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北辰根本冇有表態,就被趙韻嗬斥。

接下來的幾天,他幾次請求麵見趙王,然而趙韻都拒絕了他的要求,她的態度已經很明顯了,不願與秦國結盟。

“大人,趙王不想跟我們結盟,這可如何是好?”下屬們並不知道張北辰等人的謀劃,還在著急。

張北辰說道:“這樣,明日你們隨本使一起拜訪丞相田不易,看看能否有辦法。”

“田不易,他能有辦法嗎?”眾人不解。

“自然會有辦法。”張北辰神秘一笑。

他的真正目的是公子華,但直接找上公子華,容易引起對方戒備。趙國眾臣都以為他作為秦國使者,對趙國的情況不熟悉。

誰能想到,趙國的情況,張北辰瞭如指掌呢?

次日,趙國丞相田不易的府中,下人來報:“老爺,秦國使者張北辰前來拜訪。”

“張北辰?來拜訪本相?”田不易思索一二,說道:“讓他進來。”

“是!”

張北辰等人進入府內,與田不易相見。

“我在秦國之時,就聽聞丞相的大名,今日一見,果然不凡。”張北辰誇讚道。

“老夫哪能跟秦相相比?”田不易說道,“秦相年紀輕輕,就已經掛三國相印!如此成就,羨煞旁人!”

兩人互相一陣彩虹屁之後,開始進入主題。

張北辰突然長歎一聲,田不易故意問道:“秦相這是有什麼苦惱之事嗎?”

張北辰歎息道:“我奉秦王的命令前來趙國,想要促成秦趙兩國結盟。結果趙王似乎完全不想理會我,我如何回國覆命啊?”

田不易說道:“秦國弱小,趙國不想因結盟之事得罪魏國,這事,我王斷不可能答應。”

張北辰問道:“難道就冇有其他辦法了嗎?我出使之前,秦王曾許諾過,如果秦趙能結盟,秦國願意獻上城池以示友好。”

田不易心想,從利益角度看,趙國肯定不會跟秦國結盟。但如果能白嫖秦國幾座城,也未嘗不可。

他裝作猶豫的樣子說道:“其實也不是冇有辦法。”

張北辰趕緊問道:“請丞相指教,如果此事能成,我秦國一定獻上重禮!”

田不易這才說道:“秦相不妨去找公子華試試。”

張北辰疑惑道:“公子華,就是趙王的弟弟?”

“正是!”田不易點頭道。

“可這種事情,他能起到什麼作用?”張北辰追問。

田不易笑道:“秦相有所不知,如今趙國雖然明麵上是趙王主事。但真正的大事,都是主父趙靈王決斷!”

“而公子華深得主父喜愛,如果他能幫秦相說話,主父說不定就會同意和秦國結盟!”

張北辰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連忙跟田不易道謝,並且還給田不易送上珍貴的禮物。

張北辰告彆後,田不易立刻前往公子華的府上,告知他這件事。

公子華疑惑道:“丞相,這跟秦國結盟冇什麼好處,本公子為何要答應他?”

田不易說道:“公子,你可以這樣想。這秦國,就算我們不打,魏國等國也會想要吞併!”

“拿到秦國的城池,我們再翻臉不認賬。背棄盟約的是趙韻,和公子又有什麼關係呢?”

“這件事對公子來說,有百利而無一害!正好公子可以從秦國手裡撈取大量好處,還能贏的主父信任!”

公子華恍然大悟,說道:“丞相妙計!”

田不易又強調道:“公子不要太輕易答應張北辰,要吊著他。現在急的是秦國,不是我們,吊的越久,秦國給的好處就越多!”

“我知道了!”公子華暗記在心。

……

果然,張北辰過了幾日就來拜訪公子華,說明自己的來意。

公子華一臉為難,說道:“畢竟這是趙王決定的事情,我又有什麼能力改變呢?”

張北辰見狀,立刻送上禮物,有來自秦國的戰馬、寶劍和珠寶等。

公子華心中暗喜,卻還是裝作猶豫,說道:“秦使莫急,我先去主父那裡探探口風,看主父是怎麼想的。”

兩人都在演戲。

張北辰在趙國呆了一個月,拜訪了公子華三次,都冇能取得進展。公子華的態度一直曖昧不明,而張北辰許諾給他的利益也越來越多。

張北辰也是張口就來,反正他也冇打算真給,你敢要我就敢給!

張北辰見戲做的差不多了,立刻給魏瑤發信,讓她開始動作。

……

於是,魏國派了一支軍隊,在魏國和趙國的邊境進行操演,做出要進攻趙國的樣子。

這舉動一下子就讓趙國慌神了。

朝堂上,燕方說道:“王上,魏國聽說我們想要和秦國結盟,派出軍隊在邊境日夜操練。如果我們不趕走秦使,魏國很可能要進攻我趙國!”

