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趙韻驚疑道,“你是說太子?”

“臣不敢!”趙虎趕緊說道,“可能是有奸邪小人將巫毒之物藏在東宮,太子應該不知情。”

趙韻臉色陰翳,她突然想到天星道人說過的話。自己殺了趙靈王,她會遭受報應。

難道自己的孩子,也要效彷自己,殺死自己的父母?

“給朕查,所有關聯之人,不管他是誰,一個都不能放過!”趙韻咬牙說道。

“臣遵旨!”趙虎立刻開始調查。

……

東宮,太子趙堅已經得知訊息。

“怎麼會是我,不可能是我!”趙堅知道,自己冇做過這件事。

“是我!”這時,一個人走了出來,她依舊帶著麵紗,這正是趙堅從南疆帶回來的“藥婆”!

回到京城後,藥婆還經常幫趙堅處理疾病方麵的事情,趙堅也從未懷疑過她,畢竟她救過自己的命。

“是你!”趙堅不敢相信,質問道:“你究竟是誰?為什麼要這麼做?”

藥婆扯下麵紗,麵紗之下,竟然不是想象中那張醜陋的麵孔,而是一名長相靈動的女子。

她怨毒的看著趙堅,說道:“我是南疆神廟的聖女顏莎,你們趙國滅我神廟,殺我族人,我與你們是不共戴天之仇!”

“我隱忍多年,一直在利用你暗中咒殺趙帝!終於讓我成功,我的使命已經完成。”

“你,害死我的母上!”趙堅拔劍,想要將她斬殺,誰知道顏莎的身體化作一灘血水。原來用巫毒之術詛咒大趙皇帝對她的身體傷害也極大,讓她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她的聲音還留在宮殿裡:“趙帝命不久矣,大趙天下,要大亂了!”

趙堅無力的垂下劍,跪倒在地,懊惱道:“是我,我害了母上!”

這時,趙虎帶著兵闖入東宮,說道:“太子殿下,末將奉陛下之命調查巫毒之事,請太子殿下跟我們走一趟!”

趙堅麵色惶恐,他深知現在母親已經性情大變,喜怒無常。

而自己又真的犯下了這樣的過錯,要是被抓到天牢裡,定然會受到慘不忍睹的折磨!

趙堅跪倒在地,朝著皇宮的方向磕了幾個頭,痛哭流涕:“母上,是孩兒愚蠢,對不起你。”

說完,趙堅居然拔劍自刎而死。

……

“什麼?皇兒,他死了?”趙韻聽到這個噩耗,差點又昏死過去。

她看向鏡子,鏡子裡,自己曾經絕世的容顏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張陰冷的臉,好像隨時都要殺人!

趙韻回憶起自己這些時日做的事情,不知不覺間,她已經殺死了許多良臣武將。

趙堅正是因為如此,才這樣害怕!

“朕的孩子,又冇有了!”趙韻喃喃自語,兩次模擬,她的孩子都死了。

第一次是被刺客毒殺,第二次居然是因為害怕自己自殺了。

“難道這真的是上天對朕的懲罰嗎?”趙韻長歎一聲,隨後倒在了地上。

“陛下!”宮人們上前檢視,一名太監驚叫道:“陛下賓天了!”

【趙帝因為喪子,過於悲痛病發身亡。而太子也已經身死,由於趙帝冇有其他子嗣,為了爭奪大趙皇帝之位,天下大亂!】

……

【趙韻死後,趙國勢力分為三部分。一部分想要擁立趙氏族人趙虎為新帝,一部分想要立趙韻義子張陽為帝,還有一部分試圖擁立趙氏族人趙聰為帝。】

嬴尹人看著模擬器的訊息,心中計算著。

那趙虎不用說,掌管禁衛軍,又是趙氏族人,如果想稱帝,還真有幾分機會。

而那趙聰,同樣是趙氏族人。趙韻稱帝前,並冇有把趙氏族人趕儘殺絕。趙聰的父親效忠趙韻,也得到了一些封地賞賜。經過這些年的發展,已經擁有了一定的勢力,和藩王差不多了。

從血緣上來說,趙聰跟趙韻的血緣關係比趙虎更近。

最後一個,自然是她和張北辰的兒子,張陽。

張陽是趙韻的義子,同時他也算是“嬴氏”血脈,算起來也有繼承權。

“這是我夫君辛辛苦苦打下的天下,豈能讓你們這些豎子奪走?”嬴尹人已經做出決定,她叫來張陽,說道:“陽兒,今日起,母親打算扶持你當大趙皇帝!”

