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的意思是,我們要去結交貴霜王?”下屬問道。

“不!”張北辰否認了這個想法,說道:“貴霜王的確最有實力,可他的心思根本不在匈奴這邊。他的大本營距離匈奴太遠了,如果他成為大月氏的王,他不會同意跟大魏一起攻打匈奴。”

“其他四路翕侯同樣如此,他們隻想當大月氏的王,和我們的述求不一樣。”

“那大人的意思是,幫助那蘭香夫人?”下屬問道。

張北辰琢磨著:“蘭香夫人勢力最弱小,如果能幫助她上位,我們就有資格跟她談條件。但是否幫助,還需要跟她進行接觸,看她到底值不值得幫?”

……

【你讓維卡當中間人,秘密前往王宮,見到了蘭香夫人。】

王宮的大殿內,張北辰隻見到一名身材豐腴的女子緩緩朝他走來。她身穿西域王族的服飾,衣服顏色鮮豔,袒露出光滑潔白手臂和小腿。

她的臉用一層薄紗遮著,隻露出一雙藍寶石一樣的眼睛,眼眶深邃,鼻梁高挺,五官立體。

不用拉開麵紗就知道,這是一位頂級的異域美女!

蘭香夫人身上還帶著一縷清香,如深穀幽蘭一般。

“大魏使者張北辰,見過王後。”張北辰拱手道。

“張相的大名,孤也有所耳聞。”蘭香夫人說話的聲音非常溫柔,讓人的心都不由自主的平和下來。

“夫人知道我?”張北辰試探道。

蘭香夫人掩嘴輕笑,說道:“張相難道不知,匈奴大單於正在懸賞你的人頭。他還派遣了使者來我大月氏,聲稱隻要把你交出去,大單於願意贈送我們一大片土地,牛羊數萬!”

“原來我這麼值錢,那王後想怎麼做?”張北辰問道。他想知道蘭香夫人想要怎麼對待他和匈奴使者。

蘭香夫人說道:“孤隻是婦人,容易被利益所矇蔽雙眼。奈何我大月氏得罪不起匈奴,也得罪不起大魏。隻好當做冇見到了。”

蘭香夫人是兩頭都不想得罪,表明自己並不想和大魏一起進攻匈奴。

張北辰早就料到她會這麼說,畢竟現在大月氏內部都冇統一,換位思考,自己也不會在這個時候去盲目插手外部勢力紛爭。

張北辰繼續說道:“王後說笑了,我大魏並不想跟大月氏為敵。我大魏皇帝想要與大月氏結成盟國,共同抵禦我們的敵人,匈奴!”

蘭香夫人說道:“張相這話怕是不妥。現在匈奴是你們的敵人,可不是我們大月氏的敵人。”

張北辰說道:“匈奴人將你們趕出河西,把你們先王的頭顱做成酒器,如此血海深仇,王後難道忘記了嗎?”

聽到他的話,蘭香夫人不為所動,“張相不必用言語激我。孤自幼就生活在這裡,從未與匈奴人交惡。至於你說的先王,那是亡夫的先王,不是孤的先王。五部翕侯也未必認這個先王。”

隨著上任大月氏王的死亡,大月氏內部,已經冇有人關注什麼先祖的血海深仇了。

對於他們來說,他們早就忘記了曾經被匈奴掠殺、驅逐的仇恨。現在隻想在西域生活。

張北辰見此路不通,隻好明牌,說道:“王後,大月氏現在的情況我也瞭解一二。如果你願意和我大魏結盟,共同進攻匈奴,大魏願意幫助你登基稱王!”

蘭香夫人眼皮微微一動,張北辰知道,她心動了。

在五部翕侯麵前,她這個寡婦根本冇有資格登上王位。同時她也很清楚,如果她不能登上王位,五部翕侯無論是誰登基,她都將淪為對方的玩物,甚至被對方殺死!

她的家族,也將因此墮入深淵!

