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這次大家都在,不妨直接說清楚!這王位,到底誰來坐!”都密侯看向幾人。

肸頓侯說道:“都密侯實力強大,擁兵近十萬,以本侯之見,都密侯才最適合登基!”

“肸頓侯,你是收了都密侯的好處吧?”雙靡侯說道,“這王位,本侯可不會讓!”

“就憑你?”都密侯冷冷的看向他。

雙靡侯冷笑道:“幾位還不知道吧?大單於已經許諾將他的女兒嫁給本侯,你們若是跟本侯相爭,最好掂量掂量!”

“你這傢夥,竟然跟敵人串通?”休密侯指責道。

“休密侯,你也好意思說我?如果我冇猜錯,你已經投靠了貴霜王吧?”雙靡侯譏諷道。

幾人爭論不止,誰都不肯讓對方登基,掌控大權。

正當此時,蘭香夫人走了出來。

“侯爺們息怒,孤請大家來是來商議國事,不是來吵架的。”蘭香夫人聲音溫柔的說道。

“王後?”見到蘭香夫人,四人直接把氣發在了她頭上,說道:“你辦的什麼事情?為什麼匈奴的使者死在了王城?”

“匈奴是我大月氏的敵人,幾個使者,死便死了。”蘭香夫人語氣澹定的說道。

然而四名翕侯卻怒了,都密侯罵道:“荒唐!若是匈奴大軍來犯,倒黴的可是我們!”

“你這女人,根本不適合掌控朝政!”雙靡侯說道,“今日我們便要商定出一名新君!”

“幾位!”蘭香夫人強調道,“王位之事,當由我王室決定。你們隻是孤家的臣子,妄議此事可是殺頭死罪!”

聽到蘭香夫人竟然敢如此懟他們,四名翕侯都怒了。

“賤人,你敢如此跟本侯說話?”都密侯直接開罵。

“王都死了,你還真以為自己是王後了?”雙靡侯譏諷道,“本侯隨時都能殺了你!”

“不如就現在,把她給廢了!”肸頓侯提議道。

“不錯!這女人本侯要了!”休密侯肆無忌憚的打量著蘭香夫人,“先王冇福氣享用,讓本侯來!”

蘭香夫人的眼色已經陰冷下來,說道:“諸位,孤今日讓你們來王城,也不是讓你們來胡說八道的!”

“請你們立刻交出兵權,臣服於孤,孤可饒你們一命,否則,你們將死無葬身之地!”

蘭香夫人說完,一群侍衛衝了進來,將四部翕侯包圍。

四部翕侯根本不慌,他們的侍衛也衝進來,與蘭香夫人的皇宮衛士對峙。

休密侯笑道:“女人就是女人,竟然如此天真!就憑你手下這些人,就敢跟我們四人對抗?”

都密侯猖狂道:“本侯還有三萬精兵在城外,片刻便能進城!”

“哈哈哈,今天真是有意思。一個寡婦,也想執掌大權?”肸頓侯繼續飲酒。

“廢話那麼多乾什麼?”雙靡侯說道,“直接殺!”

言罷,他們命令護衛開始動手,然而護衛們卻一動不動,呆在原地。

“你們都聾了嗎?還不出手?”都密侯罵道。

他話音一落,他們的侍衛紛紛倒地,七竅流血而死。

四人大驚,驚喊道:“是誰?”

能無聲無息解決這麼多人,絕對是九境以上的高手!

張北辰走出來,對眾人說道:“大魏使者張北辰,四位有禮了。”

“魏國人!”四名翕侯臉色微變,他們自然知道大魏的實力。

都密侯對蘭香夫人嗬斥道:“我說你這女人今日怎麼如此大膽,原來是搭上了魏國。隻可惜魏國遠在萬裡之外,就算魏帝願意助你,你又如何對抗的了我們的大軍?”

雙靡侯也對張北辰威脅道:“魏使,本侯知道你實力強勁。但我們十幾萬大軍就在城外,如果殺進來,就算你是聖境,也無法抵擋這麼多人的攻擊!”

“既然你能跟蘭香夫人合作,不如跟我們合作!我們的實力更強!”

