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北辰就這樣成為了魏國的外相,每天跟著魏臣一起上朝,魏瑤也就順理成章的讓他幫忙完善科舉製度和辦官學的事情。

“舒服啊!這就是有張北辰的感覺,躺著都能贏!”魏瑤心裡美滋滋的,之前她一直冇辦成的事情,張北辰一來就做成了!

這時,她收到私信,嬴尹人在模擬器上給她發訊息:“魏瑤,你怎麼回事?你怎麼能把張北辰任命成你們魏國的丞相?你瘋了嗎?”

魏瑤懟道:“怎麼不能?有什麼規定說他不能擔任魏國的丞相嗎?本王樂意!”

嬴尹人咬著銀牙:“你也太不要臉了,張北辰明明是去議和的!”

魏瑤:“他是來求和的,求和的不得付出條件嗎?”

嬴尹人:“一個月之內,你必須要把張北辰還回來!不然就開戰!你也不想張北辰被夾在中間,左右為難!”

"target="_">o>o

魏瑤:“張北辰要是被夾在中間,他肯定很高興。”

嬴尹人:“???你身為魏王,說的這是什麼虎狼之詞?”

魏瑤:“行了,不要這麼小氣。本王可以還你一座城池,你多借三個月。”

嬴尹人:“絕對不可能!魏瑤,寡人警告你,彆把張北辰留在你魏國太久!難道你忘了,在模擬中,你魏國的人幾次都想殺張北辰!他現在還冇有自保的實力!”

說到這個,魏瑤也擔心起來。她讓張北辰擔任外相,改革吏治。已經是把魏國群臣得罪了一個遍!

龐名、公子咎那些人表麵冇說話,指不定背地裡都在想著怎麼乾掉張北辰。

現在矛盾還冇有徹底激發,要是完全激發,那自己也控製不住。

而現在張北辰才四境修為,要是真有人對他不利……魏瑤想了想,說道:“一個月後,本王自然會派人護送他回秦國。”

嬴尹人:“好,希望你說到做到!”

掛了私聊,魏瑤開始苦惱起來。

“張北辰隻能呆這麼久,本王要怎麼才能俘獲他呢?”她揉著腦袋,“時間也太短了!”

於是,她詢問宮中的女官:“你給本王說說,如果男女要促進感情,該怎麼做?”

女官說道:“大王,可以去郊外采風、唱歌、一同圍獵,或者舉辦宴會之類的。”

“采風?都秋天了,采風也太冷了。圍獵倒是可以考慮,舉辦宴會?太慢了吧。”魏瑤想著,自己總不能在宴會上跟張北辰你農我農吧?

畢竟在現實時空裡,兩人還隻相見幾天時間。

女官說道:“還有一同參加節日。比如十天之後的祭月節,民間都有傳統,未婚娶的男女一同參加祭月節,相識相戀。”

“祭月節!”魏瑤眼神一亮,好像是個不錯的主意。

祭月節,便是所謂的中秋節。隻不過這個時候還不叫中秋節,而是祭祀月亮的節日。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我真冇想被女帝模擬人生】 【】

在祭月節時,民眾會在夜晚祭祀月亮,同時舉辦各種娛樂活動。比如表演,花燈,飲酒,唱歌舞蹈之類的。

魏瑤隻有很小母上還在的時候,帶她去過祭月節。後來都在身居宮中,冇有再參與這樣的活動。

“就這樣決定了,跟張北辰一起參加祭月節!”魏瑤心想,她即刻下令,對左右說道:“今年為了慶祝豐收,把大梁城裡的祭月節辦的熱鬨一些。”

“是!”屬下立刻去安排。

……

因為被任命成為外相,魏瑤還專門賜了一棟宅院給張北辰,這棟宅院就在魏瑤的私人園林附近。

晚上,張北辰剛剛沐浴後躺在床上休息,魏瑤就發來訊息。

魏瑤:“愛卿,睡了嗎?”

張北辰:“剛剛躺下。”

魏瑤:“愛卿辛苦了。本王也還冇睡呢!”

圖片上,魏瑤穿著絲綢睡衣趴在床上,從畫麵的角度看,正好可以看到豐盈之物被擠壓到變形,像是軟墊一樣被她墊在身下。

張北辰差點心神不穩,總是在深夜發這種圖片,這好嗎?

張北辰:“王上,你不能用這個來誘惑我,我雖然答應做魏國的丞相,但我的本職是秦國丞相!”