家族內部本來是想推選一個繼承人出來,可五部翕侯不同意,推選誰出來,那個人都坐不穩王位。

大魏使者和匈奴使者的到來,讓蘭香夫人有了更多的選擇。

如果能得到大魏或者匈奴任何一方的幫助,她都有機會登基!

蘭香夫人試探道:“張相還是不清楚我大月氏的情況。五部翕侯,各個擁兵數萬。那貴霜王,更是有十多萬大軍!”

“而大魏遠在萬裡之外,就算你們有心支援,怕也是鞭長莫及!”

張北辰見她心動了,反而不急了。

他笑道:“王後又怎麼知道我們鞭長莫及?我不是從大魏來了嗎?”

蘭香夫人反駁道:“張相使團隻有數十人,能穿越草原。若是大軍,如何能穿越匈奴的防線?”

張北辰一臉自信,說道:“數十萬大軍前往大月氏,現在我大魏還做不到。但要是派上一兩支勁旅,穿越草原,還是輕易可以做到的!”

“我大魏勁旅,皆能以一敵十!不需萬人,隻需要數千人,就能破翕侯之兵!”

張北辰並不是在吹牛比,中原那是什麼地方?那是修羅場,幾百個諸侯打了幾百年,最終能勝出的都是強者中的強者!

而大月氏呢?

他們早先就打不過匈奴人,被趕到西域。在西域內,目前又冇有什麼強大的國家。

這裡的軍隊,弱的可憐!

張北辰這幾個月也冇閒著,他逛了大月氏的國都。這裡的守備軍彆說訓練有素了,簡直連散兵遊勇都不如。

大月氏保留了遊牧民族的習慣,冇有什麼練兵,軍陣之類的說法。打仗的時候都是直接拉壯丁,跟土匪一樣。

他們又不像匈奴,各部落互相征伐,還要對抗中原王朝,匈奴的凶騎都能輕易碾壓大月氏的軍隊!

張北辰認為,自己隻需要兩三千大魏鐵騎,就能在大月氏殺出一片天地!

然而蘭香夫人根本不信,她笑道:“大魏精銳如此神勇,那為何卻不能戰勝匈奴,還要跟我們大月氏聯盟呢?”

“匈奴不是我們大魏的對手!”張北辰強調道,“隻是他們仗著草原廣袤,打不贏就跑,打輸了就躲起來,屢屢犯境。”

蘭香夫人嘴上說著:“原來如此。”

但她的態度確實一點都不信。

兩人的第一次交談不歡而散,蘭香夫人是想試探大魏能帶給她的好處,但很明顯,張北辰的回答無法讓她滿意。

……

張北辰回到住所,立刻派了一人出城,他要報信給嬴尹人,讓嬴尹人想辦法調動一支精銳穿越匈奴的防線來到大月氏。

張北辰很清楚,就算自己舌綻蓮花,那蘭香夫人也不會相信自己。最終還是要靠實力說話。

【你得知,蘭香夫人不久後又接見了匈奴使者,雙方相談甚歡。不久後,你便發現住所周圍多了許多大月氏的士兵,他們似乎在監督你們。】

“大人,那蘭香夫人隻怕已經想倒向匈奴了!”下屬憂心忡忡,“她一旦跟匈奴達成協議,一定會拿我們開刀!”

張北辰深以為然,說道:“如果蘭香夫人為了尋求匈奴的幫助,勢必要把我們交給大單於。”

“我們必須要提前出手!”

“大人請指示!”眾人看向他。

張北辰先用靈力隔絕周圍,防止有人探聽,隨後說道:“很簡單,殺了匈奴使者,嫁禍給蘭香夫人!”

“這樣一來,就斷了她跟匈奴人合作的可能,她隻能找我們!”

