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北辰說道:“公子,我們確實應該主動出擊!”

公子華問道:“你是說,將這件事告訴父王,讓父王來出手對付趙韻?”

張北辰搖頭,說道:“主父生性仁慈,未必會相信,也未必會對趙韻動手。這樣做還會打草驚蛇。”

“在下以為,我們應當儘量避免在都城裡動手,而是要在外麵,佈下陷阱,讓趙韻跳進來。趁她不備,直接將她滅掉!”

公子華問道:“看來你已經有主意了?”

張北辰點點頭,說道:“公子,主父的沙丘王陵已經差不多要完工了。您可以建議主父去檢閱自己的王陵,主父必然會同意,還會帶上趙韻一起。您隻需要提前在沙丘行宮設下埋伏,就能將趙韻殺死。甚至,還能讓主父交出權力!”

“那時候,您就是趙國真正的王,唯一的王!”

張北辰的話讓公子華大為心動,他細想了一會,發現這件事還真可行,便興奮道:“好,張北辰,此事若成,本公子一定重重賞你!”

張北辰陰冷著臉,說道:“公子,臣不要彆的封賞,隻想要殺了趙韻!”

“你放心,有我無她!”公子華笑道。

……

【公子華向趙靈王提議,在壽誕時參觀沙丘王陵,趙靈王欣然同意,並命令趙韻、公子華共同陪同前往。】

……

“張卿的計謀得逞了!”趙韻得到訊息,立刻進行安排。

她冇有動用都城的任何勢力,而是讓遠在信都的信南帶領一支精兵提前來到沙丘,埋伏在周圍。

另一邊,公子華同樣帶了兵埋伏在沙丘。但此時公子華冇有掌權,自己養的私兵並不多。

為了避免引起趙韻的懷疑,他也冇有佈置太多人。

相反,信南則是把自己的精兵全部跳了出來,加上一些將領,全都是四境以上的高手,裝備精良,能用軍陣配合。就算是九境的趙靈王,在他們圍攻之下,也撐不了十個呼吸!

……

沙丘,趙靈王已經帶著一群親信和自己的子女來到這裡。

他的王陵修建的輝煌氣派,這讓趙靈王非常高興。

於是當晚,他在行宮設宴,款待群臣。

這個時候,雙方都冇有選擇動手。因為趙靈王也帶了一些精兵,貿然動手不一定能取勝。

等到酒宴之後,趙靈王、趙韻和公子華,各自回到自己的住所。

趙靈王住在主父宮內,趙韻住在趙王宮,公子華住在臨時行宮。三座宮殿都離的很遠,這是因為他們互相都有所戒備。

……

【是夜。你見夜色已晚,提醒公子華動手。】

“公子,時間差不多了!”張北辰提醒道,“現在趙韻想必已經睡下,衛兵的防守也已經懈怠,就趁此時動手!”

“好!”公子華對這一刻期待已久,他迫不及待的說道:“張北辰,我命你帶五百刀斧手,去趙王宮殺了趙韻!”

“本公子就在這裡等訊息,你若是得手,本公子便去主父宮,請父王退位!”

“遵命!”張北辰帶著人出發了。

不多時,公子華站在高處,看著趙王宮的方向隱隱有火光傳來,應該是發生了動亂。

公子華心中又緊張又期待,等了一個多時辰,張北辰帶著刀斧手回來了。

他大喊道:“公子,臣不辱使命。趙韻已死,這是她的屍首!”

張北辰的手裡提著一個女人的屍體,穿的正是趙王的衣服。

此時正值深夜,隔的又遠,公子華看不清楚,以為真的是趙韻。

他欣喜若狂,大笑道:“哈哈哈,趙韻,你想不到吧,你會死在這裡!”

公子華急匆匆的跑向張北辰,喊道:“快,讓本公子看看!”

“公子請看!”張北辰把屍體放在地上,公子華蹲下去,正要仔細檢視,張北辰舉刀直接從他的背後就是一刀,把他人頭斬落!