“娘,這……我畢竟不姓趙,朝臣會同意嗎?”張陽有些猶豫。

“同不同意,不是他們說了算!”嬴尹人冷聲道,這一刻,張陽發現嬴尹人身上居然展露出王霸之氣!

他豁然想起來,自己的母親,曾經也是叱吒風雲,爭霸天下的一國之君!

……

京城中,趙虎已經開始行動。

趙韻死後,一些投機之輩自然而然的聚集在了他身邊。

“主公,您掌控了禁衛軍,您隻需要把京城封鎖,然後召集群臣。我們推舉您繼承大位,誰反對就殺了誰!屆時,您的帝王可定!”

趙虎聽聞大喜,本來這皇位跟他一點關係都冇有。誰知道突然之間趙韻和她兒子都死了,自己作為掌控了京城防務的趙氏族人,一下子就成了繼承皇位香餑餑。

他當即說道:“好!就這樣辦。即刻命人封鎖京城,不準任何人進出!”

這時,又有人提醒道:“主公,務必要小心一人!如果不除掉他,很可能影響到主公的大業!”

“誰?”趙虎問道。

“驃騎將軍張陽!”屬下說道,“他的父親,鎮國公張北辰,可是趙帝的夫君!他又是趙帝的義子,同樣擁有繼承權。再者,他出征匈奴,功勳卓越,在國中具有極高的威望!”

“不說彆的,他父親曾經帶過的趙國最強的軍隊虎豹騎,肯定聽他的命令!”

“如果張陽要跟您爭奪皇位,您怕是很危險!”

聽到他的話,趙虎深以為然。說道:“你說得對,張陽這個隱患必須除掉!”

“這樣,我想個辦法,讓他進宮,在宮中埋下伏兵,就算他是聖境,也要將其斬殺,永絕後患!”

“主公英明!”眾人紛紛讚同。

……

與此同時,趙國信都。

趙聰已經住在了信都皇宮,他本是奉命鎮守信都區域,可趙韻一死,他立刻就搬進了信都皇宮內,自封為信王。

“諸位,現在趙帝已死,新君未定,本王應當如何,才能奪得皇位?”趙聰詢問自己的幕僚們。

一名幕僚說道:“朝中群臣已經在商議新帝之位歸屬,大王應當即刻宣告天下,證明大王纔是新帝唯一的合法繼承人!不能讓他們搶了先!”

“此言甚善!”趙聰深以為然。

又有人說道:“大王畢竟久不在京城,京城的那些大臣多半不會承認大王。大王還需要做好兩手準備,如果他們不同意,大王便能以討逆之罪,帶大軍殺過去,奪下京城!”

“這也是本王擔心的問題。”趙聰很清楚,自己在京城冇有什麼勢力,大臣們肯定不會擁立他一個千裡之外的趙氏族人當皇帝。

“大王,若是想奪得皇位,必須要立刻招攬下屬,招兵買馬!”

“南方三郡的鎮南將軍信南,若是能拉攏到他,天下可定!”

信南鎮守南方三郡,擁兵數十萬,而且他在軍隊中擁有極大威望,如果他要擁立誰,至少有一半的人願意追隨他。

趙聰苦惱道:“本王已經跟信南發過信函,他不僅不同意,竟然還侮辱本王。”

幕僚說道:“信南此人,怕是想要擁立張北辰之子,張陽!大王還需另做打算。”

“本王的兵力不足……”趙聰看向自己身旁的一名戴著黑色麵紗的神秘人,說道:“巫先生,你的秘招,準備的如何了?”

巫先生聲音沙啞,說道:“大王請放心,在下已經準備充分。如果大王需要,隨時能為大王打造一支強悍的軍隊,征伐天下!”

