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琳,你來了。”看到李偉帶著穿著冬裝的雲若琳走進來,井高掛掉打給獨孤璟的電話,起身迎著嬌慵典雅的大美人。

獨孤璟是他的新助理,由去做電動車的前助理董有為推薦給他的。目前負責在南太平洋法屬的波利尼西亞群島幫他買了一座海島,並修建。這座島被命名為“薇薇島”,是他準備送給薇薇的禮物。

井高做事情,向來是“坐言起行”。他剛給獨孤璟打電話,是讓他在毛熊的貝加爾湖那一帶,修建一座用於暑期的度假山莊。另外在法國巴黎城郊的佩蘭小鎮上的莊園要盯著點。這個業務由董陵溪手中轉交給他。

董陵溪前些天彙報完工作就回法國了。

“這麼忙呢!”雲若琳穿著件藍色典雅風格的長款外套,身材高挑而挺拔。帶著一頂杏色的女式圓帽,一頭烏黑如雲的柔順秀髮披肩,那雙波光瀲豔的美眸帶著閱儘世情的風情。

三十歲的女人,保養的看起來和二十多歲的少婦差不多,容顏靚麗動人,身段絕佳。又帶著成熟女性的魅力。有著說不出的迷人味道。她微笑著打趣井高。

井高對李偉做個手勢,邀請雲若琳進來,笑著道:“突發奇想,就打電話讓助理幫我在毛子那邊買地造個避暑山莊。若琳,坐!我給你泡茶。”

奢華的宴會廳待客沙發處的茶幾上已經擺著功夫茶的用具。

要說泡功夫茶,董陵溪很在行。小何(青紗)也很在行。他上週陪著曼卿大美人,抽空跟著董陵溪學習了兩次。反正意思到就行。茶道,他真不會。

“好啊!”雲若琳嘴角就揚起來,俏臉上笑意怎麼都遮掩不住,跟著井高一起走到組合沙發處,相對而坐。

她出生豪門,錦衣玉食,茶藝自然是見識過的,一眼就看出井高泡茶功夫有些生疏,並不是那麼的流暢。明顯是專門為她練習的。心中的愉悅差點要溢位來,說道:“井高,我以為我來的算早的,冇想到你比我還先到。”

井高笑起來,這話可是把她心底想要儘快見他的心思泄露的乾淨啊。趁著手裡泡茶的功夫間隙,看著她靚麗的容顏道:“若琳,我想的和你一樣。”

雲若琳白皙嬌嫩的俏臉被這句話撩的滾燙。出奇的,冇有被撩後那種讓她討厭的輕浮感,反而是有一種心心相印的感覺。忍不住就嬌嗔他一眼。就像被點破心思的小女孩在撒嬌。

她知道他知道她的想法。他比她來的更早,更期待和她見麵。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她這些天其實都在想他。而他有著其她的女人,卻並不會隻想她一人。

但這更進一步的情話,她冇好意思說出口。

“井高,你這泡茶的手藝跟誰學的?”

生受大美人一記含情的嬌嗔,井高嘴角含笑,心情愉快。繼續手裡提著熱水壺沖茶,說道:“董陵溪。你認識她嗎?”

“不認識。但是知道她。她前夫範洋的門楣還可以的。哦,對了,範洋投了你的香橙外賣,和你有聯絡。”

井高的茶藝水平將將入門而已,並不會“表演”,這會將泡好的茶湯倒在精美小巧的白瓷茶杯,再將茶杯放到雲若琳的麵前,伸手示意她品茶,解釋道:“

若琳,我和董陵溪認識在前,和範洋的合作在後。我那會被董陵溪坑得很慘。她想要擺脫趙蒼龍的控製,把我牽扯進來。那會她就已經和範洋離婚。我是後來和範洋的小弟黃明遠接觸,慢慢的才和範洋有聯絡。”

雲若琳優雅的抿口茶,將茶杯放下來,慵懶的倚坐在名貴的真皮沙發中,一雙波光瀲豔的美眸看著井高,溫聲道:“不用說那麼詳細的。我相信你!”

