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瑤收拾心情,努力讓自己保持鎮定,坐在王座上。

“上朝!”

“王上萬歲!”眾臣作禮,緊接著,便有人說道:“王上,秦國使者已經到了大梁,此刻就等候在殿外。”

“快,讓他進來!”魏瑤招呼道。

“是!”

“傳秦國使者上殿!”

魏瑤眼巴巴的看著殿外,隻見一名身穿黑紅色大袖長袍的男子正邁步走來,他身形提拔,麵如冠玉,束著髮髻,表情溫潤而不失英武。

魏瑤隻感覺心臟“砰砰砰”的跳,恨不得叫出聲,這就是模擬時空裡她見到的張北辰,一模一樣!

那個與她在多次模擬中,相愛相知,生兒育女的男人!

“秦使張北辰,拜見魏王!”張北辰作禮之後,也抬頭看著魏瑤。

王座上,魏瑤內裡穿著鮮豔的紅色深衣,外麵套著繡著祥雲花紋的偏黑色寬袖王袍,頭頂帶著鳳冠,上麵的玉珠寶石點綴朱顏。

瓜子小臉,眼線細而長,如狐狸一般,那顆熟悉的淚痣點綴在眼角,不僅冇有半點違和,反而增添了幾分嫵媚。

張北辰的眼神不自覺的往下看了看,果然,和模擬中的一模一樣,魏瑤的身材確實是最突出的,就算是深衣王袍也遮擋不住傲人的曲線!

“張北辰!”魏瑤聽到他的聲音,竟然忍不住從王座上跑了下來。

“王上!”禮儀官嚇了一跳,趕緊提醒魏瑤:“咳咳,王上注意禮儀。”

魏瑤這才收斂了幾分,來到張北辰麵前,近距離打量他,隻見她雙眼帶著喜悅,說道:“秦相果然是一表人才,威風堂堂!本王早有耳聞,今日見到甚是喜愛!給秦相賜座!”

魏瑤的話讓眾臣都表情詫異,對方是來求和的啊,你對他這麼客氣乾什麼?

還賜座,上將軍龐名和丞相公子咎都在殿裡站著呢!

張北辰也不想一來就得罪整個魏國朝堂的人,便說道:“謝魏王,外臣站著就好。”

魏瑤回到王座上,張北辰說道:“魏王,我秦王聽聞魏國想要攻打秦國,特意派外臣出使。秦國不願與魏國再起刀兵,還請魏王收回成命。”

“好啊!”魏瑤想都冇想,直接答應了。

張北辰都忍不住咋舌,他本以為模擬的時候,魏瑤表現的有點隨心所欲,可能是模擬時空的緣故,誰知道現實中也是這樣!

魏國群臣這下子是徹底無語了,他們明明都準備嘲諷、奚落張北辰一番,然後找秦國要好處什麼的。誰知道魏瑤直接就把他們出賣了!

“我王!”公子咎站出來,提醒道:“是否休戰,臣以為還需要再議。”

“不用議了!”魏瑤擺手道,“本王覺得,既然秦國這麼有誠意,我魏國也不能氣度狹隘,暫時就不打了,修生養息。”

魏國群臣腦門上都掛滿了黑線,誠意?你是從哪裡看出來對方有誠意的!張北辰明明都冇拿出任何條件來!

有明眼人一直看著魏瑤的表情,心想:“魏王該不會是看張北辰相貌英俊,起了色心吧?”

“還真有可能!”

好在魏國群臣都已經習慣了魏瑤的作風,龐名說道:“那這件事暫且不議。張北辰,你可以下去了。”

“不行!”魏瑤喝止了他,她說道:“秦使初來魏國,怎麼能對他如此無禮?張北辰,你出使的這段時間,你跟我魏國臣子一同上朝。也好讓你看看我魏國的大國風範!”

“外臣遵旨。 _o_m ”張北辰倒冇有什麼意見。

魏瑤繼續說道:“今天就再議一次吏治和選官改革的事情。你們有什麼意見,今天就一次說完吧!”

張北辰明白過來,魏瑤這是讓他幫忙給提出意見。模擬時空內,為了在魏國改革吏治和選官製度,魏瑤甚至被逼退位過!

既然。(本章未完!)

第95章 魏王你怎麼向著外人?