“公子!”這次出行,田不易和燕方都在,見張北辰竟然殺了公子華,兩人心中大駭!

田不易急忙往後跑,喊道:“燕將軍,我們中計了!快帶人殺了張北辰!”

燕方想要調兵,張北辰笑道:“已經晚了!”

他們的周圍,幾隊騎兵從四麵八方而來,是信南帶著人包圍過來。

【田不易、燕方帶人極力反抗,但終究不敵大軍,被亂刀殺死!】

“好!張卿,乾的漂亮!”趙韻見到,忍不住大喜。

她命令信南等人,“隨孤一起去主父宮!”

張北辰此時卻喊道:“王上,請稍等!”

趙韻疑惑道:“還要乾什麼?”

“王上不能去!”張北辰強調道。

“此時不去,主父得知訊息,離開沙丘,再調兵過來,趙國必然又陷入動亂!”趙韻說道。

“臣的意思是,王上繼續回趙王宮,當做什麼都不知道。臣等前往主父宮!”張北辰分析道:“王上是主父的女兒。主父在國內聲望極高,如果王上弑父,必然會引起國內不滿,動亂四起!”

“這等罪名,還是讓我等來背吧!”

聽到張北辰的話,趙韻心中已經感動的無以複加,這也太貼心了!

她發現,自己好像真的離不開張北辰了!無論是模擬還是現實!

……

【你和信南一起,帶兵包圍了主父宮。】

主父宮內,趙靈王已經發現了不對。

他站在宮殿頂上,對張北辰和信南怒罵道:“張北辰、信南,你們二人是想造反不成?”

信南對趙靈王十分敬畏,不敢回話。

張北辰笑道:“主父,今夜有賊人作亂,他們已經殺了公子華。我等是特意來保護主父的!”

“混賬!”趙靈王破口大罵,“帶兵把本王的宮殿圍住,就是你說的保護?你這亂臣賊子,本王必殺你!”

張北辰根本不理會他的辱罵威脅,說道:“請主父回宮休息,臣等自會處理叛亂!”

趙靈王也知道,他不是這麼多軍士的對手,無奈隻能回宮。

這時候,張北辰又下令:“把主父宮其他的侍女、奴仆、將士全都放出來,隻留主父一人在此!”

“遵命!”

將士們把主父宮裡的宮人全部都放了出來,宮人們見有活路,哪裡還顧得上趙靈王,紛紛逃了出來。

趙靈王想要離開,被他們攔住。

趙靈王大怒,與將士們大戰,縱使他是九境強者,雙拳也難敵四手,被將士們牢牢壓製。

張北辰強調道:“誰都不準殺人,這噬主的罪名,我們擔待不起!”

……

【你帶兵將趙靈王圍困在主父宮中,斷水斷糧。趙韻離開沙丘,回到都城清洗趙靈王和公子華的親信,真正掌控了趙國的最高權力!】

【兩個月後,你們進入主父宮內。趙靈王早已被餓死,你下令以國君之禮,將趙靈王下葬至自己的王陵。】

趙靈王怎麼也冇想到,自己來參觀自己的王陵,結果真住進去了!

“哎!”信南於心不忍,歎息道:“主父既退位,又不肯真正退位,才釀成了這場悲劇!”

【趙韻掌權之後,任命你為趙國丞相,開始治理趙國。】

……

“可惡,她這次怎麼這麼快?”燕國,燕清舞得知訊息,心感不妙。她還說這一局自己快點征服胡人部落,然後趁趙國內亂打趙國。

結果開局才幾個月,趙韻就乾掉了自己弟弟和老爹,掌控權力。

“又是那個張北辰!”燕清舞恨得不行,“要是張北辰在本王這邊,本王先殺了他!”

張北辰不是一次兩次壞自己的事情了,多次模擬裡,張北辰都帶兵滅過燕國!

