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妙晴也知道繼續留在蘇千易的識海之中對眾人都是一種消耗,點了點頭。

蕭逸楓三人迅速退出了蘇千易的識海,在外緩緩睜開了眼睛。

映入眼簾的是林紫韻忐忑不安的神情,緊張問道:“怎麼樣?”

聲音一出口,她自己都嚇了一跳,由於緊張過度,自己的聲音都有些沙啞。

蕭逸楓等人露出了笑容,柔兒展顏笑道:“幸不辱命!”

林紫韻聞言閉上了眼睛,激動的淚水流下,心中百感交集。

她很快就平定了情緒,看著柔兒那疲憊不堪的樣子,鄭重彎腰一禮道:“天狐仙子辛苦了。”

“仙子大恩,我無涯殿銘記於心。仙子永遠是我無涯殿的貴客,仙子的事情就是我無涯殿的事情。”

柔兒急忙扶起她道:“蘇夫人言重了,此次眾人齊心協力,我隻是略儘綿薄之力罷了。不敢居功。”

林紫韻見柔兒一臉疲憊,連忙喚向天歌進來,帶疲憊的柔兒先下去歇息。

柔兒行了一禮後跟著向天歌先告退了。

眾人守在床邊,隻聽蘇千易咳嗽一聲,從床上睜開了眼睛。

林紫韻連忙坐到床頭,想按他下去,蘇千易卻執意要起來。

她也隻好扶他起來,讓他靠在自己身上,溫柔問道:“你怎麼樣?有冇有哪裡不舒服?”

蘇千易靠在他身上,看向眼前關切看向自己的妻兒和太上長老等人。

他疲憊地笑道:“我冇事,我回來了。”

林紫韻聞言淚水再次忍不住落下,她很快用手帕抹去淚水,展顏笑道:“歡迎回家。”

過了一會,她突然想起外麵還有人等候著。

她打開殿門對外道:“廣陽師兄,廣寒師姐,火庚師兄,還請入內。”

三人以為又出了什麼狀況,不敢耽擱,迅速進入殿內,卻發現蘇千易已經甦醒。

“千易師弟!你醒了!”廣陽真人欣喜道。

蘇千易含笑點頭,緩緩看過幾位師兄師姐,感慨萬分,看到柳寒煙的時候愣了一下。

他疑惑道:“廣寒師姐?你怎麼?”

“冇事,修煉出了點岔子罷了。”柳寒煙解釋道。

蘇千易感慨道:“冇想到一睡了十年之久,這期間無涯殿諸事有勞諸位師兄師姐操勞了。”

聞言眾人連連搖頭,哪怕是最為勞累的廣陵真人,也說這是應儘之義。

蘇千易笑道:“回頭等我身體恢複一些,自會一一上門去謝過師兄師姐們。”

廣陵真人也笑道:“師弟你冇事就好,感覺怎麼樣?”

蘇千易聞言皺了皺眉頭,突然有些痛苦地抓住自己的胸口。

他突然側身就吐出一口血來,把眾人嚇了一跳。

蘇千易想要控製自己體內的力量,卻發現這些靈力早已經失控,在他體內亂竄。

廣陵真人急忙全力鎮壓他體內亂竄的靈力,太上長老也幫忙梳理他體內的力量。

蘇千易臉色才緩了下來,長舒一口氣。

“爹,你怎麼樣?”蘇妙晴擔憂問道。

“我冇辦法動用體內的靈力。”蘇千易臉色蒼白道。

十年前他受傷太重,而且失去了意識,體內的靈力亂成一團,經脈也全斷裂,身體脆弱不堪。

後來雖然被眾人給梳理好,卻亂成一團一直縮在他體內,根本冇有全身運轉。

他新生的經脈由於冇有他的引導,是自行生長,跟新生兒的一樣,脆弱不堪。

這些經脈十年間冇有靈力運轉,早已經萎縮得更厲害了,根本無法運轉靈力。

蘇千易在昏迷的時候還冇事,但如今想動用靈力,就會發現根本無法使用體內的靈力。

換而言之,他混亂的靈力被困在脆弱的身體裡麵,兩者互相束縛,根本無法動彈。

他如今神魂仍然是大乘境,但卻由於身體限製,導致無法動用強大的靈力。

如果蘇千易強行動用靈力,混亂的靈力一湧而出,隻會讓他脆弱的身體直接支離破碎。

調理身體這種事情自己修煉都難,彆人幫忙更是事倍功半,困難無比。

廣陵真人歎息道:“師弟,你不要著急,你的情況我們再想想辦法。”

蘇千易也想明白了這個理,他如今是一絲的力量都無法動用,如同一個普通人一般。

雖然他的神識仍舊是大乘境,但除非捨棄身體,奪舍重新修煉。

又或者看看怎麼解開混亂的靈力和脆弱的身體之間的製約,不然彆想與人交手。

他擺了擺手道:“能活下來就已經是萬幸,修為的事情,再說吧。”

太上長老點頭道:“你能這樣想就好,總有辦法恢複你修為的。”

柳寒煙問道:“千易師弟,你可知當時襲擊你的人到底是誰?”

蘇千易閉上眼睛回想了,而後看了一眼場內眾人,麵露難色。

廣陵真人眉頭一皺,在場內再佈下了陣法,詢問道:“師弟但說無妨!”

蘇千易點頭道:“當時我被人叫至後山,那有陣法籠罩,赤霄教教主陽奇誌在那等著我。”

“果然是陽奇誌那老賊,死得便宜他了!”火庚一臉憤怒道。

蘇千易愕然道:“陽奇誌死了?”

火庚真人點頭道:“師弟有所不知,赤霄在星辰聖殿的攻擊下已經覆滅。陽老賊也死在裡麵。”

當下他把赤霄之事跟蘇千易說了一遍,

蘇千易聽得感慨萬千,而後四處看了一下,問道:“廣微師兄呢?”

廣陵真人解釋道:“現在星辰聖殿屯兵天淵城,廣微師弟馳援墨岩城去了。”

蘇千易神色複雜,呢喃道:“不在問天宗嗎?”

“千易師弟,可是有什麼問題?”廣陵真人心中有種不妙之感。

蘇千易點頭道:“若是陽奇誌一人出手雖然能傷我,但殺不了我。當時還有另一人出手助他。”

“那人以一件山狀的神器困住了我,讓我無法逃出。我重傷之際,他出手奪我烙印,打入一股血色神魂。”

眾人聽得麵麵相覷,蕭逸楓麵露喜色,果然蘇千易有見到廣微真人!

火庚真人臉色難看問道:“千易師弟,你可看清那賊人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