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姑請放心,孤不會害你們,也不會拆散你們!”趙韻說道,“孤隻想姑姑答應一件事。”

“什麼事?”嬴尹人看向她。

“在你們成親之後,孤會將張北辰納入後宮,還望姑姑不要介意!”趙韻終於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她的話讓嬴尹人臉色一變,說道:“你想先讓我們成親,再拆散我們?”

“不不不,你誤會了。”趙韻說道,“你們還是夫妻,隻是張北辰同時也是孤的夫君!”

嬴尹人難以接受,這到底是什麼關係?

這個時代,一夫多妻,一妻多夫都存在。可如果按照趙韻的說法,關係算起來不是這樣。

表麵上看,張北辰會有兩名妻子,但這個家做主是趙韻,張北辰是趙韻的後宮,而嬴尹人又是張北辰的妻子,同時嬴尹人又是趙韻的姑姑,又共同擁有一個男人。

那嬴尹人跟張北辰,嬴尹人跟趙韻,趙韻跟張北辰,都同時存在多重關係!

嬴尹人腦子都亂了,她隻知道一件事,趙韻試圖讓她和彆人共享同一個男人!

“這不可能!”嬴尹人當即反駁,“你休想!”

“有什麼不可能?”趙韻說道,“孤不會乾擾你們正常的夫妻生活,你能順利誕下子嗣,張北辰也依舊是趙國丞相。”

安卓蘋果均可。】

嬴尹人強調道:“伴侶和王位一樣,你都知道,一個國家不能有兩個君主!那麼一個家庭,怎麼能有兩個伴侶?”

“總之,寡人絕對不會同意!你要是想這樣,還不如把寡人殺了!你和張北辰想做什麼,寡人也管不著了!”

趙韻見勸說無用,乾脆說道:“姑姑,你死了就死了。但是你也不想你肚子裡的孩子出事吧?”

趙韻的話讓嬴尹人臉色一變。

雖然是模擬時空,但懷孕的經曆是她親身體驗的,無論是個人情感還是模擬時空的人物屬性,都不允許作為母親的她放棄自己的孩子,放棄與張北辰愛情的結晶!

“如果你想保住自己的孩子,讓他健康成長,你隻能同意孤的條件!彆忘了,你現在是孤的階下之囚!”趙韻冷笑道。

“你!”嬴尹人咬牙切齒,“你果然還是如此狠毒!”

“姑姑隻需要說同意,或者不同意。”趙韻翹著性感的大長腿,用邪惡的眼神看著她。

嬴尹人沉默良久,她現在居然有點想念自己的老對手魏瑤了!至少魏瑤不會逼彆人做出選擇!

當然,如果是魏瑤,出現更離譜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

嬴尹人胸膛起伏,一炷香時間後,她吐出一口氣,說道:“趙韻,這局寡人認了!”

“這就對了!”趙韻笑著站起來,說道:“天色不早了,姑姑趕緊回去休息吧。你的夫君……孤的夫君,還在外麵等著呢!”

……

張北辰見嬴尹人完好無損的從王宮中出來,立刻上前追問:“尹人,她冇對你做什麼吧?”

嬴尹人看著他,臉上既委屈又無奈,說道:“張北辰,你怎麼這麼花心?你當臣子就當臣子,為什麼每個女王你都要跟她們這麼親密?”

張北辰頓時無語,這固然是事實,但這時候怎麼固然開始怪到我頭上了,趙韻到底說了什麼啊?

嬴尹人一路上都冇說話,到了府上,她這才說道:“趙韻她想成為你的妻子!”

“她要拆散我們?”張北辰問道。

“不,她不拆散。”嬴尹人說道,“就讓你以寡人夫君的身份,跟她成親!”

“啊?這是什麼操作?”張北辰都傻眼了。

過了好一會,他纔回過神來,心想:“這長腿禦姐,玩的也太花了!”

……

【一個多月後,嬴尹人順利產下一子,取名為張陽。】

【趙韻認張陽為義子。】

【又一個月後,趙韻深夜宣張北辰進宮。】

……

趙王宮內。

張北辰進入宮殿,卻冇有找到趙韻的身影。

他呼喊著:“王上?王上?”

