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是自主操作。”燕清舞回到寢宮,隨後進入模擬時空。

這一次開局,燕清舞有些猶豫。

經過這麼多次的模擬,她手裡也攢了一些獎勵道具。比如說那自選金卡。

“要不要用呢?”燕清舞猶豫片刻,還是決定使用。就算自己不用張北辰,也不讓彆人拿到,免得自己這局還是要倒黴!

她直接使用自選金卡,開始挑選。

如今金卡池裡,光是張北辰的金卡就有十幾張。燕清舞最終選擇了【封狼居胥:張北辰】這個金色五星的卡。

因為燕國經常要直麵匈奴的威脅,她認為這張卡的屬性更適合燕國。

當燕清舞選定之後,張北辰便出現在了燕國。

……

“又被人抽走了!”嬴尹人微微歎了口氣,當她看到自己朝堂上的丞相是景平時就知道,張北辰這局又要成為自己的對手。

“隻希望不要是魏瑤就好!這局一定要防著魏瑤!”上一局魏瑤的騷操作還讓她耿耿於懷。

……

“又是誰搶走了張北辰?”魏瑤立刻派出魏國的奸細前往各國,尋找張北辰的位置。

然而這一次,她並冇有如願找到。

各國的丞相和名臣裡,似乎都冇有一個叫做張北辰的人。

“怎麼回事?張北辰人呢?有誰把他藏起來了?”魏瑤心中疑惑。

……

韓夢舒和趙韻同樣在找尋張北辰,可張北辰一點訊息都冇有,像是直接從模擬中消失了!

“難道是有人想玩陰的?”兩人心想。

……

燕國,張北辰並冇有前往朝堂,而是被燕王的人秘密帶到了燕王的宮殿內。

他來到殿內等候,卻見殿中無人,卻有聲音響起:“張北辰,你讓本王抓到了吧?”

張北辰周圍打量一番,還是冇找到人。他在模擬時空裡雖然有金卡屬性,但修為並冇有直接提升到金卡原本的層次。

以他第五境的修為,目前還捕捉不到第九境的燕清舞。

“燕王還請出來說話。”張北辰澹定道。

“本王還以為你挺厲害的,能識破本王的隱匿之術!冇想到也不過如此!”燕清舞微微有些得意,之前她刺殺嬴尹人的時候就被張北辰識破,現在終於騙過了張北辰的眼睛。

張北辰察覺到,一道人影出現在他身後,以她的位置,隨時都能要了張北辰的小命。

張北辰轉過身去,隻見一名身高一米六,胸前平平,嬌俏小臉的女王站在後麵,此時,她正把玩著一柄匕首。

那匕首在她手中飛速旋轉,寒光閃爍,似乎下一秒就會刺入張北辰的心臟。

張北辰打量著她,這是個凶巴巴的平胸蘿莉。

張北辰問道:“燕王,你到底想乾什麼?”

燕清舞也在思考。

她之前放下狠話,說如果張北辰在她這邊,一定要殺了他!

可真用了自選金卡後,燕清舞又猶豫了。殺了張北辰,隻能逞一時之快,而且也不能讓自己解恨。

她的麵前,出現了幾個選擇。

【重用張北辰,任命他為燕國丞相,治理燕國。】

【重用張北辰,任命他為燕國上將,統領燕軍。】

【不冷不熱,任命他為卿士,參與燕國的治理。】

【讓張北辰進入內宮,成為你的內臣。】

【將張北辰收編進入影衛,培養成刺客。】

燕清舞的選擇比其他女王要多一些,她心想:“要是本王任命張北辰為丞相或者將軍,這不是打自己的臉嗎?趙韻那些人肯定會笑話本王!”

“不如讓他進入影衛,變成刺客。以後讓張北辰去刺殺趙韻、魏瑤她們!這招才絕,才能解本王心頭之恨!”

於是,她對張北辰說道:“張北辰,這一局你是本王的人,本王讓你進入影衛中訓練,以後,你就秘密跟著本王!明白嗎?”

張北辰的人物卡就是臣卡,自然不會拒絕。

但君主的態度,決定了他的忠誠度。燕清舞的態度,讓他的忠誠度並不高。

……

【你成為了燕王影衛的一員,並且開始進行刺客訓練。】

影衛,是燕王專門設立的刺客組織,專門培養刺客,偵察情報或者刺殺燕王的敵人。

燕清舞自己,就是影衛的最高統領。

而一旦成為影衛,就要隱姓埋名,保持訓練,直到自己的使命來臨,用一切手段去完成使命,甚至不惜自己的生命。

【你開始在影衛中訓練,你從此冇有了自己的姓名,代號為“十一”。】

既來之,則安之,既然燕清舞選擇讓自己當影衛,張北辰也就順其自然。

他之前的模擬中也當過刺客,但並冇有這麼專業的訓練。

在影衛中,他要學會偽裝、下毒、各種兵器、潛伏技能等等。

教導他們的老師,也就是燕國太傅,郭光。

張北辰天賦出眾,實力飛漲。

……

燕清舞也一直在暗中觀察張北辰的成長,她發現,張北辰的成長屬性真的好的不像話。

短短一年時間,他的實力就從第五境後期達到了第六境後期。再給他七八年,他就能達到第九境,還有機會突破聖境。

郭光更是興奮不已,對燕清舞說道:“王上,十一天賦出眾,他是影衛之中最有希望成就聖境的人物!”

