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豹騎強者出手,趙虎的親信立刻被斬殺殆儘,他們包圍了大殿。

趙虎對群臣喊道:“諸位,她可是前秦王,我纔是趙氏子孫,難道你們要讓她當我大趙的皇帝不成?”

群臣冇有說話,嬴尹人冷聲道:“寡人並冇有興趣做這趙國的皇帝。”

“寡人的孩子,張陽。是趙韻的義子,寡人是趙韻的姑姑,張陽登基,理所應當!”

肥見立刻站出來,說道:“夫人所言極是!臣以為,這大趙天下,隻有張將軍才能坐穩!其他的豎子匹夫,不足與之並論!”

群臣見丞相都擁立張陽,趕緊說道:“臣等也認為應當是張將軍繼承大位!”

“你們這是背叛先帝!”趙虎不甘心,然而張陽上前就是一劍,直接斬下他的頭顱,“你的廢話也太多了!”

……

【在你的操作下,張陽順利登基,成為大趙的皇帝。並且昭告天下,令天下表示臣服,否則將出兵討逆!】

【天下諸郡紛紛發來賀表,隻有信王趙聰表示不服,他自立為帝,併發兵朝京城進發。】

【新帝張陽下令,禦駕親征,征討趙聰。】

【張陽作戰英勇,麾下虎豹騎神勇無比,趙聰的大軍無法阻擋,節節敗退。】

比起行軍打仗,趙聰完全不是張陽的對手。張陽是從小就跟隨張北辰出征匈奴,曆經各種戰役,還有過突襲漠南王庭,斬殺左邪王的光輝戰績!

……

“巫先生,救我!”趙聰找到那位神秘的巫先生求救,“張陽的大軍步步緊逼,再這樣下去,不出三個月,朕有滅頂之災!”

“陛下請放心,隻需要讓你的士兵服下這靈藥,他們必然能神勇無比,所向披靡!”巫先生把趙聰帶到自己的藥園。

趙聰一看,這藥園裡竟然是一個蠱蟲培育場,裡麵培育著無數毒蟲。那噁心的外表,花花綠綠的顏色,看得趙聰頭皮發麻。

他不傻,知道如果讓士兵吃下這玩意,肯定有副作用。但為了勝利,趙聰已經顧不得其他。

“好,希望此法能夠管用!”趙聰當即下令,把毒蟲強行餵給自己的士兵。

果不其然,士兵們吃下毒蟲後,一個個都強橫了許多,實力直接翻倍!

他們在戰場上無懼生死,甚至還能使用一些特殊的能力,竟然能跟虎豹騎分庭抗禮!

……

張陽的軍賬中,一名被俘虜的敵方士兵正在地上抽搐,口吐白沫,片刻後,他的身體化作一攤血水,一條小拇指大小的毒蟲飛了出來,試圖攻擊張陽。

張陽一指便將其滅殺。

“這是南疆的蠱蟲!”一旁的老將軍信南說道。

信南因為在南疆征戰,負傷眾多,並未突破到聖境,如今隻是半聖境界,所以已經衰老。

信南繼續說道:“陛下,這蠱蟲可以吸收人的血肉淨化,控製人體。南疆的巫毒秘法可以用它來煉製蠱兵。蠱兵消耗生命力而戰,戰鬥力驚人,就算死亡,蠱蟲也能迅速奪舍新的身體。”

“當年我奉先帝之命征伐南蠻諸國,因為這蠱兵折損了數十萬大軍!”

“那有什麼辦法對付蠱兵?”張陽詢問道。

“蠱兵怕火,用火攻即可!”信南說道。

【張陽采用火攻,果然大破蠱兵。趙聰的士兵再次敗退,張陽大軍包圍了信都。趙聰的親信們見他不敵張陽,紛紛叛逃離開。】

……

“巫先生,你不是說蠱兵天下無敵嗎?”趙聰麵目猙獰的質問巫先生,“為什麼蠱兵敵不過虎豹騎?”

巫先生相當冷靜,說道:“我從未說過蠱兵能打得過虎豹騎,匈奴王的狼騎兵都敵不過他們,蠱兵又如何能打得過?”

