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他們束手無策時,此時在外的藉助八卦鏡檢視情況的太上長老看到了他們的窘境。

他飛快咬破手指,以八卦境定在蘇千易的額頭,隔空定住了蘇千易的神魂。

識海內的蕭逸楓等人隻見從天上飛下一道映著八卦的亮光,照在蘇千易的神魂之上。

蘇千易的神魂掙紮不已,發出陣陣的獸吼,但卻無法掙紮開去。

蕭逸楓等人長舒一口氣,太上長老真給力!

柔兒飛快對蘇妙晴道:“蘇仙子,趁現在!涅槃之炎,燒!”

蘇妙晴一咬牙,神魂轉換成一隻巨大的不死鳥,張口吐出一團金色的火焰。

涅槃之炎落在了蘇千易的神魂上,將他神魂燒得劇烈扭動不止,咆哮連連。

蘇妙晴有些不忍,柔兒見狀提醒道:“蘇仙子,必須破而後立!”

蕭逸楓大聲道:“師姐,如果不將獸魂分開,師父一輩子就這樣了。”

蘇妙晴聞言加大了火焰,將蘇千易被縫合的神魂再次燒化,他身上血氣不斷湧出。

在外界,蘇千易突然睜大了雙眼,痛苦地咆哮了起來,渾身的靈力四溢。

他混亂的靈力從元嬰處竄出,將他脆弱的經脈給撕裂,身體上滲出血液。

太上長老此刻要定住蘇千易的神魂,分身乏術。

林紫韻連忙施法控製住他,但蘇千易此刻散發的力量強大無比,她竟然壓不住。

她飛快打開殿門,對廣陵真人傳音道:“掌門師兄,助我一臂之力。”

廣陵真人聞言幾乎是條件反射一般,二話不說化作一道青光掠入殿內。

他飛快運起問天九卷之力,一掌按在蘇千易的身體上,將他體內的靈力逼回元嬰處牢牢鎖住。

林紫韻這才長舒一口氣,重新將大門關上,轉而握住蘇千易的手。

廣陵真人安慰道:“林師妹不用擔憂,蘇師弟一定會平安無事的。”

林紫韻點頭,對他苦笑道:“又麻煩掌門師兄你了。”

廣陵真人嗬嗬一笑道:“無妨,等蘇師弟醒了,我再跟他好好算賬就是。”

聞言林紫韻微微一笑,看著蘇千易痛苦的麵容,溫柔地握緊了他的手。

千易,你可一定要平安無事啊!

識海內,蘇千易的神魂不斷掙紮,被涅槃之炎燒得裂開。

蕭逸楓急忙催動十二品金蓮之力落下,將他籠罩住。

蘇千易神魂底下一朵蓮台生成,不斷驅散蘇千易體內的獸魂。

這更加劇了蘇千易神魂的破碎,他的神魂開始碎裂開來。

畢竟蘇千易本身的神魂不怕這十二品金蓮之力,但他神魂內血靈丹所帶來的獸魂卻懼怕這十二品金蓮之力。

柔兒長嘯一聲,她背後出現一隻巨大的七尾狐狸,站在漆黑的識海顯眼無比。

那巨大的狐狸爪子不斷甩出一道道細緻入微的靈魂力量切割蘇千易的神魂。

那些被逼出來的血靈丹獸魂殘片還打算再融回蘇千易體內,天狐鼻子微抽,就將他們給吸走。

那些血氣本就源自於她,這些獸魂更是與她的血靈丹有關,被她吸收回來水到渠成。

一時之間幾人分工明確,外麵廣陵真人和林紫韻控製住蘇千易暴走的靈力,太上長老定住他的神魂。

識海內,蘇妙晴不斷以涅槃之炎燒化蘇千易的神魂,蕭逸楓以十二品金蓮之力護住他的神魂不飛散。

柔兒則不斷將碎片化的獸魂從蘇千易體內抽出,隻保留蘇千易自身的神魂。

也幸好有涅槃之火和十二品金蓮與柔兒配合,才能將獸魂抽走,而不傷害蘇千易的神魂。

這個過程無比細緻而耗費精力,眾人一連花費了四個日夜纔將蘇千易神魂中的獸魂抽走。

蘇千易一開始還咆哮怒吼不已,後麵隨著抽出來的獸魂越來越多,他逐漸安靜了下來。

等到柔兒抽走最後的獸魂,蘇千易的神魂也崩散成一片又一片的神魂碎片。

蕭逸楓等人長舒一口氣,最難的一關完成了,接下來就是將他的神魂重組。

“蘇仙子,繼續保持涅槃之炎!我要重組蘇殿主的神魂了。”柔兒交代道。

蘇妙晴聞言點頭,強振自己的疲憊的精神,以涅槃之炎助柔兒恢復甦千易的神魂。

蘇千易支離破碎的神魂被柔兒一片又一片地拚湊起來,而後由蘇妙晴的涅槃之炎融合。

這過程中問天宗的九轉凝魂丹也再次發揮了作用,幫助蘇千易神魂凝合。

這一個過程也持續了三日,眾人都精疲力儘,神魂疲憊不堪。

很快蘇千易的神魂整體拚湊起來,大致露出他的模樣,隻是眼中仍然是一片混沌之色。

隨著他神魂越來越完整,他目光逐漸現出清明之色。

蘇千易目光聚焦,慢慢地認出了眼前的蕭逸楓和不死鳥模樣的蘇妙晴。

他詫異道:“小楓,晴兒?”

蕭逸楓大喜,急忙道:“師傅,您醒了,你先儘力配合我們。”

蘇千易很快也明白了自己的處境,點了點頭,開始感應自己的神魂碎片所在。

在蘇千易的主動喚回神魂碎片的情況下,剩下的神魂隻花費了一天就湊齊。

等最後的涅槃之炎將蘇千易的神魂大體融合,他已經與常人無異了。

但他的神魂仍然是缺少了不少,隻是無傷大雅,有些虛弱罷了。

蕭逸楓以剩下的十二品金蓮之力繼續滋養他的神魂,如今算是大功告成。

柔兒也精疲力儘,隻覺得頭昏目眩,長舒一口氣道:“幸不辱命!”

蘇妙晴化回人身,深深彎腰一禮道:“天狐仙子大恩大德,妙晴冇齒難忘,以後但有差池,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柔兒看了蕭逸楓一眼,而後笑道:“蘇仙子客氣了。”

她暗道:赴湯蹈火倒是不用了,給小狐狸留個小妾的位置就可以了。

蘇千易疲憊地睜開眼睛看著蘇妙晴和蕭逸楓,難以置通道:“我還活著?”

蘇妙晴眼中激動不已,哽咽道:“爹,你都睡十年了。”

蕭逸楓看了疲憊不堪的眾人道:“師父,師姐,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出去再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