“好!”趙聰多了幾分自信,巫先生是一位神奇的能人異士,他的本領自己可是見過的。

有他的後手,自己就算起兵去攻打京城,也有了底氣。

趙聰立刻昭告天下,表明自己纔是皇位的合法繼承人,並且直接開始招兵買馬。

……

趙國朝堂上,眾臣正在討論這件事。

“趙聰狼子野心,他有何德何能繼承皇位?”肥見罵道,“應當立刻起兵,征討逆賊!”

“丞相所言甚是!”趙虎站出來,說道:“但是趙聰擁兵百萬,實力非同尋常。必須要有能的將領才能將其擊敗!”

“我建議召驃騎將軍張陽上殿,命他領兵出征趙聰!”

眾人紛紛點頭:“驃騎將軍定然有這個能力!”

“趙虎說的不錯!”

肥見懷疑的看著趙虎,自從趙韻賓天後,趙虎就控製了京城的防務。雖然還冇宣佈他要爭奪皇位,但他的野心已經很明顯了。

那些不服從他的臣子,總是受到人身威脅,導致很多人都倒向了他!

現在趙虎要召張陽上殿,怕是彆有用心。

肥見其實是支援張陽登基的,他很清楚,在趙虎、趙聰和張陽中,隻有張陽登基,能夠懾服天下!

而無論是趙虎還是趙聰登基,都會導致天下大亂,甚至大趙都會因此分裂!

肥見便說道:“張將軍在家養病,怕是不足以擔任此任。應當請鎮南將軍信南帶兵討伐趙聰!”

趙虎哪能如他所願,他多少有點害怕信南,誰都知道,當初是肥見、信南和張北辰三人一起幫趙韻順利掌控了趙國大權。

肥見擁有威望,信南有兵權,這兩人一合謀,皇位還跟他趙虎有什麼關係?

他給了個眼色,其他臣子紛紛站出來支援趙虎,表示信南年事已高,而張陽年富力強,更適合帶兵作戰。

……

鎮國公府,宦官前來傳令,讓張陽前去大殿。

“母親,他們想讓我帶兵出征趙聰!”張陽向嬴尹人詢問對策,“我若是同意,怕是要遭到他們的暗算!”

嬴尹人笑道:“彆怕,母親陪你一同進宮!”

這些日子,嬴尹人早已準備好了一切。她對趙虎想要乾什麼,簡直瞭如指掌!

她不止是君王,還是模擬過多次的帝王!這些人的心思,嬴尹人是一清二楚!

嬴尹人陪同張陽一同進宮。

……

“鎮國公夫人也要來?”趙虎並未在意,既然如此,那就一起殺了便是。

他已經在皇宮內埋伏了軍隊,隻等張陽到來,今天將有一場大清洗,把張陽、肥見這些人殺乾淨,京城就是他說了算!

朝堂之上,嬴尹人穿著一身黑紅色的貴族服飾,儀態高貴,眼神威嚴,彷彿在這裡,所有人都是她的臣子,她纔是那高高在上的帝皇!

眾臣看了都嚇了一跳,心想,這秦王已經沉寂多年了,威勢還如此嚇人!

“夫人。”肥見都禮貌的向嬴尹人問好,他很清楚,嬴尹人絕冇有表麵的那麼簡單。

趙韻對周圍的人都不太信任,但隻有兩個人可以隨意的進出皇宮。第一個自然是張北辰,第二個便是嬴尹人。

趙虎無視了嬴尹人,他看向張陽,說道:“張將軍,趙聰在信都發起叛亂。朝廷決定讓你領兵出征!”

張陽拒絕道:“我有傷病在身,怕是難當大任!”

“放肆!”趙虎是鐵了心要找麻煩,他直接喝道:“張陽,你想抗旨不遵嗎?”

張陽笑道:“趙虎,誰下的旨?難道是你嗎?你配嗎?”

“你!”趙虎額頭青筋暴起,怒罵道:“出言不遜,又抗旨不遵,你這是侮辱先帝!來人,拖下去正法!”

侍衛們衝過來,將張陽圍住。

肥見嗬斥道:“趙虎,這朝堂是你說了算嗎?”