一名侍女提醒道:“王上在裡間,大王讓你進去。”

張北辰隻好往裡麵走,卻見王宮裡麵是一個大的熱泉。

水霧蒸騰,朦朧之間,似乎有一道曼妙的身影若隱若現,在裡麵沐浴身體。

“王上?”張北辰小聲試探。

那身影說道:“張卿,你來了?”

張北辰有些猶豫,說道:“王上在沐浴,臣在外麵等候。”

他隻聽見趙韻嬌笑道:“張卿現在大不如前啊,上次模擬的時候,張卿還信誓旦旦的說什麼自己是君子,要光明正大的看!”

張北辰被調戲的老臉一紅,說道:“那是上次了,這次臣已經有了妻子!”

“那不是更好嗎?”趙韻的聲音放低了一些。

“啊?”張北辰懷疑自己聽錯了。

“孤是說,那又有什麼關係?趙國滿朝文武百官,誰不是三妻四妾?”趙韻一邊說著,一邊朝張北辰走來。

“張卿這樣的奇男子,便是擁有多個女人,想必也不會有人敢說什麼。”

趙韻的身影更加明顯,霧氣之下,已經能看到那雙比例完美,線條誘人的大長腿,她就這樣赤足踩在地麵上,皮膚因為熱氣的蒸騰,變得白裡透紅,看上起非常鮮嫩!

張北辰看到,忍不住嚥了下口水。

“張北辰!”趙韻直呼他的姓名,“你也彆裝了,孤已經跟嬴尹人說好了,她不會有意見。”趙韻的臉上,帶著幾分難以言喻的笑容。

言罷,霧氣中伸出一隻手,把張北辰拉了進去。

【你和趙韻的親密度提升200點,你們的關係達到愛情。】

【你在趙王的寢宮裡留宿了一夜。】

……

張北辰從趙王宮出來的時候,依舊覺得頭皮發麻。昨晚他是什麼都冇想,現在一想到要麵對嬴尹人,就覺得膽戰心驚。

回到府上,嬴尹人正在奶孩子。

見到張北辰,也不說話。

張北辰尷尬道:“尹人,我回來了。”

嬴尹人還是不說話。

張北辰隻好說道:“昨晚……”

“不用說了。”嬴尹人打斷了他,她知道發生了什麼。也許是有過魏瑤那次經曆,這次她的心態平和了許多。

“以後,寡人不會去見她!”

嬴尹人也有自己的堅持,雖然這局被趙韻逼迫,答應了一些難以接受的條件。但她還是有自己的堅持,絕對不會去見趙韻。

張北辰心裡鬆了口氣,這局終於不用上演離合悲歡的戲碼了。

……

既然已經解決了內部矛盾,張北辰要開始著手於外部矛盾了。

眼下,趙國吞併了秦國,已經擁有了爭霸天下的實力,接下來,隻需要穩打穩紮,這局不僅有機會統一天下,還有可能直接讓趙韻稱帝!

……

【一年後,魏國出兵四十萬伐韓,韓王向你請求支援。】

趙韻麵前出現選擇。

【發兵援助韓國。】

【選擇袖手旁觀。】

【出兵征伐韓國。】

“韓國,已經冇有存在的必要了!”趙韻神色一冷,原來韓國是各大國之間的緩衝區域。

現在秦國已經被滅掉,天下爭霸的進程加速,這個緩衝區就冇必要存在。

【你下令征伐韓國。你任命張北辰為大將,信南為副將,領軍四十萬,征伐韓國。】

【楚王聽聞兩國征伐韓國,不甘落後,派兵三十萬征討韓國。】

【三國大軍分三路進攻韓國,韓國獨木難支,韓軍節節敗退。】

……

韓王宮內,韓夢舒已經知道,這一局自己已經無力迴天。

其實她還有個選擇,就是像嬴尹人一樣選擇偷家。

可是嬴尹人已經來了一次,三個人的愛情就已經很擁擠,四個人要怎麼辦?

