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滅了他們!”魏運帶著手下,輕而易舉便消滅了對方,俘虜了近三萬人,大獲全勝。

當韓夢舒得到軍情彙報,更加篤定了自己的想法:“這魏運真的是天生氣運之人,這樣都能獲勝。”

【你封賞魏運,讓他管理十萬人,擔任先鋒將軍。】

這樣的人,不用白不用。

……

大魏皇宮內。

王蛟已經住進了皇宮,至於那幼帝,隨便找了幾個宮人看著。

皇宮內,冷月道姑衣著暴露,纏在王蛟身上,宮殿裡,還有許多男男女女,場麵如同**地獄。

王蛟氣喘籲籲,抱著冷月道姑,說道:“各地起兵的藩王已經被鎮壓了多半,隻有張北辰和韓夢舒,此二人是朕心腹大患!”

“冷月,你得幫朕除掉他們,否則這天下遲早會被他們奪去!”

冷月咯咯笑道:“想要除掉他們倒是不難,要看陛下舍不捨得?”

“朕現在富有天下,有什麼不捨得的?”王蛟得意道。

“那便好。”冷月說道,“陛下隻需祭祀黃天,得到黃天賜福,大軍便會實力大增,屆時再破張北辰和韓夢舒,易如反掌!”

“好!”王蛟說道,就這麼辦!

……

【王蛟召集百萬軍民,在大梁舉辦了黃天大祭。】

軍民們忐忑不安的站在祭壇周圍,祭壇上,冷月道姑如仙女降世,不染纖塵。

她和王蛟一起念著祭詞,等祭詞唸完,天空風雲變色,一張人臉若隱若現。

王蛟喊道:“黃天在上,朕以大魏之國運祭祀,望黃天賜福!”

黃天的聲音從九天之上傳來:“爾心至誠,賜你福壽萬年。大魏子民,人人可登極樂!”

隨著他話音一落,一道能量降在王蛟身上,他瞬間返老還童,達到聖境巔峰。

而那百萬軍民,臉上也露出狂喜之色。

他們發現,自己現在根本不是衣衫襤樓的貧瘠模樣,而是穿著華服,戴著珠寶首飾,正處在極樂世界之中。

糧食堆積成山,肉食掛在樹林上,河裡流的是美酒,俊美的仙女仙男圍在他們身邊,為他們提供一切服務。

而他們都擁有了強健的體魄,冇有任何災病,可以無休無止的享樂。

所有人都滿臉紅光,發出快樂的笑聲。

整個場麵詭異又瘋狂,冷月道姑看著這一切,表情妖異:“百萬食糧,這一次,我們將獲得勝利。蒼天已死,黃天當立!”

……

張北辰再次遇到了阻礙,他發現自己的敵人,已經不再是將領們成為了“魔兵”,就連普通的士兵也成為了魔兵。

這些魔兵處於一種很瘋狂的狀態,他們的身體根本不是自己在操控,悍不畏死。而且能如同妖魔一樣,吸收日月精華,食人血肉甚至是精神提升實力。

之前那局天星道人搞出來的屍兵都冇有這麼難纏,至少屍兵冇有了統領,就成了行屍走肉,普通士兵就能消滅。

而這些魔兵,普通士兵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他們身上的魔種還能分裂,寄生到另外的士兵身上,控製他們。

最可怕的是,他們在一起時,能夠形成幻境,心智不堅定的士兵一旦陷入幻境便會入魔,敵我不分。

為此,張北辰不得不製定了嚴格的軍法,讓士兵們時刻保持警惕。

……

戰爭還在繼續,張北辰為了更快的達到效果,發令天下,讓起兵的藩王和將領們與他彙合。

這些藩王本就是他的子女,加上他的威望,一呼百應,所有人都將大軍彙集起來,交給張北辰統領。

一時間,張北辰的兵力達到了近六十萬。

然而此時王蛟等人的兵力更勝,大魏的繁榮遠超之前任何一次模擬,所以大魏的人口數量比之前模擬的王朝多了好幾倍。

王蛟光是魔兵就有一百多萬,加上其餘的軍隊,總兵力甚至能達到三百萬。

張北辰這邊兵力眾多,還能抵抗一二,但韓夢舒那邊就有點慘了。

南方三郡的兵力越打越少,現在隻剩二十萬人。

……

“將軍!瘋了,又一個營的士兵瘋了,他們嘩變,末將不得不將他們全殺了!”下屬痛心疾首的彙報著情況。

韓夢舒柳眉緊蹙,跟魔兵作戰,她的士兵最多的不是折損在戰場上,而是一個個陷入**陷阱,走火入魔。

“將軍,王濤揮師百萬,已經南下!”又有人彙報情況。

這王濤是王蛟的兒子,得力乾將。

顯然,他帶百萬人,是想一舉將韓夢舒的軍隊消滅。

“將軍,我們必須退回南方三郡!”幕僚們建議道。

韓夢舒思索一番,說道:“不能退!敵人的魔兵數量不斷增加,我們現在退回去,就是等死!遲早會被困死在南方三郡!”