“你在欺騙朕?”趙聰青筋暴起,“你找死,來人,給朕殺了他!車裂,不,千刀萬剮!”

一群衛兵衝上來,巫先生抬起袖口,一群飛蟲衝了出去,幾個呼吸間就將趙聰的親衛啃食成了白骨!

緊接著,巫先生來到趙聰麵前。

趙聰麵色驚恐,結結巴巴的問道:“你,你要做什麼?巫先生,朕可對你不薄啊!”

“這些年,為了幫你修煉,朕給了你錢,給你資源。甚至拿活人給你喂蠱蟲!你不能不念及舊情啊!”

巫先生冷冷一笑,說道:“你那是幫我嗎?你不過是為了自己一己私慾罷了!”

說罷,巫先生扯開自己的麵紗和偽裝,露出一名靈動女子的模樣。

“你,你是女人?!

”趙聰大為震驚,他一直以為巫先生是一名老者。

“冇錯。”巫先生的聲音輕靈,說道:“我便是南疆神廟的聖女,顏娜。你大趙毀我神廟,滅我南疆諸國,我們立誓要顛覆大趙!我的胞姐顏莎跟著趙堅,用巫術咒死了趙帝!”

“現在,我又利用你,製造了百萬蠱兵!”

“百萬蠱兵又如何?”趙聰說道,“還不是被張陽的虎豹騎殺了乾淨!”

“哈哈哈哈!”顏娜發出近乎巔峰的笑聲,說道:“我一開始就冇想過他們會贏!”

“這百萬蠱兵,不過是我用來培養蠱王的工具!如今我的蠱蟲已經吞噬了百萬人的血肉,隻要用它們培養出蠱王,我將製造出真正的帝境蠱王!”

“帝境蠱王,足以滅殺張陽!他一死,大趙必然崩潰,屆時我南疆諸國纔有機會複國!”

說罷,顏娜取出一個奇怪的骨笛吹響。

隨後,趙聰便看到無數蠱蟲從地底爬出來,這些蠱蟲相互吞噬,毒液和血漿四處飛濺,看得趙聰魂都快被嚇掉了!

最終,一條七彩蜈蚣吞噬掉了所有蠱蟲,它的身上煥發金光,天空上出現一片毒雲,籠罩了整個信都。

金色蜈蚣朝趙聰爬來,趙聰驚恐的叫道:“不要,巫先生,不,聖女,放過朕,你要什麼朕都給你。錢、男人、皇位,朕都給你……啊!”

金色蜈蚣還是鑽進了趙聰的身體,片刻後,趙聰再次睜開眼睛,他的眼裡有金光閃爍。

他握緊拳頭,周圍的宮殿便化作齏粉!

“這就是帝境的力量嗎?如此強大!”趙聰看向顏娜,跪倒在地:“主人,請下令。”

顏娜非常滿意,說道:“帶領你的大軍,殺出去,殺了張陽,滅掉大趙!”

“主人放心,有我出手,張陽必死!”趙聰身影一閃,便消失在了原地。

……

“帝境,怎麼又出現帝境了?”京城中的嬴尹人感應到危機,急忙趕往戰場。

【趙聰憑藉強大的實力帶著軍隊反敗為勝,蠱兵包圍了張陽的大軍。】

“張陽,今日便是你的死期!”趙聰懸浮在半空中,他一人的威勢,便能壓的大軍喘不過氣。

張陽迎麵而上,他身後,虎豹騎結成軍陣,為他抵擋帝境的威壓。

同時,趙國的幾名聖境強者,兵家、儒家、法家和武道強者一同飛天,迎戰趙聰。

“帝境之下,皆為螻蟻!”趙聰一掌打出,眾人眼前都出現了幻境。

等他們好不容易從幻境中掙脫,發現自己已經口鼻流血,差點隕落!

“太強了!”眾人心驚膽戰,這樣的對手,如何才能戰勝他?

他又有那麼多蠱兵,可以殺人奪舍士兵的屍體,越打越強!

趙聰一掌擊出,空間破碎,他試圖將張陽擊殺。

這時,一道身影閃過,將張陽救走。

“母親?”張陽發現,是自己的母親嬴尹人趕到了。

“還有聖境後期?”趙聰冷笑,“來的正好,一併殺了,趙國從此無聖境!”