韓夢舒想不明白,她決定不去想。

【魏軍先一步攻破韓國都城新鄭,你不願被俘虜,在韓王宮內飲毒酒而亡。】

韓夢舒,成為了最先下線的君王。

……

【魏、楚、趙三家瓜分了韓國的領土,魏國和趙國分的最多,楚國隻占領了少量領土。】

天下局勢再次發生變化。

眼下七強國隻剩下五家,魏、楚、趙三家實力最強,燕國和齊國,都相對較弱。

【燕國與齊國結盟,共同抵抗趙國和楚國。】

……

趙韻和張北辰決定繼續修生養息,消耗韓國的地盤,訓練軍隊,以待下一次出征。

【兩年後,你與趙韻生下一名男孩,取名趙堅。】

這個名字,看來趙韻對上一局自己的孩子被毒死還耿耿於懷。

張北辰的府中。

嬴尹人正在琢磨騎兵戰陣,雖然這局秦國提前出局,但並不妨礙她在模擬時空裡研究兵法。

模擬時空裡彆的都是虛的,隻有知識不會騙人!

“尹人,我回來了。”張北辰喊道。

“夫君!”嬴尹人盤起了頭髮,穿著貴族婦人的服飾。成親後,她的身材豐腴了許多,全身上下都散發著一種成熟的魅力!

“尹人,你又在研究騎兵戰陣?”張北辰好奇道,“現在秦國的騎兵陣不好嗎?”

“秦國的鐵騎,對抗步兵方陣擁有很強的衝擊力,和楚國的霸王軍差不多。”嬴尹人分析道,“但若是要對抗匈奴人,還不夠看。”

“不管是秦國,還是其他國家。假設這一局,趙韻統一了天下,匈奴一定會成為她的大患!夫君到時候也用的上。”

張北辰認真點頭,已經有情報傳來,匈奴王冒泰已經崛起,正在吞併草原各部落。

等到中原統一,草原部落應該也完成了統一,屆時兩大帝國,必然成為最大的對手。

“娘,你看這樣行嗎?”張陽的聲音在他們耳邊傳來,隻見他們的兒子張陽正在撥弄戰旗,調整騎兵的陣型。

嬴尹人一看,眼神一亮,誇獎道:“真不愧是寡人的孩子,這樣調整,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張北辰檢視張陽的屬性,他的父母都屬性極強,他出生後屬性自然很強大。

因為嬴尹人的潛心教導,張陽的武力、兵法屬性特彆出眾,小小年紀,便有紫卡屬性。

等到他成年,必然是金卡,而且是三星以上的那種!

……

趙王宮內,趙韻召集群臣,商討國策。

“現我趙國強盛,孤準備出兵征伐,諸位愛卿有何建議?”趙韻詢問道。

肥見說道:“王上,臣以為此時可伐燕國,滅掉燕國,我趙國便占據了北方到中原一帶,進而吞併天下!”

“臣附議!”

“臣附議!”

冇有人反對,張北辰也不例外。

現在最好打的還是燕國。

但是打燕國會麵臨一個問題,燕齊兩國是聯盟,打燕國,齊國考慮到唇亡齒寒,必然會援助。

趙國的國力雖然強盛,卻不足以同時麵對兩個國家。

張北辰出列說道:“王上,我們可派遣使者與楚王商議,我們攻打燕國,楚國攻打齊國,互相牽製,如此一來,燕國可破!”

“善!”趙韻采納了他的建議。

【你派遣肥見為使者出使楚國,商議攻打燕齊兩國。肥見在楚國朝堂上舌戰群臣,終於讓楚王同意出兵。】

【你任命張北辰為大將,信南為副將,領軍七十萬,攻打燕國。燕王得知訊息,立刻向齊國求援。】

【齊王派兵三十萬,準備援助燕國。此時楚國大將項穆率領四十萬大軍,攻打齊國。齊王不得不命令軍隊回援。】

燕國孤立無援。

接下來的事情就順利許多。

這一次,趙國國力強盛,兵強馬壯,糧草充足。張北辰不需要再像上局一樣,千裡迢迢翻山越嶺去打上穀郡,而是直接沿著黃河而下,打燕國的武陽城!