“眼下,必須要強行突圍,北上和丞相的軍隊彙合,才能跟他們有一戰之力!”

“北上,談何容易?”眾將根本想不到辦法,實力差距太多了。

韓夢舒看向魏運,說道:“魏運,本將命你為先鋒,撕裂敵人的包圍圈,你可能勝任?”

魏運當即說道:“末將一定不辱使命!”

事實上,魏運自己心裡也冇底,彆人的兵力都在減少,為了支援友軍,他的兵力也分出了一些,現在隻剩兩萬人。

而王濤的大軍,可有百萬之眾?這怎麼打?

……

【王濤的百萬大軍封死了韓夢舒軍隊的北上路線。韓夢舒各部損兵折將,頻頻戰敗。】

而魏運,也因為敵軍的阻隔,跟大部隊失去了聯絡。

他帶著兩萬人在荒野上行軍,這裡曾經是肥沃的農田,戰事一起,土地荒廢,百姓都逃難去了。

“將軍,我們人太少了,再往前要是遇到敵人大軍,將難以迎戰啊!”下屬擔心道,本來和大部隊走失,應該想辦法回去,但魏運卻決定要繼續北上。

魏運心裡也冇底,但他有一種直覺,認為自己就需要北上。

走了冇多會,前方似乎有一支軍隊。

魏運連忙派人去檢視,本以為是敵人,誰知道居然是一支當地的起義軍。

起義軍首領見到魏運,激動道:“您就是魏運將軍?我等聽過您的大名,你是皇孫,百戰百勝!我們遇到了魔兵,被擊潰,正走投無路,還請將軍收留!”

“你們一共有多少人?”魏運詢問道。

“原本有四萬人,現在隻剩兩萬餘人了!”對方說道。

“好,你就在我軍中任職吧!”魏運收編了他們。

“多謝將軍!”

就這樣,魏運的隊伍數量擴充了一倍。

接下來,他們還在路上行軍,又陸陸續續遇到了一些殘兵敗將,甚至魏運還遇到了自己的一個叔叔魏禮。

魏禮作為藩王,本想帶領自己的軍隊北上投奔父親張北辰。卻因為不善作戰,被魔兵擊潰。

現在他帶著五萬殘兵,直接加入了魏運的隊伍。

三個月後,魏運的軍隊竟然達到了十五萬人!

“將軍,現在我們人員眾多,糧草即將告罄!”軍需官前來彙報。

魏運正頭疼,又有人彙報道:“離這裡幾十公裡處,有一座小城。我們可以去看看。”

魏運帶領大軍過去,來到那座小城,這裡城防嚴密,似乎大有文章。

魏運指揮軍隊將其攻破,入城之後,士兵傳來喜訊:“將軍,這裡原來是敵軍的一座秘密糧倉,我們已經深入敵人腹地了!”

眾將士紛紛朝魏運拜道:“將軍真是天生福運之人!現在我們糧草無憂,又在敵人腹地,可以打敵人一個措手不及!”

“難道,真是上天在助我?”魏運自己都迷了,自己這運氣真的是好到逆天了!

迷路了都能撿兵撿糧!

他開始帶兵攻擊敵軍,迅速取得了幾次勝利,而且也順利聯絡到了韓夢舒。

韓夢舒得知魏運的情況已經無力吐槽,自己這邊還在艱難求生了,魏運的實力都快超過自己了!

“將軍,探子發現,敵軍已經秘密調動。”斥候前來傳信。

韓夢舒打開地圖一看,心中一驚,王濤已經注意到了自己境內的這支軍隊,他已經調集軍隊,將魏運層層包圍!

這可是百萬大軍,包圍十幾萬大軍,魏運拆翅難逃!

“不好,我們必須前去支援!”韓夢舒立刻調兵,想要配合魏運突圍。

……

同時,魏運正在為魔兵的事情苦惱。

最近他也早遇到了一些魔兵,這些傢夥非常難纏,很難抵擋。

他正在一處地方散心,有人對他說道:“將軍,附近有一座山,據說山裡住著一個老神仙。之前有人走火入魔,那老神仙隻是稍微一點化就為了他驅逐了魔障,也許可以找他請教一二。”

“還有這種事情?”魏運急忙說道,“趕緊帶我去!”

於是,魏運帶著幾名親衛,前往附近的大山,拜訪老神仙。

到了山頂,並冇有發現什麼仙境、道宮,隻有一座簡陋的茅草屋。

魏運看到,有一名頭髮花白的農夫正在開墾田地。

於是他上前問道:“老伯,請問你知道這山上的老神仙,住在何處嗎?”

那老伯回過頭,打量他一番,說道:“這山上哪有什麼老神仙,你找錯地方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