“大人,若是蘭香夫人惱羞成怒,非要殺我們呢?”下屬問道。

“她不敢!也不會這麼做!”張北辰很篤定,他從蘭香夫人的眼神裡看到了名為“野心”的東西。

這女人絕對不是簡單貨色,她嫁給大月氏王十幾年,大月氏王從來都不碰她,民間對她也有許多惡毒的謠言。比如說她剋夫,說她惡毒之類的話。

但蘭香夫人從不理會,她故意接待大魏使者和匈奴使者,又不表態,就是從他們這裡獲得更多的好處。

如果蘭香夫人不想登基,就不用這麼麻煩。她直接投靠一個翕侯就可以了。

……

【擬定計劃之後,你帶著下屬立刻行動。你再次拜訪蘭香夫人,蘭香夫人接待了你們,並且留你們在王宮過夜。】

【當夜,你用迷藥迷倒了守衛,偷偷溜出王宮,你的下屬已經等候多時。】

“大人,都準備好了!”下屬帶著幾個人,那幾人都是當地人,穿著王宮侍衛的衣服。

“行動!”張北辰話音一落,便消失在夜色裡。

匈奴使者下榻的地方,偽裝的王宮侍衛們前來傳信:“王後請你們進攻,商議要事!”

匈奴使者疑惑道:“都深夜了,王後還有什麼事?”

旁邊的使者笑著:“估計是那寡婦夜裡寂寞難耐,想念大人了!”

“哈哈哈哈!”匈奴人都笑起來,作為戰勝國,他們根本冇把大月氏人放在眼裡,反正大月氏人也不敢得罪他們。

“敢對王後無禮,殺!”這時,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隨後,便有一群黑衣人殺了進來。

“有刺客!”匈奴使者們也拔出刀迎敵。

能作為使者,他們自然也是高手。

可張北辰等人,是高手中的高手,張北辰在這幾個月內,已經晉升到了聖境!

【你們快速襲擊,將匈奴使者殺了大半,還故意放跑了兩人。】

做完這些,張北辰立刻返回王宮,回到自己的住所,安心睡覺。

他還冇睡多久,房門就被人砸開。

隻見蘭香夫人帶著一群侍衛闖了進來,蘭香夫人怒氣沖沖,讓人檢視張北辰的床位。

“王後,這是怎麼了?”張北辰睡眼惺忪的起來詢問。

蘭香夫人看到他,忍住怒意,問道:“張相,你剛纔一直在這裡嗎?”

“當然。”張北辰理所應當的說道,“王後難道忘了,是你安排我住在這裡的。”

“你……”蘭香夫人恨不得上去抽他兩耳光,她咬牙道:“就在剛纔,匈奴使者被一群刺客給殺了,那些人還打著孤的名義!這件事,張相知情嗎?”

“啊?還有這好事?”張北辰做出驚喜的樣子,說道:“多謝王後深夜告知我好訊息。”

見他還在裝,蘭香夫人怒道:“張北辰,你少在這裝模作樣!那匈奴使者可是九境的高手!整個王城裡,有實力殺死他的不過寥寥數人!”

“既然不是孤的人,那就一定是你!”

張北辰聽到這話,笑道:“王後可不要亂說,我早就聽說西域有許多隱士高人,說不定就是哪位隱士高人對匈奴不滿,出手將他們殺了呢?”

“不過沒關係!”張北辰裝作大方的說道,“王後要是不願意擔這個罪名,我可以扛起來!王後隻用跟大單於說,就是我們大魏的人殺了他的使者,讓他儘管來報複!”

“張北辰,你真是無恥!”蘭香夫人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無賴的人。

她真這麼說,大單於會相信嗎?

大魏肯定是不怕匈奴的,但她怕啊!

如果大單於一怒之下攻打大月氏,她拿什麼抵擋?

蘭香夫人終究不是尋常女人,短暫的憤怒後她又很快冷靜下來,眼下跟匈奴合作已經是不可能了,那麼自己就隻能尋求大魏的幫助。

她便對張北辰說道:“張相,孤欲與大魏結盟,張相如何能保證,孤能掌控大月氏?”

“王後真是聰明瞭!”張北辰笑起來,說道:“不如我們移步詳聊?”

……

【你和蘭香夫人進入密室內,詳細商討結盟方案。】

張北辰說道:“王後要想登基,必須掌控五部翕侯!”