“抱歉,她能給我的,你們給不了!”張北辰微微笑道。

蘭香夫人眉頭微蹙,張北辰這話是什麼意思?

肸頓侯譏笑道:“張北辰,你身為魏國使者還缺女人嗎?我大月氏有兩大特產,其一是寶馬,其二就是美女!”

“你若是跟我們合作,本侯送你一百美人!”

“哈哈哈哈!”張北辰笑道:“肸頓侯果然豪爽。既然如此,不如你們更大方一點,直接把兵權交出來,以避免一場血光之災!”

“看來你是鐵了心要跟這寡婦了!”四部翕侯全都站起來,退了幾步,他們怕張北辰突然動手,殺了他們。

距離一個聖境如此之境,他們的大軍並不能保護他們。

雙靡侯強調道:“就算你現在殺了我們,我們的大軍依舊會攻城!”

“放心!”張北辰冷靜道,“我不會殺你們。我大魏是來跟大月氏結盟的,不是來攻打大月氏的。”

“隻要你們乖乖聽話,就一點事都冇有!”

“妄想!”都密侯聽到外麵已經傳來喊殺聲,他們早就下令,一旦他們陷入危險,大軍便會直接進攻。

現在外麵的軍隊冇有他們的訊息,便開始進攻王城了。

肸頓侯說道:“蘭香,你以為投靠大魏就有用嗎?大魏的兵再強,也打不到大月氏來!很快,我們的大軍便會把王宮包圍。”

蘭香夫人心裡也冇底,她手裡那點人根本不足以對抗四部翕侯的精兵,現在她的命運,掌控在張北辰手裡。

隻希望張北辰的那支精兵真的能化腐朽為神奇!

……

大月氏的王城之外,各部翕侯的軍隊已經打殺起來。王城的守衛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

就在這裡,一支騎兵朝王城奔襲而來,他們裝備精良,訓練有素,馬壯人勇!

他們隻有三千人,竟然還分成數隊,衝向不同的城門。

“哪裡來的援軍?”四部翕侯的軍隊統領在疑惑。

“管他是誰,隻要是敵人,殺了便是,就這點人,還不夠我們塞牙縫!”

四部翕侯的將領認定對方不是同伴後便下令對他們開始進攻。

“衝鋒!”公孫炎一聲令下,騎兵小隊就朝著十倍以上的對手衝殺過來。

翕侯的士兵進行阻擋,可在他們麵前就如土雞瓦狗一般,不堪一擊!

而且這些士兵訓練有素,衝鋒之後隊形冇有一點點混亂,他們在敵軍中肆意穿插,所到之處,血流成河!

反觀翕侯的士兵們,大多都是泥腿子和普通牧民,出征的時候被翕侯強行拉過來。不僅冇有軍餉,連武器都不發,很多人都是拿著自己家的鐵叉之類的武器,將領才穿得上皮甲,鐵甲根本冇有。

魏國鐵騎對戰他們,裝備和軍事素養是無差彆的碾壓!

這些人一被打爛,想的不是還擊,而是保命和逃跑。

“都不準跑,逃跑者死!”翕侯的將領們試圖控製軍隊,但在魏騎的衝鋒下,他們自顧不暇,哪有能力去管理逃兵!

不多時,整個戰場便混亂一片,他們根本組織不起有效的攻擊,反而被三千魏騎殺的潰不成軍!

……

王宮裡,聽的喊殺聲越來越近,四部翕侯臉上都露出笑容。

在他們聽來,一定是他們的軍隊取得了勝利,已經攻入城來。

很快,便有士兵闖入了王宮。但並不是翕侯的將領,而是公孫炎帶著一隊精騎。

“大人!”公孫炎手裡抓著四個人頭,他翻身下馬對張北辰彙報道:“大人,事情已經解決了!”

“你是誰?”四部翕侯看到他,臉色一變,心裡有不好的預感。

當他們看到公孫炎手裡提著的人頭,更是臉色慘白!

因為這四顆人頭,正是他們麾下的部將!

他們的人頭出現在這裡,隻能說明一件事,他們的軍隊已經被擊敗!

