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滿河將氣息調至巔峰,周圍的空間都像是凝固了一般,張北辰感覺自己好似深處海底,寸步難行,呼吸困難。

他隱隱約約看到,於滿河的身後,似乎出現了獸神的虛影。

“獸神?”張北辰心中一驚,那不是匈奴人祭祀的神嗎?

鮮卑可汗,應該祭祀鮮卑山神,他身上出現獸神虛影,隻能說明一件事!

這鮮卑可汗已經投降了匈奴單於冒泰,更改了自己的信仰,獲得了獸神賜予的力量。

難怪他的境界提升的如此之快!

之前的模擬中,東胡要麼被匈奴滅掉,要麼被燕國滅掉。張北辰隻知道大單於達吉在模擬中會被殺死,並冇有關注鮮卑可汗這個人物。

現在想來,也許匈奴單於冒泰正是利用了於滿河瓦解東胡部落,然後將其吞併!

張北辰同樣調動自身力量,與之抗衡!

猛烈的能量衝擊爆開,方圓十裡,土崩石裂!

沙塵遮蔽了天空,眾人急忙檢視戰果!

“北辰哥哥!”郝紫衣急的不行,直接衝了過去。

“紫衣小心!”郝震見狀,也不得不上前去保護女兒,九境強者的對決,光是餘波就能將其他人震傷!

“怎麼樣了?”達吉也非常好奇,他最喜歡兩敗俱傷。

等他看清楚場內的情況,臉色大變。

隻見於滿河已經半獸化,身上長滿了紅色長毛,他胸膛起伏,正在劇烈的喘息。

張北辰也不好受,嘴角溢血,氣息微弱。但他還能站立,而於滿河則是躺在地上。

很明顯,張北辰贏了!

“獸神?你信仰獸神!”達吉已經反應過來,對於滿河怒斥,“於滿河,你背叛了東胡聯盟!”

於滿河爬起身來,冷笑道:“獸神比鮮卑山神更強,我們鮮卑部落改信仰獸神又如何?”

“大單於,這些年跟匈奴作戰,都是我們鮮卑部落打頭陣。冇有我們,東胡聯盟早就解散了!”

“但是你是怎麼對待我們部落的?那些水草豐茂的地方,全都被你霸占了!我們隻能在鮮卑山那種貧瘠之地生存!”

郝震拔出刀,冷聲道:“大單於,不要跟他廢話,殺了他!吞併鮮卑部落!”

“誰敢!”於滿河一聲大喝,便有許多鮮卑勇士手持武器衝了過來。

達吉和烏桓部落的人也圍過來,兩邊分來。

達吉分析著局勢,於滿河雖然受傷但手下強者不少,這次帶的人也不少。

如果打,付出極大的代價可以把他殺掉。

但這樣一來,東胡三大部落之一的鮮卑部落就將徹底脫離他們,倒向匈奴,那東胡將有滅頂之災。

他便安撫於滿河道:“於滿河,關於鮮卑部落領地的問題,我們可以再商議。匈奴是我們的世仇,我們自己應該團結起來,而不是刀兵相向!”

於滿河也借坡下驢,說道:“我並冇有想跟大單於為敵,隻是鮮卑部落需要一塊生存之地!”

“好!”達吉說道,“以往本王多有疏忽,既然如此,本王重新給你們劃分地盤,保證給你們鮮卑部落一個水草豐茂之地。”

郝震見達吉已經妥協,心中暗歎。這於滿河明顯是在找匈奴和東胡兩邊要好處,達吉既然還妄想安撫他?

這怎麼可能?匈奴勢力日益強大,於滿河遲早會徹底倒向冒泰,對東胡聯盟下手!

還不如直接滅了他,吞併鮮卑部落!

【東胡大單於達吉向鮮卑可汗於滿河妥協,達吉強行將其他部落的領地劃分給了鮮卑部落,引得其他部落不滿,東胡聯盟內部動盪。】

……

烏桓部落裡,張北辰因為贏下了比武,成為了郝紫衣的夫婿。

帳篷裡,郝紫衣緊張的照料著張北辰。

張北辰強行戰勝於滿河,同樣身負重傷。

“北辰哥哥!”郝紫衣大眼睛裡淚光點點,“你一定要趕緊好起來啊!”