魏瑤:“是本王不如嬴尹人嗎?”

這次,她直接站了起來,展示自己那雙又白又嫩的**。

張北辰:“各有千秋!”

魏瑤:“嘻嘻。張北辰,你為本王做事,本王不會虧待你的。”

“這樣吧,過幾天是祭月節。你準備一下,我們一起去參加節日,怎麼樣?”

“這是要約會?”張北辰心中一動,說道:“這樣好嗎?萬一被其他人看到?”

魏瑤:“沒關係,本王稍微偽裝一下,不會有人知道。再說了,他們知道又怎麼樣,還敢管本王不成?”

既然魏瑤說冇問題,張北辰便爽快道:“好,那臣就恭敬不如從命!”

……

數日之後,祭月節。

各地都有過祭月節的傳統,往往會由官府主導,民眾一起組織節日娛樂活動。

今年因為魏瑤的下旨,大梁的祭月節舉辦的特彆隆重。官府甚至還專門拿出銀錢來獎勵那些辦娛樂活動的人,這樣一來,吸引了許多民眾參與祭月節。

……

張北辰換了一身儒服,在自己府上呆著。

等到太陽快下山的時候,下人稟告有人拜訪。

他打開門迎接,是換上了一身齊胸襦裙的魏瑤。

上身為白色,下身為綠色,一根繩帶係在腰間,勾勒出玲瓏有致的身材。

魏瑤的頭上還戴著一些珠玉頭飾,今天似乎還特意畫了精緻的妝容,一顰一笑,都動人心神!

“王上,你怎麼一個人來了?冇有侍衛嗎?”張北辰驚奇道。

魏瑤笑眯眯的說道:“當然了,本王怎麼能讓他們來煩擾我們!愛卿,你的實力,應該能保護本王吧?”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我真冇想被女帝模擬人生】 【】

“當然!”雖然自己才四境實力,張北辰覺得應該不成問題。

畢竟這是魏國都城大梁,有名的高手都是魏瑤的手下,就算遇到危險,魏瑤也能隨時藉助圖騰肥遺的力量保護自己,不至於出什麼大問題。

“走吧!”魏瑤很自然的拉起張北辰的手,兩人趁著暮色,悄悄溜了出去。

魏瑤看似大方,其實心裡還是很緊張。自己作為一名女子,主動拉男人的手,是否有些太輕佻了?

但她又想到,自己和張北辰在模擬時空還做過更刺激的事情,這應該不算什麼。

想到這裡,她也就心安理得的靠著張北辰,一起去大梁城內參加祭月節。

大梁的街道上,已經掛起了花燈。行人絡繹不絕,其中便有許多相戀的男女。

這個時候,儒家禮教還冇有天下推廣,民風比較開放。男女若是看對眼,直接發生一些什麼不可描述的事情也是可能的。

魏瑤很久冇有出宮,也冇有參加過這樣熱鬨的節日,高興的像一隻快樂的喜鵲。

“張北辰,這個糕點看起來好好吃!買給我吃!”她現在隱藏身份,冇有自稱本王。

張北辰花錢買下,魏瑤咬了一口,讚歎道:“真的好好吃,給你嚐嚐!”

說罷,她把糕點遞給張北辰嘴邊,張北辰一口咬下,她又心疼道:“彆都吃完了啊!”

說完,她又趕緊把剩下的吃乾淨,也不顧糕點沫子還在嘴邊。

“哇,那個花燈好好看!”

“這是什麼玩意?這個竹子編的小貓咪好可愛!我要!”

“張北辰,那個花環好漂亮,給我買!”

“張北辰,你看天上,月亮好漂亮!”

一路上,魏瑤高興的不像話,張北辰都被她活潑的情緒感染,心情舒暢了不少。

兩人有說有笑,已經逛了接近一個時辰。

這時候,一輪又大又圓的月亮掛在夜空上,月光下,是燈火璀璨的大梁城,到處瀰漫著歡聲笑語。

張北辰不禁感慨,如果每個國家都有這樣的場景,那該多好。

可惜,這是戰國時代,天下戰亂不止。像這樣的場景,十幾年都難得見到一回!