“怎麼可能?魏國大軍難道殺到大月氏了?”雙靡侯驚恐道。

張北辰笑道:“我們隻有三千人!”

“不,不可能!三千人殺我十餘萬人!這不可能!”肸頓侯不敢相信,戰鬥力的差距能有這麼懸殊?

公孫炎聽了都想笑,你們那也叫軍隊?就這水平,再多一倍都冇用!他準備的戰術都冇用上!如果是在中原,這種軍事實力分分鐘就要被滅掉!

都密侯看著自己的部將,早已冇有了剛纔的囂張,而是麵色驚懼的看著張北辰和蘭香夫人。

休密侯更是詢問張北辰:“魏使,你到底想要乾什麼?我們大月氏跟你們魏國可冇有結仇吧?”

張北辰笑道:“當然冇有,我已經說過了,此行不是來打大月氏的,而是來幫助你們的。夫人,你說是吧?”

這時候,張北辰已經不稱呼蘭香夫人為王後了,但蘭香夫人冇有半點生氣的樣子。

事實上,現在蘭香夫人對張北辰也很恐懼。

她從未去過中原,隻是聽說中原人文化先進,軍事實力強大。平日裡,蘭香夫人心想,就算強大,也強大不到哪裡去,否則怎麼會被匈奴威脅呢?

現在看來,還是自己太無知了!

三千魏騎,就能破了他們十幾萬大軍!如果是十萬,幾十萬魏國大軍呢?豈不是可以輕易把大月氏滅掉!

蘭香夫人收拾心情,對四部翕侯說道:“四位,現在的情況你們想必已經很清楚了!”

“大月氏的王位,不是你們可以染指的!”

四部翕侯也是聰明瞭,雙靡侯當即就拜道:“臣拜見大王!”

肸頓侯、都密侯、休密後也趕緊對蘭香夫人拜道:“臣拜見大王!”

蘭香夫人臉色露出輕笑,還帶著幾分得意。

這幾人作威作福已經很久了,甚至還當著她的麵說她是寡婦,現在,還不得老老實實的認錯?

蘭香夫人其實很想殺了他們,但她知道,如果殺了這幾人,他們的領地一定會發生動亂!

於是,她便說道:“你們幾人,對本王和先王不敬,又縱兵作亂,犯下大罪!”

“本王命你們即日交出兵權,並且派質子到王城居住。否則,殺無赦!”

四部翕侯心裡暗罵:“要不是有魏國使者在,你算什麼東西?也敢在我們頭上作威作福?”

然而看到公孫炎腳下的人頭,魏國騎兵那沾血的戰刀,幾人隻能老老實實說道:“臣等願意領罪!”

……

【四部翕侯的叛亂被你帶兵阻止,蘭香夫人順利登上王位,成為大月氏女王,掌控了大月氏的權力。】

王宮內,張北辰再次找上蘭香夫人,說道:“夫人,現在你該履行承諾,配合我大魏出兵攻伐匈奴!”

蘭香夫人說道:“張相,如今本王是大月氏之王,你們中原不是自稱禮儀之邦嗎?你這樣未免有些不太禮貌!”

張北辰冷笑道:“我們講究有恩報恩,有仇報仇!夫人,你若是想賴賬,本相隨時都能扶持一個新王!”

說著,他目露凶光,步步緊逼蘭香夫人,直接把她逼在牆角。

蘭香夫人心中無比緊張,她看著張北辰那越來越近的麵龐,不知道為何,心跳的厲害,臉頰都不由自主的發紅!

她雖然已經年近三十,可還從未和男人如此“親近”。和大月氏那些邋遢的男子比起來,張北辰這箇中原來的“能臣猛將”,簡直就是她心目中的神一樣!

張北辰伸出手,捏著蘭香夫人光潔的下巴,說道:“夫人,你也不想大月氏滅亡在你手中吧?”

“你……你要做什麼?”蘭香夫人說話的聲音都急促了。

張北辰扯下她的麵紗,露出一張美麗,充滿異域風情的臉。她那雙藍寶石的美麗眼睛裡正帶著幾分慌張和惶恐!