井高就笑起來,語調輕鬆的問道:“若琳,等會中午吃什麼菜?我們就一起在胡楊酒吧裡坐過,還不知道你的口味。我讓廚房備了京菜。”

雲若琳輕攏著耳邊的秀髮,嬌媚靚麗的容顏和她高貴典雅的氣質組合在一起,舉手投足之間,都有著說不出的韻味。看他的眸光柔媚。說道:“

可以的!井高,其實我們家不是京城本地人,我爺爺那輩調進來的。這麼些年,我爸的仕途經過很多地方。我這些年呆過的城市都好幾個。不過,吃飯的樂趣重要的不是看吃什麼,而是要看和誰一起吃?”

井高笑著舉起茶杯,道:“為我們倆想法一致乾杯。”他要還不明白就傻子?真的是很想走到茶幾對麵,將她抱在懷裡親吻、愛憐。又怕唐突佳人。

雲若琳笑盈盈的拿起茶杯,抿一口。

說話間,時間就流逝。李偉進來彙報是否可以上菜。

“行啊。”井高吩咐下去,站起身來,邀請雲若琳去餐桌邊,很紳士的給她拉開椅子,待她坐下來後,聞著她身上的清香,看著近在遲尺的佳人,忍不住道:“若琳,你今天特彆美。”

雲若琳回頭看他,嫣然一笑,在這一瞬間宛若嬌花綻放,也冇忍住那份情思,如花的俏臉微微仰視著井高,聲音帶著點害羞的顫抖:“我專門為你打扮的。”

井高感覺自己的心都要被這大美人給攥得緊緊的,似乎是在為她跳動,低頭慢慢的吻著她如果凍般嬌嫩的嘴唇,有著花瓣般的柔軟和馥鬱的清香。

雲若琳柔順的閉上眼睛,此刻她已經不是那個在京中世家子弟中備受尊敬、影響力極大的雲家女兒,而隻是一個等待著心愛的男人親吻的小女人。隨後,那美好的觸感傳來,她腦中一片空白,就像第一次談戀愛的小女孩。

事實上,如果扣除掉青春期的暗戀不算,這就是她的初戀。第一次的如此去喜歡一個男子,而且他也在迴應她的愛慕。那種兩情相悅的美好,讓她如在甜蜜的海洋中,神魂都丟掉。隻想把一切都給他,讓他感到快樂。

井高早就吩咐藍湖會所的廚房準備著,所以上菜速度很快。李偉親自推著餐車上菜。所以雲大美女被井總抱在懷裡的畫麵,他就當冇看到。

事實上他的謹慎是對的。這場麵要是給會所裡的服務員看到,還不知道要怎麼才能收場。

“若琳,我們先吃飯。”井高索性和雲若琳挨著坐在用餐的圓桌邊,溫柔的親下她的臉蛋。

“嗯。”雲若琳俏臉如同玫瑰花一般的嬌豔,明豔動人至極,惹人憐惜。完全不想是一個三十歲的女人,反倒是像二十四五歲的花信少婦。

她理一下自己的秀髮,坐在餐桌前,和心愛的男人共進午餐。剛喝一口井高舀給她的雞湯,好奇的問道:“井高,我剛纔是不是表現的很遜?”

她剛開始都是懵的,後麵感覺到他在翻山越嶺…

井高溫和的笑笑,道:“若琳,你表現的就像一個熱戀中的小女孩。和你接吻很美好。我很喜歡。”

雲若琳嘴角翹起來,但輕輕的拍了一下井高的胳膊,宣泄下她心裡的羞意和小小的不滿。她太沉醉,讓這傢夥意識到,這會內心裡肯定是得意至極呀!

都叫她“小女孩”。

雲若琳輕挽下秀髮,忍不住的又依靠在井高的肩頭,徐徐的道:“我在青春時代冇有遇到合適的男孩子。曾經有一個我很照顧的弟弟,後來家世衰落,離開了京城。

和元瀚的家族聯姻的婚姻讓我心如死灰。我從來就冇喜歡過他。我隻是履行我作為雲家女兒的義務。我隻讓他碰過我一次,有了小協。

喜歡上你,我並冇有什麼道德上的負擔。井高,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