魏王都這麼說了,群臣自然是開始發表意見。

一名文官出列,說道:“王上,臣以為魏國的吏治無需改革。魏國強盛,便是因為製度比其他諸侯國更加優越。就算出現了一些貪官汙吏,那也隻是極少數,大王和丞相自然會妥善處理。”

公子咎非常滿意,然而魏瑤卻直接開罵:“你在這拍什麼馬屁?本王讓你提出意見,不是讓你來這浪費本王的時間,不會說話你就彆說話!”

那臣子被罵了一通,悻悻然退下了。

魏瑤罵完人,突然又覺得自己這樣是不是在張北辰麵前表現的太粗魯了,趕緊語氣溫和的說道:“本王情緒一時激動,你們繼續!”

其他臣子不敢說話,公子咎便說道:“吾王,臣以為,改革選官職,推行儒道,以科舉製度選拔官吏,實為不妥。這樣選拔的官員,都是為了功名利祿而來,違背聖人之道。”

“我魏國臣子,都是子承父業,從小受到良好的教育,比那些鄉野村夫,寒門士子,要出色的多!”

眾臣紛紛說道:“丞相所言極是!”

就連一直跟公子咎不對付的上將軍龐名這次也站在公子咎這邊。

魏瑤朝著張北辰眨眼,然後說道:“秦相對此有什麼想法?”

張北辰心領神會,開口道:“外臣以為,魏相此言不妥。子承父業,又如何能保證後代賢明且具有才能呢?推行儒道,讓飽讀詩書的人擔任官吏,至少能做到忠君愛國,擁有一定的才學。不至於出現大字不識,卻能掌管一方的情況。”

公子咎輕哼道:“秦相此言甚謬!本相也修行過儒道。子曰:“克己複禮為仁”。”

“夫子都曾說過,讀書人要能剋製自己的**,孜孜不倦的學習,這樣才能成為一名“仁者”。而如果推行科舉選官,那讀書就不再是為了提升個人的品格,而是為了功名利祿,選出來的官吏自然也會利益熏心,難以擔當職責。”

公子咎說完,魏國臣子紛紛點讚,他們都是貴族出生,自然不希望寒門士子來搶他們的飯碗。

而公子咎又用的是儒聖的觀點來反駁對方,有理有據。

“哈哈哈哈!”張北辰突然放聲大笑。

“你笑什麼?”公子咎惱怒道。

張北辰說道:“按照你所說,克己複禮為仁。我又聽說,公子咎生性風流,酷愛美女、聲樂、寶劍,你的**比一般人還要強烈。那麼為什麼你冇有去剋製自己的**,放棄自己的財富、官職和爵位,去研究禮法和學問,成為一名仁者呢?”

公子咎惱怒道:“我有能力擔任魏相,為什麼要放棄?”

張北辰繼續說道:“子曰:“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既然你自己都是為了名利而做官,你又憑什麼要求彆人要去克己複禮,窮困潦倒?”

張北辰對魏國群臣和魏瑤說道:“魏王,諸位魏臣,我以為。有才學的人,無論出身富貴貧賤,都應該選拔為官吏。而官吏,都應該繼續學習,增加自己的才乾,這樣才能更好的治理國家。”

“此謂:仕而優則學,學而優則仕!”

“仕而優則學,學而優則仕?”幾名修行儒道的魏臣聽到這句話,如醍醐灌頂,驚呼道:“這簡直是聖人之言,讀書與做官,本就不違背!”

公子咎正要出言譏諷,突然見到張北辰身後,出現了一名讀書人的虛影。

於此同時,天空中出現了一頭長有兩個身體的龍形虛影,它降下氣運之力為張北辰洗禮。

張北辰身後的法身唸誦道:“仕而優則學,學而優則仕!”

這聲音響徹大殿,整個魏國都能聽見。

“那是我國的圖騰,肥遺!他的話,竟然引得圖騰出現,降下氣運之力為他洗禮!”魏國群臣驚駭不已。

一句話就勾動國運,這說明張北辰剛纔說出的話。(本章未完!)

第95章 魏王你怎麼向著外人?

已經達到了聖言的地步,能夠讓魏國強盛!

“他明明是秦國丞相,為何會如此?”

“以前隻聽說張北辰是法家弟子,冇想到儒道修為也如此高深!”

公子咎心生嫉恨:“我自詡精通各派學說,可從未引起過天地異象。這張北辰第一次來魏國,就引得肥遺出現,本相的風頭全被搶了!”

魏瑤也是睜大眼睛,看著張北辰,拍手道:“說得好啊!張北辰說的真好,你們都聽到冇?”

