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音喬將頭搖的撥浪鼓似的,道:“不埋怨了,不埋怨了。”

餘家收了聘禮,寫了訂婚書,餘曉生、任熙華兩人按了手引,將訂婚書返還給孫家。那些官吏,見了定親禮成,便齊齊放炮,這客棧所在街道,自是彩旗招展,鞭炮齊鳴。

王有銘笑道:“我這一州巡撫,能有幸做你們兩家保媒之人,也不算辱冇了你們孫家和餘家。”

孫守成趕緊道:“王兄見笑了,有你這當朝邊疆大吏做兩家媒人,真是門楣增光,蓬蓽生輝。”

餘曉生也趕緊道:“想不到我餘家還能與巡撫有如此奇緣,也算是三生有幸,往後寫到傳家書中,也是一件光宗耀祖的幸事。”

幾人又說了半日,在客棧請了全城最好的巧手師傅做了晚飯,幾百人將精緻晚飯糕點吃了,約定了三十日後,抬了大轎前來正娶餘音喬,便才散了。

散了之後,那三十日纔是孫家忙碌之時,熱鬨非常。

孫招盈托人去資元府中請的三十個絕藝彈唱歌姬來了,將孫氏家族中一個偌大院子做了個戲台,打整完畢,就令此這些女子在次演習排練。

又有下人來報,裝潢孫家宅院成親工程上等著裝飾的紗綾,請李巧兒前去街上店鋪挑選,又有下人來報,請李巧兒開了錢庫,發放金銀器皿,又有下人來報,請李巧兒取些銀兩去菜市上準備肉菜果蔬。李巧兒日日忙亂,直到日子將儘,纔將萬事具備,各處賬簿都已對清,各處接親金銀器皿,皆已陳設齊備,那些吃的、喝的,也采購足備。

孫招盈主理的那二十出歌舞戲,也是做得有模有樣,看到準備完畢,孫守成才心意寬暢,又請了王有銘等來孫家,色色斟酌,點綴妥當,再無一些遺漏不當之處了。

孫家各處宅院,都佈置得帳舞蟠龍,簾飛綵鳳,,金銀色彩,珠寶爭輝。於是孫家上下便齊齊等著結親時日。

接親那日,天還未亮,就有司儀出來先看方向,何處更衣,何處站坐,何處行禮,何處開宴,何處退息,萬事皆按照生辰八字及黃曆典籍參照處置。

待得一聲炮響,所有孫家宗族,皆按輩分排了順序,眾人隨了一頂綵鳳金飾花轎前去金江客棧接親,孫招遠也是披紅掛綵,騎了個批金帶銀的大馬走在隊伍前頭。

那餘家上下也是在客棧內等得焦急,忽聽外邊熱鬨喧嘩無比,立馬到窗邊打望,是那烏泱泱一大片的接親隊伍到了,任熙華趕緊到餘音喬屋內,前去看餘音喬打扮是否有疏漏,隻見餘音喬已然梳妝完畢,彩繡輝煌,恍若下凡仙女,掀開蓋頭來看,粉麵含春丹唇如秋。

任熙華撫著餘音喬的臉道:“喬喬,今日媽又是高興又是難過,高興的是你遇到一個良人,此生托付於他,也是有個依靠,難過的是,你從明日起就是他家媳婦,這邊就不是你的家,而隻是你的孃家了。”

餘音喬眼睛濕潤道:“媽,不要如此,你們在哪兒,都是我的家,我有兩個家,兩個都是我的家。”

有十來個餘家親戚都喘籲籲跑到客棧門口,各按方向站住,餘曉生領全家男子在客棧外迎接,孫招遠下馬停住,與孫守成、李巧兒、孫招盈等人一起進了客棧,來到餘音喬屋前,大聲道:“喬喬,我來接你到孫家了,從此你便正式是我孫家媳婦,入我家族譜。”

說完,便進到屋內要抱走餘音喬。

任熙華阻止道:“莫急,今日雖是你們成親之時,也是我和喬喬父親傷心之日,這日起,喬喬便從禮儀上入了你們孫家,若是以後,餘音喬想要回餘家探視,帶上兒孫前來看望我們,你孫家可不得隨意阻攔。”

孫招遠道:“這是當然。我有我生父母,餘音喬也有生父母,怎會因為成親一事,便拋棄了自己親父母的道理。嶽母莫要擔心,從今往後,餘音喬的父母也是我半個父母,我定會用侍父母之心待你和嶽父大人。”

任熙華聽聞此言,方纔讓孫招遠背起餘音喬,將餘音喬背上花轎。

將餘音喬放下,拉下轎簾,孫招遠騎上大馬,孫家下人一聲炮響,萬炮齊發,這都城府全城聞聲,紛紛湧來看這天下第一狀元郎的迎親隊伍,那街道上圍得滿滿噹噹。

都城府官差捕快早就在此準備,但還是來人太多,維持辛苦。

一路走來,孫家、餘家在都城府眾多官員的簇擁下,熠熠生輝,臉麵大增,而那些能被邀來做客的官員,也是甚覺有幸,能位列宴席。

待得到了孫家宅院,孫家各位親屬將餘音喬、孫招遠擁入院內,眾人全部都擁擠在這院內,看這行禮大典。

孫招遠和餘音喬便被安排進屋中換了一套新衣裳,準備妥當。

司儀開始典祝,向台下道:“華堂異彩披錦繡,良辰美景笙歌奏,今日舉杯邀親友,鐘情燕爾配佳偶。良辰已到,恭請執禮者各執其禮,執事者各執其事,觀禮者助興圍觀,樂手笙簫鼓樂齊奏祥瑞之聲。”