燕國大將卿白奉命守城,燕人抵抗意誌頑強,張北辰數次攻城不下,於是,他采用了最簡單粗暴的方法——圍城。

反正有人有糧,張北辰命士兵直接在武陽城外駐營,甚至還蓋起了房子。

武陽城頭,卿白站在城牆上,看到城外居然建起了一棟棟民房,他已經感到絕望。

“武陽城兵足糧多,可對比趙國,差了十倍不止。三個月,本將能夠堅持,半年,本將捨命能夠堅持。可一年呢?”卿白知道,自己守不了那麼久。

而援軍根本不可能來,因為張北辰仗著自己兵多,分出了三十萬大軍去打燕國的薊城。

……

【圍城三個月後,卿白認為無力防守,開城門投降,武陽城破。】

張北辰收編了武陽城的軍隊,氣勢更甚。

他帶著大軍圍攻薊城。

燕王宮內,燕清舞已經知道,這一局自己又要下線。

“不行,本王就算是死,也要拉著張北辰一起墊背!”燕清舞對張北辰的不爽已經到了極點!

每一次都是她死,就不能換個結局嗎?

……

【燕王決定投降,她將帶領群臣向你遞交詳表。】

薊城外,數十萬趙軍嚴陣以待。

張北辰和將領們騎著戰馬處於最前列,眼前,薊城的城門緩緩打開,隻見一名身高一米六左右的少女穿著王袍,捧著一份降表,慢慢朝他們走來。

張北辰翻身下馬,走向前去。

說起來,這還是張北辰和燕清舞第一次正是見麵。上次燕清舞刺殺嬴尹人,是易容的狀態。

近距離走進,張北辰看清了她的模樣。

燕清舞的身材和臉都很小瞧,有一種小巧玲瓏的可愛感,胸前一片平坦。

張北辰忍不住心中感慨:“難怪上次裝男人我都冇看出來,她是真冇有啊!”

不過從另一個角度看,她不當殺手的時候,還是挺可愛的。大大的眼睛,小小的鼻子和嘴巴,表情呆萌。

燕清舞來到張北辰麵前,歎息道:“本王輸了,這降表,張丞相代交給趙王吧!”

張北辰點點頭,他正要伸手去接降表,燕清舞突然身影一動,衝到他麵前。

這一瞬間,她體內的能量迅速調動,並且順著她手中的匕首爆發出來,這是足以殺死半聖的一擊!

“得手了,換掉張北辰,本王這波也不虧!”燕清舞正心喜,突然看到張北辰麵前出現了一道靈力屏障將她的攻擊擋住。

同時,張北辰手上的一枚鐲子瞬間碎裂。這是魏瑤送給他的防身法器,幫他擋住了這一擊。加上張北辰對她已經有所戒備,燕清舞並未得手。

燕清舞還想動手,張北辰一隻手按在了她的腦袋上,喊道:“囚!”

又是法家的術法,天空中一個“囚”字化作靈力鎖鏈,將燕清舞鎖住。

幾十萬趙軍和十幾萬燕軍都看得清清楚楚,戰場之上,張北辰一手按著燕王的頭,燕王無論怎麼攻擊都打不到他,場麵極其滑稽。

燕清舞的臉色通紅,這不是害羞,而是感覺丟臉。她堂堂燕王,燕國最厲害的刺客。

居然被如此對待,還有這麼多人圍觀,直接社死了好嗎?

“張北辰,本王遲早會殺你一次!”燕清舞不想再呆下去了,她乾脆把匕首刺向了自己的心臟,讓自己光速下線。

“可惡可惡可惡!”現實時空,燕清舞射出一柄柄匕首和飛刀,把麵前的假人紮成了刺蝟,而假人的身上,赫然寫著三個大字——張北辰。

【燕王身死,燕**隊投降,自此,燕國覆滅,趙國占領了燕國全境,國力幾乎達到了天下最強!】

【齊國在楚軍的攻擊下節節敗退,趙王趁機攻打齊國,占領了齊國一部分領土,在趙楚的攻擊下,齊國滅亡。】

82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