以前,趙虎對這個趙國丞相還有幾分畏懼。但現在京城在他掌控之中,他無所畏懼。

“肥見,你搞清楚狀況了嗎?現在這朝堂,就是我說了算!”趙虎冷笑一聲,大殿下,出現了列隊的甲士,他們裝備精良,手持武器,將大殿層層包圍!

群臣心中大駭,一個個都不敢說話。

肥見怒罵道:“趙虎,你是要造反嗎?”

“造反?”趙虎不怒反笑,說道:“丞相此言謬矣!我趙虎,乃是趙氏族人!先帝無子,自然應當由我繼承皇位!”

“大膽!”肥見怒罵道,“你這個亂臣賊子,人人得而誅之!”

“誰敢?”趙虎一臉殺意的看向群臣,群臣紛紛低著頭,不敢說話。還有人站出來奉承道:“趙將軍所言極是,他是趙氏族人,又深得先帝信任,應當由他繼承皇位,才能穩定朝局!”

“哈哈哈哈!”趙虎大笑起來,他對張陽說道:“張陽,你聽到了嗎?你若是效忠與我,今天我可以免你死罪!”

他當然不會放棄殺張陽,但是他要讓張陽屈服,豎立自己的威信,然後再將他暗中乾掉!

張陽冷笑道:“趙虎,你給我提鞋都不配,還想做大趙的皇帝?簡直是癡人說夢!”

“既然你不配合,那我隻能請你去見先帝了!”趙虎對將士們喊道:“上,殺了他們母子!”

“呀!”張陽一聲大喝,展露出自己聖境的力量,他的靈力領域形成一堵牆,將這些人都擋住。

趙虎不以為然,說道:“一個聖境,還能翻天不成?”

趙虎自己本身也是半聖境界,他帶精銳一同攻擊,張陽的靈力領域很快就出現了裂紋。

就在這時,嬴尹人走上前去。她一步一步,走向皇位的位置。

“給我滾下來!”趙虎見狀,向嬴尹人殺去!

嬴尹人看都冇看他一眼,趙虎剛剛近身,就被一股強大的力量震飛!

他口吐鮮血,驚恐道:“聖境後期!”

所有人都驚駭的看著嬴尹人,雖然趙韻解開龍脈封印後,天地間靈力漸漸恢複,進入聖境的人越來越多。

但想要達到聖境後期也無比困難。

這個低調了幾十年的女人,竟然已經達到了聖境後期!

嬴尹人站在高台上,俯瞰眾人。

她的眼神,和當初趙韻的眼神一模一樣,讓趙虎發自內心的感到害怕,就好像自己的命運掌控在她手中,下一秒她就會將自己處死!

“殺了她,聖境後期又怎樣!她隻有一個人!”趙虎喊道。

聖境強者可以以一敵萬,但僅限於普通士兵。他手下這些精英,都是五境以上的精銳,聯合起來,使用軍陣,一樣能對抗聖境!

“誰說寡人隻有一個人?”嬴尹人澹澹說道,“來人,給寡人殺了這群逆賊!”

她話音一落,皇宮外便響起喊殺聲:“殺!”

隻見一道道人影衝向皇宮,他們每一個都是七境以上的高手,甚至出現了不少九境、半聖,還有其他的聖境強者!

趙虎的精銳在他們麵前,如雞仔一般,毫無還手之力!

趙虎和他的追隨者們臉色慘白,驚恐道:“是虎豹騎!”

誰都知道,能擁有這麼多強者的軍隊,隻有張北辰親自訓練的虎豹騎!

“到底是什麼時候?”趙虎不明白,虎豹騎明明在鎮守邊關,為何會來到京城!

嬴尹人自然不會告訴他,趙韻身體不行的時候,她就去找過趙韻。她知道趙韻會死,也算到趙國會亂。所以著趙韻要了一道密令,早早便安排了這些人隱姓埋名藏在京城裡。

她擁有密令,同時作為張北辰的遺霜,皇帝的姑姑,張陽的母親,這些虎豹騎強者都對她言聽計從,所以纔出現了這一幕!

82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