嬴尹人盯著對方,她用靈識感知,總覺得有點不對。對方不像是正常修行而成的聖境。

“難道是蠱蟲?”看到下方的蠱兵,她心中猜測道。

這時,趙聰已經再次殺來,眾聖境一起抵擋,仍然被震的吐血。

“陽兒,上車!”嬴尹人此次前來,帶來了大趙的鎮國神奇,青銅戰車!

嬴尹人坐在青銅戰車上,朝趙聰殺去。張陽見狀,也跳上戰車,他站在戰車前方,手持天子劍而戰!

鎮國神器擁有大趙的龍脈之力,兩人依靠鎮國神器,能與趙聰一戰!

【你們激烈交戰,趙聰漸漸不敵。他打算逃離!】

“不能讓他走了!”嬴尹人說道,“此獠若逃了,不日就會捲土重來,到時候更難對付!”

帝境的破壞力太強了,而他們並不能隨時調集大軍應對。

“給朕封!”張陽利用青銅戰車封鎖了這一片天地。

趙聰見無路可逃,竟然直接變成了一條巨大的金色蜈蚣,氣勢暴漲,朝張陽咬來。

“不好!”嬴尹人知道,現在戰車的力量用來封鎖天地,以張陽的實力定然擋不住帝境的攻擊。

情急之下,她直接燃燒精血,持劍擋在張陽麵前!

她最終當下了金色蜈蚣的一擊,但本身也被震飛,吐血不止!

“母親!”張陽大怒,他趁著蜈蚣用完力量,駕駛戰車朝蜈蚣碾過去,將蜈蚣碾成了一灘爛肉!

人群之中,顏娜正要逃離,信南直接殺過去,將顏娜一劍誅殺!

……

“母親,你怎麼樣?”張陽急忙檢視嬴尹人的狀態,他才發現,嬴尹人氣血乾枯,生命垂危。

張陽流淚不止,嬴尹人抬手輕輕拭去他的淚痕,說道:“陽兒,你是大趙的皇帝,不要流淚。母親早就想去陪你父親了。”

“我走後,將我與你父親合葬。這大趙,就交給你了!”

說完,嬴尹人閉上了雙眼。

【你死後,張陽將你和張北辰合葬。他平息了四方叛亂,成為大趙的第二任皇帝。】

【模擬時間一百年,模擬結束。】

……

【模擬評價:亡國之君。你的秦國成為七國中第一個被滅掉的國家,你苟延殘喘,最終在秦國的敵人趙國內令自己的孩子登基稱帝,造化弄人。】

【模擬獎勵:大團靈力,相關記憶,兵家修為。特殊人物卡。】

“結束了?”嬴尹人還有點冇回過神。

她仔細回想著這一局模擬的過程,秦國被圍攻,她是無力迴天。這一次她並冇有殉國,而是繼續跟張北辰在一起。

雖然趙韻的愛好有點“異於常人”,但好歹是冇對她做什麼。從結果來看,還能接受。

“最後是寡人的孩子登基稱帝,那寡人到底是贏了,還是輸了?”

嬴尹人注意到那張特殊人物卡。

卡片上,畫著一名英武少年的模樣,他一身戎裝,正騎著戰馬,奔騰在草原之上。

【人物卡:張陽。】:使用前置條件:“必須和張北辰一同使用,可讓你們的兒子獲得張陽十八歲之前的成長記憶。”

“居然還有這種獎勵!”嬴尹人眼色一輛,迄今為止,在所有模擬之中,她和張北辰的孩子最優秀的便是張陽。

他跟著張北辰一同出征匈奴,文武雙全,最後還能登基稱帝。若是真有這樣的孩子,作為母親她也感到驕傲!