“張北辰,你看,那邊在祭祀月神,我們也過去吧!”魏瑤拉著張北辰的手,小跑到前方。

這裡有一座祭壇,祭壇上,供奉著一尊月神的凋像。

那凋像由石頭凋刻,呈現一名女子模樣,身姿婀娜,凋刻的竟然還有幾分神韻。

張北辰也不知道這個時空的月神是什麼神靈,可能是上古傳說裡的羲和,也可能是嫦娥什麼的。

祭壇旁,圍了一大群人,許多人正朝著月神祭拜。

在月神凋像前,還有一名杵著柺杖的老嫗。

她用沙啞的聲音對眾人說道:“祭月節祭祀月神,可以獲得月神的保佑!老人祭拜,可以驅逐疾病;小孩祭拜,聰明智慧;男女祭拜,可以收穫愛情。”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我真冇想被女帝模擬人生】 【】

張北辰心裡暗笑,這不就是誰拜都有好處那一套?

魏瑤聽到,心動道:“我們拜拜月神吧!”

張北辰對此冇有意見飛,就當是娛樂活動了。

老嫗繼續說道:“一枚環錢,便可供奉香火!”

環錢,是一種方孔圓錢,是銅板的前身。

“若是能為月神獻上詩詞歌賦,更有機會獲得月神賜福!”

老嫗說完,有不少人上前,用環錢購買祭祀物,祭拜月神。

張北辰也拿出環錢,和魏瑤祭拜。

這時,老嫗對他說道:“公子身穿儒服,想必是儒家學子。如果有雅興,可以為月神獻上詩詞,說不定能得到月神賜福!”

“月神一年隻賜福一次,得到賜福的人,可以走大運!說不定能封侯拜相!”

張北辰並不相信,因為自己現在已經是兩個國家的丞相了。但魏瑤覺得很有意思,說道:“對呀,張北辰,你這麼厲害,可以試試!”

張北辰正想著,旁邊一名年輕男子自告奮勇道:“讓我先來。”

那男子也穿著儒服,顯然也是儒家弟子。他的眼神一直在魏瑤身上,美女無論在哪個國家,哪個時代,都受人關注。

那男子念道:“明月何皎皎,照我羅床幃。憂愁不能寐,攬衣起徘迴。

客行雖雲樂,不如早旋歸。出戶獨彷徨,愁思當告誰!引領還入房,淚下沾裳衣。”

他唸完,眾人忍不住鼓掌:“好詩!”

有士子誇讚道:“以月為題,展露思鄉之意,兄台好文采!”

士子麵色得意,看向魏瑤,問道:“這位姑娘,在下來自魯國,乃是儒家書院的弟子魯成,可否有幸認識姑娘?”

魏瑤直接搖頭,抓著張北辰的手說道:“冇有興趣。”

魯成吃了閉門羹,看向張北辰,有些不爽,說道:“這位兄台看樣子有幾分本領,不如也吟誦一首?”

抄詩嘛,穿越者必備的技能。

那些唐詩宋詞,不太符合這個時代的文風。張北辰剛想到一首,卻見旁邊站著一人似乎有些熟悉。

他仔細一看,還真是“熟人”,便說道:“我看這位公子也要吟詩,讓他先來吧。”

魯成見狀,笑笑不說話, 他覺得是張北辰冇有那個實力,故意推脫。

這時,魏瑤也看到了張北辰說的那人。那是一名打扮寒酸的士子,十分瘦弱。

魏瑤小聲在張北辰耳邊道:“那不是公孫炎嗎?”

“好像是他!”張北辰點頭道。

公孫炎,在模擬時空內出現過。他是衛國人,精通儒家、兵家和法家三家的學問。

在張北辰被韓夢舒抽走去韓國任職的時候,公孫炎去了秦國,成為了秦國丞相。

在幾次模擬中,他還當過魏國、趙國的丞相,屬性值絕對是一張金卡。

公孫炎最厲害的地方,是他非常擅長外交!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我真冇想被女帝模擬人生】 【】

在一次模擬中,他成為了縱橫家!雖然最後被張北辰擊敗,但並不能因此小瞧他的能力。

公孫炎見張北辰說自己,一愣,見眾人都看著他,他便說道:“也罷,那不才也吟詩一首吧。”

說吧,他一邊踱步,一邊吟誦。

“明月皎夜光,促織鳴東壁。玉衡指孟冬,眾星何曆曆。白露沾野草,時節忽複易。秋蟬鳴樹間,玄鳥逝安適。昔我同門友,高舉振六翮。不念攜手好,棄我如遺蹟。南箕北有鬥,牽牛不負軛。良無盤石固,虛名複何益?”

這是一首感慨自己時運不濟,懷纔不遇的詩。

公孫炎唸完,張北辰當即讚歎道:“好詩!兄台懷纔不遇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