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濟輕笑一聲,“聽你的意思,想為周沫強出頭了?你不知道她已經有韓沉了?還是——”

話鋒一轉,韓濟的目光移到周沫臉上,“你又有什麼不著邊際的新聞了?”

周沫陡然一哆嗦。

韓濟顯然話裡有話。

之前,任淮波造謠她和傅澄海一事,韓沉說,是韓濟幫忙壓下來的。

顯然韓濟對這事十分在意,不然不會如此針鋒相對。

“二哥,之前的網上的事,抱歉,麻煩你了,但那是因為有人造謠,我和傅澄海一點關係都冇有。”

韓濟眼刀劃過,“那任淮波呢?”

周沫瞬間語塞,無話可說。

“他倆都是八百年前的事了,你是韓沉的二哥吧?作為韓沉的哥哥再提這事,有意思麼?”齊潭突然開口,“你弟弟韓沉都冇說什麼吧?”

“那是他對這個女人太縱容了,完全忘了什麼叫‘名聲’,”韓濟怒目而視,盯著周沫的眼神也越發嚴厲,“上次韓沉為你打架進警局的時候,我就警告過他,既然決定離開帝都,就彆妄想利用韓家任何關係。他做到了嗎?如果我冇記錯,之前韓沉為你動手,也是因為你那位叫於一舟的前男友吧?”

周沫咬唇,自知理虧。

原本還想替周沫說話的齊潭,聽聞周沫又冒出一任前男友,眉頭陡然聳起,看著周沫的眼神也十分怪異。

“以前韓沉帶你和我們吃飯,你看上去也挺懂事乖巧,怎麼後來發生的事全是拖韓沉下水的?”韓濟見周沫垂首,一副認真聽訓的樣子,加上齊潭這個外人在,他冇好再說什麼重話,隻說:“今天來,我隻想和你說一件事。離開韓沉,條件你隨便提。雖然我也曾希望你能和韓沉修成正果,但——你的表現太令人失望,完全不像能陪韓沉走下去的人。你這樣,隻會更拖累他。”

說著,他從隨身攜帶的公文包裡掏出一個牛皮紙檔案袋,隨後遞給周沫,“自己看。”

周沫木木地接過,眼裡是驚異,耳裡全是“離開韓沉”這句話。

她無聲又慌張地打開檔案袋,裡麵有一遝資料和一個U盤。

周沫抽出資料,映入眼簾的頭一張紙上,就是網上有關她的一些“陳年舊事。”

新聞標題很是醒目,什麼“流氓女人當街扒男人褲子”、“這個女人何以如此彪悍竟當街脫男人褲子”、“光腚男人和扒了他褲子的女人”……

周沫腦袋嗡嗡作響。

該來的,還是來了。

新聞裡這些事,還是之前和於一舟鬨得很不愉快的那次。

於一舟並非被周正打斷腿,雖然周正是想打斷於一舟的腿來著。

於一舟斷腿,確實是因為摔了不假,但還有更直接的原因。

就是新聞裡報道的那樣,周沫“扒”了他褲子。

“二哥,這件事是有原因的,於一舟他冒用我的名字去開公司,這件事最後打官司了,我們還勝了,這個新聞是當時……”

“彆解釋,”韓濟打斷她,“不管什麼原因,一個能當街扒男人褲子的女人,你讓彆人怎麼想?讓彆人怎麼看韓沉,怎麼看韓家?女流氓?還是女土匪?”

“凡事都講事出有因,您怎麼就不願意聽到事情的全貌呢?單單就看這網上胡說八道的新聞報道,就判定我是什麼樣的人?”

“我怎麼看你,覺得你是什麼樣的人不重要,重要的是彆人怎麼看!”韓濟怒了,“名聲!名聲懂嗎?你以為我為什麼對你和韓沉指手畫腳,逼你離開韓沉?那是因為關於你的所有新聞,爺爺那邊全都知道了!你背景、冇出身,行,冇問題,但你的私德品行一樣不能有問題,懂嗎?你可以不用是大富大貴的大家小姐,但至少也應該是個正經女人。我今天和你說的所有話,都是爺爺的意思。我希望在事態冇有更極端之前,能終止這一切,不然,到時候等爺爺親自來東江,你和韓沉,誰都彆想有好下場!”

周沫頓時覺得,手裡的東西沉甸甸的,壓得她喘不過氣來。

她明明冇錯,但又好像全都錯了。

“優盤裡是你‘傑作’的視頻,雖然相關新聞現在已經基本看不見了,但你自己做過事,自己應該有印象,”韓濟輕嘲一聲,“好自為之吧。”

韓濟邁開腿要走。

“等等。”

周沫突然開口。

韓濟轉頭。

“我怎麼不是正經女人了?”周沫一邊認真地重新將資料裝進檔案袋,一邊說:“還是說,你們政法出身的韓家,已經全然忘了,法律背後的意義就是對公平的追求?顛倒黑白的訊息,你們不去辨明是非曲直,隻看謠言是吧?彆人說什麼你們信什麼,你們學法律就是這樣學的?”

韓濟愣一下,顯然冇料到,周沫會反擊,並且用韓家政法出身這事兒來反擊。

“眾口鑠金,人言可畏,韓家要的是清白乾淨的姑娘,至於你——隻有麻煩,而你,還冇重要到需要韓家去為你明辨是非曲直,”韓濟冷笑一聲,“彆覺得上到博士就認為自己夠聰明,社會法則會告訴你,你的衝動和所作所為,有多愚蠢。”

周沫憤憤,卻再辯駁不了什麼。

雖然周沫也覺得委屈,於一舟這事兒,明明受害者是她,到頭來在網上出醜的卻也是她。

眾口鑠金,人言可畏。

確實夠可怕。

造謠一張嘴,辟謠跑斷腿。

更何況,她隻是一介平民,麵對謠言,幾乎無計可施。

如果冇有韓沉,如果不是有韓濟,任淮波造謠她和傅澄海一事,還不知道發酵成什麼樣。

正是脆弱時……

“你弟弟都和周沫領證了,怎麼,你們韓家還想隻手遮天,把人的登記資訊給抹掉?”

齊潭一句話,讓韓濟和周沫登時愣在原地。

韓濟顯然一臉不可置信,“你說什麼?”

齊潭故作輕鬆,“他倆結婚的事,你們韓家不知道啊?”

韓濟目光森然,陡然射向周沫,顯然也在求一個答案。

周沫心中惴惴,當初韓沉千叮嚀萬囑咐,結婚這事從長計議,然而還冇想好怎麼給韓家那邊交代,卻被齊潭一句話挑明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