張北辰微微一笑,冇有多說什麼。

事實上,他一開始是想利用郝紫衣的,但這丫頭太單純,太善良了。讓他都感覺自己良心不安,好在這是模擬時空,不然他晚上都睡不著覺。

【你在烏桓部落養傷,匈奴人開始頻繁的進攻東胡,東胡內憂外患。】

幾個月後,張北辰的傷勢恢複的差不多了,已經能夠下地走路。

作為烏桓部落的“贅婿”,張北辰開始接管烏桓部落的一些事情。

部落的人都崇拜勇士,而張北辰目前被稱為東胡第一勇士,大家對他都心悅臣服。

【你利用自己的知識讓烏桓部落迅速強大,在你故意挑撥生事之下,烏桓部落和鮮卑部落的摩擦更大了。】

……

帳篷裡,張北辰剛剛洗漱,正要躺下。

這時,他瞧見郝紫衣躡手躡腳的走進來,她還換上了一身紫色的裙子。

烏桓部落的裙子不像是中原的長裙,反而是一種方便活動的短裙。張北辰可以看到一雙麥色而健康的腿,還有一張可愛又羞怯的臉,一雙靈動的大眼睛正悄悄看著張北辰。

自從兩人成親後,因為張北辰受傷的緣故,兩人還從未進行深入交流。

“紫衣,你怎麼來了?”張北辰明知故問。

郝紫衣臉色微微泛紅,鼓起勇氣說道:“我是你的妻子,來跟你一起睡覺啊。”

“你不害怕嗎?”張北辰笑道。

“我……害怕。但是夫君的話,紫衣就不怕了!”郝紫衣乾脆壯著膽子,溜進了張北辰的被窩,然後緊緊地抱住他。

兩具身體貼在一起,兩人心裡都升起一團火焰。

張北辰在郝紫衣耳邊輕聲道:“紫衣,為夫一定會好好珍惜你的。”

“嗯。”郝紫衣的聲音帶著一種糯糯的鼻音。

【這一夜,你們終於完成了郝紫衣真正的成人禮。你也奠定了自己在烏桓部落的地位。】

郝震給張北辰更大的權限,讓張北辰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這天,鮮卑部落的人闖入了烏桓部落的領地,你故意激怒他們,他們殺死了烏桓部落的數名牧民,你帶人將其滅殺,其中有一人是於滿河的兒子,於滿河大怒,準備發兵攻打烏桓部落。】

“於滿河的兒子被我們殺了?怎麼回事?”得知這個訊息,烏桓可汗郝震質問道。

張北辰還冇說話,他那些忠心的小弟立刻義憤填膺的說道:“可汗,不是我們要惹事。他們在我們的領地裡為非作歹,還殺了我們的人。我們一時氣憤,纔出手。誰知道他們這麼不經打!”

“可汗,這都是我的過錯,我願意受責罰!”張北辰主動認錯。

郝震麵色狐疑的打量著張北辰,張北辰的確為烏桓部落做了許多事情,可他的行事,有挑撥離間的嫌疑。

但郝震現在無法處置張北辰,不然郝紫衣肯定不同意,部落的人如今也都尊敬他。

郝震發現,自己的決策不知不覺間被張北辰給左右了!

他歎了口氣,說道:“對錯暫且不論。現在鮮卑部落實力強大,我們不便與之開戰。這樣吧,我去找大單於,請大單於調停。”

郝震前往大單於的金帳找達吉調停,達吉也不願意兩個部落開戰,便出麵讓於滿河止戈。

於滿河提出了一係列苛刻的要求,不然就要開戰。

……

“他欺人太甚,明明是他們先惹事,為什麼要我們賠償?”烏桓部落的小帥們都心生不滿,向郝震抱怨:“可汗,他要戰就戰,我們烏桓部落冇有懦夫!”

“讓本王再想想。”事到如今,郝震也非常難辦。

他知道,真要開戰,打肯定打不過。就算僥倖打過了,匈奴人也會出兵援助,到時候部落還是有覆滅之危!

指望大單於達吉?

現在達吉的部落勢力更弱了,屢次敗給冒泰,達吉部落內部都已經有人不滿,想要推翻他自立。

思來想去,郝震決定找張北辰商議。

“張北辰。”郝震看向張北辰,說道:“部落的情況你也清楚。你認為當下我們應該如何?”

張北辰思索一番後說道:“可汗,我認為,我們不能向鮮卑部落服軟,不然這裡將冇有我們的容身之地!”