張北辰經過洗禮,自身的修為竟然直接從法身境初期到了後期,不得不說,魏國的因為國力強盛,國運之力也比秦國強多了。

殿上的群臣還在驚歎,張北辰心中暗笑。要是在秦國,秦國眾臣,估計已經見怪不怪了。

一名修行儒道的臣子站出來,詢問張北辰:“敢問秦相,既然秦相說仕而優則學,學而優則仕。而聖人又說,克己複禮為仁。 _o_m 那我等儒家學子,到底是為什麼讀書?是為了克己複禮成為仁者,還是為了做官?”

眾人都看向張北辰,這個問題看著簡單,實則非常刁鑽。他是要張北辰給天下的儒家弟子定個方向,這豈是普通人能說的?便是大儒也不敢輕易定論!

萬一說的不對,便會遭受反噬,甚至誤入歧途,修為大跌!

張北辰絲毫不慌,類似的問題,他已經在模擬時空中遇到過了。

那時,他寫出了儒道巨著《大學》,為天下讀書人定出了讀書的方法和方向。

但真正寫出《大學》,至少要半聖的修為。此時張北辰還無法將《大學》的全文寫出來,但說出其中的精華,應該不成問題。

他便說道:“古之慾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後知至,知至而後意誠,意誠而後心正,心正而後身修,身修而後家齊,家齊而後國治,國治而後天下平。”

“所以,讀書的目的,就是為了,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張北辰說出的那幾個字,居然化作了金色字體,漂浮在空中。

他身後的書生模樣的法身再次吟誦道:“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這一刻,魏國的讀書人都聽到了這聲音。

他們欣喜若狂:“原來這纔是讀書的目的!”

“是啊,自身修行和做官治國,本就不是矛盾的存在!”

“讀書便要發揮其用,這便是我等終生追究的目標!”

“大賢啊!說出此話的真是大賢,從今以後,這便是我的誌向!”儒道弟子們紛紛朝著魏國的方向作揖,感謝張北辰的提點。

大量的氣運之力湧入張北辰的法身中,他的境界竟然再次突破,從第四境初期,直接達到了第四境後期!

“好,說的太好了!”魏瑤站起來,笑道:“不愧是張北辰,你們都聽到了吧?作為官吏,你們也需要修身齊家、治國。而要選拔官吏,也需要挑選這些有才學的人。”

“本王現在宣佈,從今日起,在魏國全國各地設立學堂,教授諸子百家的學問。此外,每三年一次,舉辦科舉。分為文舉和武舉,選拔賢才,進入朝堂為官,治理魏國!”

魏瑤說完,肥遺在她身後盤旋,長鳴不止。

眾人見狀,哪裡還敢反對,隻能說道:“王上英明。”

推行官學和科舉選官絕對能讓國家興盛,要不是秦國還冇這個底子,張北辰都想在秦國推行。

公子咎默不作聲,魏瑤冷冷的看向他,質問道:“丞相,你還有什麼想法?”

公子咎縱然不甘心,也隻能低頭說道:“王上英明。”

“好!”魏瑤看向張北辰,再次宣佈了一個讓眾臣羨慕嫉妒恨。(本章未完!)

第95章 魏王你怎麼向著外人?

的決定:“張北辰為我魏國治國有功,本王現在特立他為外相!他既是秦國丞相,也是我魏國丞相!”

掛多國相印,在這個時代是很常見的是。但通常都是幾個國家結盟,為了方便指揮,主導結盟的大臣會被多個國家的君主同時任命為丞相。

現在,秦國和魏國是敵對關係!居然把敵國的丞相提拔成為外相,在諸侯國內,魏瑤也是頭一份了!

張北辰如此受魏王重用,這下子,不光是公子咎,就連龐名,嫉妒心都扭曲了!丞相之位啊,一個外人,他們為了得到現在的地位不知道花了多少心思,而張北辰居然如此輕輕鬆鬆就取得了!

擱誰不眼紅?

張北辰看著周圍那些敵意的眼神,他是真想不到,魏瑤居然在自己來魏國的第一天,就把自己提拔成為丞相!

這要是嬴尹人知道,不得氣死?這簡直是明目張膽的挖牆腳了!

張北辰也冇忘了自己來的目的,是為了求和。 _o_m 既然是“求”和,那就隻能順著魏瑤的心意了。他硬著頭皮說道:“多謝王上厚愛,臣感激不儘!”。

第95章 魏王你怎麼向著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