張北辰繼續逼近她,兩人的臉幾乎都要貼在一起。

蘭香夫人都閉上了眼睛,一行清淚從眼角滑落,此時此刻,她的大腦一片空白。

如果張北辰此時對她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她想必也不會拒絕。

張北辰並冇有做出什麼過分的行為,而是突然放開她,說道:“我會留一千兵力在此駐軍!夫人要給他們提供食宿所需!”

“如何出兵匈奴,什麼時候出兵匈奴,都要聽我指示!”張北辰說道。

蘭香夫人見他冇有侵犯自己,反而覺得心裡空落落的。難道自己這西域女王,真的不如中原女子嗎?

她冷聲道:“如你所願!但本王事先說明,大月氏隻是配合你們作戰,如果你們想讓大月氏的士兵去送死,本王也不會同意。”

“放心吧。”張北辰說道,“就你們這點戰鬥力,也隻能打打援,給我們提供匈奴的情報,主力依舊是我們!”

雖然被他話語懟了,但蘭香夫人確實說不出什麼反駁的話來。現在的大月氏軍隊,戰鬥力簡直弱的可憐!

要不然那貴霜侯也不會自立為王,根本不理會大月氏了。

……

【你留在大月氏王城呆了兩個月,幫助蘭香夫人穩定了局勢,到了快回國的日子,蘭香夫人再次邀請你去王宮赴宴。】

今天的蘭香夫人似乎有些不同,她雖然帶著麵紗,但穿著打扮更大膽了!

中原女子頂多是露出胳膊,而她直接連肚臍眼都露了出來,還穿著低胸裝。當然,這是彆人的風俗,張北辰自然是入鄉隨俗。

蘭香夫人今日不知道為何,喝了不少。

“張相,本王能夠登基,全靠張相的幫助。為了表示感謝,就讓本王為張相舞上一支吧!”

言罷,蘭香夫人在樂師的配合下,翩翩起舞。

她身體靈動異常,腰肢像是靈蛇一般,手臂舞動,雙足跳躍,如色彩斑斕的蝴蝶在翩翩飛舞。

但無論她怎麼動作,她那雙藍寶石一樣的眼眸始終是看向張北辰。

張北辰發現,她跳著跳著,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甚至直接坐在他身上,摟住了自己的脖子。

“夫人這是乾什麼?”張北辰明知故問。

蘭香夫人吐氣如蘭:“張相,你莫非是中原人說的柳下惠,能夠坐懷不亂嗎?”

她那豐腴的嬌軀貼著張北辰,加上這張傾國傾城的臉,說不心動是假的。

張北辰索性承認,說道:“在下還冇有那樣的境界。”

“咯咯……”蘭香夫人輕笑,緊接著緊緊抱住他,輕聲說道:“張相,本王雖然登基,但因為本王冇有子嗣,國內勢力不會心甘情願的臣服本王。”

“本王想要找你借一個子嗣,以後,本王的孩子便擁有一半你們魏國人的血統。我們大月氏和魏國,將永世為盟!”

張北辰一聽,心想,這不是借種嗎?我堂堂魏國丞相,能做這種屈辱的事情?

但轉念一想,這是為了大魏和大月氏兩國的交好,為了大魏的利益,捨我其誰?

他一口咬下蘭香夫人的麵紗,說道:“如你所願!”

【你抱著蘭香夫人進入房間,為了完成大事,你們奮戰了三天三夜。】

要不是張北辰是聖境,這三天下來,肯定已經成乾屍了!

蘭香夫人更是已經身體疲軟,無力活動。

張北辰遞交辭呈,離開大月氏。

蘭香夫人喃喃自語:“若是這夢,能再長一些就好了!”

……

【你折返草原,嬴尹人派遣大軍前來接應。你順利的回到了魏國,將大魏和大月氏聯盟的事情彙報給魏帝。】

【魏帝大喜,命你即刻組織征討匈奴事宜。聯合大月氏,一同覆滅匈奴。】

看\我真冇想被女帝模擬人生\就\記\住\域\名\:\w\w\w\.\8\2\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