊誌遠便去了。

孫招遠回巡撫大院,好生思索此事,理出關節,便想出計策,要將龍都府先行整治。

餘音喬早就回了,見孫招遠又是眉頭緊鎖,也不理她,便心灰意冷早早睡了。

過了幾日,那龍都府奏報幾十村民餓死,參那嶽縣縣令楊誌遠的公文便到了州府公衙,六人在一起商議,皆道:“此乃是個民間大案,幾十條人命,關係重大,務必要好生查證,相關人等,皆到州府,當麵審理此案。且州府六個大員,都去審理,方纔穩妥。”

於是龍都府知府杜強、嶽縣縣令楊誌遠、相關土地大戶鄧強、死者家屬代表便到了州府公衙。

那日,孫招遠坐在堂上,佈政使姚雲貴、將軍馬如山、糾察使薑超、刑督使蔣勝、聖學使譚家興依次也坐在副審位置,審理此案。

孫招遠道:“將杜強、楊誌遠及鄧強及死者家屬代錶帶到堂前。”

幾人聽到小吏來報,立即進了大堂。

幾人一進來,孫招遠便立馬認出了死者家屬代表原是那日在龍都府攔駕伸冤的塗大,塗大進來,看孫招遠在堂上,也並未表露之前與孫招遠見過,隻是跪地參見。

孫招遠道:“下麵幾人,都起來吧。”吩咐小吏取了椅子,讓杜強和楊誌遠坐了。

孫招遠道:“杜強,你來先講,此事是何起因,為何鬨得出了幾十條人命。”

那杜強道:“此事全是這嶽縣縣令不作為之過。前幾月,嶽縣塗家村,才忙完農事,準備過冬,卻不想,這土地大戶鄧強賭性氾濫,去了賭館賭博,將所有錢財,全部輸了,所以才欠了塗家村村民兩月工錢,這些村民,冇有工錢,如何過冬,但這鄧強,此時早已有心無力,糧食家產全部悉數賣了,以抵賭債,哪還有錢。事情報至嶽縣縣府,這楊誌遠卻不開倉濟民,任由塗家村村民餓死幾十人之多。此事發生在當今,想來也是我們雲溪州的一件醜事,務必請各位大人,好生追這嶽縣縣令楊誌遠之責,勿要讓這不作為的官員繼續為官,為害一方。”

孫招遠道:“鄧強,你為何早不輸晚不輸,偏要冬日收穫後纔去賭博,輸了彆人的工錢,你讓這些村民如何過冬?”

鄧強心虛,道:“還望孫大人恕罪,小人那幾日妻子病重,日日不見好轉,心頭煩悶,便去了當地賭館以求慰藉,卻不想,短短幾日,便將家當悉數輸光,才付不上當地村民工錢。小人雖有錯,但是按照律法,隻是欠人錢財,雖後麵那些村民死了許多,卻不是小人之過,還望孫大人明察。”

塗大聽了此言,立馬咬牙切齒,望向鄧強,道:“你這個混賬東西,你平時經常扣我們當地村民工錢,有時候還賴著不給,早知這些村民,若是斷了錢財,必定會餓死,就是你出了這個奸計,要謀害我們,讓我們死了,好以儆效尤。所以你故意和賭館老闆串了起來,說是自己財產悉數輸了,好不給工錢,往後出了事情,官府也追究不到你的頭上,你這個混賬東西,可是天良喪儘,必遭天譴。”

孫招遠道:“堂下何人?怎能在公堂之上,辱罵他人。”

塗大道:“孫大人在上,小民乃是塗家村村民,因看到親屬慘死,所以怒不可遏,請孫大人見諒。”

孫招遠道:“本官也知你心裡冤屈,隻是你說人家故意串通說是輸錢,可有證據,公堂之上,可不能冤枉好人。”

塗大道:“事發之後,這個鄧強還在他華貴宅院住著,下人小妾,也都侍奉身前,平時吃穿用度,也和往常一般,怎能說他將財產悉數輸光,有你那些吃穿用度花銷,早可將所欠工錢,全部結清,我村村民怎會餓死。”

鄧強早想好答詞,道:“這是因為我與那賭館店東乃是舊相識,我那宅院,他暫時借我住著,平時吃穿花銷,也是他借我銀子供我養我。”

孫招遠看這情形,早就將事情看清,轉頭又問楊誌遠道:“這些村民冇有糧食,你為何不開倉救濟?”

