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伊人並冇有跟張北辰過多接觸,她還有一大堆公務要忙。

“君上,那張北辰不過是一名無名之輩,白楊縣是個是非之地,他又不是世家名門出身,您讓他治理白楊縣,他怕是難以支撐。”議事堂內,一名男子正恭敬的對嬴伊人說道。

他叫景平,之前效忠嬴伊人的君父,是上任秦王培養出來,用來製衡老氏族的臣子,現在也是嬴伊人的親信。

在模擬中,張北辰就曾經投靠他,成為他的門客。

“正因為白楊縣是個是非之地,所以纔要讓他去。”嬴伊人淡定的說道,“此人冇有家世背景,也正是他的優點。”

景平一聽,頓時明白過來,說道:“白楊縣內,白家和楊家兩大宗族互相爭鬥,幾任縣令都不敢管他們,甚至還有人跟他們同流合汙。”

“君上讓一個冇有世家背景的人去治理,白家和楊家自然不會跟他合謀。但這樣一來,他治理的難度,也是倍增!”

“正因為有難度,所以才找他!”嬴伊人心中也想知道張北辰,究竟有冇有模擬中的那麼逆天的成長潛力。

她已經知道,讓張北辰主持變法,可以強大秦國。可現在她根基不穩,張北辰也冇有任何名望,不可能推動變法。

所以先找了個高難度的副本來培養張北辰的能力,給他刷名望。

景平並不看好張北辰,倒不是他小瞧張北辰。而是白楊縣這個地方,自從設立以來,三任縣令,兩任被罷職,還有一個甚至死在了任上,不是一般人能治得住的!

嬴伊人也想到了這點,她叫來管家胡誠:“胡管家,張北辰要去白楊縣上任,你跟著他,務必要保護他的生命安全。”

“是,君上!”胡誠抱拳道。

“竟然讓胡管家保護張北辰,他到底什麼來頭?君上對他如此看重?”景平心中驚疑。

這胡誠,以前可是上任秦王的近衛統領!雖然現在已經年邁,但一身實力強大,一般宵小,妖魔,根本奈何不了他。

而這樣的人物,嬴伊人居然派去保護一個小小的縣令,實在讓人奇怪!

……

張北辰已經得到官職,他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兌現諾言,請之前的乞丐們飽餐一頓。

張北辰帶了粥飯、饅頭和一些羊肉,請乞丐們吃飯,乞丐們連聲道謝。

“大人真是一諾千金!”

“感謝大人!”

“我早就看出大人不是凡人,果然得到君上的重用!”

張北辰看著麵前狼吞虎嚥的乞丐們,詢問道:“老哥們,你們都是因為什麼淪落到如此地步?”

提到這個,乞丐們歎氣道:“我們原本也是擁有田地的農戶,可連年戰爭,我們有的人是土地被敵國霸占。有的是因為貧窮,不得不把田地賣給了貴族老爺們,有的是傷病……總之,現在都冇有身家,隻能活一天算一天了!”

“我們這些人,身強體壯,有一技之長的人,說不定還有機會給貴族老爺做奴隸。其他人,估計隻能等死!”

張北辰看他們麵黃肌瘦的樣子,便知道現在秦國有多拉胯。像這樣的流民、乞丐,隨處可見。也因為如此,占山為王,打家劫舍的土匪也不少。

內憂外患,便是秦國現在的處境!

而剛剛登基的秦王嬴伊人,根基不穩,就是想要改革,下麵的人也不配合。

張北辰又問道:“那你們知道白楊縣是什麼情況嗎?”

提到這個,乞丐們中有人說道:“白楊縣?那地方可不是人呆的!”

張北辰遞給他幾個饅頭,說道:“老哥,詳細說說。”

那乞丐說道:“白楊縣之所以叫白楊縣,是因為當地有白家、楊家兩大宗族。楊家原本就是當地的豪強,族人眾多,縣裡一半的土地都是他們的。”

“而那白楊縣白家,更是秦國三大氏族之一白家的分支。實力也不弱。在白楊縣,你要麼是這兩家的人,要麼是他們的奴隸、佃戶,要不然根本活不下去!”

“而且這兩家還經常因為搶奪田地和水源大打出手,每次都要死上一些人。聽說前些日子,當地縣令都被他們打死了!官府的人都不敢管!”

“是啊。”又有乞丐說道,“我們這些乞丐都不敢去白楊縣的地界乞討,要不然得被他們打死!”

張北辰一聽,看來嬴伊人還真是給自己出了個難題啊!

對於嬴伊人,他雖然猜測對方認識自己,但目前冇有辦法證明。而且從另一個角度說,就算在模擬中,嬴伊人真的參與了。那自己跟她的關係,用現代化講,那就是個遊戲網友!

遊戲歸遊戲,現實歸現實。自己要想在這個世界立足腳跟,獲得嬴伊人的信任,還得證明自己的能力!

張北辰詢問一旁的胡誠,“胡管家,我能帶這些人去白楊縣嗎?”

胡誠說道:“先生已經被君上賜官,在秦國,官爵一體,所以你既是縣令,又擁有‘公士’的爵位,自然可以招攬隨從,仆役。”

“隻是要養活這些人,以先生的俸祿,怕是不足。”

一般的貴族,都有自己的土地,資產。張北辰初來乍到,一窮二白,想要養活一群人,非常艱難。

張北辰說道:“那我向君上借可以嗎?來年,我雙倍奉還!”

白楊縣是個凶險之地,張北辰覺得自己貿然過去,怕是要被整死。這些乞丐原本也是正常的農戶,軍士,而且他們身處困境,也冇有去當土匪、強盜,證明人也不壞。

要是能收攏他們,就能作為自己的一股勢力。

胡誠想到嬴伊人的叮囑,讓他儘量幫助張北辰,便說道:“自然可以。”

“好!”張北辰立刻對眾乞丐說道,“諸位老哥,在下已經得到君上的授職,成為白楊縣縣令,現在正缺人手。你們如果想來的,可以作為我的隨從,一同上任!”

乞丐們一聽,有人猶豫,“白楊縣可不能去。”

也有人一咬牙,說道:“不去也是死,去還有一條活路。這位大人如此信守承諾,想必也不是欺騙我等。”

“大人,我跟你去!隻要你管飯,不管是去種田,還是打鐵,或者當護衛,小人都做得來!”

“我也去!”

“大人,帶我一個!”乞丐們紛紛跪下。

張北辰清點了一下,這裡一共十五人,冇有老弱病殘,都是壯年漢子和農婦。因為老弱病殘根本來不到這裡,就已經死在了路上。

他登記好十五人的名字,帶上胡誠為他準備的行李,便準備前往白楊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