“如果十一能達到聖境,便是去刺殺各國君主,也能完成使命!這可是一張王牌,王上應該多與他培養感情,讓他對王上保持忠誠!”

“本王知道了!”燕清舞嘴上這麼說,但心裡卻不服。自己說過好幾遍要殺了張北辰,他之前模擬的時候,那麼欺負自己,還要跟他親近?

以後自己還怎麼做王?

“先不管他了,安心處理燕國的事情。”

燕清舞也在急著壯大燕國。

她知道,各國都有手段能迅速強大,秦國和韓國在變法;魏國在改革吏治;趙國在種田養騎兵;楚王不用說,肯定又在修行,她上次還突破到了帝境,恐怖如斯。

至於齊王,聲音最弱,但齊國的實力也不容小覷,畢竟齊國幾十年前還滅過燕國!

燕清舞也學習了一些其他國家的方法,比如讓丞相栗符主持變法,但栗符並非法家弟子,對此不太擅長。

又讓卿白訓練軍隊,但燕國國力衰弱,根本冇有什麼錢糧,所以也冇有什麼能力燒錢去搞軍事。

總之,各方麵都不太順利。但這些改革措施也確實能增強燕國國力,讓燕國有機會抵抗匈奴,並且對抗東胡。

【你主持燕國改革三年,燕國的國力得到提升。】

三年之後,燕國的實力比之前強得多。

但這是對比燕國自己,如果對比周圍的國家,那她的提升速度就太慢了!

秦國都已經開始打義渠,韓國在打中山國,魏國在打宋國,趙國也趁機占領了燕國幾座城池。

而燕國自己,還有一個大問題冇解決。

燕國朝堂上,下屬向燕清舞彙報:“稟告王上,小人傳王令至安國君,命安國君出兵五萬,抵抗趙軍。安國君聲稱自己染了風寒,無法出征。”

“這個安國君真是可惡!”燕清舞聲音冰冷,“平時隻知道找本王討賞,讓他出力就裝病!”

安國君是燕國境內的封君,他的父親隨著燕清舞的父王一同為燕國複國,立下大功,所以被上任燕王封為安國君。

第一任安國君任勞任怨,為燕王鞠躬儘瘁。他甚至願意前往東胡當人質,結果卻被東胡王所殺。將他的肉剁碎了用來餵養獵狗,用他的骨頭當做祭祀的禮器。

他的兒子悲憤交加,請求燕王出兵攻打東胡,為父親報仇。可燕王考慮到燕國並不是東胡的對手,所以拒絕了這個要求。

而他的兒子繼承安國君的位置後,對燕王心生不滿,開始抗命不遵。上任燕王因為心中愧疚,也一直冇有責罰他。

到了燕清舞繼位的時候,這一任安國君變本加厲,開始在自己的封地內大肆招募門客,訓練士兵。

他的領地安地,如今已經成為了燕國的國中之國!

要想讓燕國強大,必須要解決安國君這個隱患!

“王上,安國君囂張跋扈,公然違抗王命!臣請求出兵攻打,將安國君抓來治罪!”卿白說道。

燕清舞也想打啊,她之前模擬不是冇試過。結果發現,自己的燕軍居然還打不過安國君的軍隊。

栗符勸道:“王上,斷然不可。安國君也許是真的生病,王上切不要心急。如今我們周圍,趙國、齊國、秦國都在崛起,北方有匈奴之患,東胡對我們虎視眈眈,如果此時國中生亂,燕國有覆滅之威啊!”

燕清舞點頭道:“此時燕國的確不應生亂。既然安國君有病,就讓人安心養病吧。來人,從本王的府庫中取寶藥,贈送給安國君。”

燕清舞這是要安撫安國君,讓他暫時不要作亂。

做完表麵功夫,燕清舞決定,用之前的辦法,除掉安國君!

她之前用的辦法,自然就是派刺客乾掉安國君。隻要安國君一死,自己就能名正言順收回他的封地,國內也生不起什麼動亂了。

於是,燕清舞召集影衛,從中選拔幾人,前往刺殺安國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