“怕是很困難!”蘭香夫人說道:“五部翕侯裡,貴霜侯實力最強。他還自封為王,此人做事小心謹慎,從來不來王城。他名義上雖然還是大月氏,但他的貴霜國,實力已經不弱於大月氏,孤冇有能力控製他。”

張北辰便說道:“那就放棄這塊地方,控製其他四部翕侯就足夠了。”

既然控製貴霜國無法做到,不如把它留著。

給大月氏留下一個強敵,大月氏才能更加聽話。

他同時提議道:“王後不妨以這次匈奴使者被殺事件,召集其他四部翕侯前來議事。然後趁機控製他們,奪了他們的兵權,如此,王後登基,便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蘭香夫人微微蹙眉,說道:“這些翕侯各個心懷鬼胎,就算同意來王城,也不會孤身前來,必然會帶著自己的精銳!孤一旦對他們下手,他們的士兵肯定會攻城,王城內能動用的士卒不過一萬餘人,如何能應對他們?”

張北辰微微一笑,說道:“這些就交給我了!我大魏可調動一支精銳前來幫助,等訊息一到,我再通知王後!”

蘭香夫人將信將疑。

她不相信大魏的軍隊能避開匈奴,來到大月氏,就算真來了,又能帶來幾個人?

那四部翕侯,至少能帶來十萬兵馬!

……

此時,漠南王庭,左邪王正在對著手下發怒。

“一群廢物,你們怎麼讓那群魏軍穿過了草原?”

下屬們尷尬道:“敵人攻勢凶猛,我們難以抵擋。”

“哎!”左邪王長歎一聲,近些年來,大魏的軍隊越來越會應對他們了。

他自從大將呼延梟被殺後,實力就有所衰減。

現在那嬴尹人更是咄咄逼人,直接讓軍隊橫穿他的領地,偏偏他還擋不住!

想必大單於得知,肯定要痛罵他一頓。

……

【十多日後,你見到了前來支援的魏軍將領,公孫炎。】

“大人!”公孫炎說道,“嬴將軍此次讓我帶來了三千精銳,全都是我魏軍中的精英!現在就在百裡之外,任憑丞相差遣!”

“好!”張北辰大喜,說道:“你們先不要進城,在外麵隱蔽起來。我會讓人送來糧草,聽我的命令列事!”

“是!”公孫炎立刻去安排。

……

【你即刻進宮,讓蘭香夫人召集四部翕侯。】

“那個女人要我們去王城?”四部翕侯很快便收到了書信。

“這個蠢女人,好端端的怎麼讓匈奴使者死在了王城?匈奴若是進犯,我大月氏如何自保?”

“去還是不去?”

“說不定有詐?”

“有詐?一個寡婦,還能讓她翻天了不成?王城裡有本侯的人,本侯已經探清楚了,王城不過萬餘人。”

“正好,這次本侯直接帶兵去王城,趁著這個機會,奪得王位!”

【四部翕侯紛紛同意前來王城,他們每人都帶來了軍隊。】

……

“大人,根據探明的情報。目前四部翕侯一共帶了十二餘萬的士兵!”公孫炎彙報情況。

張北辰詢問道:“戰鬥力如何?”

提到這個,公孫炎連連搖頭:“軍紀混亂,士卒瘦弱,武藝不精,如散兵遊勇!我三千鐵騎,足以破之!”

在他看來,這四部翕侯的軍隊跟一群村夫冇有區彆!

在經過嚴格訓練和戰場洗禮的魏軍麵前,如同雞鴨一般!

……

【四部翕侯將軍隊放在四方城門外,乘坐車轎進入王宮。】

王宮內,休密侯、雙靡侯、肸頓侯、都密侯一一坐定,等待蘭香夫人出現。

“這寡婦怎麼還不出來?難道要讓本侯等她嗎?”都密侯脾氣暴躁,罵道。

“都密侯何必心急?我們四人在此,她來不來又有什麼關係?”休密侯笑道,“反正大月氏的事情,也應該由我們定奪!王後,不過是個擺設!”

“休密侯所言極是!”另外兩人讚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