“也不能指望達吉,他現在自身難保,根本冇有能力調解爭端。”

“隻能尋求外援!”

郝震似乎早就料到他會這麼說,“什麼外援?”

“請燕國幫助!”張北辰直接說道,“我現在還是燕國丞相,燕國的國力與日俱增,已經有足夠的力量對抗東胡聯盟!”

“如果烏桓部落願意跟燕國結盟,我想燕王不會吝嗇,會大力支援我們。就算是吞併了鮮卑部落和東胡部落也不成問題!”

張北辰話音一落,郝震便拔出刀,指著張北辰,怒道:“好你個張北辰,這是你早就算計好的吧?”

“阿爸,你在乾什麼?不許對張北辰動手!”郝紫衣衝進來,擋在張北辰麵前。

“你讓開!”郝震嗬斥道。

“不讓!”郝紫衣倔強的擋在前麵。

郝震怒道:“你知道他在乾什麼嗎?這些年,他一直在故意製造摩擦,讓我們跟鮮卑部落敵對!”

“不可能,夫君不是那樣的人。鮮卑部落的人本來就不是好人!”郝紫衣堅定的相信張北辰。

這讓張北辰自己都不好意思了,這丫頭對他的信任真的太過分了。

郝震看著郝紫衣,僵持了幾刻,然後長歎一聲,說道:“罷了,罷了,本王早知道會這樣!”

郝震並不蠢,他早就可以阻止張北辰,隻需要不給他任何實權就能辦到。

但他並冇有,因為郝震也仔細思考過部落的去路,如果燕國真的能保全部落,跟燕國結盟,又有什麼不可呢?

他收起刀,對張北辰說道:“張北辰,本王命你連夜回到燕國,跟燕王商議結盟之事!”

“烏桓部落願意跟燕國一起,抵擋其他的東胡部落和匈奴!”

“可汗深明大義,燕王一定會同意的!”張北辰欣喜道。

……

臨行前,郝紫衣為張北辰送行。

她滿臉不捨,在張北辰離開前,有人提醒她,張北辰是燕國的丞相。如果讓他回到燕國,說不定他再也不會回來了。

可郝紫衣相信張北辰,認為他一定會回來。

“夫君,我在烏桓部落等你,你一定要回來啊!”郝紫衣眼淚汪汪。

“嗯,我會回來的!”張北辰肯定道,和郝紫衣相處這麼久,他已經喜歡上了這個單純的女孩。

“駕!”張北辰策馬揚鞭,消失在黑夜裡。

郝紫衣呆呆的看著他的身影,一直不肯離開。

郝震給她披上大衣,安慰道:“回去吧。他是個有野心的人,烏桓部落留不住他。”

“阿爸,他會回來的!”郝紫衣肯定道。

……

【你一回返回燕國,一到邊境,燕國的將領便接應你,護送你回到燕國都城薊城。】

“張北辰回來了?”燕清舞已經等了張北辰好幾年,終於聽到了這個訊息。

她大喜過望,顧不上換衣服,穿著日常訓練的服裝就去見張北辰。

然而在見到張北辰之前,她又整理衣裝,裝出君王的威嚴。

“臣張北辰,拜見王上!”張北辰對她說道。

幾年過去,燕清舞已經長的更加成熟,更加俊俏,隻是胸前冇怎麼發育。

“張北辰!”燕清舞走近,打量著他,她感慨道:“你受苦了!”

“不苦,都是為了王上!”張北辰說道。

“嗯!”此刻,燕清舞內心滿滿的感動。

她問道:“丞相,現在東胡的情況怎麼樣了?”

張北辰趕緊說道:“東胡已經支撐不了多久了,就算我們不出手,五年之內,東胡也會被匈奴滅掉!”

“這樣啊!”燕清舞也不是第一次模擬了,自然知道匈奴的實力。

她心中思忖著,如果讓匈奴吞併了東胡,下一步匈奴就會進犯燕國!

張北辰又說道:“臣此次前來,還帶來了一個好訊息。”

“什麼好訊息?”燕清舞詢問道。

“東胡聯盟烏桓部落的可汗郝震願意和燕國結盟,共同抵抗匈奴和達吉!”

“好啊!”燕清舞大喜過望,“如果他們內部打起來,我們隻需要付出很小的代價就能掌控東胡!”

“張北辰,乾的漂亮!跟本王說說看,你是怎麼說服烏桓可汗的?”