話語完畢,那三十個絕藝歌舞者便上台演戲,底下各個拍手叫好。等到演了五出,司儀見氣氛熱烈,時候也到,便道:“吉時已到,請新人出來行禮。”

話說完,孫招遠便攜著餘音喬走到台上。眾人一看,孫招遠穿了那身行禮著裝,頭上戴著嵌玉新郎冠,額頭勒著銀鬚獸吐白抹額,穿一件單色百蝶采花大紅新郎服,登著紅色金底小朝靴,真是英俊絕倫。

又一看餘音喬,也換上了同款行禮著裝,頭上戴著金玉絲線迎蓋頭,掛著如月皓白珍珠鏈,身著綵鳳朝陽紅衣裙,裙邊繫著紅綠相間玫瑰佩,腳蹬紅色金底小皮靴,真是美豔動人。

來人都讚道此二人真是絕配,天作之合。

司儀道:“一叩首,詩題紅葉天授意,謝天賜良緣,有請再叩首,藍田種玉地作媒,謝地造美眷,有請三叩首,結髮成婚由海盟,謝天地成全。天地禮畢,請拜父母。一叩首,感謝父母養育恩,有請再叩首,孝敬父母是本份,有請三叩首,早日抱上胖孫孫。最後,有請夫妻對拜,龍飛鳳舞結良辰,夫妻對拜喜盈門,新人跪,有請一拜,比翼齊飛事業添彩,有請二拜,早生貴子幸福康泰,有請三拜,新人起。良緣必有宿命,大禮本自天成,一對有情人終成眷屬。”

孫招遠和餘音喬便聽從司儀指揮,按照禮數完成結親之典。

孫招遠對餘音喬道:“此生願與你白頭偕老,生死不離。”

餘音喬笑著垂淚,將頭埋在孫招遠懷中。

孫守成和李巧兒趕緊來挽兩個新人,而餘曉生和任熙華還在上麵抹淚。眾位親友,永安州官員則在下麵拍手叫好。

王有銘此時上了戲台,眾人便都安靜下來,聽這巡撫有何話說,卻不想,他從貼身衣袋中掏出一份聖旨,道:“孫招遠、餘音喬接旨。”

所有人等,都震驚異常,全部都跪在地上。

王有銘宣到:“孫招遠,你將雲溪州大小事務儘皆丟下,去尋你的夫人餘音喬,因餘音喬與你同生共死,朕知此心情,並不怪你。可你結親的大喜之日,卻不告知朕,讓朕知曉,讓朕也祝你兩白頭偕老、永結同心,朕便有些怨你。念在此事聽聞也是臨時起意,冇有思慮周全,朕就不怪你。不僅不怪你,朕還要賜你孫家良田千畝,房產百座,也賜那餘家良田百畝,房產二十座,望你們兩家從此闔家歡樂,百事順意。此事,朕已交王有銘巡撫辦理。望你成婚之後,擇一日回了雲溪州,繼續行使你巡撫之責,替朕當差辦公。欽此。”

孫招遠、餘音喬、孫家、餘家趕緊跪謝。

那些永安州官員都甚是吃驚,天下都聽聞聖上器重孫招遠,可卻冇想到卻器重如此。心中更是對孫家、餘家提起百般心思,往後殷勤相待,不在話下。

待得一聲炮響,便開了宴席,請來的幾十個巧手師傅便熱鍋炒菜,不過一炷香時間,每桌菜肴便上了十幾個,塞得桌子滿滿噹噹。那三十個絕藝歌舞者,將剩餘的戲儘數演來,來的各個人等,都大塊吃肉,大碗喝酒,賓主儘歡,至晚方歸。

待得眾人走了,孫招遠已然大醉,不省人事,餘音喬服侍孫招遠上床,和衣睡下。

孫招遠夢中突至一境,那境中卻是一中年漢子,麵色抑鬱,嘴角向下,鬱鬱寡歡,喝著酒對孫招遠道:“此次大婚慶典,便是我之前冇有對喬喬做的事情,借你之口借你之行做了,纔不枉費我對你一番心血。”

孫招遠半夢半醒中,對著餘音喬道:“喬喬,很愛你很想你。我已失了你,這次婚禮便是補我此生未完的最大憾事。”

餘音喬睡得昏沉,聽得孫招遠夢中說話,也不以為意,翻身又睡了。

待得洞房花燭夜過了幾日,孫招遠準備帶餘音喬回雲溪州,孫招盈兒子孫方如才專門來拜見孫招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