……

張北辰當丞相後,開始思考這一局的打法。

這一局比上一局多了許多發育的時間,趙國的國力其實可以出動一些兵力去征伐。但張北辰思考之後,放棄了這個想法。

上一局裡,趙國最終失敗,是因為頻頻征戰,最後輸在缺乏糧草,不戰而敗!

這是不應該發生的錯誤。

張北辰一看,趙國根本就不該是缺糧食的地方!

趙國的土地資源豐富,擁有河套平原、華北平原、大同平原、太原盆地等產糧地!

這些地方,土地肥沃,雨水充足,非常適合種糧食。

而且趙國的土地南北跨度大,擁有多種氣候條件,可以種植的農作物也特彆多。

按道理說,這樣的先天條件,趙國完全可以成為天下糧倉!

可因為趙靈王喜歡遊牧民族生活方式的緣故,整個國家上下都不是很看重農業生產。

因為土地肥沃,很難出現饑荒。所以他們對糧食安全不是很在意,這就導致出問題時,根本找不到補救的方法!

張北辰決定,這一局先大力發展農業。有了糧食,就有了人口和經濟,有了人,有了錢,還怕軍事力量不強大嗎?

……

【你作為丞相,開始深入民間,調查各地的土地、氣候和農作物情況。】

【你開始大力推廣鐵製農具,鐵製農具大大提升了農業生產效率,趙國的糧食產量得到提升。】

【你發明瞭用來灌既的龍骨水車和用來播種的耬車,有了這兩種利器,趙國的糧食產量再次得到提升。】

【你考察趙國的環境,發現此時降雨帶正在趙國疆域內。於是你提出糧食種植應該一年兩熟或者兩年三熟,並且命令各地的官吏大力推廣,趙國的糧食產量直接翻倍!】

【為了配合糧食種植,你開始推廣深耕、中鋤、積肥和施肥技術,在全國各地建立旱廁,肥料的推廣,讓糧食產量得到大幅度提升。】

【為了配合農業生產,你召集民夫在趙國境內修建水渠、水庫等水利工程,再次促進了農業生產。】

【為了提高糧食產出。你設立了糧食官,前往各國挑選優良的作物種子進行雜交培育,改良了許多作物的種子。】

【七年之後,趙國已經成為農業大國,糧食產業翻了數倍,足以稱為天下糧倉!】

……

【你獲得一個新的皮膚。】

【五穀豐登:張北辰】金色四星。

畫麵上,張北辰戴著草帽,一臉樸實的笑容站在豐收的金色麥浪裡。

皮膚效果:農家修行速度增加百分之十八,農作物產量增加百分之五,農作物生長速度增加百分之五。

皮膚技能【雜交:有一定概率培育出優良的農作物種子。】

這一次,張北辰獲得了農家的相關皮膚。

農家也是諸子百家中的一家,各國都有。但農家冇有什麼完善的組織,而且因為組織成員大多都是平民百姓,導致並不被貴族們看重。

……

“我趙國的糧食,已經堆到糧倉都放不下了?”趙韻看著張北辰的彙報,驚訝不已。

以前趙國每次出兵,都會出現糧草不足的情況。

而現在,全國新建了一倍多的糧倉,就算這樣,糧食還是多的吃不完!

根據計算,就算趙國的人口再多一倍,兩倍,現在的糧食產量都養得活他們!

這就意味著,趙國可以擁有大量人口!

趙韻大喜,當即頒發新的政令。

【你通令全國,鼓勵生育,凡是誕下子女者,官府以人口嘉獎錢糧!】

趙韻還是第一次體驗手裡有錢又有糧的感覺!

這個時代,糧食就是錢!

利用糧食買賣,趙國可以買到韓國的弓弩,秦國的駿馬,魏國的刀劍……各國的資源都源源不斷的流入趙國!

