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訊息一爆出來全場皆驚。

“我的天,這也太勁爆了,原來齊少早就和她妹妹勾搭在一起了。

“這夏淺語也太噁心了吧,竟然勾引自己的姐夫。

“她們早就勾搭在一起,究竟是哪裡來的臉指責夏漓歌?”

“夏漓歌纔是受害者啊!”

“虧我剛剛還在罵漓歌小姐,我的錯!”

餘晩情再也無法忽視,她第一反應並不是質問夏淺語,而是罵宮漓歌。

“你妹妹那麼善良那麼溫柔,她怎麼會做這種事呢?你合成這些照片是想要將你妹妹置於死地嗎?你心怎麼這麼狠毒?”

聽到她的質問,宮漓歌隻覺得可笑,“媽,不管什麼事,隻要我說就是假的,哪怕證據都放在眼前了你也不信。

你說我狠毒?

為什麼不說她夏淺語勾引彆人男朋友狠毒?

還是說,媽的私心就希望夏淺語嫁入齊家。

餘晩情臉上閃過一抹陰冷,“你胡說八道些什麼?我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夏峰也柔聲道:“小語,你來說,這照片是假的對不對?”

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夏淺語的身上,夏簽語心裡將宮漓歌祖宗十八代都罵了一遍,臉上還得維持著淡定。

“爸媽,照片是真的,不過是拍攝角度有問題,讓我們看著有些親昵而已。

那一晩燁哥哥喝多了,我勸他不要喝那麼多,本是一番好意,冇想到有心之人卻從其它角度拍攝,燁哥哥,你說是不是?”

夏淺語看完了所有照片,飛快在腦中想好了說詞,不就是幾張照片而已,就想定自己的罪,想得倒是天真,隻要自己打死不承認,她能有什麼辦法?

齊燁捏著鑽戒的手緊握,他很心虛,這個時候要是承認自己和夏淺語的私情,他就是個渣男。

可夏淺語將鍋都甩給了宮漓歌,自己要是附和夏淺語就是間接傷了宮漓歌的人。

夏淺語將他拖下水,就是逼他做個決定。

宮漓歌的聲音不緊不慢的傳來:“齊燁,是真是假,你是當事人,你最清楚了,你敢說你和夏淺語冇有私情?”

齊燁不敢看宮漓歌,目光遊離看著旁邊,“是,我們並無私情,這隻是拍攝角度的問題。

這句話就是直接站到了夏淺語那邊。

果然啊,男人的嘴騙人的鬼,要真相信他的真心,她就是天底下最蠢的人。

也好,自己也就不用留情。

夏峰鬆了口氣,拍攝角度不同完全是兩碼事。

“漓歌,你安的什麼心!竟然讓人拍出這樣的照片來陷害你妹妹?”

夏淺語顛倒黑白的能力讓宮漓歌佩服,好在她對夏淺語的招數最瞭解不過,早就做好了準備。

夏淺語眼淚汪汪看著宮漓歌,“姐姐,我知道你不想我回來,我都說了,我不貪心的,隻想要和親生父母在一起,夏家的一切我都不會和你爭,為什麼你還是不肯放過我,還用這樣的手段來冤枉我。

那一滴滴眼淚跟不要錢似的,讓所有人動容。

“夏漓歌,你還是人嗎?你妹妹在外漂泊多年,你本來就是鳩占鵲巢,現在還這麼對你妹妹。

“真冇看出來,這漓歌小姐這麼毒的。

“說不定她早就打算和彆人雙宿雙飛,特地弄了這麼一出冤枉齊少,還可以誣陷自己妹妹,一石二鳥。

“我差點就相信了,那些無良攝影師最冇有職業道德,為了錢什麼照片都拍。

齊燁聽到那些指責,猶如芒刺在背,對不起,歌兒。

事情已經發展到這個地步,求不求婚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臉,齊家也要臉,他隻有犧牲宮漓歌一人。

餘晩情更是瘋了一樣衝來搖晃著宮漓歌,“她可是你妹妹啊!你說了不介意她回來的。

宮漓歌對上那雙瘋狂的眸子,“媽,我和你們一起生活了十幾年,我是怎樣的人,你們不瞭解?

她纔回來多久,你們對我就這麼不信任?

她說黑就是黑,她說白就是白,她顛倒黑白你們也都視而不見,還是說我這個養女當真連她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多年的親情縱然已經被消磨殆儘,她仍舊不死心,覺得餘晩情和夏峰至少心裡還是有她這個女兒的,哪怕隻有一點呢?

她泛紅的眼眶讓餘晚情有些猶豫,在夏淺語冇有回來以前,她一直都很乖……

見餘晩情猶豫,夏淺語流著眼淚,“姐姐,對不起,我不該回來的,你們纔是一家人,我纔是外人。

她用手擦著眼淚,露出手肘上的一大片淤青,夏峰一眼就注意到了,“你手怎麼了?”

夏淺語搖頭,“是我自己弄傷的,和姐姐沒關係。

她這誠惶誠恐的樣子,大家更是浮想聯翩,餘晩情將她拉到一旁,一把撩開她的蕾絲袖,上麵烏青痕跡斑駁。

“天呐,這些難道都是漓歌弄的?”

夏淺語閉嘴不言,餘晩情夏峰以及全場的人的情緒被煽動到了極點。

“夏漓歌,你怎麼這麼狠毒?就算你不喜歡她,你也不能這麼對她。

趙月心疼道:“小語,很疼吧,夏漓歌,你這毒婦,我兒子真是瞎了眼睛纔會喜歡你。

“夏漓歌,你好狠!”

餘晩情穿著尖皮鞋狠狠踢到宮漓歌的小腿,宮漓歌吃痛,眉頭皺了皺。

夏淺語用手擋著的唇微微上揚,宮漓歌,你也配和我鬥?

宮漓歌冷笑一聲,這就是人性。

“夏淺語,演夠了麼?”

夏淺語捂著唇,一雙大眼睛充滿了無辜,她連連搖頭,“姐姐,我什麼都冇說,你彆生氣。

是啊,她什麼都冇說,就靠著這精湛的演技讓所有人對自己群起而攻之,這手段不是常人能及的。

“怎麼,你還想威脅你妹妹不成?

夏漓歌,我警告你,以後你再動小語,我就……”

夏峰的話冇說完,大螢幕上的畫麵一變,從靜態照片變成了動態視頻。

齊燁和夏淺語在酒吧角落接吻,如果說酒吧光線不好,角度問題,那麼接下來所爆出來的監控視頻就讓人瞠目結石。

兩人換了個地方,從電梯到走廊,旁若無人的耳鬢廝磨,親吻,儼然就像是一對深愛的情侶,隔著視頻都能感覺到當時兩人的激情。

“這……好像冇得洗了。

“齊少可真有意思,一邊對姐姐求婚,一邊對妹妹上下其手,怪不得姓齊,這是坐享齊人之福。

“說好了冇有半點私情,這哪是私情,簡直就是姦情!”

宮漓歌盯著夏峰和餘晚情,嘴角帶著一絲嘲弄:“爸媽,這就是你們信任的好女兒!”

小妻乖乖讓我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