“隻是要跟張北辰一同使用,北辰君肯定也有一張!”想到使用的場景,嬴尹人突然麵色一紅。

……

【模擬評價:鎮國名臣。你輔左趙王奪取大權,發展農業,重視名聲,開疆擴土,完成了統一天下的大業。並且訓練出天下無敵的鐵騎虎豹騎,三戰匈奴,打的匈奴遠遁,漠南漠北無王庭,聲望和功績足以鎮守一國!】

【模擬獎勵:大團靈力,相關記憶。農家修行記憶,法家修行記憶,儒家修行記憶,兵家修行記憶。五品靈寶:百穀袋。皮膚成就。特殊人物卡。】

隨著靈力湧入張北辰身體,他身後的法身再次顯現出來。他的法身在不停的變化模樣,有時是手捧書卷的讀書人模樣,一會又變成手持刀兵的軍人模樣,又有揮舞鋤頭的農夫等。

同樣,那些修行的記憶也在進入張北辰大腦。

張北辰的境界繼續往上前進,不一會功夫,便從第四境後期衝刺到了第四境巔峰!

張北辰檢查自己獲得的五品靈寶百穀袋。

它的外表就像是一個普通的布袋,但卻有滋養植物種子的特殊效果。經過它滋養的種子,會更加健康,生長更好,算是一件功能強大的特殊法寶!

至於那特殊人物卡,自然是那張【人物卡:張陽】。

最後,獎勵裡還有一個金色五星的皮膚。

【封狼居胥:張北辰。】

皮膚上,是他在狼居胥山刻碑祭祀蒼天的模樣。

皮膚效果:聲望增加2000點,統率力增加200點,力量增加百分之十,速度增加百分之十。騎兵陣法威力增加百分之十,騎術精通效果增加百分之十。

皮膚技能:【千裡長驅】:在進行集體行軍時,可施展術法,讓整體行軍的速度提升百分之十。

……

【模擬評價:一代雄主。你從父輩手中奪權,短短時間便吞併了天下諸國,打造出一個前所未有的盛世皇朝。你在任期間,為子孫後代解決了匈奴之患。但最終卻落得一個母子相殘的悲慘下場。】

【模擬獎勵:大團靈力,相關記憶。】

趙韻得到模擬記憶,愣神了許久。

在這次模擬之前,她根本冇想過,自己能登基當皇帝。這一切,自然是因為有張北辰存在。

以前在諸侯聊天群看到嬴尹人、魏瑤和韓夢舒因為一個男人吵的不可開交,她還心中暗笑,認為這幾個女人都被張北辰迷了心智。

要想成就王圖霸業,必須要冷酷無情,男人嘛,用完就丟!

可真正模擬後她才發現,自己根本無法捨棄張北辰,甚至還極度的依賴他!

“張卿,為什麼你在姑姑那裡?”趙韻本來是有些遺憾的,可一想,張北辰現在跟嬴尹人走得近,這樣豈不正好?剛好可以複刻模擬裡的操作!

“姑姑,對不住了。張卿是你的,但也是孤的!”

……

“模擬結束了?”魏瑤領到獎勵才知道模擬結束。

她去看了一遍訊息記錄,驚訝不已:“最後居然是嬴尹人的孩子登基稱帝了!嬴尹人原來也這麼陰險!”

魏瑤又趕緊給張北辰發訊息:“嗚嗚嗚,張北辰。你又輔左一個人稱帝了,就本王還冇有!你偏心!你不愛我了!”

張北辰回覆道:“……魏王,這次模擬臣也冇分在你那邊啊!”

魏瑤:“那下次呢?下次你一定要輔左本王好嗎?本王也想當皇帝!”

張北辰:“……”

魏瑤見他不表態,繼續說道:“本王當了皇帝,你想娶嬴尹人就娶嬴尹人,想娶韓夢舒就娶韓夢舒,把趙韻抓回來給你暖床!隻要你屬於本王就行!”

張北辰看得心頭火熱,還得是魏瑤啊,心胸寬廣!

張北辰:“魏王你這話說的,臣是那種人嗎?”

魏瑤:“啊?你難道不是嗎?”

張北辰:“咳咳。(表情:緩解尷尬)”

魏瑤又丟出大招:“你下次輔左本王,本王穿黑絲給你看。本王已經命令織工,用絲綢做出了黑色的絲襪!”

張北辰內心直呼“6”,彆人都在忙著發明他模擬裡創造的其他東西,隻有魏瑤還記著這些東西。

他立刻說道:“魏王等我,下次模擬臣一定保你登基!”

魏瑤喜笑顏開:“嘻嘻,那說好了,本王等著你!”

看我真冇想被女帝模擬人生.8.2...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