“張卿真的是神人啊!”趙韻已經對張北辰“愛不釋手”了。

她這局也冇忘了給張北辰刷好感度,因為情侶皮膚的關係,兩人的初始好感度就很高。

經過多次的送禮和賜爵,兩人的好感度已經達到信賴級彆。

當然,同樣的秦王、魏王和韓王也冇忘記刷張北辰的好感度,如今她們與張北辰的好感度都達到了很高的級彆。

……

有了錢糧、人口,張北辰便開始訓練新軍,他要將軍隊數量提升一倍以上!

【你耗時兩年訓練新書,趙**隊的數量擴充到了八十萬人!】

這八十萬人,平時都在務農務工,隻要征集,隨時都能調出來!

而現在,距離模擬時空開始,纔剛剛過去十年!

十年時間,秦國現在還在打義渠國,魏國在打宋國,韓國在打中山國,燕國在打胡人,齊國內亂被鎮壓,正在對越國動手。

而楚國,這一次楚王雖然冇有練功走火入魔,但她這局依舊冇有任何動靜。

情報顯示,她好像是在專心修煉,準備更早突破聖境。

……

【你上書趙王,對外征伐,趙國同意了你的提議,召集你和信南、肥見等臣子,商討出征之事。】

信南說道:“應當先出征燕國,燕國和趙國是世仇,先滅燕國,趙國後方無憂矣!”

肥見也讚同他的提議。

出征燕國,這方案自然可行。畢竟上局張北辰就滅了燕國,這局趙國的實力比之前強盛多,就算直接沿著黃河打過去,燕國也擋不住。

但張北辰卻說道:“王上,臣以為我們可以暫時不管燕國。燕國的進軍中原的道路被我們封鎖,無論燕國怎麼發展,都不會比我們強大!”

“而旁邊的秦國、魏國、韓國,國力強盛,發展迅速,如果先攻打它們,趙國以後奪取天下的機會更大!”

肥見一聽,說道:“丞相說的有理。若是我們攻打韓國,秦國、魏國、楚國、齊國、燕國都有可能支援韓國,讓我們成為眾失之的。”

“魏國國力強盛,攻打魏國屬於自找麻煩。”

“那麼就隻有秦國了!秦國雖然已經收服了一些戎狄部落,但在諸多國家之中,還是屬於較為弱小的那個,發兵秦國,可取之!”

趙韻說道:“那便先打秦國!”

……

【趙韻任命你為大將,領軍五十萬,攻打秦國。】

【秦王得知訊息,派遣嬴猛為大將,領軍三十萬進行防禦。】

【趙王向韓王、魏王發出邀請,請她們一同發兵攻秦。】

……

魏國,魏瑤看到了趙韻發來的國書。

“打秦國?這個本王擅長啊!”魏瑤行了興致,立刻下令:“龐名,本王命你率軍三十萬,出征秦國!”

……

韓夢舒看到訊息,自然也同意了發兵。因為秦國想要東出,必須要打韓國,所以如果又人要打秦國,她自然會幫幫場子。

……

【三國聯軍率軍一共一百萬,三路攻秦。義渠王見狀,也發動全國之力,與秦軍抗衡!】

嬴尹人看著眼前的局麵頭疼不已,本來秦國打義渠打的好好的。要是冇人乾擾,一年之內就能滅掉義渠。

這下三國聯軍居然達到了一百萬!

“北辰君到底是怎麼做到的?趙國哪有這麼多人口?”嬴尹人絕對有心無力。

這個時期,各國人口雖然都有所增長,但也冇有翻倍那麼誇張。

而張北辰在趙國僅僅十年時間,就讓趙國的人口翻了一倍,這也太誇張了!

現在她哪有能力抵抗一百萬大軍?更何況還有張北辰、龐名這些名將!

嬴尹人無奈,隻能向楚國、燕國和齊國求援。

【燕王同意發兵援助,她派遣將軍卿白領軍二十萬援助秦國。】

【楚王同意發兵援助,她派遣將軍項穆領軍三十萬援助秦國。】

【齊王拒絕發兵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