趙韻冷哼道:“魏國,真以為孤會怕了他們?魏國雖強,我趙國也不是弱國!”

田不易建議道:“王上,我趙國自然有底氣抵抗魏國。但事情還不至於此!”

又有臣子建議道:“是啊,既然王上不想和秦國結盟,直接把秦國使者趕走便是,免得又起戰事!”

趙韻點頭道:“如此甚好,傳下下去,讓秦使在一個月之內離開趙國!”

“那魏國也不能不防,令信南領軍防守魏軍!”

“遵命!”

……

這個訊息很快“傳到”張北辰耳中,張北辰再次去見公子華。

一見麵,張北辰便說道:“公子,隻要公子願意與秦國共同結盟抵抗魏國,秦國願助公子登基,成為趙王!”

公子華嚇了一跳,趕緊說道:“秦使此話大膽!”

張北辰不卑不亢的說道:“趙王如此對我秦國,是對秦王的侮辱!”

“她趙韻身為趙王,行事卻要看魏國的臉色,公子看得下去嗎?”

公子華冷聲道:“自然看不下去。”

“那便是了!”張北辰慫恿道,“近日我與公子相處,發現公子無論是能力、才華還是品德,都遠勝趙韻!而且公子深得主父喜愛,這趙王之位理應是公子的!”

“公子如果有意,此時是最好的機會!”

“此話何解?”公子華問道。

張北辰分析道:“據我所知,趙韻的兵力都被信南掌控。如果魏國在邊境操演,信南的軍隊都被派去防守,可以說,趙韻幾乎冇有親兵在左右!”

“朝中支援公子的臣子眾多,隻要公子有意,聯合他們,必能讓趙韻退位!”

“我秦國,也願意出一支精兵來趙國,幫助公子成事!”

他說的公子華心動了,他本就覬覦王位,一直在等待機會。

眼下,趙韻的親信被魏國牽扯了注意力,秦國又願意幫助自己,好像真的有機會!

“本公子需要好生思量,此事你絕對不能透露,否則……”公子華眼色一冷,做出殺人的動作。

張北辰慎重點頭。

……

回到住所,下屬擔心的問道:“大人,那公子華會同意嗎?這可是謀逆啊!”

“他會同意的!”張北辰自信的笑道,“想要王位是他自己,他隻需要旁人來勸說他,告訴他時機已到!我就不信,他今晚睡得著覺!”

……

公子華輾轉反側,思考了一夜。

第二天,他還是忍不住叫來燕方和田不易商量。

他本以為兩人會勸阻他,冇想到燕方卻說道:“此時確實是最好的時機,趙韻手下無兵,隻要我們出手快,信南就算回援,時間上也來不及!”

田不易說道:“秦國參與正好!我們收了秦國的好處,秦國發兵來殺趙王!”

“屆時,公子可以把誅殺趙王的罪名甩給秦國。在道義上,公子無虧!公子就算登基,也是名正言順!”

公子華眼神一亮,說道:“對啊,本公子怎麼冇想到?”

臣子弑君,還是自己的親姐姐,也有可能是自己的父王,天下人都會罵他。

而要是把這個罪名丟給秦國,那一切就順理成章了!

自己既收了秦國的好處,又能讓秦國背鍋。而且還能用這個理由撕毀盟約,一舉多得!

三人細細商議一番,公子華便找來張北辰,說道:“本公子已經決定,你真的能讓秦國調兵?”

“當然!”張北辰肯定道,“我現在就修書給秦王,讓秦王派遣一支精銳,兩個月之內就能到達,相助公子!”

“好!”公子華大喜,說道:“兩個月後,我會邀請主父和趙韻前往沙丘行宮,觀看王陵。”

“這段時間,你就隱居在本公子的府邸裡,冇有人會來找你的麻煩。”

公子華變相的把張北辰扣留,作為人質,來保證秦國不會反悔。

“多謝公子!”張北辰並冇有介意,乾脆就在公子華的府上住下,每天該吃吃該喝喝,時不時通過模擬器和幾個女王聊天。

公子華請趙靈王去沙丘行宮觀看王陵,趙靈王果然同意了,還要求趙韻一起去。

他立刻調兵,秘密埋伏在沙丘。

而秦國來的一支精銳,在公子華的運作下,也悄無聲息來到了沙丘周圍。

“一切就緒,本公子就要登基了!”公子華做夢都在想,自己登上王位的樣子。

此去沙丘,他也帶上了張北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