楊誌遠道:“按照朝廷律法,若要開倉濟民,必須要是天災之時,方纔符合朝廷律法,此事是因民間欠錢引發,自然不能按照朝廷律法開倉救濟,不然朝廷追查,下官逃脫不了乾係。”

孫招遠道:“那何不想其他法子,幫助村民,任由村民餓死,你也逃脫不了乾係。”

楊誌遠道:“下官早已將此事上報知府杜強,讓杜強準許下官用官員俸祿先行墊付所欠工錢,杜強卻不準,說是朝廷命官的供奉,怎能隨意挪用。縣府之中,冇有餘錢,實在騰挪不出。所以隻能要抓這鄧強前來問詢,讓鄧強自籌錢財,去救村民,卻不想,鄧強和杜強關係甚好,杜強說此事乃是民間欠債,怎能隨意拘捕,與律法不合,所以此事一直拖著,直到村民餓死,方纔成了這個慘案。”

孫招遠道:“此事說來,你也是按照朝廷律法辦理,且也按照政事治理,上報知府,所以也並無不妥。此事甚是奇怪,單從各個環節來看,都無甚不妥,但是卻變成一出民間慘案,姚大人、馬大人、薑大人、蔣大人、譚大人,此事你們如何來看?”

姚雲貴道:“此事確如孫大人所說,各個環節來看,都冇有不妥,鄧強欠錢,但也隻是民間欠債,楊誌遠所管縣府出了這等大事,他本是難脫乾係,但他按照朝廷律法,及時向上級稟報事務,所以論理也是行了職權。此案若是我們向朝廷報無人有責,這畢竟是個關係幾十條人命的大案,朝廷必定震怒,斥責我等治理無方。依下官之見,若真要找個認罰的,還是因這個縣令,冇有找到最佳處置法子,貽誤時機,造成慘案發生,若下官是楊誌遠,縣府冇有餘錢,自己也可以私下籌措銀子,先行墊付,後麵再找鄧強還錢,此事便可收場,哪能鬨到這番田地。下官讚成龍都府知府杜強提議,將楊誌遠革去公職,上報朝廷,此為最佳處置。”

薑超道:“民間欠錢,這村民也有責任,若是欠了你們銀錢,你們大可去找鄧強,住在他家,吃在他家,為何淪落到餓死的田地,若是朝廷問起,這塗家村村民自然也有乾係。若是處置了楊誌遠,還要將村民不懂變通之事,奏報上朝廷,方纔是好。”

蔣勝道:“兩位大人所言正是,這縣令、村民都不知變通,不懂事務,若是縣令慷慨解囊,村民冤有頭債有主先找鄧強,也不至於到此地步,所以將楊誌遠革職,再將村民之誤也奏報朝廷,最後勒令鄧強將所欠銀兩悉數還了,此事便可了結,雖然此事打了雲溪州臉麵,讓其餘州府恥笑,但如此奏報,朝廷也不會覺得我們辦差不利。”

譚家興道:“此事我雖不在龍都府,但是卻知根子,且請孫大人允許我問這幾人幾個問題?”

孫招遠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旋即收起,正色道:“譚大人,若有問題,問來就是。”

譚家興問道:“塗大,我且問你,為何你們這個村子,所有村民都冇有田地,隻有幫這鄧強做長工纔有活路?”

塗大道:“原是之前我們村子所有村民土地都賣給了鄧強,村民又不會其他營生,便隻有為鄧強做長工,方有口飯吃。”

譚家興問道:“為何冇有其他活路,還要將土地賣給鄧強?”

塗大道:“我等小民也不願意,隻是有次杜知府送給村民的種子冇有成活,全村冇有飯吃,所以隻有把土地賤賣,才能過了那一關。”

譚家興問道:“楊誌遠,這塗大說的可是實情?”

楊誌遠道:“此事下官知曉,有年杜知府送給全府的種子都冇有開花成活,所以此府的土地都被像鄧強這樣的大戶收在手中,自然包括塗家村的土地在內。”

譚家興問道:“所以此府其餘縣村情況都與杜家村類似,要是這土地大戶無錢支付工錢,便會有許多餓死人的事件發生?”

楊誌遠略加思索,道:“聖學使所言此前下官未曾想過,但是想來是這道理,若是全府土地大戶都像鄧強一般,出於某種原因,不付工錢,則全府大量百姓將會忍饑捱餓,甚至全府之人餓殍遍地也非不可能之事。”

譚家興便望向孫招遠道:“孫大人可聽到了,這便是下官所思所想,一個鄧強已讓一村百姓死了一成,若是這府出了百十個鄧強,那還了得,一旦這州府百姓收不到工錢,無錢過冬,餓殍遍地,我等幾人便是革職問罪也是罪不可恕,所以下官想來,塗家村一事雖是個大案,但是隻治塗家村,隻是治標不治本,根本兼治的法子便是要讓這府百姓有活路,方纔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